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嘉平關紀事 720 初現端倪3.0

720 初現端倪3.0

小說︰嘉平關紀事| 作者︰浩燁樂| 類別︰恐怖靈異



    ,最快更新嘉平關紀事最新章節!

    “形影不離?”沈茶看著阿壯,“怎麼個形影不離?”

    “就是……同進同出,兩個人總是在一起的。”阿壯的表情非常的認真,“小人的年輕小,算是他們二位的晚輩,並不是很清楚他們二位之前是怎麼相處的,不過,錢叔作為看著他們長大的長輩,應該是知道的,如果可以的話,眾位大人可以問問他。但小人可以保證一點,自從小人來到家里之後,基本沒見過這兩個人分開過,如果他們中間有一個人需要出門,哪怕是短暫的幾天,他們分別的時候也是要依依不舍的。等到這個人回來之後,就會發現他們更加膩歪的。”

    “依依不舍?膩歪?這都是些什麼詞?”白萌輕輕搖搖頭,對此表示非常的懷疑,“他們的感情真的有這麼好嗎?我不是很相信,如果像你說的這樣,他能這麼輕易的相信余武背叛他了嗎?如果感情真的很好,難道不應該是竭盡所能的來營救嗎?這完全說不通啊!”

    “家主的想法,小人是不清楚的,但小人相信,家主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阿壯看看沈昊林、沈茶,又看看白萌,“嗯……嗯……”

    “有什麼話就直接說,不要吞吞吐吐的!”影九再次甩動他手里的鞭子,“現在還想著要瞞著我們嗎?”

    “不是,不是!”阿壯慌忙的搖頭,“小人只是不確定,這個事是不是有用的,所以才會猶豫要不要說。”

    “有沒有用,是我們判斷的,不是你。”影九揚揚下巴,“你只管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說!”

    “是,您別激動。”阿壯稍微組織了一下自己的語言,慢慢的說道,“就在不久之前,大概是上個月,也許是更早一點,小的在無意間撞到他們兩個人在吵架。”

    “吵架?他們的感情這麼好也會吵架嗎?”白萌輕輕一挑眉,“你繼續說,他們吵架的內容是什麼?”

    “跟余家最小的那個弟弟有關,具體是怎麼回事,小人也不是很清楚,但就是看他們兩個吵的很厲害,差點都動了手。”阿壯抬起頭想了想,“不過,只是老五單方面的,家主一直都是好聲好氣的在勸他,後來還是家主服了軟,把老五給哄好了。”

    一想到自己看到的那一幕,他就忍不住閉眼,從來沒有想過,這兩個人居然是這種關系。不過,為了老五的面子,他並沒有把這個說出來。他覺得這是老五和家主之間的私事,如果要說,也得老五自己說。

    “這兩個人……”白萌湊到沈昊林、沈茶跟前,壓低聲音說道,“關系不一般吧?”

    “嗯!”沈茶點點頭,她也想到了,這兩個人或許跟她師父和晏伯的情況是一樣,但是以澹台家主的性格,能允許余武脫離他自己的掌控,也是挺奇怪的。她看向阿壯,問道,“他們吵過架之後呢?余武是什麼時候離開到西京的?”

    “在吵過架的半個月之後吧?小人不是很清楚,小人沒看到過老五離開,這件事還是錢叔告訴小人的。錢叔說,老五這次是趁著天還沒亮悄悄走的,跟以往不同的是,家主沒有親自送他。”

    “沒有送他?”影九微微一皺眉,“這里面有什麼問題嗎?以前是送的?”

    “是!”阿壯點點頭,“以前他們要戀戀不舍好久,才會離開的,這一次確實是很不一般。”他稍微停了一下,又繼續說道,“錢叔說,他們兩個可能還是沒有真正的和好,所以才會是這個樣子。”

    “這一次離開就是真正的永別了。”影九點點頭,“余武被抓的消息傳回去,你們家主有什麼反應?”

    “一開始是特別的震驚,然後特別的生氣,砸了一套他最喜歡的茶具,這套茶具是老五送給他的,已經用了很多年了,特別的珍惜。後來把自己關在屋子里面整整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睡覺,還把老五以前送的東西都擺了出來。小人也不知道家主這三天三夜是怎麼過的,是怎麼想老五的,反正等他從那間屋子里面出來之後,老五送他的東西都被毀了,然後就直接下令屠了余家滿門。與此同時,駐地的所有人開始分批轉移,撤離原有住的地方。”阿壯說完,就看著影九,“這些就是小人知道的全部。”

    “都說完了?沒有隱瞞了?”

    “是的,小人把知道的都說出來,沒有一丁點的隱瞞。”阿壯點點頭,“錢叔跟在他們的身邊時間比較長久,知道的、見到的要比小人多,幾位大人可以在他身上下下工夫。”

    “你為什麼這麼急迫的想要把自己知道的東西說出來?”影九走到阿壯的面前,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有什麼要求或著條件,也說來听听。”

    “小人……小人……”阿壯吞了口口水,“小人想將功贖罪,想要活著。”

    “將功贖罪?”影九一挑眉,“你做了什麼錯事?還是說你手上有什麼人命?”

    “沒有,沒有,沒有!”阿壯連連否認,“小人只是個護衛,什麼壞事都沒有做過,但是……”

    “你覺得你曾經在這個家族生活過,就是一個錯誤?”

    看到阿壯點頭,影九冷笑了一聲,誰說傻大個兒沒心眼的,這位的心眼兒可真是不少。作為被老家主撿回去的孤兒,在生死關頭不報養育之恩,反而以出賣自己的恩人來換取自身的安全。他甩甩手里的鞭子,即使是作為敵對方,他也是看不起這樣的人的。

    阿壯把自己知道的都一股腦兒的說完了,也沒什麼可說的,就跟著押送的兵士離開小石房,走之前還一個勁兒的強調,自己說的都是真的,讓沈昊林他們都相信自己。

    “你們怎麼看?”等到阿壯離開了,白萌接過影十五記錄下來的口供,粗粗的掃了幾眼,“這小子說的都是實話?”

    “基本上都是真的。”影九拽了一個凳子,坐在白萌的跟前,“和我們偷听到他跟那個錢叔說的話是一致的,沒有太多的出入。只是這個人……”他朝著白萌搖搖頭,“不是很喜歡,人品不好。”

    “也是可以理解的。”白萌伸手拍拍影九的肩膀,安慰道,“他是想要活著,不想被澹台家牽連,畢竟也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純粹就是運氣不好而已。”

    “可是,如果沒有澹台家的老家主把他撿回去、將他養大,他早就死了,不是嗎?”影九很嫌棄的撇撇嘴,“反正我是挺不待見這種人的。”

    “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像我們一樣懂得知恩圖報的。”白萌倒了一杯熱茶,遞給影九,“我現在特別希望余武的嗓子可以趕快好起來,有很多的問題希望他可以給我答案。”

    “國公爺、大將軍,大統領!”負責押送阿壯的兵士回來稟告,“那個姓錢的老頭想要見你們,他說有很重要的話要跟你們說。”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嘉平關紀事 | 嘉平關紀事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