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八十九章 再一次對決

第二百八十九章 再一次對決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點,我倒沒有異議。(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埃里斯克卻意外的沒有多說,而是直接給了米諾斯一個眼色。

    米諾斯是下一代最有天賦的光明祭師,將來他的未來,他的地位,當然要遠遠高于埃里斯克,但那是將來。而在現在,埃里斯克既然是帶隊的導師,米諾斯就不能不尊重他的意見,更何況局面如此,真要不放,眼前就是一場自己這邊完全不佔優勢的大亂斗了。

    米諾斯雖然不太明白埃里斯克的意思,但他又不得不听從,他眼楮一轉,又笑道︰“還不知道秋尋同學的亡靈生物是什麼呢?封印之書也不知道會不會傷害到它。”

    雖然知道米諾斯的說法多是借口,目的也只是為了打探自己的虛實底細,但秋尋為了要回幽靈,卻也顧不得太多,更何況比賽輸都輸了,也再沒有保密的必要了。

    秋尋淡淡道︰“不過就是一只幽靈而已。”

    幽靈!

    這話一出,很多懂行的人都是臉色一變。

    而懂得亡靈生物的人,要不就是亡靈魔法師,要不就是視亡靈魔法師為最大敵人,一直苦心研究的光明祭師了。

    米諾斯當然知道幽靈是什麼東西,他只是一時想不到,而秋尋一說他再回想一下,就可以確定是幽靈無疑了。

    米諾斯嘆氣道︰“原來是幽靈,難怪我覺得背後一陣冰冷之後,渾身的體力和魔力就迅速的吸走了。原來是幽靈啊!據傳聞,幽靈可是亡靈生物之中無等級的特殊存在,還能隱身。還遇見很那,而要奴役那更是難上加難,沒想到秋尋同學居然能有一只幽靈,實在是佩服。”

    米諾斯的話里有話,充滿了挑撥的味道。

    而一眾同學一听,卻多是驚訝佩服崇拜,紛紛望向了秋尋。

    那飛佔的臉色卻也是一變再變。居然是幽靈,他居然一直沒有想到。可恨啊!

    更可恨的就是,如此珍貴的亡靈生物,居然是羅風第一個得到了,而最最可恨的。秋尋借機居然從羅風身上也獲得了幽靈,那更是完全壓倒了自己啊。

    飛佔的臉色黑如鍋底,而秋尋卻是道︰“既然知道了,還不放嗎?”

    “當然要放。”米諾斯微微一笑,果然從古至今都是一樣的,以前的死靈巫師多有內斗內訌,現在的亡靈魔法師也是彼此不服,一盤散沙而已。

    封印之書重新打開,一陣白光閃起。如同吹氣球一樣漲大了起來,隨後一只幽靈唰一下從封印之書的背後遁了出來。

    幽靈一出,根本不敢停留。而是淒淒慘慘的飄回了秋尋的身邊。

    秋尋趕緊用魔獸徽章一收,將幽靈收了起來。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飛佔還是微微看見了幽靈的姿態,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啊,眼楮都瞪紅了。

    其中的同學們只見一個淡淡的影子劃過,又在秋尋的身邊消失了。頓時又是陣陣的驚嘆。

    米諾斯搖頭笑道︰“封印之書畢竟是光明魔法器,天然對亡靈生物有克制作用。勢必傷害到了它,這是無法控制的。”

    米諾斯說得很誠懇,但誰又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呢,反正幽靈遭到了重創,就剩最後一口氣的樣子了,但哪怕對方是故意的,秋尋也唯有咽下這一口氣!

