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八十八章 舊敵

第二百八十八章 舊敵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八十八章舊敵

    熱門小說推薦︰芊華長吁一口氣後,才漸漸平息了心中的悸動,她再怎麼好戰和不服,卻也不得不面對現實。(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如果一定要打下去,除了慘敗,便也別無其他下場了。甚至對于秋尋來說,極可能還會受到重創。芊華自己是強悍的武士,還是防御力超高的土武士,縱然受到攻擊戰敗,受到重傷的可能性也是很低的,但秋尋可是一個身體孱弱的魔法師啊,那是萬萬抗不住的。

    芊華顧忌著秋尋,終究沒有死戰的決心。

    芊華長嘆之後,惟有認輸。

    秋尋卻是上前一步,笑道︰“比賽是我們輸了,但我們的東西,怎麼也應該還了吧。”

    秋尋的語氣很輕松,卻又不容置疑,眼神一掃米諾斯手中的封印之書,意思不說自明。

    烏瑞提洛頓時怒了,一步沖上了場地,拖著疲憊和大傷剛愈的身體沖到了秋尋面前,冷笑道︰“怎麼?暗箭傷人之余,還敢要回什麼!”

    芊華怒道︰“這是比賽,大家各使手段便是,你們若是怕了,就不應該來自找苦吃。”

    烏瑞提洛立刻叫道︰“既然各使手段,那麼賽後又憑什麼討回。”

    秋尋臉色微微一沉,但依舊不變嘴邊的笑容,這里是奧沃克學院,是屬于奧沃克學生的主場,對方長風文學,x就是膽子再大,她絕對不信他們可以帶走屬于自己的幽靈。

    比賽結束了,可是場上卻再次劍拔弩張,氣氛僵硬到了極點。

    撒拓疑惑道︰“怎麼了?”

    撒拓縱然智慧和推理能力都極為出色。但個人實力不行。看不見也感受不到幽靈的存在。所以還一頭霧水呢。

    事實上,大部分的觀眾都是一頭霧水,但不妨礙他們紛紛都怒了,不少人直接跨過了坐席,沖到了場上,和光明學院的人怒目相視。那光明學院前來交流的學生也是不甘示弱,沖到了場上,毫無退縮的對峙起來。

    光明學院的人都是強者。但總共也就是十個人,而且不少人都是身上有傷的,此時面對數百成千人的對峙,場面上當然完全落到了下風。這里的人,論個人實力當然不如他們了,可數量之多,一人出一招都可以將他們完美的淹沒了!

    光明學院的十個學生,縱然是強,卻也沒有強到無視數量優勢,以質量碾壓一切的境界。

    羅風可以說是這其中最為清楚一切的學生了。他淡淡的說道︰“秋尋召喚出來了一只比較特殊的亡靈生物偷襲了米諾斯,可是反被米諾斯用手中的‘書’型魔法師強行封印了。比賽一結束。秋尋要討回她的亡靈生物,看樣子米諾斯不太想給啊。”

    羅風的聲音不低,他不但是為撒拓解釋,也是讓身邊其他的人可以明白發生了什麼。

    听羅風一說,其他人頓時明了。

    這其中,飛佔的臉色就屬于比較奇怪的了!

    如果說之前他還沒有反應過來,那麼米諾斯之後受到攻擊時的狀態,就讓他意識到了問題所在。米諾斯所受到的攻擊,和當初羅風擊敗自己的攻擊,簡直是一模一樣的。

    想當初,飛佔曾經以骷髏鷹的絕對空中優勢,差一點點就擊敗了羅風,就是在最後,羅風以一種不知名的攻擊手段讓飛佔暈倒在地,從而再一次羞辱了飛佔。至今,飛佔都不知道羅風當時所使用的攻擊是什麼,而現在來看,米諾斯所受到的攻擊,卻正是當初羅風所用的。

