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三百零二章 十字聖架

第三百零二章 十字聖架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淡金色的靈魂之火在黑武士王的頭顱之中閃爍,黑色的大劍上劍氣沸騰,遠比黑武士更強,更具威力。(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無彈窗小說網】

    俄耳休斯一路沖了回來,正好對上大步流星邁來的黑武士王。

    俄耳休斯的眼神一凶,手中的騎士劍已經劃出一道白芒,直沖黑武士王的頭盔。

    黑武士王速度不停,手中的黑色重劍亦是揚起,同樣直刺俄耳休斯的心髒要害。

    雙方在場地中間的位置相遇,一相遇便是全力以赴的大戰。

    俄耳休斯的白色劍氣如白虹貫日,黑武士王的黑色劍氣仿佛地獄黑幕,彼此凶悍的相撞,相擊,不停轟擊之間,黑白相間交雜,瘋狂的糾結起來。

    羅風抓緊機會,吟唱的聲音更急。

    兩只黑武士和一只大尸妖更是瘋狂的攻擊不休,把米諾斯的封印之書的防御圈轟得連連動蕩。

    獅鷲尖嘯,雪麗的臉色沉重,她在獅鷲的背上已經顯得有點急躁了。

    俄耳休斯的強大讓她很意外,在這樣的情況下,居然還是讓他脫離了出去,雖然也有米諾斯的光明魔法的輔助,但是以惡靈和獅鷲的實力,居然沒能在圍攻之下,先將俄耳休斯擊傷,已足見俄耳休斯的恐怖實力。

    更重要的是,獅鷲變身雖強,可畢竟還是有時間限制的。拖得越久,雪麗便越是緊張。

    獅鷲在雪麗的控制之下,大聲尖叫之中,直沖俄耳休斯。

    俄耳休斯也是急了,一直掛著微笑的臉色也已經收了起來,他在惡靈和獅鷲的攻擊之下雖然沒有吃虧,可那也是險之又險的抵擋住了而已。如果不能盡快擺脫這樣的局面。那優勢所在,豈不是一直掌握在羅風的手中。

    俄耳休斯不但是想勝,更想要的是。以絕對和強大的優勢大勝!

    他所想要的是光明學院的尊榮,光明學院不可違背。不可反抗的絕對強勢。他要將這樣的強大,這樣的陰影,烙在每一個奧沃克學院的學生的心中。而這樣的陰影和強大,自然需要俄耳休斯的完勝作為最根本的依據。

    不但是要勝,而必須是碾壓對手的完勝。

    如果俄耳休斯只能以一線之差擊敗羅風,那縱然強大,卻又何談陰影呢?

    所以了,俄耳休斯不但要勝。而且還要大勝,要完勝!

    而在這樣的要求之下,卻在開戰之初,叫羅風和雪麗一直佔據著優勢和場上局面的主動權。雖然,俄耳休斯深深知道,羅風的優勢不過就是曇花一現,他當然自信自己和米諾斯可以獲得最後的勝利,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可是這樣的局面下去,如何叫奧沃克學院的人明白,光明學院是不可戰勝的。光明聖教廷是不可戰勝的。

    不行!

    必須逆轉這一點,哪怕僅僅是賽場上的一點點優勢,亦不能讓羅風這一個亡靈魔法師所把握。

    俄耳休斯的眼神一厲。身上的光明斗氣更是爆起,仿佛一支放出萬丈白芒的白色火炬一般。騎士劍在他的手中震蕩,一圈圈的白色劍氣如無盡的海濤一樣。

    獅鷲攻到,卻叫俄耳休斯的一劍抗退,雪麗的臉色一變,魔法棒之前的雷電轟然炸下!

    面對獅鷲的一對爪子,俄耳休斯只需一劍,而面對雪麗的雷擊卻也僅僅需要一劍。那沖天而起的白色劍氣破空,不但沖破了雪麗的雷電。更是直接轟向了獅鷲和雪麗。

    白虹如柱,犀利無匹!

