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農門辣妻喜耕田 第1040章 我疼自己媳婦有錯

第1040章 我疼自己媳婦有錯

小說︰農門辣妻喜耕田| 作者︰可樂雞翅| 類別︰玄幻魔法



    第1040章 我疼自己媳婦有錯

    天色近黃昏,顧文茵婉拒了何文煜留她和穆東明用晚飯的熱情,倆人坐上馬車走上回陽州城的路。

    眼見顧文茵自見過何三太太後臉色便一直不好,穆東明少不得輕聲問她,“怎麼了?這小臉沉得都能滴出水來了,是三太太給你臉色看了,還是給你難听話听了?”

    “沒有。”顧文茵搖頭,靠在馬車里,無精打彩的說道︰“三太太她是真的病了,病得很厲害。”

    “需要幫忙找大夫嗎?”穆東明問道。

    顧文茵搖頭,“大夫看不了她的病,她這是心病,心病還要心藥醫。”

    穆東明挑了眉頭。

    顧文茵將三太太的那番話說給他听,末了,苦笑著說道︰“我覺得,何文煜很有可能會和香鳳和離。”

    “那就和離吧。”穆東明說道︰“與其這樣擠在一個屋檐下成仇人,不如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顧文茵沉沉的嘆了口氣。

    “你嘆什麼氣啊!”穆東明又是好笑,又是好氣的說道︰“就算,你心疼香鳳,可這是她自己的選擇,既然是她自己的選擇,她肯定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你這嘆氣,純粹是杞人憂天,庸人自擾。”

    顧文茵被穆東明說得想笑笑不出來,想氣又無從氣起。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便把這事給糊弄過去了。

    趕在城門落鑰前,馬車進了陽州城。

    知道顧文茵和穆東明出城,  很是不高興,覺得他爹疼他娘勝過疼他,真是的,怎麼可以帶著他娘偷偷出去玩,不帶他呢?

    面對  的質問,穆東明沒有過多的解釋,只冷眼看了  ,問道︰“我疼自己媳婦有錯?”

    “我是你兒子。”  嘟了嘴說道,末了,又重重加了三個字,“親生的!”

    穆東明嗤笑一聲,沒好氣的說道︰“那又怎樣?沒你娘,哪來的你?”

      頓時眼楮都紅了。

    這是他親爹嗎?

    一邊的顧文茵看著大眼瞪小眼的父子倆人,沒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她走了上前,將  帶到懷里,輕聲說道︰“好了,別難過了,娘和你爹不是出去玩,是去辦事。”

      垂了眼瞼,一臉委屈的說道︰“那也可以帶上我的。”

    穆東明見了,便要上前訓斥,被顧文茵瞪了回去。

    “好,娘答應你,下次再有這樣的事,我一定叫上你,好不好?”

      不確定的看著顧文茵,“你不騙我?”

    “不騙你,我們拉鉤。”話落,伸出了小手指。

      伸出了手指,勾住了顧文茵的小手指,“拉過鉤就不能變的啊,變了就是小狗!”

    穆東明一張臉頓時黑成了鍋底。

    小狗?!

    那他成什麼了?

    “好,誰變誰就是小狗。”顧文茵柔聲說道。

    等把哄好的  送了出去,穆東明忍不住便說她,“你這樣寵他是不行的,他是我們的長子,以後是要繼承家業的,你把他寵得……”

    “我怎麼寵他了?”顧文茵打斷穆東明的話,“他不過才四歲……”

    “我四歲的時候,已經每天卯入申出,一天讀個五個時辰的書。”穆東明說道

    顧文茵哼了哼,“那也沒見你考個狀元啊!”

    穆東明︰“……”

    得,他算是發現了,女人一旦不想道理,我就是說破天都沒用。心里暗暗拿定主意,以後  的教導,自己得多上點心,別一不小心就讓自家媳婦養了個紈褲出來!

    顧文茵自然不會想到,就因為一句話,她被剝奪了教導  的權利。

    臘八一過,年味便一天比一天濃了。

    顧文茵也開始忙得跟陀螺一樣,最閑的也就是幾小只了。

    農歷廿三,商行關門放了年假。

    穆東明卻在漁幫混到農歷廿九這天才回來。

    顧文茵又是好笑又是好氣的說道︰“你怎麼就回來了呢?我打算把年夜飯送去漁幫,大家今年干脆就在漁幫過年算了。”

    穆東明知道,自家媳婦這是生氣了,少不得小意哄勸一番。

    顧文茵原也就是說幾句氣話,被穆東明小意一哄,什麼氣都消了。問道︰“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沒什麼大事。”穆東明說道︰“柳青山從嶺南回來了,梅瑾約我見面,我讓他去了漁幫。”

    顧文茵看了穆東明,“梅瑾怎麼說?”

    “柳青山去廬州轉了一圈,發現武玄夏在暗地里招兵買馬,招了不少嶺南那邊的黑戶。”穆東明說道。

    “黑戶?”顧文茵錯愕的看了穆東明,“什麼意思?”

    “就是一些交不起丁稅躲到山里的人。”穆東明說道。頓了頓,解釋道︰“這是一種針對男子的稅,只要家里有男子都要交這個稅錢。窮人生了兒子,交不起稅,便只能躲到山里去,天長日久人越來越多,有的結草為寇,有的則成了流民。”

    “可真是……”

    可真是什麼,顧文茵沒有說。

    但穆東明了解自家媳婦,怕是這沒說的也不是什麼好話,想了想,忍不住辯解了一句,“武玄風當初減免稅賦時,應該是廢除了這一條的。只怕是,下面的官員瞞下了,畢竟,這可是一筆不小的營收。”

    顧文茵叱道︰“所以,白白便宜了武玄夏!”

    穆東明笑著捏了捏顧文茵的手,“別生氣了,這是他們武家的事,和我們有什麼關系?”

    “那武玄夏要造反也是武家的事,你那麼緊張干什麼?”

    “你哪里看到我緊張了?”穆東明笑盈盈的看了顧文茵,“你真以為我做這一切,是為了對付武玄夏嗎?我告訴你,不全是,我只是始終相信,只有自己有足夠的實力,才沒人敢太歲頭上動土。”

    顧文茵不置可否的哼了哼。

    夫妻倆說了一番閑話後,想著明天是大年三十,有得顧文茵忙,穆東明便催著顧文茵歇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顧文茵便穿衣起床。

    穆東明也跟著要起來,被顧文茵阻止了,“還早,你再睡會兒吧,起來也幫不上我。”

    “不睡了。”穆東明醒了會兒神後,坐了起來,對已經穿戴妥當的顧文茵說道︰“我答應帶  寫對聯,好幾家的對聯,有得寫呢!”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農門辣妻喜耕田 | 農門辣妻喜耕田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