    可是,這樣的攻擊手段,居然在秋尋的手上發揮了出來,這實在讓飛佔臉色大變。

    “就知道這女人不安分!”飛佔氣得牙癢癢的,但又無可奈何。

    秋尋的強悍和鑽營,讓她可以和羅風達成一些交易,從羅風這一個學院第一巫師身上獲得最大,最多的利益,飛佔不是不知道,而是他學不了。

    反正要飛佔向羅風低頭,並獲得羅風的幫助,飛佔是死也不能接受的。

    而且再怎麼樣,秋尋都算是亡聯的一員了,賽後一定要好好的盤問一下,看一看能不能問出什麼秘密來,畢竟羅風才是他們最大的目標和競爭對手。飛佔心里這樣想著,人也已經沖到了場上。

    光明學院這邊,俄耳休斯和米諾斯為首,烏瑞提洛則成為了“先鋒”,什麼話都是他先說的。

    奧沃克學院這邊,骸亞為首,芊華和秋尋也站在了最前面。

    秋尋嘆道︰“我們技不如人,既然輸了,倒也很干脆的認輸,但你們要借此吞下我的亡靈生物,恐怕不能讓人接受吧。”

    話一落,群情洶涌,人人俱是滿眼的憤怒,一臉的血紅,大有一言不合就要上演群毆大片的意思。

    要知道,秋尋的人氣之高,完全超出了羅風這種有實力,卻不討人喜歡的家伙。

    畢竟她還是學院的十大女神之一,實力又強,人也溫柔善良大方,恩,好吧,起碼從外表上看溫柔善良大方。秋尋的支持者眾多,同時旁邊還有一個號稱第一女子高手,所有女同學的偶像級人物的芊華,那激起來的同仇敵愾,可想而知是多麼的可怕。

    俄耳休斯的笑容有點僵掉了,他確實有點想不到。

    一方面,他想不到秋尋很干脆的,一見勢頭不對立馬認輸,毫不拖泥帶水,也毫不給他們下重手的機會。另一方面,則對于秋尋在這件事情上處理的老辣和周密,讓他一時措手不及。

    要知道,如果他們可以把秋尋和芊華徹底打倒,恐怕一時半會就沒有人會第一時間向他們討要被封印的亡靈生物,而有了時間,自然就有了辦法。可是秋尋沒有失去意識,也沒有倒下,並且立刻提出了要求。縱然可以各持一詞。但這里畢竟是奧沃克學院的地方。恐怕容不得他們。

    “既然場上各使本事,輸了也不過是本事不如人,賽後再討回什麼的,未免有點。”米諾斯在笑,說話也是慢條斯理,一副和你說道理的意思。

    就從米諾斯自己出發,他也是不願意歸還的。因為從秋尋的反應來看,這一定是一只極為珍貴。而且很難獲得的亡靈生物,歸還給一個亡靈魔法師,他作為一個光明祭師就很不甘心了。而且他雖然用封印之書囚禁了它,可它到底是什麼東西,米諾斯很好奇,他想要研究一下。

    秋尋卻笑道︰“大家都知道,亡靈生物是亡靈魔法師的僕從,是沒有智慧的死物,從某種意義上說,和大家手中的魔法器是一樣的道理。我輸了比賽。可不能就輸了魔法器吧。”

    骸亞點頭道︰“不錯,要是這樣的話。我們在八強賽的時候,是不是可以動手搶奪騎士劍、魔法棒這些魔法器來據為己有。”

    “不錯,我看啊,這騎士劍也不錯,還能賣幾個大錢的,那個誰,別看別人,就是你了。”阿長沖上來,一頓指手畫腳,手指頭都差點伸到烏瑞提洛的鼻子上了。“你輸了吧,之前輸了吧,輸得很慘吧,趕緊把你的騎士劍拿出來,乖乖送給我們羅風!”

    烏瑞提洛的鼻子都差點氣歪了,正欲破口大罵,卻被米諾斯用眼神制止了。

    “哎,我剛剛動用了魔法器,具體也不知道那一只亡靈生物怎麼了,這要是……,那我也沒有辦法呀。”米諾斯嘆著氣,話沒有說完,但意思很明顯,就是說他可以將幽靈直接干掉在封印之書里面,來一個一拍兩散!

