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大豪門 第230章 南方巫聖

第230章 南方巫聖

小說︰大豪門| 作者︰不信天上掉餡餅| 類別︰都市言情



    陽西鎮地處偏僻,但周邊也還是有些小村落,並非是方■數里之內唯一一處亮著燈火的“孤島”。(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

    蕭凡等人救下苑芊芊回到陽西旅店後不久,遲斌帶著三名手下,也出現在陽西鎮東邊三里地之外的某處小村莊。

    這處小村莊不大,夜色之中看不清楚,估摸著也就是二三十戶人家,很典型的關中平原小村落,甚至還能看到窯洞式建築。

    遲斌走向其中一處亮著燈光的窯洞。

    院子里,一名白袍人負手而立,借助著窯洞里透出來的點點燈光,可以隱約察覺,這位白袍人深目高鼻,滿臉絡腮胡子,膚色黝黑,帶著很明顯的西域胡人特征。約莫四十幾歲不到五十歲的樣子。

    遲斌慢慢走過去,三節棍接成的齊眉短棍已經收了起來,遲斌是空手走過去的,暗地里卻是凝神戒備。盡管遲斌也是老江湖了,見過不少大世面,但這位白袍西域胡人,總讓遲斌有某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似乎是來自于洪荒世界的遠古凶獸,一不留神便會擇人而噬。

    遲斌很相信自己的預感。

    這種敏銳的第六感,曾經救過遲斌好幾回性命。在江湖上混,腦子活身手好並不是“長命百歲”的根本保障,想要在江湖上活得更久一點,運氣好夠警惕才是最重要的。

    “遲掌門,好像不是很順利啊?”

    眼見遲斌慢慢走近,白袍男子主動迎了上去,微笑著開口說道。這白袍男子看上去比薩比爾要年輕一些,神態較之薩比爾要和善幾分,普通話十分標準,是純正的京片子,不帶半點異域腔調。

    “阿巴斯先生,抱歉,確實失手了。”

    遲斌在離院子三米遠的地方站定•緩緩說道,臉上略帶愧疚之色。至于他心里是不是愧疚,那就不得而知了。

    面對蕭凡,姬輕紗•辛琳,範樂這樣強悍到變態的四個家伙,能夠活著走到這里來和阿巴斯說話,已經算是他遲斌的運氣很不錯啦。

    面對蕭凡的時候,遲斌甚至比此刻面對阿巴斯還緊張。

    那是與生俱來的第六感給他提出的警告。

    “那麼遲掌門,我們之間的交易就不算完成,對吧?”

    “對的。”

    “很好。那麼•遲掌門能不能和我簡單解釋一下,失手的原因呢?”

    “可以。”

    遲斌還是很鎮定,語氣平靜•簡單描述了一下剛才的情形。

    阿巴斯听得十分認真,幾乎是全神貫注,甚至還打斷遲斌的描述,中途發問了好幾次,顯見得對這個情況相當重視。

    “救下苑大當家的那位先生,是姓蕭吧?蕭一行?”

    “是,他自稱是蕭一行。”

    “蕭先生沒有向遲掌門出手?”

    “沒有。”

    遲斌的嘴角,略略抽搐了一下。

    阿巴斯對遲斌臉色的細微變化視若未睹,沉聲問道︰“遲掌門•我有一點不是很理解。照遲掌門這個說法,蕭先生應該和苑大當家是朋友。遲掌門打傷了他的朋友,為什麼蕭先生沒有向遲掌門出手報復?”

    遲斌嘴角又輕輕抽搐一下•稍頃才說道︰“阿巴斯先生,這一點我也沒辦法給你一個準確的答復,我不是蕭一行•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他心里怎麼想的,只有他自己清楚。”

    語氣有幾分冷淡,似乎對阿巴斯的刨根究底不是很滿意。

    “這個當然,我是想听听遲掌門對此事的分析。”

    阿巴斯絲毫也不理睬遲斌的不悅,繼續問道。

    遲斌盡管心中不滿,卻也不能就此拂袖而去•只得耐下性子說道︰“依照我的分析,可能是因為苑芊芊受傷太重•蕭一行不敢耽擱,必須馬上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為她療傷。”

    基本上,遲斌這個分析已經接近事實真相了。

    蕭凡一接到半空中的苑芊芊,憑直覺就知道她受傷非輕,必須馬上治療,半分都耽擱不起。就整體實力而言,他們四人自然要強于遲斌四人,但也難以確保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戰斗。

    尤其陰陽眼遲斌,戰斗力非同小可。

    雖然說苑芊芊受傷在先,但胭脂劍何等了得,硬生生被遲斌一棍子砸飛,遲斌武功之高,可想而知。蕭凡實在不願意耽誤太多的時間。

    而且,蕭凡和苑芊芊之間的交情,確實還沒到那個程度。

    為苑芊芊救命,不得不動用本命真元,那是一回事。

    醫者仁心!

