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咸魚的自救攻略 第一千三十二章 阿啞的新動向

第一千三十二章 阿啞的新動向

小說︰咸魚的自救攻略| 作者︰貌似高手| 類別︰玄幻魔法



    楚垣夕趕緊找到聲叔她們,結果全都收到了,唯有楊苑美臉上寫著四個大字——“友邦驚詫”。她倒是沒被漏掉,只是完全沒征兆,也完全沒想到。

    “娜美怎麼可能!”

    楊苑美有時驚呼有時喃喃,總之基本都是這句,聲叔就不懂了︰“怎麼了?美羊羊你是看不上阿啞覺著何娜美下嫁了,還是覺得阿啞太強,何娜美高攀了?”

    “都不是,我是說,我是說娜美根本就不可能嫁給阿啞啊!你們根本不了解娜美,除非阿啞現在有個十億的身價,否則娜美絕對不肯嫁的!”

    “姐姐,何娜美都吃過牢飯了好嗎?人家還不能心態轉變轉變啊?人家悟了唄。”聲叔對楊苑美瞧不起阿啞很是不爽,因為不管怎麼說,這里和阿啞關系最好的人是他,當初介紹阿啞進巴人的也是他。

    “行了行了,你們瞎猜什麼,你們到時候去赴宴問問不就完了?”

    楚垣夕倒是有日子沒見阿啞了,至于何娜美更是十分久遠,不知道是對命運妥協了呢還是發現了阿啞才是真正潛力股,擁有值得期待的未來?

    結果楊苑美和聲叔幾乎同時問︰“你不去?”

    “我實在太忙了,份子錢到了就行了吧?哎等我問問他。”楚垣夕說話間忽然感到有點不對頭,結婚之後就得度蜜月請婚假,這阿啞剛進維品匯不到一個月就結婚是鬧的哪樣?您好歹等轉正了再結啊。這跟找到工作之後立刻懷孕生孩子有啥區別呢?

    但是去不去這事仔細想想還是有點微妙的,主要是不去吧,可能阿啞還真需要他現身給站個台什麼的,比如需要他跟老沈聊聊。又或者如果他不去,阿啞就請不動沈總,只有嘉賓名單里出現“巴人集團暨小康生活創始人楚垣夕”這個有份量的名字鎮場,邀請其他嘉賓的時候才方便。

    沒想到阿啞的回復是︰“我已經離開維品匯了。”

    看到這個回復楚垣夕都驚了!原本對于去不去是兩可之間,就算阿啞沒有讓他幫忙背書的想法,不需要他來增加嘉賓名單的分量,也一樣可以去看看,不管後來發生了什麼,畢竟當初是一起並肩戰斗過的。

    但是看到這一條,他瞬間就不想去了,甚至不想知道阿啞為什麼光速離職。這麼看起來,當初阿啞能在巴人干好幾個月,還挺不容易的呢。

    因此他寫了個紅包,封了一萬塊錢在里面,托聲叔帶過去。聲叔拿過這個巨大的紅包一看,封皮上寫著——當才華撐不起夢想的時候就靜下心來學習,當能力駕馭不了目標的時候就沉下心來歷練。

    “寫這種話不太好吧……”聲叔小聲嘀咕,很難說阿啞是不是突然獲得什麼更好的選項呢?又或者有什麼受不了的委屈?這話就相當于不調查瞎發感想,頗有看年代劇的時候,里面大領導不問情由批評小年輕的感覺,問題是這通常不是什麼好橋段。

    但是看楚垣夕的表情,以及寫下這段話時候的鄭重,反對的意見也不太好提的樣子,看來是時候找阿啞聊聊了……

    這天晚上楚垣夕把梁可年的建議以及劉璐的吐糟拋在一邊,在納斯達克大舉出手,以88元的價格建倉了百度,以400元的價格買回了特斯拉。

    等到周五上班,頓時被兩邊一通噴,這什麼價值投資基本面選手啊?這不就是看見反彈按不住手的散戶嗎?就這個水平還吹什麼投資理念?典型的散戶怕踏空雲雲。

    楚垣夕全面接受了批評,但是百度和特斯拉的這個價格實在是太低了!假定小康是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在現在的價格體系下面,市場給出的整體價值也就相當于十多個億$的樣子。要知道那是小康已經上市後的狀態,不是現在的小康,才十億$怎麼可能呢?砸鍋賣鐵都要開啟回購……

