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八十一章 陸戰無敵

第二百八十一章 陸戰無敵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羅風來這里,其實還真是特意來通知飛佔他們要小心的。(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

    對于骨武士、尸武士被奴役的事情,羅風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畢竟他的目標都已經是二十五級亡靈生物的黑武士皇了。但問題在于,作為亡靈武士唯一的亡靈皇者,如果要逼出黑武士皇,羅風誓必要大鬧沉睡園地,要將這里攪一個天翻地覆的。

    到了那個時候,黑武士滿地亂竄,沉睡園地將迎來一次巨大的“地震”!

    羅風還真有點擔心,奴役尸武士都極為艱難的飛佔他們,萬一被亂竄的黑武士們逮到,恐怕非死即傷。

    如果真的只是飛佔和勒力斯,羅風估計連通知都省了,真要撞上,算你們倒霉,這兩人死不死的,羅風還真不太在意。可如今不同,這里可是聚集了奧沃克學院幾乎所有的亡靈魔法師學生啊。

    動亂一起,真要來一個死傷慘重,那真正佔便宜的還是光明聖教廷。羅風作為死靈巫師,可絕對不能坐視這麼多的亡靈魔法師同學被自己陷入了危機之中。

    所以了,羅風才得趕來,專門就是為了通知他們,警告他們。

    要知道,亡靈生物固然在正常情況下都極為遵守領地法則,只要不深入沉睡園地的核心地帶,作為最高級的亡靈武士 的黑武士必然也不可能沒事跑出來亂游蕩。但是羅風一旦展開針對黑武士皇的作戰,那便遠遠不是正常情況了。

    不在整個大海掀起翻天的巨浪,又如何將潛藏在深海底處的真正皇者逼出海面來!

    但是此時。飛佔他們就如同一群劃著小舢板入海捕魚的獵手。巨浪一到。這些人隨時都可能翻船掉進海里,到時候的九死一生那也是可以預見的事情。

    權衡之下,羅風只得浪費自己的時間,跑來通知飛佔一下了。

    勒力斯卻明顯不信,他輕輕一撇嘴︰“你又有什麼計劃?還要我們跑?你若是看不慣我們奴役亡靈武士,可以直言,不必這樣的虛張聲勢。”

    羅風眉頭一皺,倒不是因為勒力斯的態度不好。而是他可沒有太多的時間浪費在這些無謂的事情上。

    羅風淡淡說道︰“通知我已經送到,你們就是所謂的‘亡聯’最高干部了,信不信自是你們自己的事。將來出了事情,可不要來怨我!”

    “笑話,我們這里有多少人,有多少的戰斗力,有多麼龐大的一支亡靈大軍,連尸武士都不再是我們的對手了。”勒力斯冷哼。

    “好了。”飛佔出聲打斷了勒力斯的話。

    論實力,飛佔完勝勒力斯沒有懸念。論背景,飛佔出身奧沃克聯盟帝國的第一亡靈魔法家族的修徹家族。論魔法器。勒力斯雖然有不可缺少的亡靈戰車作為底牌,但是飛佔身上的亡靈系魔法器卻是多達兩、三件。而且從聲望上。飛佔毫無疑問也徹底壓倒勒力斯,而最近飛佔還和奧沃克學院的第一武士骸亞同學湊到了一起。

    從這種種方面來看,飛佔都壓住了勒力斯。

    所以了,也就只有飛佔,只要他一旦開口,勒力斯再怎麼樣也要冷靜幾分的。

    勒力斯不了解羅風,但飛佔可是知之甚深啊,甚至可以說是深受羅風的殘害,更不可能不知道啊。而以羅風性格,是斷然不可能這樣信口開河的。

    飛佔問道︰“你什麼意思?到底要干什麼?”

    羅風笑道︰“我說了,這只是一個通知,我不需要向你們解釋我要干什麼。我只是在提醒你們,接下來的時間里,我有我的計劃,而你們要睜大眼楮,及時的發現問題,並及時的撤退。”

    飛佔皺眉道︰“你這樣說,恐怕很難令我們信服。”

    羅風道︰“隨便!我已經盡到了提前告知的義務,那只是因為你我都是亡靈魔法師,都是光明聖教廷的敵人而已。我也希望,你們作為所謂的‘議長’,可千萬不要讓所謂的‘亡聯’在此受到重創,因為我是不會負責任的!”

