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咸魚的自救攻略 第一千三十四章 新零售之戰,你沒見過的船新版本

第一千三十四章 新零售之戰,你沒見過的船新版本

小說︰咸魚的自救攻略| 作者︰貌似高手| 類別︰玄幻魔法



    劉璐的發言為什麼有代表性呢?她說︰“根據我多年來在大a股當韭菜的經驗,救市政策根本不會改變長期趨勢,也就影響兩三天。大趨勢是河渠,市場交易是水,政策是水庫。水庫放水一般不會改變河渠,如果改變,一定是放水太大了把河渠沖垮了,那更慘,洪水泛濫。”

    楚垣夕感覺在這里邊加一個“此事必有蹊蹺”更應景。但是這種事情就不宜多談了,蹊蹺談多了容易引來河蟹神獸。

    不過現在沒空吐糟,因為他這剛剛入倉沒兩天,現在也是身處市場之中了,不管怎麼說這對股市肯定是大利好,沒听說做多的人吐糟利好的。

    他的投資人群也在炸,連袁敬都在大段大段的發言。

    袁敬以前是不怎麼活躍的,但是最近相當的活躍,不但頻頻在大群中現身,而且還經常找楚垣夕單聊,變得非常健談。

    這就比較尷尬了,因為楚垣夕太了解他了,有這種反應顯然是因為缺錢。胡世恆要是找巴人當出資人l,楚垣夕還能裝瘋賣傻,而且法理上說的通,胡世恆是小康的投資人又不是巴人的。

    但是袁敬要是開這個口,該怎麼拒絕呢?對楚垣夕來說也有點難辦。

    其實這事也不是不能操作,比如說巴人成為鄭德某期基金的l,條件是從巴人募資多少錢,就得投給小康多少錢。實際上今年這種操作模式是公開化的,不丟人。

    這個現象主要是因為有關部門發出了這麼一則文件——《關于加強政府投資基金管理提高財政出資效益的通知》。

    當時袁敬的原話是︰“這個文件一出,我們圈子直接炸了你知道吧?”

    楚垣夕只好無奈的表示知道,不知道也不行,因為今年的形式是¥基金基本上都在指望規模達到十萬億的政府引導基金注資。這份文件態度鮮明,要加強設立基金或者注資的預算約束,提升財政出資效益,也就是意味著想要伸手更難了……

    實際上這是在解決歷史遺留問題。自2016年《國十條》發布以來,國資大舉進入資本市場。供給增加了,自然會出現效率問題,很多偏遠地域的政府引導基金甚至處在閑置狀態,或者投後方面沒有向市場看齊,尚未形成有力的體系。

    因此管是肯定要管的,無非早晚而已,但是在目前的特殊形式之下,就變成了國企成為¥基金的主要l,國資企業出資和有關部門直接出資相比更靈活。但國企的要求通常都是定向投資,也就是我出多少錢,你就得投給指定方向多少,通常都要求投給本省其它企業。

    所以巴人也玩這麼一手的話,並沒什麼大不了,別人也會接受,但是楚垣夕不玩,因為毫無意義。

    此時袁敬在吐糟的是︰“今年啊,我最怕看到的就是某個承諾出資的l突然出現大變化,那基本就完了。”

    “對對對。”顧鴻茹幫腔︰“我之前還老跟創業者解釋現在沒錢,等這段時間過去之後我再投你。沒想到最近天天听l跟我這麼說,簡直沒天理啊!”

    楚垣夕心說這怎麼沒天理呢?這叫天理循環報應不爽。

    袁敬︰“唉,地主家也沒余糧啦,母基金沒錢是最慘的。今年就是務實一點,目標募5個億的話,先募它一兩個小目標再說。”

    “這些狗大戶!”顧鴻茹發出強烈的吐糟︰“錢找不著出路寧可投給非法集資的被騙,或者投給納斯達克被騙,也不肯給我們基金,真是氣死我了!”

