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永遠的新娘 神游海南

神游海南

小說︰永遠的新娘| 作者︰寒門李| 類別︰都市言情

    英淑的身體恢復得差不多了。

    恰巧,她的閨蜜喬女士在海南做生意,剛剛做成一筆較大買賣,心情超好,盛情邀請我倆去海南島玩,並給我倆訂好了哈爾濱至三亞的機票。

    所謂盛情難卻,我倆愉快的接受邀約。簡單準備一下行裝,就踏上了南下的旅程。

    為了趕上省城航班起飛時間,我們匆忙趕到花江火車站。我暗自琢磨︰如果乘坐夜里的直達列車赴哈,買不到臥鋪,坐硬座走,擔心英淑上火腿腫(這是她年輕時就有的毛病)。

    也算天隨人願,打的到站前廣場下來後,看見停放著一輛大巴車,是去省城的,上前一問︰是臥鋪客車,直達哈市,夜里九點多發車。

    我倆合計一下,決定就乘坐臥鋪大巴走了。

    車行一路順暢。我倆在汽車臥鋪上好好睡了一大覺。醒來,車已經到省城長途汽車站了。看一下車內時鐘顯示,剛剛凌晨兩點多點,外面還是漆黑一片。

    這時,乘務員——一位聲音甜美的姑娘,大聲宣布︰五十歲以下的男乘客,要求離車;全體女乘客和五十歲以上的男乘客,均可以留在車上,等待天亮再下車自便。我忽然想到一句俗語︰“五十歲以上不分公母”。也好,我可以陪伴英淑,躺在臥鋪上,一起度過黎明前的黑夜了。

    待天明後,我倆打的直達太平國際機場。

    航班正點起飛,經停廈門,傍晚到達三亞。我倆步出出站口,見到了早已在候機廳等著接機的邵閨蜜,她和英淑擁抱在一起,又與我握手。其實,她們分別也不過幾年而已,可見感情甚篤。上專車後,她叫司機直接開到她經營的貿易公司附近,請我倆住進一家門臉不大但內部設施齊全的旅店。

    晚上,她在一家特色酒店為我倆接風,菜品挺有海南風味的,雖說我們不太吃得慣,但主人的一片真情可餐。

    一個難忘的夜晚。

    夜里,我倆洗過“鴛鴦浴”,自然又親熱一會兒,舒舒服服的睡到天亮。

    次日,喬閨蜜到旅店,陪著我倆去品嘗海南風味小吃。

    她建議我倆,先去“天涯海角”看看。客隨主便,我們自然從命。

    感覺旅游車沒有行駛多久,就到目的地了。

    所謂“天涯海角”,就是一塊刻著字的孤零零的石碑,往前看,是一片茫茫大海……

    據導游——一位窈窕的海南姑娘講,這里被古人認為是大地的盡頭,曾經很荒涼的,是流放犯人的地界;大小官員,從不到此地來,因為擔心仕途就此止步嘛,即使到了現代,依舊有官員相信這個荒誕不經的說法。所以,來此游玩的,多數都是平頭百姓。

    我們是閑雲野客,不用擔心什麼,就在石碑下留影紀念了。

    去海口市,有個插曲挺有意思︰我們從渡輪上下來,準備乘坐旅游公司派來的大巴。導游因故未到碼頭,說是在目的地等著。我們五六人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有司機來主動詢問。看看不遠處停放著一台車,象是旅游大巴,不會就是它吧?大家走過去,一打听,還真就是這輛車呢!問司機師傅︰你為什麼不主動過來聯系我們?他諾諾嚅嚅的回答不上來。喬閨蜜火了,對他說︰“象你這樣的,就是欠揍!”在我們這些“東北虎”面前,司機師傅嚇得不敢言聲。

    事後,回憶起這個場面來,把我們幾人笑噴啦。

    我們隨團游覽了五指山,從遠處看,莽莽山脈還真象人的五指向上伸開呢。

    在清清的萬泉河里,我們乘坐竹排,順流而下,心情老爽了。

    我想起了當年的紅色娘子軍,耳邊飄過李雙江那男高音“小小竹排向東流……”,我跟英淑悄聲講想到的情形。她說︰你真有聯想力……

    椰林、海風,客輪、戰艦……所見嘆為觀止。

    那偉岸的南海觀世音塑象,名副其實,更叫人仰觀輒止。

    我家英淑又呈現出虔誠的樣子,那是一臉的莊重啊!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永遠的新娘 | 永遠的新娘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