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三百一十一章 飛躍的實力

第三百一十一章 飛躍的實力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黑澤蝙蝠鬼進化為蝙蝠鬼人,羅風其實是可以第一時間進行死靈化巫的儀式。(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第二次死靈化巫儀式,羅風的獻祭是黑澤蝙蝠鬼,成功後他得到了強悍的力量。其戰斗力更遠遠比第一次死靈化巫時,以蝙蝠鬼為獻祭之後所得到的力量。

    所以了,羅風知道,一旦第三次死靈化巫,以蝙蝠鬼人為獻祭的儀式成功了,那麼他所可以得到的戰力,必然又是一次飛躍性的質變。

    這一點,羅風早已經想到,只是綜合各個方面考慮之後,他才決定暫緩這樣的計劃。

    一方面,決賽場上,眾目睽睽之下,巫化變身能力根本就沒有使用的余地。縱然第三次的死靈化巫儀式成功,對身體素質本身的提升,在不變身的前提下,對實力的提升不算太關鍵。而另一個方面,時間緊迫,若是強行使用死靈化巫儀式,風險太大。

    所以了,羅風唯有暫時放緩第三次的死靈化巫儀式。

    事實上,羅風特意規避和俄耳休斯近戰,最終還是憑借著亡靈魔法師的亡靈召喚能力擊敗了俄耳休斯和米諾斯。

    這就足以證明,羅風是對的,縱然完成第三次死靈化巫,在不變身的前提下,光靠普通狀態下的身體素質,真和俄耳休斯這一位強悍的光明騎士對上,輸面 遠遠要大于贏面。

    所以了,決賽當前,休息時間的意義要遠遠大于強行使用死靈化巫儀式。

    當然,死靈化巫儀式很重要,對羅風而言。這是提升實力與境界的最重要手段。也是目前最直接的途徑。

    在可以使用巫化變身的時候。第三次死靈化巫成功所帶來的能力和戰力,絕對是天翻地覆的變化。黑澤蝙蝠鬼和蝙蝠鬼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就是羅風再一次死靈化巫之後,將可能展現出來的戰力與現在的差距。

    將死靈化巫的第二次儀式,提升到第三次儀式,這將是一次蛻變。對于羅風來說,只要有時間,有機會。當然是迫不及待想要完成的事。

    所以在比賽結束之後,羅風休整好了身體,便第一時間想要完成這一個儀式。

    羅風來到了亡靈位面的血聖山,血聖山外全是羅風的亡靈大軍。黑武士軍團、尸妖軍團、火焰骷髏馬軍團都駐扎在這里,羅風為決賽中受損的亡靈生物僕從修復完整之後,便進入了血聖山,帶著一只蝙蝠鬼人。

    六只蝙蝠鬼人,都駐扎在了血聖山的外面,羅風還特意挑了一只看起來狀態最好最強的,帶著進入了血聖山的山洞里。

    死靈化巫儀式是不挑地方的。但在血聖殿之中無疑是最合適的。

    這里地方夠大,又沒有任何人的干擾。

    羅風倒也想過。是不是要到巫老的面前施展第三次死靈化巫儀式,有巫老坐鎮和看著,可以避免出錯的可能。而且一旦出了什麼差錯,巫老也可以在第一時間里化解危機。這將絕大的降低風險,為羅風保駕護航。

    不過嘛,羅風向來不喜歡倚靠別人,因為在他的心中,所有的別人都是靠不住的,只有自己才永遠支持著自己。永遠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所以權衡之後,羅風還是放棄向巫老求助,並借此增加安全系數的做法。

    他還是要靠自己來完成這一切。

    將所有的黑澤蝙蝠鬼都趕了出去,當血聖殿清空之後,羅風與蝙蝠鬼人便正面相對。

    老實說,羅風確實很是緊張,第一次與第二次的死靈化巫儀式,嚴格意義上說,都是由巫老掌控的。過程雖然凶險,但畢竟還算控制之內,而且羅風屬于被動接受的一方,除了抗住被撐爆身體的危險以外,還真不算復雜。