    與無極門的教義相關。

    為了苑芊芊,出手教訓遲斌,又是另一回事了。嚴格來說,苑芊芊還不能算是蕭凡的朋友。如果受傷的辛琳,自然另當別論。

    “哦?照遲掌門這個意思,苑大當家受傷很重?”

    阿巴斯似乎更來!饒有興趣地問道。對于遲斌失手,未曾得到那個黑匣阿巴斯反倒並不是太關心。

    遲斌冷哼了一聲。

    “阿巴斯先生,你這是信不過我麼?”

    阿巴斯臉上的微笑漸漸隱斂不見,黝黑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深陷的雙眸專注地望向遲斌,緩緩說道︰“遲掌門,你誤會了,我不是信不過你,而是我必須要搞清楚一切細節。就像你感覺的那樣,蕭一行是個很可怕的對手,對他的一舉一動,我都很想了解得更清楚一些。”

    無極門當代掌教真人!

    這就是蕭凡真實的身份。

    當薩比爾師兄從葉孤雨那里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西離教所有巫聖都驚呆了。再也想不到,老蕭家這位不顯山不露水的嫡長孫,竟然有一個這樣“拉轟”的身份。

    作為容天祖師的嫡傳弟子,西離教南方巫聖,阿巴斯當然很清楚,無極門當代掌教真人意味著什麼。難怪師父親自出馬,非但沒有拿下老蕭家,反倒把自己搞得身負重傷,迄今還在閉關休養。

    誰能料到,老蕭家的長孫,居然會是無極門的掌教真人。

    和大師兄薩比爾比較而言,阿巴斯更加沉穩,性格更加內斂。他們師兄弟的分工十分明確,容天祖師早已不理教中俗務,西離教的日常事務,都由大弟子薩比爾主持。而阿巴斯則負責具體的“行動部門”,也就是說,西離教的“武裝力量”是掌控在阿巴斯手里的。

    阿巴斯原本在西離教總壇坐鎮,確定了蕭凡的身份之後,薩比爾立即將他從總壇緊急召喚而來,準備全力以赴對付蕭凡。

    看上去,蕭凡似乎沒有大礙,但半年多前那次斗法,薩比爾乃是親歷,容天祖師作為攻擊的一方,尚且重傷嘔血,立即閉關療傷。蕭凡為蕭老爺子逆天改命的同時還要抵擋容天的進攻,絕不可能毫無損傷。照理,他受的傷應該比容天更加嚴重。

    目前應該是蕭凡最虛弱的時候,也是最好對付的時候。

    這個機會,一定要牢牢抓住。

    本來由葉孤雨來完成這個任務比召喚阿巴斯趕過來對付蕭凡更好,“殺人”這個工作,木刺夷和葉王才是真正專業人士。

    但容天祖師還在閉關,薩比爾不敢做這樣的決定。

    按照“協議”,西離教只有巫王容天能夠直接對葉孤雨下達命令,甚至于連薩比爾也不是那麼清楚,師父和葉孤雨之間當年到底達成了什麼樣的協議。

    在薩比爾看來,葉孤雨是可以信任的,但江道明就很難說了!

    薩比爾沒辦法判斷,那個住在中天酒店總統套房的中年男子,到底是葉孤雨還是江道明?

    這個決斷,還是交給師父去做吧。

    作為西離教的大弟子,五大巫聖之首,薩比爾其實並不能算是一個雄才大略的統帥型人物。正因為這樣,到目前為止,他也只是代替師父處置教中的日常事務,容天並未正式將他立為教主繼承人。

    既然師父還在閉關,薩比爾就中規中矩地按照“流程”辦事。

    對此,阿巴斯自然沒有意見。

    薩比爾信不過江道明,阿巴斯更加信不過。他不但信不過江道明,甚至連葉孤雨都信不過。盡管師父曾經說過,葉孤雨是葉孤雨,江道明是江道明,不可一概而論。但在阿巴斯眼里,葉孤雨就是江道明,江道明就是葉孤雨。

    他們本就是同一個人!

    對付無極門當代掌教真人這樣的大事,當然要由西離教自己來完成,豈可借助外人之手?

    而且葉孤雨這個外人的身份,也未免太敏感了。

    別的事可以請他幫忙,這件事,絕對不能讓他摻和進來。身為大術師,對于那些自己完全看不透的人,會本能地排斥,而不是信任。

    “阿巴斯先生,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如果不馬上進行急救的話,以苑芊芊的傷勢,她不可能堅持到三天以上。”

    遲斌冷冷說道。

    對自己一棍之威,遲斌倒是相當自信。

    阿巴斯輕輕舒了口氣,黝黑的臉上重新浮現出一縷笑容。

    “很好,遲掌門。

    遲掌門,你可以回去休息了。當然,我們的交易還沒有完成,需要的時候,我還是會向遲掌門發出邀請的。”

    阿巴斯微笑著說道,語氣很是愉悅。

    遲斌“哼”了一聲,慢慢向後退去,一直面對著阿巴斯,似乎不願意將他的後背暴露在這個人面前。

    阿巴斯嘴角飛快地閃過一抹譏諷之意。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豪門 | 大豪門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