    埃里斯克笑了笑,說道︰“好了,既然第一場比賽結束,第二場四強賽就開始吧。”

    說完,埃里斯克的眼神若有若無的飄到了秋尋的身上。

    本來情緒凶猛的眾人,一听這話,立刻就是一片情緒低落,因為他們輸掉了第一場比賽,俄耳休斯和米諾斯挺進了決賽,而第二場比賽則是一場內戰,勝負之分已經不重要,實在是牽動不了奧沃克學院的同學們的心啊。

    他們唯一的指望,就是挺進決賽的那一支隊伍,要把俄耳休斯和米諾斯干掉,可千萬不能讓光明學院的隊伍在奧沃克學院這里登頂啊。

    可是一些悲觀的同學們已經認為沒有希望了,他們甚至不敢繼續留在場內觀看第二場比賽,而是選擇了退場,只等結果出來而已。

    要知道,雖然芊華和秋尋貢獻了一場華麗精彩的比賽,但從比賽一開始,俄耳休斯和米諾斯都把握著場上的主動權和優勢。大家都看出來了,這一支號稱光明學院第一的隊伍,確實很強,擁有第一光明騎士和第一光明祭師的他們,根本就沒有破綻!

    米諾斯之強,可攻可守,還可以提供強悍的增幅輔助魔法。俄耳休斯之強,基本上可以說是近戰中無敵的存在,芊華使出了金色斗氣,卻依舊沒能在俄耳休斯身上佔到便宜,足見其優勢之大。

    骸亞的熔鐵長槍或許可以和俄耳休斯一戰,但飛佔恐怕不是米諾斯的對手。至于羅風和雪麗這一個雙魔法師的奇葩陣容,還是不要說了吧。

    但無論如何,比賽總是要繼續的。

    本來僵持的氣氛漸漸散失,所有人都不情不願的下了場。

    要是可以來一場大亂斗,靠著人多勢眾的優勢,直接把俄耳休斯和米諾斯干掉,那得多好啊。

    但畢竟都是魔法師和武士,誰人心中都有榮譽與榮耀,還真沒有辦法撕下臉皮來耍賴。

    埃里斯克下場之後,只是眼神還是似有似無的看向了秋尋,但除了羅風,卻根本無人察覺。

    很明顯,埃里斯克就是來找當初的羅風的,只可惜他認得巫化後的羅風,卻無法認得羅風的真面目,而巫化變身的變化巨大,根本無法借此推測出羅風的樣子,甚至連是男是女都很難確認。埃里斯克只能通過當初和羅風動手時的經驗、技巧、戰斗風格等等方面來推斷羅風到底是誰。

    所以了。埃里斯克只能將每一個強大的亡靈魔法師都好好的打量和觀察一遍。

    神罰典中顯示,羅風就在奧沃克學院之中,而且羅風的級別不可能是導師級人物。那麼就一定是學生了。而這樣強大的學生,又是亡靈魔法系的人,在本次大賽中出場幾乎就是必然的!

    埃里斯克可是身負秘密任務而來,勢必要找到這一個人才是。所以他才故意出現,讓米諾斯返還秋尋的亡靈生物,一方面是方便近距離觀察,另一方面則是趁機先拉一些交情。表達一些善意。當初在魔獸森林中的死靈巫師,級別雖然低下。但還是很有利用價值的,要好好的利用。

    雖然想起這個人曾經殺死了自己的搭檔,那一個和自己感情很好光明祭師,埃里斯克心里就是一陣陣的火大。他也很想殺掉羅風來為自己的搭檔報仇,可是大局為重,他還是得按照計劃來拉攏這個人,這就是他身負的使命。

    羅風可不知道,光明聖教廷居然會放下累累血債,居然還要拉攏自己,這里面的原因,羅風不可能知道,也絕對想不到。但他知道。埃里斯克正在偷偷觀察秋尋,所以他就更肯定,對方是來找自己。所以他只想更小心,絕對不讓對方發現自己!

    只是再小心,卻也不能不打比賽。

    骸亞和飛佔本來就留在了場上,沒有下場,而當羅風和雪麗聯袂登台之時,大家這才後知後覺。發現這是一場宿命一般的對決。

    或許一開始,大家都只是關心與光明學院的隊伍進行的戰斗。從而忽略了一些內戰的意義,畢竟這一場大賽,本身就是兩大學院之間的比拼,內戰什麼的,少了幾分抗擊外辱的氣節,自然不被人看重。

    但是當羅風和骸亞站到了場上,一起面對面的時候,大家才知道,這是一場何等重要的比賽啊。

    當初,奧沃克學院大比之中,骸亞和羅風正是決賽的對手,結果眾所周知的,是羅風力壓骸亞,拿下了學院大比的冠軍,獲得了學院第一巫師的名頭。

    而如今,他們居然又一次的相遇,再一次的對決,又豈能是一場毫無意義的內戰!