    可如今呢,如果羅風要獨自完成第三次死靈化巫儀式,那麼不但就是危險的問題,而是操作和控制上也不容出錯。

    第一次死靈化巫,陣法全由巫老制作,羅風得到了記載死靈化巫陣的巫師石版,學習了死靈化巫的所有技巧。並在巫老的監控之下,憑借著巫老的數口精血,才最後完成了死靈化巫。

    而第二次死靈化巫,同樣由巫老監控著完成。羅風提出了學習死靈化巫儀式的要求,就從巫老的手中得到了另一個巫師石版,學習了陣法繪制和魔法紋路的全解,當然還有同心匕的制造方法。

    先後兩個巫師石版,羅風學會了死靈化巫儀式的所有。雖然他依舊缺乏實踐經驗,沒有自己親手嘗試過,可畢竟已經完全學習過了。縱然冒險,他還是必須嘗試一下,要不然如何幫助其他人完成死靈化巫呢。

    擴大死靈巫師的隊伍和人數,需要羅風掌握死靈化巫陣。

    羅風的決心一定,便不再猶豫。

    他先拿出了同心匕,這不是羅風按照煉制方法制造的,而是從巫老的身上所獲得的。隨後,羅風便按照巫師石版所學,在血聖殿的地上開始刻劃魔法陣。

    這是一個龐大而復雜的魔法陣,紋路交錯,錯綜復雜,羅風學的時候就很不容易,如今親自動手刻劃,那更是困難無比。每一劃,每一圈,都需要深思熟慮,確保沒有差錯之後,羅風才敢刻下匕。

    足足大半天的功夫,羅風這才長吁一口氣,伸了一個懶腰後站直了身。

    看著眼前這一個如龐然大物一樣的魔法陣,羅風還是頗有成就感的,但他沒有驕傲,而是又低頭細細觀察了一陣,再次確保沒有任何的差錯生。

    好了,沒有任何的問題,羅風緩緩走到了魔法陣的中間站住。

    手中的同心匕緊緊握住,眼前的蝙蝠鬼人似乎也是感覺到了什麼,它驚慌的叫了一聲。

    對于蝙蝠鬼人來說。哪怕它是一只沒有智慧的死物。但要放棄自己的生命來成全主人的巫變。那也是絕對不情願的,只是靈魂最深處的烙印和控制,讓它永遠無法掙脫。

    吟唱而起,亡靈魔力在羅風的引導之下,瘋狂的涌進魔法陣之中。然後,魔法陣大起,所有的威能都因此而來,羅風可以感覺到亡靈魔力的全力聚集。而當魔法陣運行之後。那一種熟悉的感覺讓羅風迅安定了下來。畢竟已經經過了兩次死靈化巫的儀式,對于這種感覺,羅風還是很熟悉的。

    而當熟悉的感覺再度來臨的時候,羅風起碼還能知道,自己的魔法陣沒有出錯。但接下來的時間,那才是真正凶險的時刻。

    蝙蝠鬼人也是急了,它振翅而起,在血聖殿的洞腹之中不安的盤旋和徘徊著。

    它可以感覺到主人精神里面的冷漠,它恐怕知道自己的下場不妙了,但靈魂的控制讓它無法離開。所以它只能不安的飛來飛去,到處兜著圈子。

    羅風一聲尖叱。蝙蝠鬼人只有帶著滿心的不甘,收起了翅膀,落到了地上,而它的位置,正是魔法陣之中屬于被吸收,被轉化的一邊。

    所有的吟唱結束,所有的威能都激出來,亡靈魔力在四周圍的空氣里甚至達到了“濃稠”的境界,仿若置身亡靈魔力的海洋里,直欲讓人窒息。而羅風身在其中,就是一只魚落到了海里,那一種歡暢的感覺包圍著他的全身。

    然後,羅風的眼神一厲,手中的同心匕猛然抬起,然後狠狠的插進了自己的心口里。

    死靈化巫的過程,就是以死換生的過程,只有經過了死亡,然後在死亡之中浴火重生,重新組合身體之後,再和目標亡靈生物合二為一,以完成死靈化巫的過程。

    同心匕,這是一支魔法匕,雖然只是用于死靈化巫的特殊魔法器,本身是沒有多少價值。可畢竟是魔法器,鋒利無比,一下便插入了羅風的心髒,然後迅在羅風的血液之中染為紅色,而且傷口上還不流一絲一毫的鮮血,看著極為詭異。

    痛!

