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叔,你命中缺我 第719章 鬼符,貌美女鬼們

第719章 鬼符,貌美女鬼們

小說︰叔,你命中缺我| 作者︰裸奔的饅頭| 類別︰都市言情


    厲鬼這一動,甦可可也動。

    她迅速虛空畫符,一個大大的驅邪化煞符在半空中成形,然後被她一掌拍到厲鬼身上。

    厲鬼想躲也來不及了,被那金色的驅邪化煞符打了個正著,頓時慘叫一聲。

    “天師?你居然是個天師?”

    他大驚失色。

    不僅是個天師,還是個十分厲害的天師!

    甦可可冷聲道︰“你惡這麼久,今天才遇到我,真是遺憾。今天你就受死吧!”

    厲鬼自知斗不過甦可可,手一揮,將身旁刀具全部揮向甦可可,然後趁機逃竄。

    甦可可一掌劈開門,“想逃,沒門!”

    然而,甦可可沒料到,這厲鬼根本沒逃,他藏進了院子里的某盞燈籠里。

    可院子里燈籠這麼多,她又怎麼知道是哪一盞。

    宅院里,甦可可跟厲鬼斗法的時候,外面的秦墨琛也跟剝皮地縛鬼斗了起來。

    那地縛鬼跟厲鬼是同一代人,也有兩百年的道行,只是身上煞氣沒有宅子里的那厲鬼濃,道行差了很多。

    不過,即便如此,秦墨琛也不輕松。

    費了好一番功夫,身上挨了幾個鬼爪印,用掉了近十張符,秦墨琛才將那地縛鬼給解決了。

    本來想抓活的,但這地縛鬼眼見著打不過,竟有了同歸于盡的想法,秦墨琛便直接使出殺招,讓其灰飛煙滅。

    解決完這東西,他立馬闖入宅子,去幫甦可可。

    “丫頭!”

    宅院里的甦可可正在摘燈籠,剛開始她直接將燈籠一刀切兩半,結果那燈籠一被劃破,燈籠里就傳出尖銳痛苦的慘叫聲,震得甦可可耳膜疼。

    “那狡猾的厲鬼躲進了燈籠里,我不知道是哪一盞。”甦可可小臉氣鼓鼓。

    白天的時候還以為自己猜錯了,後來看到燈籠里的那些鬼影,她才確信,自己並沒有猜錯。

    這些燈籠都是用人身上的皮做的,並以此為牢籠,禁錮住了人的陰魂,使其無法進入鬼界轉世投胎,實在惡毒!

    她劃破這些燈籠的時候,禁錮在燈籠里的陰魂就要遭受割皮之痛,這些被殺害的人應該跟她和小曹一樣,是被引上山的無辜之人,如此一來,甦可可還怎麼下得去手。

    秦墨琛看小丫頭氣鼓鼓的樣兒,不緊不慢地開始掏背包,“不急,咱們一個個地來,我帶了縛鬼袋,你放出一個,我便收進去一個,不會讓這些孤魂野鬼亂竄。”

    甦可可小嘴頓時一咧,“好,我不急,咱們慢慢來。”

    等秦墨琛取出縛鬼袋,甦可可便取燈籠,直接掐訣往上飛。

    至于為什麼不用跳,因為燈籠掛得太高,跳起來也夠不著。

    明明是這種陰森森的環境,秦墨琛看到她這樣,還是忍不住想笑。

    “丫頭,你拿著縛鬼袋,我來取燈籠。”

    低的地方,男人稍微墊墊腳就夠著了。

    燈籠為了方便點燈,上面都是露口的,按理說,這樣的容器應該禁錮不住陰魂,但做燈籠的人明顯還用了其他手段,令這燈籠即便有口,里面的陰魂也出不來。

    不僅這里面的陰魂出不來,白天的時候,陰魂身上的鬼氣也泄露不出來,否則甦可可白天就能發現這些陰魂。

    “叔,我知道了,是燈籠上的畫!”甦可可突然道。

    “燈籠上的畫有問題?”

    “這燈籠上應該寫有符文,只是這些裝飾燈籠的畫巧妙地遮蓋住了符文。我詫異的是,這做燈籠的人竟然會畫符,還是鬼符。”

    “鬼符?”秦墨琛微微皺眉,“這好像是姬家秘法。”

    甦可可點頭,“姬家村的鬼修也可修道法,但畢竟是陰靈,必定受到排斥,這鬼符便是姬家專門為鬼修研制出的一種符文,習得這符文,便能跟風水師一樣列陣布陣,只是不能驅邪。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藏在畫中的符文就是鬼符,那厲鬼用鬼符畫了困陣,困住了死者的陰靈。”

    鬼符跟道符不同,蘊含的力量沒有那麼大,白天又有鼎盛的陽氣遮掩,所以白天的時候甦可可才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她和秦墨琛察覺到的那種說不出的古怪其實就是這鬼符帶來的。

    “不能毀壞燈籠,那就破了這鬼符陣。”

    “這麼多燈籠,費不費力?”秦墨琛問。

    他知道小丫頭肯定能破掉這鬼符陣,只是數量太多,難免耗費法力。

    “嘿嘿,叔放心,這鬼符困陣弱到我都察覺不到,很輕松就能破開。”說完,甦可可直接掐訣往燈籠上一彈。

    一縷淡淡的黑氣從畫上散開,下一秒,里面的陰魂便躥了出來。

    一個光溜的沒有皮的女人剛現出身形,便被甦可可眼疾手快地收入了縛鬼袋。

    好丑好可怖!多看一眼都覺得胃里犯惡心。

    這些陰魂都是被人害死的,死狀淒慘,死的時候肯定帶著怨,所以現身的時候都是死時的模樣。

    秦墨琛摘下多少個燈籠,就放出了多少個剝皮鬼,甦可可收鬼收得都有些麻木了。

    太多了,這小小一座古宅竟害死了這麼多無辜之人。

    不過,也有例外。

    甦可可看到了幾個維持生前容貌的陰魂,她們明明也是剝皮鬼,只是不知為何,怨氣沒那麼大,保持著生前的容貌,一個個都穿著素雅的旗袍,身姿婀娜,長得很是貌美。

    兩人將這些女人單獨拎了出來。

    “大師饒命啊!我們也是受害者!”一個貌美似花的旗袍女人垂首低泣,其他女鬼見狀也跟著哭了起來。

    甦可可冷漠臉打斷︰“鬼是沒有眼淚的,哭什麼?”

    幾個女鬼哭聲戛然而止。

    “若不實話實說,我就打散你們的魂!”

    不等幾個女鬼出聲,那掛著的還沒摘完的燈籠便鬼哭狼嚎起來,“她們跟那厲鬼是一伙的,是一伙的!”

    “不是的不是的!大師饒命啊,我們只是幫這厲鬼加工燈籠,我們也是被逼的!”

    原來,這些燈籠上的畫竟是這幾只女鬼畫的。

    那為首的女鬼一臉羞憤,“除了幫他畫燈籠上的畫,我們還有別的用處……”

    身後幾只女鬼听了這話,都露出了羞恥不已的表情。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叔,你命中缺我 | 叔,你命中缺我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