    雪麗是毫無辦法。她是一個身體孱弱的魔法師,面對這樣的攻擊。本身就是毫無辦法。如果不是因為獅鷲,雪麗恐怕絕對不會在這樣的距離下面對俄耳休斯的。但既然有了獅鷲,便也不可能真的被俄耳休斯以一劍擊潰。

    獅鷲大吼,翅膀大張之後,飛揚而起的它,將雪麗完全保護在了後面,而鷹啄的嘴巴激起威能,狠狠的一擊啄下。

    白色劍氣和獅鷲狠狠的撞擊到了一起,如在空中炸開一個煙火一般,璀璨耀眼。

    獅鷲在尖叫聲中,翅膀飛舞著,重新飛上了半空。

    它擋下了俄耳休斯的劍擊,卻沒能完全抗住巨大的能量,所以只能高飛而起,化解了沖力。

    好強!

    雪麗緊緊皺起了眉頭,俄耳休斯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居然越發的強大了。經歷了光明戰歌、光明之爭兩招光明魔法的增幅之後,俄耳休斯的力量居然有了第三次的飛躍。而這一次,卻不是來自米諾斯的光明魔法增幅,而是俄耳休斯自身忽然爆發出來的力量。

    怎麼回事?雪麗緊張的盯著俄耳休斯直看。

    而此時,黑武士王趁著俄耳休斯擊退獅鷲之後,搶步而上,黑色重劍瘋狂的轟擊已經到了。

    黑色的劍氣不停的轟擊,白色的光明斗氣頓時產生了破綻,既失先機,便也失去了接下來的一連串的攻擊態勢。

    黑武士王佔住了攻擊的優勢,便完全放棄了防守,全力的壓上。

    俄耳休斯那爆漲的力量卻再一次瘋狂涌起,白色光明斗氣仿佛在一瞬間受到了補充,剎那穩定了下來。而俄耳休斯也是不甘示弱,同樣以瘋狂的攻勢打了回去。

    黑武士王和俄耳休斯,彼此瞬間交換了數擊,每一擊都是全力以赴的攻擊,每一擊都是毫不防守的肉搏。

    雙方的交戰之烈,瞬間讓所有觀眾緊緊揪起了心髒。

    當然了,緊張不了多久,因為瞬間就分出了勝負。

    是的,勝負只在瞬間!

    勝負即分,同時竟也分出了生死!

    俄耳休斯勝了,他的白色劍氣在極短的時間內將所有的能量都擊到了黑武士王的黑色鎧甲之上,仿佛雨打芭蕉葉一般,那還得是在暴雨的打擊之下。

    黑武士王的黑色鎧甲瞬間出現了無數的白點,連反應都來不及了,白色的一點點瞬間連成了一片,白色的斑塊將黑色的鎧甲佔據。直把一身幽黑的黑武士王變成了蒼白的白色。然後,瞬間破裂!

    白色的劍氣就這樣感染了黑色鎧甲,然後劍氣破碎。騎士劍一掃而入。

    黑武士王的劍擊雖然凶悍,但在俄耳休斯的面前卻在力量上被徹底壓制住了。所以它的攻擊要麼無效,要麼被阻擋,完全擋不住俄耳休斯的攻擊。但反過來,俄耳休斯的攻擊卻在忽然一瞬間的力量大漲,直接將它的黑色鎧甲掀翻。

    黑武士王很厲害,它攻守平衡,它速度和力量兼備,但和黑武士一樣。它也有一樣的破綻。

    黑色的鎧甲就是黑武士王的一切防御所在,一旦黑色鎧甲被突破,那鎧甲之下的尸體,在俄耳休斯這樣層次的人的面前,就如同一張紙一樣可以輕易撕碎,仿佛一個嬰兒一樣脆弱。

    在碎裂的聲音之下,黑色鎧甲被破,而隨後的黑武士王亦是在同一時間,被俄耳休斯撕成碎片。

    那是何等慘烈的狀態,讓所有人都瞠目結舌。膽子小一點的人,甚至都緊緊閉起了眼楮,不敢再看。至于一些女同學。那更是尖叫聲此起彼伏了。

    俄耳休斯的劍氣洞穿了黑色鎧甲,隨即反手一插,拋卻了能量的攻擊,直接用騎士劍本身惡狠狠的捅入了黑武士王的身體。然後全力的光明斗氣注入,白色劍氣從里面爆發出來。那場面就可想而知了。

    黑武士王死了!