    這是羅風僅有的感覺,胸口的痛,是一種被貫穿的痛苦,而身上的痛,卻是一種血肉盡數被攪亂的脹痛。亡靈魔力瘋狂而至,然後再更瘋狂的涌進了羅風的體內。黑色的淡淡煙霧,就在羅風的身上縈繞著,還浮現出一道道的黑色紋路,仿佛為羅風渾身都渡上了一層黑紋。

    不過嘛,羅風自己是看不見了。他只能全力的抵抗著痛苦的侵襲,努力不讓自己失去意識。

    魔法陣全力啟動,蝙蝠鬼人亦是痛苦的尖叫起來,在魔法陣的碾壓之下,它渾身冒火,將它的身體不停的焚為虛無,轉化為純粹的能量。

    在精神奴役的控制下,蝙蝠鬼人無法反抗,只能不停的被“消化”。

    而在魔法陣的聯系之下,蝙蝠鬼人和羅風之間的聯系,那也是前所未有的緊密。蝙蝠鬼人所化的能量,不停的融合進入羅風的身體里。

    羅風的身體開始脹大,如同吹氣球一樣的膨脹起來。皮肉肥大,四肢粗小,連五官都迅被膨脹的臉皮所掩蓋。很快的,他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個肉球,圓圓的,肉肉的,就如同一個氣球安上了四根矮矮的樁子。很古怪,而且很起來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

    真要炸了,那就是一片碎碎的血肉,漫天飛舞的血霧不用想到知道,必定是一個死無全尸的下場。

    不過嘛,羅風看不見自己,他只知道自己很痛苦,極為痛苦。

    在他模糊的視線里,他只能看見蝙蝠鬼人在自燃中不停的銷蝕,而上下眼皮的不停膨脹,他的視線不停的被侵佔,被夾小,最後只剩下一條小小的縫隙。

    羅風知道自己的狀態不對,可他沒有停止,也無法停止。

    這個時候,是羅風的經驗幫助了他。前兩次的死靈化巫,其痛苦與這一次相比,也不遑多讓了。

    羅風這一個人,如果說還有比他身經百戰之後而更經驗豐富的,那也就只有痛苦和挨打的經驗了。

    畢竟,羅風從小開始就是以奴隸之身。挨過的打。受過的傷。縱然是被人殺死,尸體遺棄在路邊,也不會有人多看一個奴隸的尸體一眼。

    掙扎求生的奴隸,沒有人權,連生命都是奢侈品,連自由都是奇跡的生活里,羅風還可以一步步的撐下來,一步步的走得更高。足見羅風在這一項耐力上,可是擁有非凡的能力的。

    羅風忍住,再痛再脹,他也依舊咬牙苦苦支撐著。只要沒有失去意識,只要魔法陣沒有失去控制,那蝙蝠鬼人就能逐漸化為單純的能量和素質,進入羅風的身體之後完美的合二為一!

    蝙蝠鬼人也是不停的掙扎著,它無法反抗羅風的命令,但起碼還能苦苦守著靈魂之火,支撐著最後的生命底線。

    結果。就是羅風和蝙蝠鬼人彼此在競爭了,支撐得更久的那一方。便將贏得這一場的拉鋸戰。

    羅風只覺得眼前一陣陣的天旋地轉,只有一條線的視線里,模糊不清,晃動不已,只能隱隱看見不停冒火的蝙蝠鬼人,然後心中的殘留的本能意識讓他繼續加大了力度,力壓蝙蝠鬼人,讓魔法陣的“消化”更是迅了。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仿佛足有一百年那樣的漫長,而如此漫長的痛苦里,只要稍稍有一點點的軟弱,便足以沉淪!

