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21

小說︰鐘晴的幸福果園| 作者︰听謠| 類別︰玄幻魔法

    果園的批發記錄本目前有三個, 每樣水果是一次生產換一次本子, 封面上面有成熟日期還有種類,同一樣水果兩個品種也是一塊兒記在上面。

    鐘晴一整個早上,除了在蜜柚和荔枝的出貨本上記錄之外,還在算這一次芒果帶來的收益。

    幸福果園前幾年的賬本中相加記錄下來, 大概一年的生產量在將近四千斤左右, 因為幸福果園的面積比較小, 樹木品種比較多,所以其實每個果園的佔地面積並不大,芒果樹也不像外面的大忙果園成千上百, 所以產量有限。

    不過經過鐘晴從頭到尾的計算,再加上平時他們當做水果吃的,送人的, 參加水果大賽的,算下來竟然快超出去年一倍左右,看來還是因為自身的草木之靈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吳英霞坐在鐘晴旁邊, 一會兒看一眼她在寫什麼, 就見那蜜柚本子和荔枝本子上面也寫滿了字,她認識的字不多,不過水果大多數還能識得, 就問鐘晴︰“今天批發出去這麼多了?”

    “嗯,今天早上訂出去的蜜柚不少, 到底是成熟的早的。”鐘晴笑著說。

    這蜜柚的成熟期趕在其他水果之前, 就憑借這一點, 就足夠佔領先機,即便價格高一些,加上幸福果園的名頭,倒也值那個價。

    所以反而批發的水果商更傾向于蜜柚,荔枝倒是買的不多。

    “我還要去外面把我們那個采摘的記錄改改。”鐘晴說著把記錄本子都收好,然後站起來拿著記號筆往外走,讓吳英霞不要收拾桌子,她回來收拾。

    吳英霞哪听她的,這亂糟糟的擺了一桌子,她麻溜的就給鐘晴歸攏好整齊的放在一起,然後就開始琢磨今天中午的菜譜。

    鐘江海送貨的速度要比鐘晴快,鐘晴不太熟悉市里面,開的也比較慢,不過鐘江海就沒有這種困擾,對他來說一早上就足夠送貨,所以中午飯還是來得及趕回來吃的。

    畢竟下午還有采摘任務,他現在是果園的重要勞動力,鐘晴雖說也可以完成,只不過她畢竟是女孩子,體力有限,能夠采摘的數量自然也是很有限的。

    本來鐘晴的意思是出去就可以逛逛,多買點吃的,不著急回來,不過鐘江海倒是不這麼認為,他現在干勁滿滿,恨不得24個小時當做48個小時用,每天用于欣賞果樹的時間都要兩個小時。

    把外面的采摘記錄表劃掉,因為少了芒果園,三天的時間核算下來剛好去掉每周五就可以,鐘晴正準備回去,就看見鐘江海已經開著她的大皮卡回來了。

    她連忙過去把大門打開,讓他直接開進去,這才有緊跟著把門鎖上。

    “這麼快?”鐘晴問車上下來的鐘江海。

    “嗯,今天的貨都順路,就快些。亮子水果也寄出去了,還給我個什麼單號的,說是能查詢。哦對,我還順便去把你上次弄的那個名片拿回來了,做的可真好看啊。”鐘江海說這,從兜里面掏出來兩個小紙盒子,鐘晴湊過去一看,果然是上次做的名片已經出來了。

    打印出來的效果比對方在電腦上面制作的還要好看,鐘晴把自己那盒收下說︰“這下上門的水果商就可以直接發名片了,叔你在出去也可以給對方發名片,以後找你打電話就行了。”

    “對,這個方法好,以前留了電話還擔心人家不記,或者回頭就不知道丟哪,我就有過那種情況,我去水果店,我說留個電話,人隨便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來一張紙就讓我寫在上面,別提有多糟心了。”

    鐘江海說著,拿著那名片自我欣賞起來,看到背面關于果園的一些基本介紹,鐘江海那叫一個高興啊,拿著一樣一樣的給鐘晴說,這個好,那個也好,這都不用介紹自己了,以後給名片就行了。

    鐘晴笑著說,名片的作用就是這個。

    兩個人笑眯眯的回到屋里,鐘晴和鐘江海說著她粗略的計算了一下,大概他們批發出去的水果加起來能有五千多斤,不到六千斤,這比他們估算的要好得多,本來果園的批發速度就不算快,本來他們以為大概能有個四千斤就差不多了,畢竟開始一直在壓貨,生怕最後賣不出去。

