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重生農女好種田 第400章 吝嗇

第400章 吝嗇

小說︰重生農女好種田| 作者︰凜冬已至1| 類別︰玄幻魔法

    ,最快更新重生農女好種田最新章節!

    說啥呢?

    寧宴本來是不好奇的,但是兩個小孩兒這神神秘秘的樣子,寧宴的好奇心就生了起來。

    只是……兩個小孩防她就跟防賊一樣。

    寧宴只要靠近,小孩兒就用同樣保守秘密的眼光看著她。

    寧宴^寧宴懶得跟兩個孩子一般見識,轉身往後院走去。

    小院里被打掃的干干淨淨的,兔子窩雞圈豬圈都已經被拆了,院子也寬闊很多。

    院子里還有兩個年輕人在抬桌子

    喜事兒嘛總歸要樂鬧一下的。

    樂鬧的事,人肯定多,光是一家的桌子肯定是不夠用的,在這種情況下,都是跟村里的人借。

    為了防止桌子還給人家的時候弄錯了,有的桌子上用黑色的繩子綁著,有的用油漆刷一下做個標志。

    “累不,喝點水。”

    寧宴看著村子里憨厚的年輕人,張口問道。

    “不累的,大娘子休息就好,這里俺們會弄干淨的。”

    “……”寧宴瞬間沒有話說了。

    這人怎麼就這麼憨實。

    走到灶房讓武婆子將剩菜剩飯倒進盆子里。等這兩個年輕人走的時候可以把剩菜剩飯帶走。

    武婆子點頭應了下來。

    剩菜剩飯在寧家算不的什麼。

    但是……

    好些個肉菜,放在別人家可不會這麼一個吃法。

    能帶著這樣的剩菜走,也是一種本事。

    武婆子再次嘆一口氣,能說什麼呢,秀秀是個沒有福氣的。

    院里的事情搞完,天都已經黑了。

    雲嬤嬤跟狄嬤嬤一個人照顧一個孩子,倒也不累。

    小嬰兒被照顧的也挺好的,寧宴每天都會檢查一下嬰兒,確定不會說話的孩子沒有被虐待,對兩個嬤嬤的態度好了許多。

    從飲食上就能看出來。

    雲嬤嬤跟狄嬤嬤倒也本分,雖然長得好看,在溝子灣甚至在通縣都是極為出挑的。

    但是並沒有發生奶嬤嬤跟男主子胡搞的事情。

    或許……

    兩個嬤嬤都看不上一嘴胡子,生活在村子里,沒有什麼出挑的地方的陸含章。

    男人丑一點兒確實安全。

    寧宴在心里笑了一聲。

    “你的信。”

    陸含章對于寧宴時不時的笑一下已經免疫了,把吳幼娘從京城捎過來的來信遞了過來。

    寧宴拆開信封。

    在心里給吳幼娘點了一個贊。

    吳幼娘也是一個心思靈巧的人,並沒有直接把做冰的法子散發出去。

    而是等待時機,比如俞相那邊的人跟人談好單子,交易成功,但是……尾款還沒有回收的時候。

    這個時候將冰廉價,或者不值錢消息散發出去。

    俞相那邊兒的人就不能那麼順利的把尾款收回去了。

    若是收回去就是用廉價的東西謀取利益。

    如果不收……

    那豈不是在打俞相的臉。

    反正,到時候不管俞相那邊兒的人怎麼做都落不到一個好。

    “你教出來的人,跟你一樣,是個吝嗇鬼。”

    “……”听見陸含章的評價寧宴瞪大眼楮。

    吝嗇鬼!

    她什麼時候吝嗇了。

    這男人知道她有多大方嗎?

    鹽鐵的法子無償上交國家。

    還有棉花跟大棚的技術,也沒有被嚴密的保護著,像她這樣無私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找不到幾個了。

    這男人還說她吝嗇。

    眼瞎了嗎?

    “……”被寧宴用看智障的眼光盯著,陸含章輕輕的笑了一聲。

    “剛才我可沒有說話。”

    “……”求生欲還是蠻旺盛的啊!寧宴挑眉。

    “誰吝嗇?”

    “我吝嗇。”陸含章反應的也快。

    剛才呢他就是故意這麼一說,據說,適當的拌嘴會促進感情。

    相處的太融洽了,感情就會變得平淡。

    人生太平淡也不好。

    適當的激情一下。

    對于陸含章這點小心思寧宴暫且沒有看出來。

    依舊在吝嗇這個問題上跟陸含章辯論。

    辯論這種事情分人,若是跟一般關系的人辯論,或許會爭執的面紅耳赤脖子粗,但是若是跟自家男人辯論。

    這辯論的結果,就是兩人一起翻到在床上。

    在床上話題自然而然的就會發生踫撞。

    月色朦朧。

    人心動搖。

    燭光婆娑。

    景色宜人,對面的人要比美景更誘人。

    ,

    。

    一日過去又是嶄新的一天。

    溝子灣的人扛著鋤頭往田里走去。

    寧宴伸了一個懶腰走出家門,手里還牽著一條狗。

    卷毛這些日子似乎瘦了很多。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柳天被派遣出去,沒有人把這條狗當祖宗伺候的原因。