    俄耳休斯一下突破了黑武士王的尸體,直沖羅風。

    觀眾們只覺眼皮直跳,黑武士王啊,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級別的亡靈武士,但無疑比黑武士更強吧。想當初面對烏瑞提洛的時候,黑武士也是不落下風啊。可如今更強的黑武士王。居然讓俄耳休斯在短時間內擊殺,這可就驚人了。

    至于知道的人。那更是驚呆了。

    那可是黑武士王啊,飛佔、秋尋等人一直對羅風奴役了黑武士王深感不甘和不敢相信,可如今不過剛一開戰,居然叫俄耳休斯這樣滅殺,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不敢相信,難以接受的災難啊。

    當然了,這不是為了羅風。而是連黑武士都沒有奴役的他們,親眼看見黑武士王被俄耳休斯滅掉,那感覺當然極為不好受了。

    骸亞在這個時候,都忽然覺得自己輸給羅風不冤了。

    以俄耳休斯現在表現出來的戰斗力來看,其攻擊力已經超過了他的熔鐵長槍,其防御力更是高的可怕,畢竟還米諾斯連著兩道光明魔法的增幅輔助。這樣的俄耳休斯,骸亞不得不承認,他贏不了。

    所以了,羅風勝了他,他不得不服,而如今看這樣的決賽,他才知道,決賽的兩個對手,似乎哪一個都不是他可以勝的。起碼現在的他不能,但將來就不一定了。

    骸亞的眼神也是一沉,那些喪氣和灰心已經全部遠去,他知道是自己還不夠強,所以他需要更強!

    不論如何,這樣的場景,讓所有觀賽的人就是一跳。

    光明學院的人當然是大喜,縱然是烏瑞提洛在震驚俄耳休斯所表現出來的戰斗力心驚之外,那也是驚喜的。對于他們來說,光明的榮耀是高于一切的。

    至于奧沃克學院的人,那當然都是眼前一黑,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一般的痛苦。

    雪麗因為距離較近,卻是一眼看見了真相。

    要知道,已經和俄耳休斯交鋒數擊,在獅鷲的反饋之下,雪麗對于俄耳休斯的力量和殺傷力早已經是心里有底了。如今的俄耳休斯,卻陡然大爆發,其殺傷力遠遠超出了之前,雪麗當然知道,一定是有什麼不一樣的東西才對。

    等黑武士王和俄耳休斯劇烈的交鋒之下,她更是眼都不眨一下,死死盯住了俄耳休斯。

    然後,她終于發現了。

    就在俄耳休斯的脖子下,胸口上,有一個濃烈刺眼的白芒發光體,很隱蔽,也很小,但那一個十字架形狀的東西還是很明顯的,是一個魔法器!

    十字架形態的魔法器!

    其實想一想也是正常。米諾斯擁有魔法杖和封印之書兩個魔法器,這可都不是凡物,而是兩個極為優秀的光明系魔法器啊。作為和米諾斯這一個光明祭師第一人平起平坐的俄耳休斯。作為光明騎士第一人,擁有和米諾斯一樣的兩件魔法器。那基本也是正常的。

    更何況,俄耳休斯所擁有的騎士劍,縱然比別人的騎士劍要特殊一些,更好一些,但也不過就是光明騎士都能夠擁有的常規魔法器而已,還算不上特別的照顧和優勢。

    所以了,再有一件魔法器算是極為正常的,要是沒有那才是不正常呢!

    而只有俄耳休斯自己知道。他極為有信心,知道自己必定可以一勝,就因為他擁有這一件由光明聖教廷直接頒發的魔法器,十字聖架!

    “十字架的魔法器,項鏈樣式,就掛在脖子上,具體功能未知,但起碼能夠大幅度增加他的力量。不過看起來,應該只有一瞬間。”雪麗坐在獅鷲之上,特意飛低了一些。並高聲喊了出來。

    俄耳休斯不得不承認,雪麗這一個本來看著不起眼的雷系魔法師,居然也是頗為棘手和難以應付。

    一方面。獅鷲的戰斗力很高,變身的時間居然也延續得很長,這讓雪麗的作用和戰斗力直線大漲。而另一方面,佔據空中優勢的她,居然眼神很厲。

    因為雪麗看出來了,俄耳休斯忽然爆發的戰斗力是一下一下的。先是俄耳休斯強力擊退了獅鷲,而後讓黑武士王一陣猛攻,然後又是爆發,將黑武士王一下殺死!這一個期間。十字架的形態的魔法器,光芒四散。足以證明俄耳休斯所爆發的力量不是持續性的,哪怕時間很短。但還是有一個沒有增幅的空隙可供利用。

