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九十章 激烈內戰

第二百九十章 激烈內戰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轟然炸響中,獅鷲昂首飛上了半空,骸亞卻猛的一退。(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全文字閱讀】

    一連退後三、四步之後,骸亞才勉強停住了身形,氣息也是一時紊亂之後,才堪堪平息下來的。

    獅鷲的力量之巨,借著飛天之後的俯沖之勢,那更是龐大到了極點。骸亞根本抗不住這一股巨力,縱然以長槍擋住,卻依舊叫獅鷲一個俯沖打得一陣氣血不穩,一連大退幾步,才堪堪剎住身形。

    不過嘛,骸亞沒有急躁,反而是微微一笑。

    他賭對了!

    小獅鷲催化之後的成年體,還遠遠達不到真正獅鷲的高度和戰斗力,別說要擁有真正獅鷲的三、四成戰斗力了,恐怕就連一、二成的戰斗力都不見得能有。

    其實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真要是一只真正的成年獅鷲,那還用打嗎?直接叫出來就碾壓一切敵人了!

    在目前<無-錯>這樣的境界了,學生們最頂級的水平也就是第三階段的職業者,不是大魔法師,就是大武士,還真沒有面對一只成年高級魔獸的能力。縱然是俄耳休斯和米諾斯,在面對真正獅鷲的時候,也照樣很無力。

    所以了,雪麗的小獅鷲不可能真正擁有成年獅鷲的戰力,這基本是可以確定的必然事實,唯一的問題只是,它可以擁有真正成年獅鷲多少成的戰斗力而已。

    骸亞所賭的,自然也就是這樣的成色不高了。

    現在來看,眼前的獅鷲縱然可怕,戰斗力還要高出骸亞一點點。但畢竟還在可以僵持的境界里。

    骸亞暗自松了一口氣之余。手中長槍一個頓地之後。借著反沖之力,人已經重新向前。

    獅鷲也不留情,半空一個盤旋之後,已經重新沖了下來,一對前爪已經完全的伸展出來,直奔骸亞的腦袋。

    而這時,羅風的吟唱一頓,已經完成!

    黑光騰起。煙霧狀一般的從地面升騰,化為一個小小的黑幕,便見兩只馬形的亡靈生物豁然昂首而出。那燃燒著淡紅色冷焰的馬蹄搶先邁步出來,然後便是高昂的馬首,碧綠色的眼光之後是跳躍的靈魂之火。

    兩只火焰骷髏馬,這就是羅風首次的亡靈召喚。

    羅風的亡靈召喚的施法速度極快,這也是骸亞早有預料的事情了。相比于其他的亡靈魔法師,魔武雙修的羅風自有魔武雙修的節奏,他的分段式亡靈召喚雖然是每一次召喚的亡靈生物的數量不多,卻勝在速度快。效率高,這是羅風獨有優勢。

    而在這個時候。飛佔的亡靈召喚卻依舊在吟唱之中,距離完成還有一定的差距呢,這就足見羅風在這一項能力上的領先和優勢。

    雖然僅僅只有兩只火焰骷髏馬被召喚出來,但領先一步的能力,已讓骸亞大為警惕了。

    單論個人實力,羅風的能力確實要冠絕所有的亡靈魔法師,縱然飛佔一直不服氣,但是骸亞知道,羅風確實更強,更可怕!

    不能再拖了。

    骸亞的眼神一厲,身上的火系斗氣立刻爆發,映照出一片耀眼的紅色如火!

    火斗氣瞬間沖到頂峰,化為一片火海,隨即又涌向了骸亞手中的長槍,熔鐵長槍立刻再次成形。

    一片火海之中,銀槍化為了烙紅的鐵槍,舞動間耀起鋒利的紅芒。

    獅鷲和骸亞再度狠狠的撞擊到了一起,經過了第一次對轟的試探,彼此在第二次的交鋒里面,都瘋狂的涌出了全力。

    骸亞擁有魔法器長槍作為兵器,但獅鷲作為高級魔獸,其利爪鷹啄卻也是堅不可摧的存在,加上它還有空中的飛行優勢,足可壓制骸亞。

    雖然骸亞的熔鐵長槍每一次的揮舞都仿若破碎空間一般,帶起的轟鳴如雷,挾著漫天洶涌的火海卷起半天高,攻擊力之高完全不在俄耳休斯之下。但獅鷲的空中壓制還是很明顯的,它的雙翅迅猛的扇動,四只鋒利堅固的爪子不停和骸亞的長槍互擊,繞著骸亞不停的兜圈子,尋找著每一個空隙。

    骸亞脫不了身。

    這邊,羅風和雪麗第一時間登上了火焰骷髏馬的馬背上。

    雪麗不騎獅鷲,而改由羅風召喚兩只火焰骷髏馬作為坐騎,與骸亞和飛佔來一場正面的地面對決,這就是他們的計劃!

