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嘉平關紀事 716 生不逢時

716 生不逢時

小說︰嘉平關紀事| 作者︰浩燁樂| 類別︰恐怖靈異



    越是接近大殿,哀嚎的聲音就越明顯,听的就越清楚,仿佛是一群悲痛的野獸在哭泣,听得人慎得慌。幸虧天已經亮了,要是在大半夜,這座荒山、這座破廟鬧鬼的傳聞恐怕會更上一層樓。

    “澹台家主這樣的人,居然還有擁護者、忠心于他的,真的很奇怪。”沈茶拉著沈昊林的手,快速的朝著大殿的方向跑去,“本質上來說,他跟完顏萍是同一種人,比完顏萍還變本加厲。完顏萍的手段不如他,反而眾叛親離,再看看他……”

    “各人有各人的命,完顏家和澹台家本身就不一樣,所以同樣的手段,就會得到不同的結果。”

    “兄長說的是。”

    沈昊林和沈茶在距離大殿門口不遠的地方找到了白萌,他靠在一棵樹上,並沒有進去,只是默默的望著大殿里面,他所在的那個位置,可以很輕易的看清里面的情況。

    “來了!”看到沈昊林和沈茶,白萌朝著兩個人淡淡的打了個招呼,沖著里面揚揚下巴,“我把他們帶過來,你們沒有意見吧?”

    “沒有,應該讓他們親眼看看的,畢竟……”沈茶苦笑了一下,“都是他們至親至愛的人。”

    “看到余家這幾個大男人哭得撕心裂肺的樣子,心里真的是不怎麼舒服,幸好余七的傷勢比較嚴重,不能親眼看到這個畫面,要不然,很有可能就救不回來了。余達和余山在來這里的路上請求我,無論發生了什麼,都不要告訴余七,都要瞞著他。”

    “他們應該已經預料到了這個情況,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是做好了,但……預想是一回事,親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任何一個人看到這麼多親人的……”白萌輕輕的嘆了口氣,“都是受不住的,尤其是余武,之前對那個人有多大的期望,現在他的那張臉打得就有多疼。不過,經過這個事,我發現這澹台家主之所以能成大事,就是因為沒有心,特別的無情,這一點,我們誰都做不到。別說是我們,那位老前輩,恐怕也做不到這個地步。”

    “我們之前跟老前輩也聊了一下,都認為他不僅僅是對身邊的這些人心狠,如果到了必要的時候,他自己成為了所謂大業路上的絆腳石,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把自己除掉的。”沈茶朝著白萌一挑眉,“可惜了,生不逢時,否則,他這種人真的會干出一番大事的。”

    “只是可憐余武,為了他吃了那麼多的苦,受了那麼多的罪,結局還是這樣的淒慘。”白萌繼續搖頭嘆息,“這回該開口了,再替他瞞下去,怎麼能對得起無辜慘死的這些人。”

    “希望他不會是愚忠。”

    “你們……”白萌看看沈昊林和沈茶,又看看大殿里的那些小木盒,“看過里面的東西了?”

    “不用看都知道是什麼,而且數目又對得上。”沈茶往沈昊林的身邊靠靠,“負責押送的人已經被抓了,小七和十五在後面審著呢!”

    “听小戴乙和影九說來著。”白萌點點頭,“據說態度很強硬,也是不肯開口。我說現在還替澹台家硬扛的,腦子都是不怎麼好的,余家什麼下場他們不知道、看不見嗎?”

    “也許覺得自己的運氣不錯?這樣的慘劇輪不到自己的頭上?又或者……”沈茶聳聳肩,“是孑然一身,沒有什麼好掛念的。”

    “我倒是覺得那個小老頭可能會是這個情況。”沈昊林很贊同沈茶的話,看了一眼蹭到自己身邊的戴乙,“什麼事?”

    “十五哥說,那個大高個兒招了。”

    沈昊林和沈茶相互對望了一眼,這跟他們的預想基本一致,那個大高個兒才是真正的突破口。

    “告訴小七和十五,先不急著審,再等等。”

    “等等?”戴乙很疑惑的看著沈茶,“大將軍,這是什麼意思?”

    “你家將軍的意思大概是要等里面的這幾個嚎完,把他們帶到那兩個人面前,當面對峙。”

    “當面對峙?”戴乙裹緊自己身上的斗篷,避開人打了個噴嚏,用帕子擦擦自己的鼻子,“他們……尤其是余武,會不會當著我們的面,把那兩個給打死?那個大高個兒看著還挺壯的,應該挺抗揍的,但那個小老頭兒……”他嫌棄的撇撇嘴,“之前已經挨過一輪了,再來一輪,恐怕就會撐不下去的。”

    “打就打吧,打死了也沒關系。”沈茶無所謂的一攤手,“死活不肯開口的跟死人也沒有什麼區別。”

    沈昊林和白萌對視一眼,同時笑了,小茶的這個觀點還真是很在理的。

    余家的三個兄弟痛苦了差不多半個時辰,嚎到最後的時候,嗓子都已經啞了,根本就說不出話來。

    不過,這也是發泄心中憤懣的一種途徑,等他們發泄完了,情緒也就平復下來了。

    三個人跪著的時間都有點長,相互攙扶著站起來,看到大殿門口不遠處的沈昊林、沈茶和白萌三人,余武強忍著身體上的不適,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

    走到三個人的面前,余武想要說話,但幾次開口都出不了聲,他只能做手勢表達自己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要說……”沈茶看了一會兒,打斷了余武的比劃,“你可以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有一個要求,準確一點說,是有一個條件,對吧?”看到余武頻頻點頭,沈茶輕輕一挑眉,“我答應你,會把他們好好的安葬的,會讓他們入土為安的。”她看看沈昊林,又看看白萌,“國公爺,大統領的意思呢?”

    “沒有問題,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听到沈昊林、沈茶和白萌的表態,余武沉默了半晌,朝著他們跪了下來,重重的磕了三個頭。

    三個人誰也沒躲,誰也沒動,就這麼受了這個禮,如果他們躲開了,余武心里恐怕不太舒服。

    “起來吧!”沈茶朝著戴乙一擺手,讓他把人扶起來,“我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情緒要發泄,也有很多話要說,但不急,等你們的嗓子養好了,咱們再好好的聊聊。現在你們兄弟跟我們來,帶你們見個人。”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嘉平關紀事 | 嘉平關紀事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