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叔,你命中缺我 第062章 詫異,一生兩相

第062章 詫異,一生兩相

小說︰叔,你命中缺我| 作者︰裸奔的饅頭| 類別︰都市言情


    劉阿婆的這張臉看起來很完美,不是說長相,而是面相。

    甦可可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完美的好人面相。

    為人和善,多子多福。

    ……多子多福?

    甦可可驀地一怔。

    她總算明白哪里怪異了。

    面相與福澤是相輔相成的,比如和善之人大多有福氣,廣結善緣的人也不大可能斷子絕孫。

    可是這阿婆……叔剛才說她無子無孫,孤苦伶仃,這本就有些矛盾。

    而甦可可一開始沒有察覺到異樣,是因為阿婆不笑的時候,子女宮深陷、眉尾下垂,確實是無子孫相,但她一笑起來,那面相居然發現了變化,變成了多子多福之相!

    一生兩相,甦可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似乎察覺到她的視線,劉阿婆朝她看來,慈眉善目地問︰“小女娃是第一次來我店里?你看著面生。”

    甦可可點頭,“是的阿婆,今天是我第一次來。”

    師父常說,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她沒見過不代表就不存在,回頭問問師父就知道了。

    甦可可沒再有糾結這個問題。

    見叔自己拿起了墨條準備研墨,甦可可連忙道︰“叔,我來吧,以前師父寫字的時候,都是我幫他研墨,這個我擅長。”

    秦墨琛沒跟她搶,將東西給了她。

    甦可可問劉阿婆要了點清水,如果有新鮮的井水和泉水更好,只是這里沒那個條件。

    滴入幾滴到硯台後,小丫頭端端正正地站著,一手扶著硯台,一手執墨,將那墨條垂直立好,細細地打圈兒研磨。

    別看只是研磨,這里面學問大著呢。

    要輕重、快慢皆適中。太急太緩,墨汁皆必粗而不勻。用力過輕,速度太緩,浪費時間且墨浮;用力過重,速度過急,則墨粗而生沫,色亦無光。

    “小女娃很不錯啊。”劉阿婆看她研磨的姿勢和手法,不禁夸了句。

    甦可可抿著嘴偷笑︰“阿婆別夸我了,我就是磨得多了,所以看著像那麼一回事。”

    這種被人夸贊的感覺真的讓人又害羞又歡喜。

    “好墨研時細潤無神,阿婆,您這墨不錯。”甦可可道,笑眯眯地看向她叔,“難怪叔要兩手空空地來您這兒寫字。”

    平時她和師父用的墨就是差墨,磨的時候會听到粗糙的沙沙聲響。

    秦墨琛眉頭略一挑,眉梢染了笑,“對,我就是念著這點好,來貪個便宜。”

    “好了丫頭,手不酸?”

    甦可可微微揚了揚下巴,一臉的小傲嬌,“這算什麼,我畫符的時候可以連續畫一百張不間斷,早就練出來了,腕力好著呢。”

    等到差不多了,甦可可才讓到一邊。

    有的人寫字時不喜人靠得太近,所以她站得稍稍遠了些。

    秦墨琛看她一眼,神情放松,目光里透著一絲柔和,然後他以粗毫筆蘸了墨汁,略頓一下後開始落筆。

    男人揮灑自如,一筆而下,如有蛟龍飛天萬馬奔騰之勢,藏鋒處隱有鋒芒,露鋒處又內藏含蓄,直至最後一筆,猛地往回一收。

    “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八個狂狷大字躍然紙上。

    劉阿婆看得連連點頭,“好啊,寫得好。”

    甦可可之前在書房見過他的字了,此時看他現場寫,那揮筆的姿勢,專注的目光,也成了一幅畫,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叔為什麼要寫這幾個字?是要送給一位老人嗎?”甦可可問。

    秦墨琛嗯了聲,“一位老友明天過七十大壽,他什麼都不缺,所以我想寫一幅字送他。”

    甦可可笑道︰“看來叔很重視這位壽星呢,我相信老人家一定會感受到叔的這份心意。”

    秦墨琛揉了揉她的小腦袋。

    “阿婆,明天中午之前可以裱好嗎?”秦墨琛問劉阿婆。

    “可以。東西是現成的,畫軸你也提前定做好了,只剩一些簡單的工序。  ”

    “那就辛苦您了。”

    “呵呵,阿婆就是干這個的,不辛苦。”

    劉阿婆從屋中又取出一個小盒子,“我給你做畫軸軸頭的時候,這玉還剩了許多,可以做成配飾或手鏈,你拿回去吧。”

    秦墨琛將盒子輕輕推了回去,“送給阿婆。”

    劉阿婆連忙擺手,“使不得使不得,這太貴重了,你已經給過訂金了。”

    “阿婆的手藝完全不輸那些大師,您值這些。”

    甦可可也笑道︰“阿婆您就收下吧,這玉跟您有緣。”

    劉阿婆這才沒有推辭,布滿皺紋的手摸了摸盒里的玉,蓋好盒蓋後放了回去。

    秦墨琛和甦可可陪老人說說話,留了半個小時才離開。

    劉阿婆站在門口,定定地盯著兩人的背影看了會兒,渾濁的老眼在某一瞬間變得清明不已,眼底深處甚至迸發出一抹精光,然而不過眨眼間,她又重新垂下了眼簾,佝僂著背進屋了。

    “叔,明天你參加壽宴的時候會帶著我嗎?”路上,甦可可問他。

    秦墨琛微頓,擰了下眉,“你不適合去那種場合。”

    “可是我要保護叔,拿錢不辦事那是耍流氓。”

    秦墨琛被這話逗樂了,“誰教你的這話?”

    “師父說的,我覺得很有道理。”

    用糙話講,拿錢不辦事是耍流氓,而用行內話來講,拿錢不辦事會欠人人情,惹上因果。

    干他們這一行,最忌諱欠人情,惹上因果關系。人身上的因果線一多,身體變沉變重,于修行有礙。

    甦可可是有一個有遠大志向的風水師,能避免的東西她都要避免。

    然而,不管甦可可如何覺得有道理,秦墨琛都沒有答應帶她去。

    “如果遇到什麼事兒我會給你打電話。”

    秦墨琛用一句話堵了小丫頭的嘴。

    “那……每隔十五分鐘發條短信給我報平安?”甦可可嘗試著問,末了,十分認真地加一句,“我真的很擔心叔的安全問題,尤其這壽宴上的人很多,人一多,就容易出事。”

    秦墨琛看她,不禁揉了下眉心。

    得寸進尺的小丫頭。

    “……行。”男人應道。語氣透著無奈,卻又帶著一絲心甘情願的縱容。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叔,你命中缺我 | 叔,你命中缺我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