    秋尋的臉色一變,但隨即笑道︰“這里畢竟是學生們的比賽,旨在切磋交流,可不是什麼生死戰場的,真要是拼命,那恐怕早已不是這樣了,我相信光明學院的同學,自然也是清楚的。”

    秋尋的話,軟中有硬,實在是精彩。

    米諾斯臉色數變,也不得不掂量一下了。

    “別忘記了,我們只是學院間的切磋比賽。”骸亞也是適時的一笑而說道。

    是的,雖然大家一旦遭遇,無一不是猛下死手的狂攻,沒有絲毫留手的比賽的意思,但名義上還是比賽,要是連這個名義都沒有,那麼在奧沃克學院的地盤里,要殺掉十個光明學院的學生,簡直易如反掌。

    當然了,光明聖教廷勢大,奧沃克學院和奧沃克聯盟帝國,都不敢輕易的挑起紛爭,但是如果光明學院的人搶先挑起,那麼奧沃克學院明顯也不可能就此退縮。

    如果米諾斯現在強行下手,抹殺掉被封印住的亡靈生物,可就是將彼此的臉皮都撕掉了,他們來到奧沃克學院是來打臉加挑釁的,但逼急了他們,他們區區一支交流隊伍,恐怕得盡數被奧沃克學院打盡。

    別忘記了,這里除了學生之外,還有一票在整個大陸都是聞名的導師級人物。

    每一個奧沃克學院的導師,無一例外都是第四境界以上的強人,如果鐵了心要以大欺小,他們根本就沒有抵抗之力。

    這時,一道人影卻忽然從觀眾席中的導師席位上一躍而下,滑翔而至,輕巧的落到了場上。

    羅風立刻就是臉色一變,心如擂鼓,卻又不得不裝作風平浪靜的樣子,努力讓人看不見他心中的激蕩和情緒。

    本來嘛,羅風也想跟著上場,給對方一些壓力,但一見此人,卻是很干脆的坐著不動,一副什麼都不在意的樣子。

    撒拓依舊坐在羅風的身邊,他作為一名謀士,這種群情激動的群毆場面,當然是絕對不會上去沾染的。

    羅風問道︰“這人是誰啊?”

    羅風所問的,自然就是剛剛上場的家伙。

    撒拓沒有看出羅風的不妥,而是直接道︰“這是光明學院的帶隊導師吧。”

    這一次的光明學院來人,表面意圖是來交流教學的,而他們來的人,總共就是十一人,也就是十個學生和一個導師這樣的組合隊伍。

    只是一到學院之後,為了表示對于交流學習的態度,或者說是為了光明學院為了展示他們的學生的優勢和強悍。這一位領隊的導師一直沒有出面。只是和奧沃克學院的導師們一起坐壁上觀。

    十個學生。一個導師,這就是本次光明學院派來的人,而在這樣的場景下,這一位來自光明學院的導師也終于坐不住了。

    當然了,真正的關鍵在于,羅風居然認識這個人,而且兩人還有不小的仇隙呢!

    幸好,羅風認得對方。可對方倒是不認識羅風,或者說是不認得羅風的真面目。

    “帶隊導師,倒也是夠神秘的,我居然一點風聲都沒有听到。”羅風微微一皺眉頭。

    撒拓卻笑道︰“沒有人見過是真的,據說這一位光明導師從一開始就擺出了學生很優秀,萬事都由學生作主的姿態,所以一直沒有在學生們露面,而是和我們學院的導師在一起不听的扯皮。”

    “所以了,光明學院的學生事務,多數由俄耳休斯出面。而這一位光明導師,是有所耳聞。卻一直沒有見過罷了。至于羅風,恐怕是因為你自己太過孤僻,又很少參加團體活動,所以耳目閉塞,才沒有听過吧。”

    羅風無語,又不得不承認撒拓說得很對。

    他這樣一個整天待在亡靈位面的晉級狂人,這種事情他是根本從來不關心的,沒有听過也不奇怪,重點是這一個人!