    目前來看,實施得不錯。

    羅風要控制兩只火焰骷髏馬的走位,無法太過的集中精神,所以吟唱的速度微微慢了下來,但依舊沒有停。

    至于雪麗,獅鷲的攻擊根本不需要她的指揮,高級魔獸可不是亡靈生物。亡靈生物沒有多少的智慧,離開主人的指揮極可能完全失去秩序和戰術,但高級魔獸的智慧基本不弱于人,所以獅鷲的戰斗根本就不需要雪麗這個主人的操心。

    加上坐騎有了,還是羅風遙控指揮的,更不關雪麗的事情了。

    所以,雪麗上了火焰骷髏馬的背上,立刻就是急促吟唱起來,專心開始了雷系魔法的施展。

    就目前這樣的架勢來看,骸亞和飛佔落入了絕對的下風,讓人目瞪口呆。

    當然了,有這樣的結果,更多的是雪麗的功勞。

    獅鷲忽然冒出來的攻擊力和戰斗力,讓使用了熔鐵長槍的骸亞都難以對付,那佔據上風也就是自然的事情了。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一直聲名不顯的雪麗,居然還有這樣的能力。雖然這是獅鷲的能力,可獅鷲畢竟是雪麗的魔獸僕從,所代表的自然也是雪麗的實力。

    事實上,骸亞的攻擊力還是要更高,但無奈獅鷲飛得又快又靈活,有時候用爪子抓住他的長槍,還能借力在空中移動呢。換句話說,獅鷲的攻擊是全方位的。可以從頭頂上的四面八方發起攻擊。而且目標直指要害的頭部。在這樣的攻勢之下,骸亞的攻擊力根本無從發揮。

    骸亞就是一頭犀牛,一個沖鋒,只要是地面目標基本都可以摧毀,但面對一只老鷹的攻擊,卻完全是一愁莫展。

    這要是芊華恐怕還要更好一些,因為芊華的金色斗氣畢竟是防御型的,面對獅鷲的多方面迅速攻擊。硬抗就完事了。

    可骸亞不行啊,他的攻擊力出色,但防御力和芊華的金色斗氣還差得遠呢,根本無法硬抗獅鷲的爪擊和啄擊。

    這樣的情況,倒是頗有一些彼此相克的意思了。

    眾人急啊,那更是大恨啊,你們可以克制骸亞,但一進決賽還能克制俄耳休斯嘛?根本不能啊!那你們搗什麼亂啊!

    骸亞其實也急,熔鐵長槍的攻擊力再高,也得打得中對手啊。面對獅鷲這樣在頭上飛來飛去的對手,實在是讓他難受啊。縱然偶爾掃中,那獅鷲堅固的爪子也可以一爪子攔下來,硬踫熔鐵長槍也完全沒有問題的。

    骸亞偷眼一瞧,卻更是郁悶了。

    後面,兩只火焰骷髏馬帶著羅風和雪麗遠遠離開了戰場,這兩個魔法師正雙雙專心的吟唱著呢。

    火焰骷髏馬,羅風在八強的比賽里也有使用過了,其速度和能力,可完全和骷髏馬不在一個檔次里啊,騎著火焰骷髏馬的兩人,基本就確保了安全。

    但不論如何,還得一試啊。

    骸亞忽然一頓,身上的魔獸徽章一閃,一只魔馬出現在了骸亞的面前。

    骸亞可是羅風的老對手了,而骸亞的魔馬,那也是羅風很早就熟悉的對手了啊。

    想當初,奧沃克學院大比的決賽之上,羅風以骷髏馬王為坐騎,骸亞就是以自己的魔獸之馬作為坐騎,兩人便來了一場馬戰。

    結果在馬戰中,魔馬所表現出來的戰斗力居然還是壓了骷髏馬王一頭的,是後來的羅風暴起,還差點兒把骸亞的魔馬坐騎給殺了。但魔獸就是生命力頑強,再加上骸亞的財大氣粗,各種昂貴的補藥不停的砸下,那終身癱瘓的殘疾傷勢,結果也就是讓骸亞的魔馬養了大半年而已。大半年之後,骸亞的魔馬照樣生龍活虎,什麼隱患暗傷都沒有留下。