    結果倒好,在需要甩賣之前,沒想到還順利的都賣光了。

    “今天早上又訂出去了三百斤蜜柚。”鐘晴說著。

    “我去送水果的時候順便提了一嘴,也訂出去了二百來斤,押金我都收了,回去我給記下來,咱這柚子倒是走得快。”

    鐘晴點點頭,其實要是放在比賽前,就算柚子成熟的早,也不會賣的這麼快,主要還是比賽帶動了幸福果園的名氣,加上又比其他果園早上季節,直接導致了幸福果園的柚子也跟著走量變大了起來。

    兩人說說笑笑的進了屋子,吳英霞已經開始炒菜了,鐘晴趕緊過去打下手,鐘江海靠在沙發上面欣賞自己的名片。

    在果園里面的生活節奏其實特別快,和鐘晴以前感覺的不太一樣,她從小就沒怎麼去過園子里面,有也是跟著父母散步,長大了之後沒有小時候那麼听話,也不愛出門,寧願躺在床上看書,就去的更少了。

    原本每次假期都覺得生活節奏很慢,白天在樓下曬曬太陽,晚上躺著看書,偶爾下午看看電視吃吃水果,和鐘母一塊兒做點好吃的就是一天,現在卻完全改變了。

    鐘晴只覺得生活過的特別快,每天早上早早起床,然後采摘,滴灌,去看看草莓苗子,售賣,供貨,一天過的特別充實,節奏也快的要命。

    這就是她一直沒有體會過的父母曾經的生活節奏吧。

    尤其是吳英霞搬過來之後,她每天都怕鐘晴太累,以前她什麼都不干,這一下子又這麼多活兒,總怕她身體吃不消,家里面的活兒都是搶著干的,鐘晴就跟她斗智斗勇,洗衣機一停,她就恨不得飛奔過去掛衣服,堅決不讓吳英霞上手。

    不過就這樣,吳英霞還是分擔出去了大部分家務,鐘晴每次都覺得很愧疚,她已經二十二歲了,還要奶奶幫著收拾,總是和吳英霞說,但是對方卻不听,堅持做,她也沒有辦法。

    最後還是鐘江海出來打了圓場。

    老人家雖然年齡大了,但是你總不讓她動彈也不行的,你們倆干脆一塊兒做,鐘晴做體力活,吳英霞做輕松的,就當做鍛煉身體,豈不很好?

    好在家務活本身不算多,吳英霞也不需要管鐘江海,倒是這也是個好方法,吳英霞起來就會掃掃地,然後鐘晴來拖地,一個洗菜一個切菜,倒是快了不少,兩個人都省勁兒。

    鐘晴看準備的差不多了,就打開冰箱拿了個凍好的芒果出來,先切了丁,放在盤子里面,又把酸奶淋上去,然後放到下面的冷凍層里面。

    最近天氣是越來越熱了,尤其是正午的時候,吃個飯的功夫,他們就出了一身的汗。

    準備在沙發上歇會兒就出去,鐘晴剛好去冰箱里面把自己之前凍的酸奶芒果拿出來放在茶幾上面,又遞給了鐘江海一個叉子。

    “今兒沒有芒**片?”鐘江海問。

    那名字是他自己起的,其實就是凍芒果切成了一片一片的。

    “沒來得及凍,叔你嘗嘗這個,這叫芒果酸奶沙冰!”鐘晴說著,自己先扎了一個送到嘴里。

    入口一片冰涼。

    這芒果和酸奶都有些凍的半硬,輕輕一咬就在嘴巴里面化開,甜甜的芒果香兒夾雜著酸奶里面的酸味兒,兩個搭配剛剛好。

    鐘江海一口就愛上了鐘晴做的這個芒果酸奶沙冰,他自己不懂,其實沙冰說的是有些夸張了,但是確實好吃啊,也沒客氣,狼吞虎咽直接干下去半盤子,還是鐘晴好不容易叫他听了下來。