    羅風沒有反應,或者說,他一直以來都在全力的吟唱之中,專心的施展著亡靈魔法,根本不管戰局怎麼樣了。雪麗的提示他不管,黑武士王的死亡他也是不管,完全沉靜在自己的魔法施展之中。

    雪麗了解羅風,所以她知道羅風已經知道了。

    獅鷲再起,雪麗伏在獅鷲之上,手中的魔法棒再次亮起藍色刺眼的雷霆之力,她要再一次阻攔俄耳休斯的前進,她要讓俄耳休斯和米諾斯各自為戰,絕對不讓他們兩個人合到了一起。

    若是以前,雪麗也許會心中忐忑,會心中不安,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能力做好,也不敢給自己太多的信心,只害怕拖累了羅風。可是如今,她已然不同。

    與羅風聯手比賽的場次雖然少,但是一場接一場的勝利,一場接一場的完勝,眼見著羅風頂在前面,以強悍到讓人目瞪口呆的戰斗力解決一個又一個的對手,雪麗受到了感染,也受到了羅風巨大的戰術風格的影響。所以了,她知道,她不能讓自己一直這樣軟弱下去。

    更何況,休賽期里面,羅風很努力,而雪麗也沒有放松過自己。

    在每一個休賽期里,阿長成為了雪麗最好的練習對手。練習的就是和武士的近戰糾纏,就是戰斗中的反應和堅韌,而這些東西,卻也是阿長所擅長的。

    所以了,雪麗的進步極大,她的進步不是級別上的晉級,可卻又是實實際際的。

    這是戰斗的韌性,這是心理上的強大!

    要不然,以前的雪麗只能是在獅鷲身上,直接飛上天空,然後以全力的一招雷霆降世,用全力一擊來攻擊敵人。而現在,雪麗已經可以坐在獅鷲上面,以冷靜的心態和控制,充分發揮獅鷲的近戰能力和戰斗力。這就實力的體現。

    所以了,在這樣的強大自信里面,雪麗直沖俄耳休斯而去,盡管這樣的沖擊在別人看來,實在是凶險之極的拼命。

    俄耳休斯可是剛剛以強悍的優勢將黑武士王撕成了碎片啊!

    面對這樣的對手,雪麗的沖鋒很具備膽量,也很有勇氣,但所有人卻都沒有人看好她。

    芊華又是不滿道︰“又要靠女人,還得靠女人,哼哼。”

    一邊的秋尋沒有回應,她只是緊緊皺起了眉頭。黑武士王死了,哪怕羅風還有一只黑武士王,面對這樣的俄耳休斯,黑武士王恐怕作用都有限了。更何況,羅風還能有一只黑武士王嗎?

    成功奴役一只就很好了,難道還能有第二只嗎。

    雪麗騎著獅鷲迅猛的沖到,俄耳休斯胸口的十字架的白光如芒,刺眼的亮起,特別是正面沖來的雪麗,她更是看得清清楚楚,但雪麗沒有退縮。

    只可惜,正如眾人所意料的一樣。

    俄耳休斯的騎士劍直沖,白色的斗氣不停的爆發,獅鷲的一對爪子已經攔不住俄耳休斯的劍氣,它只能困頓于防守之中,在俄耳休斯的層層推進之中,不停的後撤。

    雪麗的雷擊固然有力,但面對這樣的俄耳休斯,卻也一樣很無力。

    實力決定了一切。

    所以,俄耳休斯的一劍命中獅鷲的左肋。

    鮮血濺出,一道長長的傷口在獅鷲的左邊被割出,應該是割中了動脈,所以只一下,鮮血瘋狂的 射出來。

    若不是獅鷲閃得更快一些,恐怕這一擊,足以將獅鷲重創。

    但就是這樣的一擊,就已經讓獅鷲撤退了。

    獅鷲嗷的一聲,奶聲奶氣的大叫了起來,黑溜溜的一對眼珠子溢出了絲絲的淚水。它惡狠狠的盯了俄耳休斯一眼,卻如同火燒屁股一樣的跑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