    楚垣夕心說這是說我嗎?果然我買賣股票的事情還是被人知道了?

    這時徐欣的私聊發了過來︰“你別听他們嚇吵吵,反正已經這樣了,今年以穩為主吧,穩一穩,做成比做大更重要。”

    “您這是話里有話啊?又听說什麼了?”

    徐欣順手發過一份文件過來,楚垣夕看了一眼,長嘆一聲,在微信里寫︰“該來的總會來。”

    她發過來的是河馬的最新動向,要把小站全部升級為i店,並進軍社區。

    小站就是河馬業態中的前置倉,i,實則是楚垣夕理解中的大店,也就是開門客那種店,面積500平上下,sku能有個3000款以上。它叫做i,是跟河馬先生一萬平方相比,那是大型商超的規模。

    楚垣夕原以為小康撞阿里會撞在河馬f2上,f2才是河馬布局的便利店業態,沒想到馬上就要展開白刃戰的會是i店。

    “哦?你有心理準備?”

    “在國朝搞本地生活,還能撞不上阿里?這塊兒太大了根本躲不開啊。”

    實際上,楚垣夕從來沒指望過在新零售中發現社區價值的只有他一個聰明人,永輝和沃爾瑪去年就在布局類似的i,只是沒有挺近社區,楚垣夕也不那麼緊張,而沃爾瑪的惠選超市是直奔社區的,據說甫一嘗試就發現小型社區門店的坪效是原先大店的幾倍,立刻就愛上了這種模式。

    不過沃爾瑪很難以創業者的速度去鋪店,危險層級還不如永輝。上個月還有個消息,大潤發首家i店即將落戶南通,定位也是社區超市。雖然不屬于河馬體系,但大潤發也是阿里下面的產業,來勢洶洶,楚垣夕看到的時候就產生警覺了,沒想到才一個月不到的時間,河馬就沖了過來。

    只見徐欣很罕見的使用了表情包,發出一個笑哭的表情︰“你說這是不是小康干的好事,把他們都引到社區來了?”

    “唉,友商反應速度太快了怎麼辦?不過貼身拼刺刀我從來沒怕過誰。”

    “你這話說的可太大了啊……”

    楚垣夕心說這個並不大,原世界中友商們的反應速度也不慢呢。當然跟徐欣沒必要糾結,順著她說就是了︰“我說真的呢,我不怕跟阿里一家對打,我更怕河馬i干好事把其它大型商超也都引狼入室引到社區來,形成混戰。那就壞菜了。”

    真這樣,小康的ai團長先廢一半功能。所謂團長得先有團,那些團里大型商超團是主力,而且本來都應該成為小康的友軍。真擠過來拼刺刀就成敵軍了,大規模化友為敵誰受的了?只有河馬一家反而無所謂,不缺河馬這仨瓜倆棗的。

    不但化友為敵,更重要的是,小康騎行路徑相關數據能發揮出威力的場景,不是所有團都扎堆在社區,那樣只需要位置信息就足夠了。恰恰是友軍們分布在地圖的各個不同位置時,騎行軌跡才能挖掘出最大的數據價值。因此就算沒有化友為敵,友軍們紛紛沖到社區之後這個功能也一樣失色不少。

    因此楚垣夕這時只想對河馬怒吼一聲︰“走開!莫挨老子!”

    徐欣看了再次發送笑哭jg︰“沒想到我的終極難題被河馬給解答了,我比你更焦慮。”

    楚垣夕一想,徐欣的終極難題,哦,是前置倉怎麼盈利。

    這確實是她的心結,因為她旗下的生鮮創業者基本青睞前置倉模式。那時還是本輪融資之前,徐欣想撮合小康跟她下面的生鮮創業者合作呢,把前置倉整合起來。

    而楚垣夕說︰“創業者100不會這麼想。”