    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最近開啟回購的可不在少數,不可能一個個去抄散戶的底兒。楚垣夕雖然被批評為散戶心理作祟,但是並沒有散戶喜歡抄底的惡習。

    給巔峰視效安排的推廣時間也是周五,準確的說是周五開始的這個周末,但是楚垣夕不斷給楊健綱降溫,讓他不要過分看重這類的推廣,甚至于明年夢工廠的動畫能夠如期上線,都不要過分期待。

    這是因為一個初生的內容平台想要養成自己的調性和口碑是需要時間積累的,之前楊健綱積極,楚垣夕樂見,因為是在功能和開發上積極,平台越快進入完整狀態越好。但是之後楊健綱要是還是過分積極,可能就會適得其反,所以楚垣夕得幫助他建立耐心,當然,首先是表現出對他的耐心。

    比如說,巔峰視效已經進入B輪融資,那麼資本是有理由要求一些業績的,並且以對賭的形式體現出來。

    但是楚垣夕以巴人的名義進行領投,把這個要求給攔住了。

    移動互聯網、TMT和O2O這些比較前沿激進的領域,創業者如果是首次創業,其實是需要一個類似游戲中的新手保護期的。如果一上來就上對賭,要麼對對賭沒有概念,導致不了解它的刺激,要麼對對賭過于畏懼,導致前怕狼後怕虎束手束腳,總之結果都不會好。

    另一面,對于投資者來說,如果起壞心的話,完全可以衡量一下自己有沒有能力控住這個企業,或者說,創始人是否可代替?一旦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對賭就是一個特別好使的工具,配合一些技術條款,完全可以讓創業者想破腦袋都想不到里面有大坑。

    有楚垣夕領投B輪,楊健綱當然不用擔心坑不坑的問題了,因為楚垣夕要是想坑他根本不用這麼麻煩。

    但是他是一個沒有跑過創業全流程的創業菜雞,哪怕連失敗經驗都沒有,所以干脆就不上對賭,免除他的心理負擔。這是楚垣夕的耐心。

    現在他需要楊健綱更有耐心,對數據,對用戶,特別是對內容。更何況楊健綱干的還是吃第一口螃蟹的事情,市場和用戶都沒有教育過,那就更需要耐心了。

    楊健綱干的事情,就好像2012、13年內涵段子和快手干短視頻一樣,需要用巨大的耐心去培育這個市場,教育用戶什麼是短視頻,以及它為什麼好玩,最終通過幾年的時間形成獨特的社區氛圍。

    而抖音則不然,抖音是在快手和段子已經將市場培育出來的情況下加入,同時母公司有流量,所以抖音只要往前沖就是了,內容成型特別快,需要的耐心沒那麼大。

    同樣的原因,如果抖音也是2013年開始干,就算仍然是那撥人,秉持著同樣的理念和設計感,使用抖音在2017年來講獨特的UI和流程,很抱歉,最終建立起來的也一樣會是類似于快手和內涵段子的社區氛圍,因為這個氛圍是時代賦予的。

    抖音風格對話作品是這樣——

    女聲沉穩︰弟弟,我一支口紅就是你一個月的工資,你怎麼跟我玩啊?

    男驚詫︰什麼口紅幾百萬啊?

    女暗恨︰你听說過H.couture Beauty嗎?(這個唇膏唇釉套件¥850萬,因為瓖了1200顆鑽)

    快手風的對話作品是這樣——

    女大聲嚷嚷︰我就想問你一句話,你為什麼娶我?

    男音量漸高︰為什麼娶你?為民除害!