    寧宴牽著卷毛在村子里走了一圈。

    這次倒也順利什麼也都沒有遇見。

    卷毛每次被寧宴遛都會澀澀發抖。

    畢竟……

    作為一只狗子,跑的還不如人,是一件很讓狗恥辱的事情。

    這次也不例外。

    脖子上的繩子被女主人牽著,卷毛每走幾步都會可以的保持一下體力。

    卷毛以為這樣作就可以很好的保持體力了。

    只是……事實並不是這樣的。

    在村子里轉了一圈,女主人竟然沒有往山上去。

    而是拐回了家里。

    還把他的狗鏈拴在狗窩旁邊。

    卷毛用恨鐵不成鋼的視線盯著寧宴,夭壽拉,女主人墮落了。

    家里的女主人再也不是風一般的女人了。

    雲嬤嬤跟狄嬤嬤一個人抱著一個孩子站在院子里曬太陽。

    三個月的小孩子已經可以抱出來了。

    只是還是得仔細照料著,不能被風吹著……一起風就得把孩子放回房間去。

    此刻雲嬤嬤還有狄嬤嬤的注意力並沒有在孩子身上。

    而是落在院子里的狗身上。

    雲嬤嬤小聲說了一句︰“你有沒有覺得這條狗的表情很豐富。”

    “……確實豐富。”

    狄嬤嬤覺得她自己的眼楮可能瘸了,她竟然可以從一條狗的臉上看出情緒來。

    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尤其是……

    雲嬤嬤也能看出來,難不成這條狗成精了。

    狄嬤嬤小聲把自己的想法跟雲嬤嬤說了一下。

    雲嬤嬤嗤了一聲︰“如果真的成了精,怎麼可能還在這里留著。”

    成了精的狗不就是狗大仙了。

    狄嬤嬤一想也是這回事,兩人就不再關注狗窩的卷毛了。

    對于他們來說,左右不過是一只狗而已。

    別人的看法,不會對卷毛產生任何影響,卷毛該干什麼依舊干什麼。

    站在院子里的樹底下,學著走幾個貓步,再往樹上爬幾下,或者學著麻雀嘰嘰喳喳叫幾聲。

    樹上每天都會有麻雀飛來飛去的。

    所以,卷毛學貓叫,學鳥叫,倒是沒有引起家里多出來的兩個嬤嬤的注意。

    不然……

    膽小的人又開始疑神疑鬼了。

    又過了幾日。

    溝子灣下了一場大雨,雨水下的正是時候,下雨之後棉花的長勢非常喜人,村里男人一高興,就往河邊跑去。

    河水里有魚。

    可以摸魚吃。

    這日。

    京城又送來了信封。

    是吳幼娘送來的。

    信封上帶著兩個消息。

    其一是冰塊制作的法子已經放了出去。

    其二,吳幼娘懷孕了。

    吳幼娘年紀還不大,這麼年輕就懷孕,寧宴心里是有些擔心的,畢竟生產在這個時候就是一道鬼門關。

    “若是不放心,可以把人叫回來,吳幼娘在京城那麼長時間,鋪子里應該有能夠用的人。”陸含章站在寧宴身後。

    輕聲安撫一下。

    寧宴點點頭。

    薛先生在溝子灣,雖然這老頭算不上什麼婦科聖手,但是呢,剖腹這手藝是越發的純熟了,真生不下來還有備選的法子,在京城就沒有這麼好的條件了。”

    快速給吳幼娘寫好了回信,這次寧宴就沒有麻煩陸含章。

    陸含章也沒想法子往自己身上攬事情。

    女人最近雖然偶爾會犯傻一次。

    不過……也挺有意思的。

    精明的人蠢起來,很讓人開心。

    陸含章將自己隱晦的心思藏得深深的,若是被女人知道了,估計又得跪搓板了。

    想到臥房供奉的搓板,陸含章就覺得自己膝蓋疼。

    疼的不是滋味。

    女人真是一個奇怪的物種,竟然能夠想出來這種懲罰人的法子。

    寧宴跟陸含章說一會兒話,突然想起問仙觀的事情。

    問道︰“皇上有沒有抓到那位。”

    “……”陸含章搖搖頭

    時機可能不對,反正朝廷的人去五里鄉的時候,里頭只有一個狗頭軍師,一個正統道士。

    道士要無塵,被東方國師弄走了。

    至于掌握催眠技巧的軍師,則是在大理寺大牢關著,催眠這技能,皇上還挺好奇的,倒是沒有在第一時間把人給弄死了。

    “沒有抓到啊。”

    寧宴嘆一口氣,她有一種直覺。

    問仙觀被皇上以摧枯拉朽的趨勢毀滅了。

    那位先太子很可能會做出一些常人想象不到的事情。

    欲使其滅亡,必使其瘋狂。

    先太子所有的努力一朝盡毀,這個時候怕是要瘋了。

    瘋子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呢……

    寧宴皺起眉頭。

    陸含章伸手把寧宴皺起的眉頭撫平了。

    “天塌下來還有高個兒頂著,你怕什麼、”

    “……”寧宴扔個陸含章一個白眼,這種深情的話,在這個場合可不合適。

    而且……寧宴覺得,她自己也是一個高個兒的。

    心里有些不平靜,寧宴一個人往山上走去。

    山上那個溫泉,寧宴是念念不忘的。

    去泡一個溫泉澡,許是能夠舒坦一些,溫泉的位置比較隱晦,寧宴倒是不擔心春光泄出。

    褪下身上的衣服,泡在泉水中。

    閉上眼楮……

    嘶嘶……

    沙沙——

    吱吱——

    啾啾——

    山林里特有的各種聲音在耳邊響起。

    寧宴睜開眼楮。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重生農女好種田 | 重生農女好種田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