    那時徐欣還問過他前置倉的成本問題怎麼解決,當利潤率跌回常態,成本還是無法覆蓋,怎麼能夠不掉回燒錢陷阱的問題。距今不到20天,所以記得還很清楚。

    前置倉開店快、投資低,能夠像機器貓的次元袋一樣,用戶要什麼就快速送到什麼,作為新零售,這方面的體驗非常好。但是客單價低,冷鏈物流服務成本高,而且火耗大,所以就算再好,成本問題不解決一切都是空中樓閣。

    楚垣夕當時的回答很繞,其實核心意思就三個字——學小康。

    現在他感到深深的後悔,就不應該裝這個bility。當時這麼說了也沒問題,徐欣絕對不會去動員她手下的生鮮創業者們學小康的,但是現在可就不一定啦!

    尼瑪徐欣可是至少洞悉了小康模式75的人,這要是真的下狠心那楚垣夕鬧的樂子可就太大了!

    他也很容易理解為什麼徐欣今天頻繁笑哭,以及她為什麼焦慮,因為她是前置倉的推崇者和推動者(但不是首倡者),一直在鼓勵旗下創業者使用前置倉模式,這樣才能實現高頻、剛需、大人群,才顯得性感。所以與其說她旗下有很多生鮮電商創業者,不如說有很多前置倉創業者更準確。

    但是今天河馬的侯總,作為整個新零售大型賽道中率先推出前置倉策略的先鋒,宣布前置倉被他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了。文件里邊老侯說的特清楚,通過河馬的運營,他發現前置倉是不可能盈利的!這就是徐欣在終極難題上拿到的答案。

    不可否認的是i店比前置倉更有品類結構的優勢,同樣做生鮮,火耗更低,冷鏈成本更低,客單價卻高,正好把三大劣勢扭轉為跨過成本線的優勢之所在。徐欣當初正是信了老侯的邪,然後猛打前置倉,現在再感嘆別人坑爹根本來不及。

    “現在我手里這麼多前置倉創業者,我怎麼辦啊?”

    徐欣發完這句話,本來也沒想看到什麼答案,只是感慨一下,沒想到楚垣夕馬上說︰“你可以……把它們,處理給我?我需要本地化流量,他們並不都是沒價值的。”

    楚垣夕則是相信到了這個時間,生鮮電商創業者們應該已經開始重新進入盈虧平衡甚至更低的行列了,2月的虛火不可能燒到現在,就連小康的利潤都跌了呢。

    這段時間大型商超紛紛開門,便利店的生意自然要往下掉,生鮮電商只會掉的更多。而且用戶生活趨于正常,非正常時間段的消費自然也要往下走,而晚9點原本是生鮮電商的高峰,現在反而沒有高峰了,這逼回歸正常值還坑一些。

    所以他們應該也能冷靜冷靜了吧?同樣的,徐欣看到財報之後當然也會形成合理的判斷,否則不會說出“焦慮”這個詞。沒辦法,河馬的侯總是什麼份量?宣判前置倉死刑了,滿倉前置倉的人沒法不焦慮。

    而徐欣,看到這行字的時候差點一口血噴出來,什麼叫“處理”?您當買尾貨呢?這都是多少年心血澆灌的創企啊!啊——

    但是楚垣夕這話倒是給她提了個醒,這個醒叫“早作準備”。做投資的有鐵頭,但也有靈活的,當一個夢境讓人沉浸的時候頭就鐵,夢醒了自然會變靈活。

    因此徐欣知道現在不是自我感動的時間,她也回憶著當初融資之前跟楚垣夕短暫的一番交談。那時候楚垣夕認可前置倉是“敵人”,但成為敵人的前提條件是前置倉得到小康線上內容和全套打法,否則雖然沒明說,反正楚垣夕肯定是不看好前置倉的盈利前景。

    當時沒細想,現在重新回憶,那不就是說,前置倉付出了高昂的成本,盈利模式也不咋地,唯有通過建立真正的社交和支付,產生社交價值、支付價值,才能賺錢嗎?相當于是東邊日出西邊雨,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但徐欣此刻是清醒的,做生鮮的前置倉創業者們已經沒這個機會了,一盤散沙倒不至于,但是力量太分散,遠不如小康只有老哥一個,雖然體量仍然小,但是凝聚力和爆發力都足夠強。

    從這個意義上說,把前置倉們讓給小康反而是個不錯的選項,能夠勉強達到10111的效果。

    因此徐欣也就想通了,直接問︰“如果讓你並購他們,你準備出多少錢?”