    羅風克洛克,名義上的學院第一人,名副其實的亡靈魔法師第一人。

    骸亞思切思,很多人心中的第一人,學生群體中威望無匹的第一武士。

    這樣兩個人的對決,又豈能是風平浪靜,友好切磋的比賽。

    骸亞的名頭要大于羅風,畢竟很多人學生都服骸亞,而在很多時候,骸亞也代表著奧沃克學院,相比于羅風這一個孤僻,不合群的晉級狂人,骸亞明顯從人脈、手段、領導能力上更勝一籌。

    正如同剛剛,光明導師埃里斯克出場了,在己方沒有導師出面的情況下,骸亞就應對得很好,至于羅風,一直就坐在場下,一副完全沒有興趣參與的樣子,讓很多人都暗暗翻了白眼。

    這就是骸亞在學生中有很高的威望,而羅風卻沒有的問題所在了。

    所以了,大部分的人還是更支持骸亞獲得勝利,在決賽中和俄耳休斯他們踫面的。

    雖然,當年的骸亞輸了,但是大家都深深的相信,時隔這麼久以後,還是骸亞要更強一些。而且從實際問題出發,羅風和雪麗這樣的雙魔法師組合,實在是讓人無法放心啊。而相反的,骸亞作為學院第一武士,飛佔作為亡靈魔法師之中數一數二的強者,這樣的組合才讓人信服啊。

    一個武士,一個魔法師,其中那一個魔法師還是群戰之中作用最大的亡靈系,這可謂是最佳組合了!

    當然了,大家也知道,縱然是骸亞和飛佔遇上俄耳休斯和米諾斯,骸亞他們的勝率最多也就是四成而已,但是如果是羅風和雪麗進入了決賽,那恐怕連三成的勝率都沒有了。

    兩害取其輕,所以大家都希望是骸亞勝出,這也可以理解了。

    所以,眾人的目光都不可控制,不約而同的望向了羅風,其中的殷殷期盼那簡直是不說自明的。

    內戰嘛。那就是一場默契比賽,誰更有機會就應該是誰勝出,另一個沒有機會的人應該自覺的讓路才是。羅風和雪麗既然知道自己更弱。對付不了俄耳休斯他們,那當然要放下個人的*,以讓骸亞他們輕松勝利。

    要是真的打起來,骸亞他們就是勝了,恐怕也得傷了元氣,萬一在決賽之前恢復不了,不是讓俄耳休斯和米諾斯佔大便宜了嘛。

    認輸吧!

    這樣的三個字沒有人說出口。但是不用說出口,眾人就已經完全的達成一致意見。並充滿希望的看向了羅風。

    至于事實是不是骸亞要強于羅風,大家都覺得,是的。更何況還要算上兩人的搭檔,雪麗和飛佔一比。明顯還是骸亞和飛佔的組合更完美,更強大啊。

    阿長很不滿,所以他嘿嘿笑道︰“骸亞要是輸了,那可就是兩次敗于羅風之手,恐怕這一輩子都翻不了身了。哈哈。”

    眾人頓時怒目相視,紛紛瞪向了阿長。

    阿長根本不加理會,反而大叫道︰“阿風,不要留手,收拾他們!”

    場上的羅風。並非不知道場下的風波,他只是覺得無所謂,其他人的想法根本就干擾不了羅風的做法。至于認輸,就從來不曾在羅風的生命中出現過。

    羅風淡淡道︰“你知道,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

    對面的骸亞也是點點頭,笑道︰“我知道,初年級的一戰之後,我一定希望再有一戰。現在可以實現,當然也不可能留手!誰也不會留手!”

    羅風一點頭。就象征著比賽開始了。

    四強賽第二場,羅風和雪麗對上骸亞和飛佔。

    相比于奧沃克學院的同學們的傷心,光明學院的人卻也不得不悄然松了一口氣。

    奧沃克學院的人當然要傷心了,因為羅風不留手,骸亞不可能留手,那這就是一場龍爭虎斗啊,打到最後還是讓光明學院佔了便宜,太過分了!