    楚垣夕怕的就是楊健綱明明干的是段子,但是就想做成抖音,然後沒有任何耐心,看到用戶拉來了,看到數據已經有了,就是內容不中意,然後瞎**干預。特別是楊健綱現在手上還有點錢,這就更容易有拔苗的沖動,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怎麼辦?猛使勁,撒幣唄。

    殊不知撒幣可能會帶來反效果,催生出怪胎,而巔峰視效現在才剛剛算是懷胎,需要的是安胎。

    所以他特地讓陸羽給整理了一個B站的發展路徑,然後傳給楊健綱,讓他看看目前如此成功的B站當初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有多少阿婆主多年為愛發電積攢人氣。睿帝是沒錢嗎?肯定不是,睿帝是自我克制。人家金山系出身,雷布斯的小弟,找點錢還不容易?

    巔峰視效和B站肯定是不一樣的,因為巔峰視效沒有直播,但是在視頻投稿上,雖然B站以“二創”為主打而巔峰視效主要走原創,但對阿婆主而言流程是一樣的。流程一樣,阿婆主培養人氣的方式當然也有可借鑒之處。

    寫了半天的耐心,楚垣夕發現他教育完了楊健綱之後,對自己也應該有點耐心,因為仔細一看小康面臨的局面也是需要耐心的,更需要他自我克制。

    這些天,隨著楚垣夕強行拿巴人的錢給小康融了40億,江湖上隨即傳出大量風言風語。主要是便利店的成本沒下來,但是最近銷量已經明顯下來了,向節前大踏步的找齊。

    這倒是楚垣夕早有預期的事情,而且從來沒有把短期的盈利當成小康融資中的賣點。但是外界不那麼看啊,一時間“巴人給小康融資那是左手倒右手,你們這些跟投的大撒幣是不是智商欠費”之類的調調甚囂塵上。

    楚垣夕本人倒是沒多大影響,但是小康成員又不是只有他一個,被影響的人要麼很雞血,要麼很暴躁。因此楚垣夕不得不發出一封勝利宣言,以成功融資為引子,疏導成員們的思想,大意就是不用管別人說什麼,如果他們說的是錯的,完全可以不care,如果他們說的是對的,那咱們賺了啊!賺大了,這不是應該高興的事情嗎?

    很多人經楚垣夕這麼一點撥,頓時就心平氣和起來。

    對這種調調其實最想打回去的是楚垣夕本人,但是他不能現在就發飆。小康里程碑5已經開始了,可是立刻放出大招是不行的,連AI群主這樣的小招都不能放,這就是耐心。

    他的耐心很快得到回報,21號這天好消息從粵東省傳來,不過不是小康內部,而是天鮮配。

    這家被溢價收購的鮮食加工企業並購臨近一個月,美多完成快速整合。這也意味著老段家的家族成員們一水退出,這些鮮食行業的專家們楚垣夕照單全收。

    其中最關鍵的一點是,因為美多對天鮮配是並購式整合,所以提出了帶競對的清退要求,也就是說這批家族成員離開天鮮配或者說離開美多之後仍然不得加入美多的競爭對手。

    但是可能因為楚垣夕之前的一番表現,雖然沒有達成和美多的戰略合作,美多也沒有把小康寫在競對列表中。否則的話楚垣夕想收這批人還得費點事,比如登門拜訪一下老張總和小張總。

    現在的手續就簡單了,名單從段陸庭那里拿過來,直接轉給杜恤,然後拉個群,完事。

    又轉過一天是周日,22號楚垣夕難得的在別墅休息一天,結果中午飯還沒吃完,聲叔微信上忽然發過一條信息來︰“你猜阿啞怎麼著?”

    “什麼怎麼著?”

    “他離開維品匯之後打算干什麼?”

    楚垣夕看聲叔賣關子,迅速開起了腦洞,然後回復︰“他打算……去當愛豆出道?向你和朱魑取經來著?”