    “什麼什麼?還要我出並購的錢?”楚垣夕沒發任何表情,但徐欣感覺能夠透過微信看到他惺惺作態的樣子。

    只見楚垣夕接著寫︰“徐姐,說心里話,生鮮電商有個一兩家就足夠了,太多了真沒什麼價值。我肯定不會並購他們股份,區域合適的,我直接買用戶,誰願意處理誰給我倒用戶。”

    擦!原來他還真的是想讓我處理啊!徐欣心說那我還不如趕緊轉手把股份賣掉算了呢!相信頭部的那兩家生鮮電商,也就是過去的敵軍,還是有興趣的。

    不過最近她的錢荒已經快要緩解了,無它,有關部門的新政策,倒掛鎖定期就要在3月底4月初開始執行。到時候很多股票都可以賣掉,比如連著十幾個漲停板的良品鋪子,價位真是極具誘惑力。

    所以也不著急“處理”。

    她的話鋒一轉︰“小楚,說起來,你願意接手處理貨,這不像你啊。”

    “還不是您這條消息太震撼了,河馬i讓我感覺時不我待啊?能買點精準用戶節約一下時間也好,小康的戰略優勢期只有今年五月到明年五月,一年。”

    從這條消息中可以讀出河馬要做兩件事,第一統一把前置倉模型升級為大店模型,第二用它攻擊社區。原本小康還能自詡為唯一的社區新零售玩家,視社區團購們為渣渣和今後統合的對象,現在哪還有心情自詡呢?說不定一眨眼的時間,各大商超都開始加強社區小店的布局了……

    徐欣不得不虛心求教︰“何出此言?我的意思是小康哪來的戰略這還用問嗎?小康把724當敵人,把美多當敵人,這都沒啥問題,並不是太威武而打不倒的敵人。要是一上來就宣稱我們的敵人是河馬,那不把公司里的人都嚇死啊?反正投資人先嚇死了。

    一度,創投圈講究投資和創業要性感,楚垣夕也喜歡性感,但他理解中的性感和投資者不一樣,戰勝強敵才性感,和河馬開戰最性感。只是這份性感得憋住,所以724搞小動作,美多搞小動作,楚垣夕都是一笑而過,並沒太當回事。可能人家“終于“正視小康的威脅了吧,但小康並沒把這些注定很快就要甩掉的對象當對手,那就更加構不成目標感。

    只有河馬,自帶流量,同時也是一個領悟了新零售精髓和本質的商家,關鍵是足夠強,這才是目標。

    只見徐欣接著問︰“而且,盒馬更側重于體驗性商品,更側重于半成品,跟便利店不能算直接競爭對手吧?”

    “不,未來的競爭不是對貨的競爭,而是對人的,河馬和小康必然發生的是對用戶的競爭,您明白嗎?跟724跟美多,我們只是拼產品,跟河馬我們肯定會拼到用戶層面,這是新零售的戰斗,您以前沒見過。”

    楚垣夕所謂的新零售不是靠開團降價拉客的新零售,而是提升效率,效率才是新零售的本質。

    傳統零售是客人不知道店里有沒有自己要的,先去了再說,店也不知道某個潛在客戶要買什麼,先進一批貨擺著,然後隨緣銷售。

    新零售是可視化的、可操作的,客人不但知道店里有沒有自己要的,還可以提出自己的需求,店能猜到客人要什麼,因為知道誰是自己的客戶,以及他想買什麼,然後針對性的管理sku。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咸魚的自救攻略 | 咸魚的自救攻略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