    說完,坐下的火焰骷髏馬猛然起步,火紅色耀起,已在昂揚的馬首,飛揚的馬蹄之中,劃向了遠方。

    速度之快,轉瞬而過,剎那間便已經剩下了天邊的一點點小黑點。

    飛佔瞠目結舌,一聲試圖叫住羅風的呼喊也凝結在了喉嚨里,沒能真的喊出來。他大概也是顧及面子吧,要是萬一喊了,結果羅風連頭也不回的話,那豈不是顏面無存,丟臉都丟到姥姥家了!而以飛佔對羅風的了解,羅風十有**就是會這樣干的人啊!

    飛佔沒敢叫,都支向來低調,更不想當這一個出頭鳥,而勒力斯卻是不忿,自然也沒有叫,所以他們只能目送著羅風離開,只留下一句听不懂,卻讓人無法忽視的通知。

    這里的人里面,夠資格,也有能耐叫住羅風的人,恐怕也就是秋尋了。

    再怎麼樣,秋尋還是和羅風有幾分交情在的。男人再狠心,面對秋尋這樣的漂亮女人,也是有幾分心軟的,更何況秋尋擅長利用女人的身份,時不時表現一下柔弱和溫情,面對吃軟不吃硬的羅風,還真有幾分效果。

    但是秋尋此時卻閉緊了嘴巴,羅風一出現,她只是溫柔的笑著打了一下招呼,過後就是絕口不言,完全一副沒有主意的順從模樣,都恨不得把自己都埋到了人堆里。

    事實上,羅風恐怕也沒有想到過,秋尋之所以沒能當上“亡靈魔法師聯盟”的三大議長之一,那不是因為她當不上,而是因為她不爭!而秋尋之所以不爭,那絕對不是因為她甘于平凡,而是她顧忌著羅風。

    現在的奧沃克學院里面,秋尋是唯一知道羅風是死靈巫師的人。那是羅風和秋尋交易幽靈之時。羅風試著拿出來的交易砝碼。也是羅風試圖拉攏秋尋成為死靈巫師的試探。

    當然。結果是失敗了。

    秋尋拒絕成為一個死靈巫師,成為和光明聖教廷不死不休的死敵,而秋尋也因此知道了羅風的身份,一個死靈巫師!

    秋尋當然不可能出賣羅風,她作為一個亡靈魔法天賦過人,又出身奧沃克聯盟帝國的三大亡靈魔法家族之一的人,她沒有任何理由來出賣羅風。

    光明和黑暗是死敵!

    這是不可改變,不可逆轉的事實。一個渾身都是黑暗屬性和天賦的人,如何和一群光明屬性的家伙混在一起?

    再加上秋尋的野心,勒力斯作為弟弟卻一直壓制著秋尋,還有家族的偏心,家長的偏見,也逼得秋尋和自己的家族有一絲絲的縫隙。這樣的縫隙和競爭關系,也足以讓秋尋不願冒著得罪羅風的風險,將羅風的真正身份告訴家里人,告訴勒力斯。

    這也是羅風願意將死靈化巫拿出來試探秋尋的原因。

    事實證明,秋尋知道之後。守口如瓶,確實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過。而也正因為如此。羅風和秋尋的交情,也確實超過了其他同學。

    但羅風恐怕沒想到,正因為秋尋知道了他是一個死靈巫師,所以對他的關注和謹慎那也是直線上升,直接提高到了絕對不要得罪,不能翻臉的地位之上。

    亡靈魔法師聯盟的建立,雖然立足于雙贏,試圖讓每一位亡靈魔法師都得到幫助,改變亡靈魔法師們一盤散沙的狀況。但是從一開始,羅風就被排除在了外面。其實這也很容易理解,羅風太強,太恐怖了。任何一個亡靈魔法師,哪怕天賦高如飛佔,都讓羅風死死壓制了三年,可見其他的亡靈魔法師那更是全無機會啊。

    羅風把所有同學都壓得透不過氣來!

