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 第九百三十五章︰較量

第九百三十五章︰較量

小說︰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 作者︰魚果醬| 類別︰玄幻魔法



    就在玉錦展伸出手打算踫觸楊不語的時候,突然被楊大山給打斷。

    他就像一座山,將楊不語跟玉錦展兩個人給阻隔開。

    楊大山冷聲道︰“玉錦展,現在不語出來了,有什麼話就快說,要是再敢上前,別怪我不客氣。”

    “大師兄,你讓開,我今天一定會跟他把話說清楚,你放心吧。”楊不語出聲道。

    玉錦展看著楊不語的樣子,現在的她已經蛻變的不再畏縮,再也不會低垂著頭跟在他身後,這種陌生的感覺,讓玉錦展心髒驟縮一下。

    楊不語冷漠的注視著玉錦展,眼中透透著幾分冰冷,道︰“玉錦展你這個時候來找我干什麼?”

    “楊不語,我有話想單獨人你說,可以嗎?”玉錦展聲音特意放緩了,多了幾分輕柔。

    楊大山整個人都快氣炸了,道︰“玉錦展,你不要得寸進尺,不語她現在已經是我的人了,你……”

    楊不語抬頭,一副高傲的表情,道︰“玉錦展,有什麼話就在這里說吧。”

    玉錦展看了一眼周圍的人,跟著道︰“不語,你不能跟楊大山成親,楊叔在臨走前可是叮囑過我,要我好好照顧你,我現在就要把你接回玉家村去,你跟我走。”

    玉錦展說著就要伸手去拉楊不語的手,此時他心里只有一個聲音,一定不能讓楊不語嫁人。

    這種感覺太過強烈,正在不停的響在他腦海里。

    楊不語心中苦澀,她很想沖口而出,質問他,玉錦展,你早干嘛去了?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出現,說出這樣不負責任的話來?

    這無疑是在剜她的心。

    之前她跟在他身邊,一心一意,現在她連站在他身邊的資格都沒有了,他突然又出現說要照顧她。

    多麼可笑!

    如果是兩個月前告訴她這些,那該多好,她一定會毫無顧忌的等在他身邊,不管是以什麼樣的身份,就算是奴婢丫鬟,或是侍妾,她都沒有任何怨言。

    可是現在她

    楊不語臉上露出一絲苦笑,手下意識摸向自己的肚子。

    抬起頭,眼神堅定道︰“玉錦展你回去吧,我楊不語不需要你的照顧,我現在已經找到照顧我的人,大師兄他會照顧的我很好。”

    楊不語冷漠的轉身,將手抓在楊大山身上,兩個人那身紅衣相互糾纏在一起。

    可這樣的般配落在玉錦展眼中是多麼的刺眼,讓他的心就像被刀子剮一樣的難受。

    楊大山看到不語整個人依偎在他身上,更是將手從她的腋下穿過,直接將人攬進懷里。

    等他的手觸摸在她身上,頓時感覺到楊不語身子輕顫,臉色也跟著僵硬了一下,變的蒼白。

    楊大山感覺到她的排斥,心里也不是滋味。

    看來上次的事,在不語心里留下了一道極大的陰影。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只能怪眼前的玉錦展,都是這個死男人,如果不是他,不語早就是他的人了。

    上次的事雖然心里對不住不語語,可他還是做了,就是不想給不語任何的念想。

    現在看來,他上次的事做的真是太對了。

    現在不語不僅答應嫁給他,而且還跟玉錦展徹底劃清界限,這可真是太好了。

    玉錦展听見楊不語的拒絕,整個人就像泡進了染缸里,五味雜陳。

    怒吼出聲道︰“楊不語,你別太任性了,跟我走,楊大山不是你的良配。”

    楊不語猛然轉身,穩住自己的心神,厲聲道︰“大師兄不是,難道你就是了嗎?”

    楊不語臉上勾起一絲冷笑,接著道︰“我承認,當初是很喜歡你,可喜歡你的下場就是被你嘲笑跟譏諷,恐怕你早就在心里看不起我。”說著臉上露出一抹苦笑。

    “玉錦展,你別在自以為是了,你喜歡我嗎?愛過我一丁點嗎?大師兄他很好,他喜歡我、愛我,這就夠了。”楊不語說著轉身大步流星般準備離開,卻不想被玉錦展一把抓在手里。

    玉錦展漆黑如墨的眼眸,緊緊盯住眼前的人,一字一句,咬的極重,道︰“你怎麼知道,我不喜歡你,不愛你呢?”