    就算鐘江海堪稱鐵打的腸胃,也不能這麼吃,非拉肚子不可。

    鐘晴又給吳英霞剝了一盤子荔枝,吳英霞就吃了兩個,剩下的他們一塊帶著去了外面的門房。

    每天中午休息一會兒之後,他們都會習慣性的先去外面的門房,這幾天的客人可以說是絡繹不絕的,中午飯點過去之後,陸陸續續就會有一些客人過來,有果園的,也有散客。

    果不其然,這才剛過來,寶馬男車主就剛好停在了果園門口,這一下車鐘江海就忙過去打招呼,他來的次數不少,鐘江海和對方熟稔的很。

    “我今兒是帶著老婆孩子來采摘的,你們之前不是就說可以呢,昨天我打電話給你你說這兩天都有。”男車主和鐘江海說著,那邊老婆孩子已經從車上下來了。

    “今兒是有,你們來的剛好,兩點開始,先進來嘗嘗荔枝唄。”外頭曬得很,這會兒距離兩點還有十分鐘左右,鐘江海干脆把人請到門房里去。

    門房里面有風扇,兩個窗戶剛好是通的,有過堂風,倒是挺涼爽的,兩條狗子一看鐘江海往里面走,也吭哧吭哧的追過來想進去,鐘晴趕忙拉住它倆栓到了門口。

    這屋里頭都是鐘晴剝好的荔枝,車主有些不好意思吃,倒是孩子不懂那麼多,伸著手就要拿,鐘晴扎了一個遞過去,孩子媽媽趕忙就說謝謝,還讓孩子也跟著說。

    男車主和鐘江海熟稔不少,所以鐘江海和他說話也輕松,直接就跟他說了一會兒采摘的注意事項,這都是鐘晴寫在門口的,鐘江海特意的去背過。

    “一會兒你們跟著我進園子,我們這兒有筐,吃多少拿多少,這摘下來的都得帶上走,荔枝放不住,下了樹擱不住幾天,你們看是要放的久的,就摘青一點的,紅的就要抓緊吃,你放心,回去都能熟透了,青就是澀,得放兩天。”鐘江海說著。

    對方听了趕忙點點頭,鐘江海這才接著說道︰“其他的也沒啥,你要是身上有火機得給我,或者你放你車上去,這里頭都是樹,危險的很。”

    男車主一听就表示配合,趕緊把身上的火機拿出來放回車上,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了,鐘江海就準備帶著一家三口上了電**車。

    鐘晴怕他第一次顧不過來,也跟著一塊兒過去,她把自個兒的手機留下,設置了鐘江海的快捷鍵1,讓吳英霞來人了馬上打電話給她,她看著沒啥問題就回來。

    到了上車的時候,那孩子不知道是因為鐘晴給了吃的還是別的什麼,說什麼都要坐她的車,于是他們干脆分開,媽媽帶著孩子坐在鐘晴旁邊的空位上,鐘江海帶著車主先在前面開了路。

    一路上穿過管理區,那孩子的媽媽倒是看著哪哪都好奇,還跟鐘晴說︰“我這是第一次來果園呢,里面這麼大?這還已有一排樓。”

    “這邊是管理區,果園也有很多機器,還有一些關于種子啊,育苗啊存放的地方,前面這一片基本上都是存放處,後面才是種植區,我們果園不算大了,其他果園這管理區都比我們果園大呢。”鐘晴笑著給他們解釋,穿過管理區的時候,她就指著那邊說︰“種植區到了。”

    那孩子被媽媽抱著,伸著手就指著那邊的芒果園,芒果樹要高許多,後面那些長高的樹上還有些芒果沒有沒有摘下來,那孩子一下子就看見了樹上掛著的大芒果,嘴上忙說︰“香香,香香。”

    “這孩子,吃你家的芒果上癮了,每天都要香香,看見就走不動路,我家這幾個月來,芒果都沒停過,之前是我愛吃,現在是他愛吃。”女人笑著說。

    鐘晴笑著把車停在荔枝園門口,那女人帶著孩子下來,就听見自家老公說︰“給我來幾個大箱子,我這次要摘多點回去,還送人呢。”

    “好 ,我給你推個車去,一會兒你摞在上面拿出來,葉子我都給你去了,絕不給你缺斤少兩的。”鐘江海說這就去拉他們平時采摘的那個小推車,上面還剩了四個箱子。

    男車主也痛快,立馬就跟著鐘江海學了起來。

    這荔枝采摘要比芒果麻煩一些,鐘江海先在筐子里面鋪了一層樹葉,背在身上就上了樹,用剪子小心翼翼的臨近剪斷了一支下來,然後一邊還給下面的車主講解,後面才扔回了筐子里面。

    男車主看他這樣輕松,也躍躍欲試,沒等一會兒就背著筐子上了樹。

    “您要試試嗎?”鐘晴笑著問旁邊的孩子媽媽。

    “不要,看著就嚇人,我帶著孩子逛逛就可以了,這園子里面真漂亮啊,果園里面的樹種的都是這麼規矩的嗎?我看距離和距離之間都差不多呢。”女人把孩子放下來拉著問她。

    “嗯,種植講究距離這些,都有要求,不過也並非要齊齊的,只不過我父親這個人喜歡整整齊齊的,所以下地的時候特意量過。”

    女人點點頭,說道︰“是個很精致的人啊。”