    從這一點來看,那家族的底蘊可就不是羅風可以比的了。

    骸亞的魔馬,那棕色的毛發,飛舞的馬尾馬須,可都是羅風無比熟悉的東西。

    那魔馬一出,一對黑悠悠的馬眼立刻看見了羅風,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它立刻叫囂一般的長嘶起來。

    當初羅風的坐騎雖然只是骷髏馬王,如今已經是更高級的火焰骷髏馬了,但骸亞的魔馬明顯也是成長了一些,體格雖然沒有多大的變化,但是渾身短毛之下頗有一些肌肉發達,一塊一塊的凸激感。

    這也可以理解,畢竟都是學生,所獲得的魔獸僕從大多都是未成年期,尚有幾分成長的余地。

    更何況還得算上,當初的骸亞等級過低,有點駕御不住魔馬,所以一直處于不太受控制的範圍里。而如今隨著骸亞的等級提升,經驗豐富,他對魔馬的控制已經是毫無破綻了。

    而且骸亞在決賽中輸給了羅風,明顯沒有放棄自己的坐騎,而是花費了更多的功夫來使之成長進化,明顯也是收到了幾分成效的。

    所以如今的魔馬,也和當初的魔馬根本不同了。

    骸亞立刻上了馬背,熔鐵長槍一槍將再次來干擾的獅鷲擋住,他一駕魔馬,便要直沖雪麗。

    只可惜,獅鷲忽然很生氣的一吼,聲音清亮,仿若鷹嘯,直沖雲霄。

    骸亞的魔馬立刻就是雙腿一軟,差點直接一頭扎到地上。

    它放棄了仇人羅風,而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天空,一見天空中耀武揚威的獅鷲,那更是四蹄發麻發軟。

    魔馬根本不受控制的退後了幾步,任骸亞怎麼驅使就是不上前。

    眼前的獅鷲就是一只半調子,骸亞完全不怕,也完全有信心保護住魔馬不受攻擊,但魔馬可不知道啊,這樣明晃晃的高級魔獸就在眼前。這讓它無法有任何的抵抗之心。它還沒有直接四蹄下跪。也就是算骸亞的精神控制力高明了。

    此時,雪麗的魔法好了,最低級但施法速度最快的電擊術爆射出來,直沖骸亞。

    骸亞一個橫槍,火海席卷,長槍如柱的擊了出去。

    本來嘛,坐下魔馬也跟著一個短距離沖刺,將沖力傳遞到了槍尖。使骸亞的槍擊威力更大一些。但無奈獅鷲掐準時機又是一叫,魔馬直接嚇了一跳,腳下一軟,合擊的力道頓時沒了。

    結果就變成了骸亞一個人的出手,還得倉促的調整角度,才堪堪擋住雷擊之力。

    如果是完美的一擊,那麼骸亞完全可以輕松的擋下這一擊,可是魔馬先退縮了,不但沒有幫忙,反而拖累了骸亞。讓骸亞一擊的威力下降一多半。

    雷擊打實,火焰中電光四散。藍色雷光和紅色火芒四處暉映,一通猛烈的 里啪啦作響。

    骸亞還是抗住了,哪怕是出了名攻擊力高的雷系魔法師,在這樣倉促之下,骸亞還是擋住了這一擊。

    不得不說,熔鐵長槍的威力之大,確實驚人。

    那雷力打上去,就如同打中了一根不可摧毀的絕緣體一樣,只得在揮擊的巨力中被擊退。

    獅鷲趁機再來,讓骸亞要擺脫獅鷲找雪麗的麻煩的計劃,徹底失敗了。

    而此時,羅風和飛佔的魔法都好了。

    都是亡靈召喚!