    這一個光明導師,居然是光明聖教廷駐扎魔獸森林的兩個負責人之一,羅風曾經從他的手中逃得一命的光明騎士,如果羅風沒有記錯,他的名字正是“埃里斯克”。

    想當初,羅風和雪麗他們一起到魔獸森林中冒險,卻意外和一支光明聖教廷的見習隊伍相遇,並最後展開了一場慘烈的撕殺。羅風他們下了死手,將整支光明聖教廷的見習隊伍殺光,卻又遭到了一個光明騎士和一個光明祭師的追殺。

    那個時候,羅風主動留下來斷後,後來是在巫老的指導之下,靠著從小殺伐的本能和經驗,羅風偷襲干掉了那一個光明祭師,從而逃得一命。

    當時,那一個追殺羅風不及,讓羅風逃走了的光明騎士,就是這個所謂的光明導師,埃里斯克!

    也就是那個時候,羅風入了神罰典,成為了光明聖教廷榜上有名的死靈巫師。

    當初,羅風還只是一個第一階段的見習魔法師,弱得可憐,是萬分幸運才從埃里斯克的手中逃走的,而如今的羅風,卻已經是一個第三階段的大魔法師了。如此相遇,實在讓羅風很意外,但同時也證明了,光明學院和光明聖教廷就是一鼻孔里出氣的東西。

    當初的光明騎士埃里斯克,明明是光明聖教廷的人,如今卻成為了光明學院的導師,還派到了奧沃克學院來了,這實在是不得不讓羅風多想。

    這人認得自己巫化變身後的樣子,該不會是來找自己的吧?

    很有可能,羅風眯了眯眼楮,在場下偷偷的打量對方。

    以前他很怕他,但是現在?羅風覺得光明騎士埃里斯克先生,其實力恐怕不算太強!

    是的,以前的羅風,看埃里斯克就如同仰望高山,根本看不見山頂在哪里,而如今看來,對方的實力恐怕沒有超出第三階段,依舊是一個大武士,最多也就是一個滿級大武士,還沒有突破進入第四階段的意思。

    就從導師的能力來看,實在是弱啊。

    奧沃克學院的導師,一般都是第四階段的職業者,比如第四階段的魔導士,又比如第四階段的武師,埃里斯克先生的等級,實在不夠看。而且就從過往的經驗來看,埃里斯克的力量很強很恐怖,但速度很慢,所以才讓一個見習職業者的羅風跑了。

    但那就更加的證明了,派出埃里斯克不是因為他的實力,而是因為他見過自己?

    “我是光明學院的導師,埃里斯克。”剛剛上場的埃里斯克,倒是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先是為一眾奧沃克學院的學生介紹了一下自己。

    奧沃克學院的學生們立刻就是一靜。

    學生和導師根本就不在一個世界里面,一個導師的實力,遠非是學生能夠比擬的存在,哪怕是學生之中最出色的,也根本不可能面對一個導師里面最弱的人。面對這樣一個人,先前群情洶涌的學生們,不得不收斂不少。

    同時,很多人都趕緊四下張望,光明學院的導師都出來了,怎麼我們這邊也應該有導師出來了吧。

    事實上,沒有!

    奧沃克學院的導師們從大賽一開始就完全處于不理會,不插手的狀態,連大賽的主持工作都交給了若蘭力斯支持,完全一副放手讓學生們單干的樣子。

    如果是之前,為了表示奧沃克學院沒有以大欺小來對付光明學院的十個學生,所以任由學生們主持,學生們還可以表示理解。但現在對方的帶隊導師冒出來了,奧沃克學院的導師們也完全沒有出頭的意思,可就讓人費解了。

    骸亞眼見沒有導師出面,倒也沒有慌亂,而是不卑不亢的說道︰“我是骸亞,您好,來自光明學院的導師,但如今只是比賽,賽後為了不傷和氣,自然還是要原物歸還來得更公正一些。”

    在沒有導師的場合里,骸亞的風度和姿態徹底證明了,他確實在手段上高出羅風一頭。

    最起碼的,大家還都服他。(未完待續……)

    最新小說推薦︰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