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叔,你命中缺我 第844章 臉紅,不自在

第844章 臉紅,不自在

小說︰叔,你命中缺我| 作者︰裸奔的饅頭| 類別︰都市言情



    ,最快更新叔,你命中缺我最新章節!

    殷少離微微一怔,抬了抬自己的右胳膊,發現右手軟軟地耷拉著,一瞬的恍惚後,昨晚上的記憶驟然涌了上來,好不容易恢復了一點兒血色的臉突然又白了幾分。

    ……吳延。

    這個人為什麼會這麼多門派里的風水禁術?

    就算有長老跟這叛徒勾結,那這位長老也得能接觸到門派里的所有風水禁術才行。

    可是,師父在這種事情上向來謹慎,根本不會讓他以外的人接觸到這麼多風水禁術,何況,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方面的天賦,就算是門派長老,一種風水禁術也要學好久才能有機會接觸到下一種。

    殷少離因為自幼受殷正決重視,雖然只學了其中一兩種,卻知道門派的風水禁術有哪些。

    除了他和師父,沒有旁人了。

    可現在,殷家的一個叛徒卻會了不止一種殷家的風水禁術,甚至用殷家的禁術傷了他。

    殷少離不禁譏笑出聲。

    所以——

    師父,真的是你嗎?

    如果是您老人家做的,這一年多來我盡心盡力地追查那個叛徒的下落,豈不是很可笑?

    您跟這個叛徒私下里又有著什麼交易?

    殷少離終于明白,為什麼他每次總是功虧一簣,明明廢了對方的手筋,對方卻還能四處禍害人,原來是有那麼一個人在背後助紂為虐。

    表面上,這人是殷大師;暗地里,他的師父,他的親爺爺,又扮演著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殷少離,你睡醒了?”一道清脆的聲音打斷了殷少離的沉思,那顆仿佛被拷上了枷鎖的沉甸甸的心髒突然一松,得以喘息。

    甦可可打了個哈欠,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殷少離定定地看了她幾秒鐘,也不知想到什麼,突然扭轉了頭,耳根子悄悄爬上了一抹紅暈。

    “昨天……謝謝。”他低聲道,那模樣怎麼看怎麼有些別扭。

    現在的甦可可被秦四爺燻陶久了,也會察言觀色了,很快就猜到了他別扭的原因。

    “不用謝。昨晚上天都黑了,地方也偏僻,你放心,沒人看到你被我公主抱。”

    殷少離本來只是耳根有點兒紅,甦可可這“公主抱”三字一出,他的整張臉唰一下就紅了個透。

    雖然那會兒昏迷了,但其實還有意識,甦可可扒他衣服幫他驅逐陰氣,還有……抱他的事情,他都知道。

    甦可可看他的臉突然紅得厲害,自己也怪不好意思的,連忙解釋道︰“那個,你真的不用害羞,我發誓,除了潘穎,沒人看到。

    不過這事兒我做得確實不對,當時一著急就沒想太多,其實我應該背你的。”

    雖然背人的姿勢不太方便借用靈氣,但考慮到大男生的自尊心,她當時的確應該用背的。

    殷少離︰……

    不由自主地腦補了那個畫面,殷少離一時之間更不自在了。

    直到潘穎听到動靜出來,殷少離臉上的紅暈才淡了一些,恢復了以往的嚴肅表情。

    “師兄,你覺得怎麼樣了?”潘穎詢問,臉上還有些擔憂。

    “沒事了,陰煞撲來的時候我護住了三魂七魄,只是身體被陰氣侵蝕而已,死不了。”

    說到這里,殷少離神色凝重,聲音微沉,“吳延飼養的陰煞上次已經被我滅干淨了,沒想到這麼短時間內,他又飼養了一只。”

    風水師犯五弊三缺,像吳延這樣的亡命之徒,手上不知沾染了不知多少無辜人的性命,也不知走了多少邪門歪道,就譬如以身飼鬼,一不小心就會被陰煞反噬。

    可是,這人偏偏活得好好的。

    有時候,天道何其不公。

    “師妹,我有話想單獨跟可可說。”殷少離突然看向潘穎。

    潘穎頓了一下,下意識地看了眼甦可可,點頭道︰“我正好要出門買早餐。”

    等潘穎離開,甦可可也換了一副談正事的表情。

    “我想問你昨晚的事情,但你直接睡著了。”

    殷少離沒看她,盯著身邊的兔子枕頭,低聲道︰“抱歉,我太累了,其實你可以直接叫醒我。”

    甦可可嘆氣,“看你睡得太香,沒忍心。”

    殷少離張了張嘴,話還沒出口,自己先被口水嗆到了,咳嗽不止。

    “殷少離,你感冒了?是不是我昨晚給你蓋的被子太薄了?”

    “不是,我沒有!只是嗓子有些不舒服。”殷少離避開她含著歉意的目光,心里突然有些沒來由的有些慌亂。

    他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難道是因為昨天被甦可可公主抱,讓他不自在了?

    大概,是這樣。

    找到原因的殷少離呼出一口氣,那種不自在的感覺終于淡了一些。

    “可可,我正想跟你說這件事。我順著白月湘給我的線索查到了吳延身上,發現這叛徒最近還在帝都逗留。”

    見甦可可臉色一變,殷少離朝她點點頭,“白月湘身上的死氣就是他弄的,他跟白家那私生子白睿希做了交易,調換了白月湘與他親生母親的命格。

    這人死性不改,數次為非作歹,我沒想到他膽子這麼大,居然還敢來帝都。”

    殷少離聲音漸冷,“殷家最近是不太平,但原本在查的事情我從來沒有斷過,他有什麼膽子敢出現在帝都?以前的我大概會這樣想,可昨天交手後我才明白了。”

    他自嘲一笑,語調沉緩︰“可可,我一直活在謊言里,我把謊言當真,最後自己活成了一個笑話。”

    甦可可不禁皺眉,低聲叫他︰“殷少離,你……沒事吧?”

    總覺得這個人快哭了一樣,變得好脆弱。

    “我沒事,只是突然發現,以前堅守的信念一塌再塌,再也沒法自欺欺人了。”

    他嘗試著抬了抬右手,沒抬起來。

    然後,他突然就笑了一下,那笑容甦可可形容不出來,只覺得看了有些難受。

    “就算我昨天真的被廢雙手,道行盡失,或者就那麼死了,我猜,那也是因果循環的報應。”

    甦可可不解地看著他,“你到底怎麼了?”

    殷少離說了這麼多後,本就灰暗的眼重新對上甦可可,帶上了幾分忐忑和一絲自己也沒察覺到的狼狽,“可可,昨晚吳延對我用的不是催眠術,而是攝魂術,但不管是催眠術,還是攝魂術,十之八九都是我爺爺當年從姬家偷學的秘法。”

    甦可可神色驟然一變,直直盯著他。

    殷少離的目光沒有躲閃,只是抓著被褥的手不自覺緊了一些,他繼續道︰“不止這兩個,還有很多。”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叔,你命中缺我 | 叔,你命中缺我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