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 第2435章 病嬌33

第2435章 病嬌33

小說︰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 作者︰湯圓好圓| 類別︰恐怖靈異



    ,最快更新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最新章節!

    也是她刻意給嚴永天選擇的。

    她知道嚴永天一定不會拒絕這一匹馬,男人天生有征服欲,而且好強,不想在別人面前落了顏面,再者嚴永天這人,不會懂得量力而行。

    他以為還是當初的他呢,當時的他,這種馬他輕松騎著走,如今卻是不行了。

    腦袋磕在地上,還出了一些血,孟離給嚴永天把了把脈,看情況不是很嚴重。

    算是暫時昏迷,靜養一段時間也就好了,只能說嚴永天身體真結實,從馬背上摔這麼遠還沒出個好歹。

    不過即便是沒出事,孟離也要讓他出事,趁著他昏迷,動手就是最佳時機了。

    至于為何昏迷?嚴永天難道不清楚嗎?就是因為強行騎那匹馬導致的。

    那之後有什麼毛病,也是騎馬導致的。

    她拿出銀針,在嚴永天後腦勺扎了幾針,如此一來嚴永天暫時不會醒來。

    孟離把嚴永天橫趴在馬上,然後騎上小白馬走了,嚴永天不是要感受沿途的風景嗎?雖然他現在睜不開眼楮,但她替他感受了。

    一路跌跌宕宕,嚴永天感覺很不舒服,想睜眼又睜不開,格外難受,處于半睡半醒的狀態,意識不清明,晃悠的時間長了,他徹底昏迷了過去,沒了一點意識。

    孟離帶他找了一個客棧,然後把他放在床上,給他‘針灸’一番。

    人是上午出事的,天黑時才醒,他睜開眼,感覺渾身上下都沉得很,頭上似乎還包著什麼,入眼孟離擔憂憐惜的臉龐,他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好。

    “芙兒,怎麼了?”他開口說話,感覺嗓子干得疼,很沙啞。

    孟離見他醒了,很高興,說道︰“師兄,你終于醒了,我等你一天了。”

    “我怎麼了?”他問道。

    但記憶快速回籠,他記起來了。

    “沒事,只是摔一跤,你別擔心。”嚴永天安慰孟離,也想起身,但是發現自己渾身沒什麼力氣。

    根本就坐不起來。

    “怎麼回事?”嚴永天目光中有一瞬間驚恐。

    孟離立馬緊張地問︰“師兄,你怎麼了?”

    “我起不來,沒力氣。”嚴永天表情相當難看。

    孟離心底發笑,當然起不來了。

    破壞了他的腦神經,就為了讓他癱瘓在床。

    這種神經被破壞了,嚴永天一輩子也就這樣了,她動的手,嚴山子也沒辦法救。

    都癱瘓了,就看看嚴永天還能怎樣折騰。

    想折騰,他有力氣嗎?

    “怎麼回事,你怎麼會起不來。”孟離聞言,徹底慌了神,著急的眼淚都落下來了,嚴永天見孟離這麼著急,又反而笑了︰

    “芙兒,你別怕。”

    “我怕,我怎麼不怕啊。”孟離哭著喊著,但是她越是哭,嚴永天就越是高興,他竟然覺得幸福至極,孟離看他臉上掛著詭異的滿足,非常無語。

    可否先關注一下自身。

    “我帶你回去,好不好?”孟離說道︰“師父一定有辦法治好師兄。”

    “回去做什麼?不是還要看遍世間山水?”嚴永天開口說道。

    孟離詫異地看著嚴永天︰“我們先回去叫師父看看你的病情行嗎?”

    “別耽誤了,興許師父有辦法,等師兄好了,我再帶著你出來,答應你的我一定做到。”

    嚴永天到底在意什麼,都癱瘓了,還能想著再往前走,這個打開方式不太對,她也不太懂嚴永天的邏輯。

    “不,此行說過要陪你一起走遍山水人間,我不能食言。”嚴永天執著地說。

    孟離哀傷地說道︰“師兄,你一定要替芙兒想一想,你出事了,師父定要責怪我,如今在關鍵時刻我不帶你回去,還帶著你繼續走,耽誤你的治療,那師父更是責怪我,到時候我就是千古罪人,我不能這麼不懂事的啊!”

    “你理解一下我好不好,現下回去也很快的,等回去了,師兄好了,我們再一起出來?”

    “好,芙兒,我理解你。”嚴永天見孟離如此苦苦哀求他,也同意了。

    孟離便連夜帶著嚴永天回到了谷中,那匹小白馬也不要了,嚴山子也沒想到他們出去這麼快就回來。

    而且還帶回來了一個癱瘓的小天,這才出去兩天,就成這樣了?嚴山子震怒,質問孟離︰

    “芙兒,你怎麼照顧你師兄的?”

    ‘師父,這跟芙兒沒關系,是我。”嚴永天把自己如何試圖馴服那匹馬的事情說了出來,嚴山子唉聲嘆氣︰

    “小天啊,你真是糊涂。”

    以為現在還如當初嗎?

    為何如此不自量力,嚴山子很是後悔讓嚴永天出門了,能造成這種局面,還是因為小天沒適應普通人的生活,對自己的實力沒有一個清晰的認知。

    “你師兄糊涂你也跟著糊涂,你怎麼能讓你師兄騎那種野馬?”嚴山子怒目盯著孟離。

    孟離委屈地說︰“那馬兒也是普通人騎的,師兄高大威猛,如何不能馴服那匹馬了?”

    嚴永天也說道︰“是啊,師父,你未免太輕視我了。”

    “那然後呢?現在是什麼情況?”嚴山子反問。

    嚴永天沉默了幾秒︰“怪不得芙兒,要怪就怪我操之過急,我若是不傷那馬,它也不至于發狂。”

    嚴永天其實一點都沒後悔自己的舉動,只是為了替孟離開脫才開口。

    對于嚴永天對孟離維護,嚴山子也相當頭疼,細細去想,似乎也不能全怪芙兒,主要因素還是在于小天自己。

    “先給你看。”嚴山子不想再爭辯誰對誰錯,不想再責怪誰,再說下去按照小天的脾氣,別再拒絕治療了。

    “你先出去。”嚴山子對孟離說。

    孟離這才惶惶不安的出去了。

    只是回去的路上看到南寄穿著一身白衣站在黑夜之中,若不是孟離夜間視物不受影響,也怕是要被她這模樣給嚇到。

    “師姐。”孟離有氣無力地喊道。

    南寄立馬問道︰“師兄出事了?”

    “嗯。”孟離把情況給南寄說了下,南寄先是震驚,然後沖著孟離吼叫道︰“這就是你照顧的師兄,成這樣?”

    “你還有臉回來嗎?”

    “……那我該自刎嗎?”孟離反問。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 | 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