    那邊鐘江海和車主摘得不亦樂乎,剛學會的男車主特別得勁兒,這一串又一串的不停的往下剪,不一會兒就裝了小半筐,這也不管熟沒熟的,就緊著這一邊摘。

    鐘江海在下面不停的提醒他,不過他就好像沒听見一樣,那叫一個起勁兒啊。

    等到這身後那背簍重的有些背不動的時候,才從上面下來,滿頭的大汗。

    “這還挺有意思的啊。”男車主大概是平時辦公室坐多了,反而覺得這體力活特別棒。

    “你覺得有意思就行。”鐘江海笑著說,那孩子就立馬拉著媽媽過去,嚷嚷著現在就要吃里面的小白果。

    這還沒上稱,實在是不好意思給他拿,孩子媽媽連忙教育起來了孩子,說等著咱們付了錢再吃。

    可是小孩不懂這些,他等不住呀。

    鐘江海見狀,就自個兒伸手進去摘了兩個下來給孩子媽媽說︰“你給孩子剝了吧,我手髒的很,一兩個不怕啥的,壓不了多少稱。”

    他這大方的舉動讓男車主很是感動,換了一個新的背簍,這順利的爬上梯子又是一頓摘,鐘江海都生怕這人摘的太多。

    鐘晴笑著沒說話,看那孩子已經按捺不住要往外跑,那邊男車主又麻溜的給自己擼了一筐下來,她也就不準備繼續待著,說道︰“我一會兒出去會落鎖,您就帶著孩子在這里頭轉,外面今天早上都有的滴灌過,要是不小心走過去很危險,您盡量不要松開孩子。”

    女人讓她放心,鐘晴這才上去和鐘江海打了個招呼,重點囑咐了他看著點孩子,這才落了鎖往門房那邊去。

    騎上車,鐘晴往門口開去,這荔枝園的位置在比較靠中間的部分,鐘晴電**車回去也就是七八分鐘左右,這會兒天氣太熱,她盡量讓速度快了起來,只是這剛準備過管理區的時候,余光就飄到了那邊的參天大樹,好像全都開了花?

    鐘晴順著剛進果園區這邊的那條路看過去,遠遠就能看見那比其他樹都高的四棵大叔,上面果然滿滿當當開了花,她的眼楮都跟著濕潤起來,思緒像是飄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沒有想到,有一天還能看到這四棵樹開花,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的景色。

    那四棵樹並不屬于一個園區,是種在其他果園區外面的,在側面的位置,齊刷刷的種了一排,再往後面去,就是大棚的另外一面。

    這邊鐘晴很少會過來,鐘江海也沒有太在意過,畢竟是種在外圍的,他還以為是隨便種的樹,不然就圈起來做園子了。

    但是鐘晴知道這四棵樹,絕對不是普通的野樹。

    樹種下去的時候,鐘晴還在上初中,放假回來的時候父親已經把樹成功的栽上了,大概有到鐘晴的大腿那麼高,還是小樹苗兒,每天父親都會拉著她和母親去那邊散步,仔仔細細的欣賞他那四棵樹。

    嘴里還絮絮叨叨的說著︰“你們不知道我這四個種子弄來有多難喲,我在外面尋摸著好久了,總算是給我買到了!我跟你說,這樹要是結果了了不得,回頭非得成為咱南城第一,那水果外頭的人都沒吃過,特別好吃。”

    當時鐘晴還不懂,她沒見過這樹,也沒吃過父親嘴里說的那種水果。

    後來這樹越長越高,越長越大,但是偏偏就是不結果,細細的算下來,這已經是第八年了。

    她還記得她前幾年問父親,為什麼從來沒見過他們結果的時候,父親是這樣和她說的︰“這是山竹樹,要種下去十年才能結果,往年只開花不結果,你在學校沒趕上過它的花期,可漂亮了,老高老高的大樹,開的滿滿的,等再過幾年就能結果了,那山竹可好吃了。”

    那時候鐘晴才記住那個名字,實在不是她沒見過世面,這水果之鄉的南城,她當真沒吃過山竹。

    不過也是後來她才知道,父親也沒有吃過山竹,這都是他听別人說的,那四棵樹是花了大價錢種起來的,不說買來的錢,就是精力,還有維護,這一年一年的費用都不少。

    她只記得每次自己回家,父親都特別要緊這四棵樹,長得雖然是高高大大的,一直也活得的很好,可是就是不管怎麼樣都不結果。鐘晴一度懷疑父親是被別人騙了

    不過今天,她第一次看到山竹樹開花的樣子,十米多高的大樹在果園的中間,這是整個果園最高的樹了,父親說過,它就是果園的鐘晴。

    鐘晴站在遠處,心里面只有一個想法,父親說的沒錯,真的很美。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鐘晴的幸福果園 | 鐘晴的幸福果園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