    飛佔所施展的當然是完整版的亡靈召喚了,這也是亡靈魔法師在團戰之中的慣例了,倚靠戰友爭取時間,讓自己擁有最佳時間完成一次亡靈召喚,而隨著大量的亡靈生物僕從的出場,便可以一下扭轉戰局。

    飛佔貫徹了這一點戰術,而奇特的是羅風和雪麗一直在和骸亞周旋,居然完全沒有打斷對方的意思。

    當然了,也可以說是骸亞的強大,讓羅風和雪麗騰不出手來攻擊飛佔,畢竟獅鷲能夠拖住骸亞的攻擊,就已經讓人很意外了。

    不過嘛,結果如何,還得看亡靈召喚的能力。

    飛佔這邊,是一個巨大的黑色光幕騰起,看這個意思,數量絕對少不了。

    飛佔的亡靈召喚和秋尋明顯不同了,秋尋的選擇是多,多種多樣多配合,這樣可以有更多的戰術選擇,至于飛佔的選擇,卻是少而精了!

    二十五只尸武士!

    單從召喚數量來看,秋尋和飛佔在一個水平線上,實力上大致也類似,但如果算上幽靈作為王牌的話,秋尋會更強一點,但除此之外,兩人並無明顯的差距。秋尋召喚了很多,但飛佔卻選擇把所有能力都集中到了尸武士的身上。

    只有一種尸武士,雖然在戰術變化上不足,但尸武士絕對是同級亡靈生物之中最為出色的戰士,戰斗力最強,攻守兼顧平衡,更沒有明顯的破綻。

    看來,亡聯的作用確實巨大啊。

    本來嘛,飛佔的級別是低于羅風的,甚至根本不足以奴役骨武士的,更別說更高級的尸武士了。而如今,短短時間里,飛佔追上來了,成為了確確實實的一級大魔法師,一口氣召喚了二十五只的尸武士。這是亡聯建立之後,利用眾多亡靈魔法師的集合,才讓飛佔輕易的實力大進。

    觀眾們也大松了一口氣。

    羅風是第一個使用尸武士的亡靈魔法師,當初冷酷強悍的尸武士給人無比深刻的記憶和印象,但是後來,秋尋也用,飛佔也有,這就充分證明了羅風雖強,但畢竟還是有競爭對手的嘛。

    如今,尸武士面對尸武士,必然是一場激烈的對攻之戰。

    而飛佔一下召喚出二十五只尸武士來,應該可以扭轉局面,將骸亞從一直被動的狀態中解放出來了。

    另一邊,同時完成亡靈召喚的羅風,其局面就小很多了。

    騰起的黑光很濃厚,但是不大,也不多,區區兩個人形的位置在羅風和雪麗的身前凝聚成形,黑煙一升空,兩只人型便在步伐聲中邁了出來。

    很顯然,這是兩只人型的亡靈召喚。

    難道羅風僅僅召喚了兩只尸武士!

    像!

    很像啊。

    因為腳步聲就很像,都是一身鎧甲的厚重步伐,一下一下的走出來,每一步都伴隨著鎧甲之音,而且從騰起的黑幕中可以看出來,高度體型什麼的,和尸武士也類似啊。

    兩只尸武士,面對二十五只的尸武士,這樣的局面難道還不夠明顯。

    眾人終于放松了,看來骸亞和飛佔終于不負眾望,可以挺進決賽了嘛。

    然後,黑光散去,留下了兩只同樣黑色的亡靈武士。

    眾人頓時覺得眼楮花了,怎麼尸武士黑了?變了顏色?難道施法錯誤,讓黑光粘到了尸武士的身上?這怎麼可能啊!

    片刻的安靜,之後便是大嘩。

    雖然外表上一樣,但終究還是不同的,起碼黑武士的威風和霸氣,就遠遠不是尸武士可以比擬的。

    黑色的鎧甲,黑色的大劍,沒有面目五官的頭盔之下,兩點碧綠色的眼光幽深發亮,極亮。

    相比于骨武士和尸武士的白骨材質,黑武士那黑色的,深沉的,不明材質的鎧甲和大劍,明顯就是更高級,更高檔的東西。

    “黑武士!”飛佔一咬牙,臉色很難看。

    飛佔其實也不算太意外,畢竟羅風在沉睡園地大鬧了一通,且不說收獲如何,但起碼擁有黑武士才擁有大鬧沉睡園地的資格吧。

    不過縱然心里知道了,可真正面對的時候,總是那樣的不能忍。

    這個人,為什麼任何時候都是先走一步!為什麼總是第一個使用新的亡靈生物!(未完待續……)

    第二百九十章激烈內戰︰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