    只有在永遠看不見盡頭的苦痛里,依舊可以咬牙一直堅持,一直苦苦守住理智的人,可以到達最後的彼岸。否則,那撐到極限的身體,只要一放松,便可以徹底炸開。

    羅風在隱約之間,只听見一聲巨大的悶雷,那是蝙蝠鬼人的炸裂。而後他的心口猛的一震,那插進來的同心匕便猛然彈開,仿佛被刺穿的心髒忽然爆出了巨力,將匕直接彈出了體外。

    羅風感覺不到傷口,他只感覺到渾身的痛苦如潮水一般退去,而退去的方向也正是被匕刺穿的那一個地方。

    仿佛巨大的洪水找到了泄洪口,所有的洪水與壓力,都在一瞬間朝著那一道口子涌去,瘋狂的泄出,直接傾泄一空。

    羅風可以感覺到,身體在縮小,痛苦和折磨正在消失,他的手腳,他的眼楮,一切都在恢復正常,而那力量,那感覺,卻又如此的耳目一新。

    羅風自己的身體,他自己當然清楚得很,他的力量,他的度,他的極限,本來早已清楚。只是一場巨大而且摧毀一切的痛苦到來,他完全對身體失去了感知和控制,可當痛苦消退,身體的控制重新回到身上時,那一切又極為陌生。

    這種強度,簡直匪夷所思!

    羅風沒有動,他只是站在了原地,感受著自己的身體,時不時還出嘿嘿的傻笑。

    成功了!

    羅風狠狠的喘出一口氣來。

    血聖殿已經空了,那一只蝙蝠鬼人已經消失,羅風知道,它與自己融合到了一起,完成了第三次的死靈化巫儀式。

    至于地上的魔法陣,不但還在,而且還鋪上了一層黑幽幽的不明物質,輕輕冒著青煙,像是剛剛熄火的灶台一樣。大概是蝙蝠鬼人轉化為能量之後,身體湮滅時留下的殘渣。

    羅風不用變身也可以知道,巫化變身之後的樣子,應該是沒有變化的。只是那戰斗力,恐怕比之前提升了四倍有余吧。現在的羅風,一旦展開巫化變身,就是和俄耳休斯來一場正面近戰的對轟,那也是絕對不用落下風的存在啊。

    果然是質變啊,羅風感嘆著。

    不過羅風依舊沒有停下晉級的腳步,死靈化巫儀式成功了,羅風的實力提升了,那自然而然就要對亡靈生物僕從也做出提升來。

    羅風騎著火焰骷髏馬,簡單而粗暴的沖破了猛獸樂園,魔地蟲什麼的,早已經沒有資格擋在他的面前了。

    羅風的目標很簡單,直指高級亡靈生物區域的尸妖領地,當然不是尸妖和大尸妖了,而是更高一級的荊棘尸妖!

    荊棘尸妖,二十六級亡靈生物,和蝙蝠鬼人在一個級別上,當然從戰斗力上和蝙蝠鬼人無法比,但它是遠程攻擊手,是大尸妖的強力進化版,攻擊距離更遠,當然作用也是不小了。

    而且荊棘尸妖的攻擊已經做出了改變,它的骨刺標槍不再單調,而是在前端的尖刺上長出了倒鉤。那密密麻麻的倒鉤,仿若一個布滿荊棘的鐵刺頭,看著就駭人。

    如果說,大尸妖的骨刺標槍可以捅穿對手,刺出一個洞來。

    那麼荊棘尸妖的骨刺標槍就絕對可以在捅穿對手的同時,挖出一個血淋淋的洞來,不用懷疑倒鉤的殺傷力,那絕對可以很輕松的剮出一大塊肉來。

    雖然僅僅提高了一個等級,但荊棘尸妖的作用和殺傷力就明顯強得多了。

    所以了,荊棘尸妖對現在的羅風來說,還是很具備影響力的亡靈生物。

    不過嘛,羅風奴役荊棘尸妖,卻又不是單單為了作為僕從使用。

    二十六級亡靈生物的荊棘尸妖,和蝙蝠鬼人同級,正是最好的獻祭物品,羅風準備用荊棘尸妖的犧牲,來換取大量的蝙蝠鬼人。

    畢竟蝙蝠鬼人在犧牲一只完成死靈化巫之後,已經僅僅剩下五只了,這樣的數量,距離真正的空中部隊還差得太遠,而且明顯也無力控制領空。羅風當然不能接受了,所以他的目標就是荊棘尸妖。未完待續……R1292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