    聲叔過了半天才發過來一個狗頭.jpg︰“你沒猜中但是似乎好像也差不多的樣子。”

    “你快說啊。”

    “他改名了,我是說戶口本上的名字。現在阿啞叫楊貅。”

    楚垣夕差點把午飯噴出去,“楊修可是被曹操弄死的,不是個好兆頭啊!”

    “是楊貅,貔貅的貅。我也是到了地方看見立牌才覺出不對來。後來我一問,你猜,算了,你肯定猜不到,他要去當創業導師了。”

    “什麼什麼?什麼導師?”楚垣夕當然是多次一問,因為微信上白底黑字寫著呢。但是,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阿啞才22歲啊,22歲的創業導師?現在創業導師都已經這麼低齡化了嗎?

    不過仔細想想的話,他要是利用短視頻搞成線上運作的創業導師好像也不是不可以?而且正好發揮阿啞的特長啊。他口才不錯,又有自媒體運營能力,在演(hu)說(you)方面畢竟是近距離跟隨過自己一個完整的融資鏈路的人,估計也不是不會。

    而且人家不但在巴人歷練過,後來說不定還有新的提升呢?不能總以為別人原地踏步嘛。

    關鍵是他確實是有點資歷,只需要把順序改一改,倒著說一下,就能美化的很好。比如曾擔任OTO新媒體事業部總監、維品匯社群運營和新媒體總監、開門客聯合創始人及COO、巴人集團聯合創始人……

    以創業導師的低門檻,這履歷一看,特麼臥槽,秒殺一大片同行啊!

    他又一想,似乎應該把阿啞推薦給公孫老師的團隊,可能更是絕配?但是就不要打斷他已經定好的職業規劃了吧。

    結果23號周一,楚垣夕剛剛回到工作崗位就被朱魑抓住了,還帶著聲叔和楊苑美。

    他們過小康這邊來的時候還在爭執,爭的是阿啞給自己進行的宣傳,使用了“巴人集團聯合創始人”的頭餃。

    “喂喂,這沒問題嗎?他用咱們的頭餃?咱現在可是知名企業,有很大社會影響力的,咱的名譽這麼不值錢?”

    “用就用吧這能有什麼事啊?再說娜美都說了,是楚垣夕承諾阿啞可以用的。”

    “這事咱們也別爭了,听楚垣夕的就完了。”

    楚垣夕無敵尷尬,心說阿啞簡直就是個天才,我特麼當初是為了方便他找工作,有巴人的頭餃能找個高管崗,沒有大概就是中低層管理崗,老夫實在是太善良了……

    但是三個人都過來了,也不能不表態,楚垣夕重重的咳嗽一聲,說︰“叔兒,感謝你這麼信任我。我當初允許他使用確實沒想到他能用在這個上邊。我靠,這麼用確實是使用效率最高的一種方式……我特麼服了現在的年輕人了!”

    “那咱趕緊發個聲明?”朱魑立刻說,“我跟你說,他昨天在婚禮上宣布的時候,公眾號和抖音號都建起來了,整個婚禮過程剪輯作為視頻號的首發內容。我沒昨天還奇怪呢,他婚禮上為什麼演講了十五分鐘?把我們都弄餓了。結果今天早晨就發了長視頻,現在對外宣傳口徑是為了普惠更多創業者,放棄了巴人集團的股份。這叫神馬情況啊?听著都不像好話。”

    “準確的說是類似飯圈的脫粉回踩,但是不明顯。”楚垣夕點頭,“現在朱魑能夠站在集團的立場上思考問題了,不容易,這個虧咱們吃的值。”

    “咦?吃虧?”聲叔一愣,“那就是你不打算發聲明?”

    “發什麼聲明啊?”楚垣夕苦笑,“阿啞沒撒謊啊,他就是巴人的聯合創始人。我說允許他使用是我撐場面,其實我不允許他一樣可以用。咱發聲明怎麼發?楊正先生是巴人娛樂的聯合創始人,不是巴人集團的?這沒用啊,誰都知道是一碼事。”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咸魚的自救攻略 | 咸魚的自救攻略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