    這簡短的幾個字,像是一記重錘,直接敲打在楊不語的骨頭里,一下讓她呆若木雞。

    她清晰的听到自己心髒跳動的聲音,那驟然加速的節奏,顯示著她的狂喜。

    她等了這麼久,盼了這麼久,今天終于听見他這番話。

    楊不語很想跑過去,狠狠打他幾拳,為什麼這些話來的這般遲,為什麼不是兩個月前,他真的好狠的心。

    先將她的心傷的體無完膚,現在又回來找她,然後告訴她喜歡她,愛她。

    她現在都分不清他到底說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呵!”楊不語心中生出一絲冷笑。

    楊大山看到楊不語臉上的遲疑,全身的汗毛都跟著聳立起來。

    臉色鐵青,仿佛那鍋底灰,黑的徹底。

    一拳打在玉錦展胸口,接著將楊不語拉回自己身邊,道︰“小魚,將不語送回新房。”

    小魚是楊大山買來伺候楊不語的人,就跟在楊不語身邊。

    剛剛的場景已經把她驚呆了,突然听見楊大山的聲音,立刻伸手將楊不語抓住。

    看見玉錦展被打,楊不語這時候哪里肯離開,輕輕一下掙脫了小魚的鉗制,正打算上前查看玉錦展的傷勢,就被鏢局里的師兄給阻攔住。

    “不語,這是男人之間的事,你還是別插手的好,不然,大師兄會發瘋。”眼前人是跟楊大山非常要好的小三子,他為人奸詐狡猾,尖下巴,鼻子下面有兩撇胡須,眼楮像倒三角一樣,一看就是非常奸詐的人。

    楊不語看著有人阻攔,抬手就打過去,怒道︰“小三子,這里沒你說話的份,滾開,我要過去。”

    楊不語以為她輕輕就能將小三子打開,沒想到人還沒反應過來,眼前就又被人給擋住。

    小三子那張嘴臉又出現在她面前,笑眯眯的道︰“師妹,你這樣動怒可不好奧!當心自己的身子。”

    說著眼神還不懷好意的落在楊不語的腹部。

    楊不語說著他的目光看過來,一雙清冷的眼眸驟然變緊。

    他知道了!

    這個該死的男人他怎麼會知道的?

    不會的,上次去看大夫的時候,她做的非常隱蔽,連楊大山都不曾察覺,這個男人定然是在嚇唬她。

    就在楊不語暗自猜測的時候,院子里楊大山已經跟玉錦展打起來。

    楊大山手中的刀鋒利無比,直接打向玉錦展的要害。

    因為事出突然,玉錦展又被他偷襲一拳,所以一時間沒回過神來,身前的衣服被他給劃開。

    幸好玉錦展躲閃的及時,胸口處被劃開的一道輕微的傷口,有鮮血在往外滲。

    楊大山手中的刀接連打過來,玉錦展因為多了幾分愧疚一直躲閃,並不還手。

    可這樣的玉錦展在楊大山看來,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心中的怒火升騰。

    “玉錦展,有種你就別躲,是男人就跟我仔細的較量一番,輸的人就是孬種。”楊大山怒吼道。

    玉錦展看著楊大山睚眥欲裂的樣子,眼中閃過一絲冷冽,剛準備動手,目光觸及到楊不語擔憂的臉上,玉錦展只覺得心髒驟然一緊,格外的難受。

    她這是在擔心自己會對楊大山動手嗎?

    呵!冷哼一聲。

    果然,她的心里絲毫都沒有自己的位置了,可他為什麼不舍得離開呢?就是不甘讓她這樣嫁給別人。

    就像小時候,屬于自己的玩具,突然丟了,然後那種惦記讓他抓心撓肝一樣的想找回來。

    而現在他想尋回的,是楊不語,或者說是她的心。

    楊大山的刀不斷的揮舞,直沖玉錦展的要害。

    玉錦展一直都只是躲閃,從來沒主動出手過,楊大山怒道︰“玉錦展你這個孬種,你動手啊。”

    一個短兵相接,楊大山雙眸泛著血紅,看著玉錦展那張臉,冷聲道︰“不語她早就已經是我的人,就算她不嫁給我,你這輩子都別想再得到她,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玉錦展猛然轉頭,心底的怒火已經變的沸騰,眼中折射出來的冷光凌厲的像一把把銀針,根根都插進楊大山骨頭里。

    “你這個畜牲!我要殺了你!”

    玉錦展果真被激怒了,雙眸充滿血紅,,從身上拔出一把匕首,對著楊大山砍過去。

    這把匕首可是玉瑤當初親自命人打造,然後送給他的生辰禮物,鋒利無比,削鐵如泥。

    玉錦展身上所有的力氣都跟著爆發出來,楊大山又豈是他的對手。

    手中的刀被攔腰砍斷,掉在地上發出響亮的聲音,更是刺激著所有人的神經。

    發狂的玉錦展早就不管不顧,眼里心里,只有剛剛他說過的話。

    這個畜牲,他要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

    心底有一個聲音一直在驅使著他動手,雙眸中兩簇火苗更是不斷翻騰。

    玉錦展手中匕首直奔楊大山的心口,楊大山用斷刀擋在身前,被玉錦展一掌給打在身前,倒在地上,猛然吐出一口鮮血。

    此時玉錦展手中的刀緊逼到楊大山面前,楊不語大驚失色,大喊道︰“住手!”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 | 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