    而至于光明學院的人,他們不是怕骸亞,當然也不怕羅風,可如果他們打一場默契比賽,無疑對他們來說是不公平的。幸好,他們真刀真槍的干完一場之後,那當然在決賽中獲勝就會更容易一些。更何況,這還是了解對手,收集情報的最好時機。

    俄耳休斯和米諾斯都集中了精神,把注意力完全放到了場上。

    場上,飛佔和羅風立刻開始了吟唱,這是兩個亡靈魔法師的比拼。

    骸亞擎出長槍,立刻一個沖步,迎面撞來。

    出奇的是,雪麗毫不猶豫,直接叫出了獅鷲,並且讓其化出了成年的姿態。

    本來嘛,一直都是羅風這一個魔武雙修的人充當著武士的近戰角色,在每一場比賽中和對方的武士角斗在一起。

    但是這一次,羅風居然沒有沖上去當武士,而是當起了魔法師,一副專心吟唱施法的模樣。

    難道是因為骸亞的實力太強,羅風沒有信心和骸亞打近戰了,這當然也是正常的事情,可是羅風不上,難道還能指望雪麗不成?

    骸亞作為一名火系大武士,雖然速度不算優勢,沒法和風武士相比,但是速度卻也不是劣勢啊,起碼比起魔法師的吟唱和準備時間還是要更快一些的。

    骸亞很快沖到了他們身前,至于羅風他們的應對,卻也很快就讓大家恍然大悟了。

    雪麗沒有騎上獅鷲,而是命令著獅鷲向骸亞發起攻擊。

    成年的獅鷲當然也是近戰的恐怖殺手,是任何人無法輕視的存在,但雪麗的獅鷲畢竟是一只幼兒,它長得毛茸茸,圓滾滾的,還愛撒嬌賣萌,實在是非常可愛的小動物一只,讓所有人都下意識忽略了它。哪怕小獅鷲可以臨時化為成年狀態,威風霸氣,一副凶猛無匹的模樣,但因為之前的幼崽可愛狀讓人印象深刻,所以也讓人難以感受到它的殺氣和戰力。

    大家還以為,獅鷲臨時成年後,最大的作用也就是馱著雪麗飛上半空,借機靠近天空雷雲,讓雪麗可以使出雷霆降臨一般的恐怖雷擊。

    如今,雪麗讓獅鷲的出擊,終于讓人明白,看來這一只獅鷲還真是一大王牌!

    骸亞也是心中大驚,腳下不由自主就慢了下來。

    小獅鷲確實很可愛,誰都想上去摸一摸,掐一掐,抱一抱的,但是現在在眾人眼前的,可是一只成年型的獅鷲!

    翱翔的雙翅,凶煞的爪子,銳利的眼楮,還有那閃動著寒光的鷹啄,這是一只真正的成年獅鷲,哪怕它之前是一只小獅鷲變化而來,但此時此刻,骸亞已經忘記了之前的小獅鷲是何等的可愛,而他滿腦子都是獅鷲的恐怖戰斗力。

    獅鷲一個振翅,一飛沖天而起,然後迅速的下墜俯沖,直奔骸亞而來。

    速度快逾閃電!

    哪怕在八強賽之中,面對烏瑞提洛的時候,大家已經見過獅鷲的恐怖超高速度,但此時再見一次,卻依舊震驚,發出了一聲聲尖叫。

    骸亞閃無可閃,惟有將手中的長槍用力的擋了出去。

    老實說,骸亞此時的心里正是七上八下呢。

    獅鷲是什麼?那可是高級魔獸啊,多次在神話中登場的恐怖魔獸。

    一只真正成年的獅鷲,一只戰斗力真處于顛峰狀態的獅鷲,面對骸亞這樣區區第三階段的大武士,基本三、四個照面就可以將骸亞碾殺!

    然而眼前的獅鷲,雖然外表上是成年了,但畢竟還只是一只小獅鷲催化出來的,戰斗力絕對不可能太高,這就是骸亞的一場賭博,賭眼前的獅鷲戰斗力只有真正獅鷲的幾分之一,所以骸亞才有信心一戰。

    如果真是成年獅鷲,骸亞現在早已經落荒而逃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