    也讓所有本來天賦不錯,還算努力的亡靈魔法師和羅風一比,都弱得和渣一樣。

    這樣的壓制之下,亡靈魔法師聯盟的建立,他們自然是趁機排除了一直人緣不好,卻強到讓人無話可說的羅風了。

    這是一種卑鄙的手段,將最強大的亡靈魔法師排除在了亡靈魔法師聯盟之外。卻又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極端有效的背後捅刀子,而且明面上還找不出什麼大錯來。

    說白了,秋尋為什麼不當三位議長之一,那也是煞費苦心啊。

    一方面,亡聯確實很重要,秋尋不能不參加,她可沒有強到和羅風一樣可以獨來獨往,無視大部分亡靈魔法師的集合。另一個方面,秋尋又不想因此得罪羅風,萬一亡聯和羅風對上,她也要爭取一個誰也不得罪的中立態度。

    真要是三位議長之一,那就是亡聯的最高干部了,極有可能和羅風發生沖突的啊。

    所以,為了可以一腳踏兩條船,又為了兩面受益,秋尋成為了一名議員。一方面在亡聯擁有了一定的地位,獲得了幫助和輔助,另一方面又不太顯眼,真要發生沖突也絕對不至于得罪羅風。

    羅風是什麼人?

    這可是一個年紀輕輕就敢和光明聖教廷叫板的死靈巫師!以羅風恐怖的天分而言,只要他沒有被光明聖教廷半途滅殺,那將來極可能是一位大陸聞名的恐怖死靈巫師啊!

    這樣的人,要得罪的話,就干脆要有把握可以一下滅殺,要不然就絕對不要得罪的好。

    抱著這樣的想法,秋尋絕不可能將羅風的身份說出去,自然也絕對不願意做任何有可能得罪羅風的事情,所以她完全沒有出頭的意思。

    羅風一走,勒力斯第一個轉頭,怒視著秋尋。

    秋尋一如既往的溫柔笑著,根本就是無視了之。

    勒力斯咬牙道︰“你們不是有交情嗎?在亡靈盛宴的時候不是配合得很好嗎?不是兩個人共同得到了機緣嗎?”

    秋尋和勒力斯的矛盾基本已經公開化了,面對勒力斯的職責,她干脆笑而不語。

    勒力斯的城府實在是淺,起碼在飛佔、秋尋等人的面前是完全的不夠看了。剛剛面對羅風,就事事爭先。此時讓秋尋一激。也是氣得滿臉通紅。都支趕緊搶先問道︰“秋尋同學。你怎麼看呢?”

    秋尋嘆道︰“你我都知道,羅風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既然說是,恐怕就沒有不是的時候。”

    “你也太高看他了。”勒力斯繼續不服。

    秋尋笑道︰“你們不要忘記了,他所走的這一個方面,可是向著沉睡園地的核心地帶去的!”

    眾人頓時一靜,每一個人都是一臉的沉默和驚悚。

    羅風所離開的方向,正是向著沉睡園地的最深處而去!

    那里是黑武士的地盤啊!

    每一個人都不太敢相信。但他們又不能不相信,恐怕羅風的目標和他們的目標,早已經不在有一個水平線上了。

    秋尋也是沉默,有時候她甚至覺得,羅風的目標不是黑武士,而更可能是黑武士王。只是這個想法一出,連秋尋都覺得太異想天開了一些,這根本不可能吧。

    但不論飛佔、秋尋等人,對羅風的忽然出現抱有怎麼樣的態度,對羅風本人來說。卻根本是無關緊要的事情罷了。

    他盡到了通知的義務,也算是預先為同為亡靈魔法師的天然同盟們表達了善意。至于結果如何,反正羅風是不管,也不在意了。

    時間緊迫,他根本沒有任何的耽誤,一路沖回了自己的黑武士軍團的身邊。

    羅風的黑武士軍團,不但黑武士的數量不少,更何況還有黑武士王的坐鎮,再加上一群火焰骷髏馬的輔助。如此強悍的陣容,自然在沉睡園地的核心地帶佔據了一席之地。飛佔他們的大規模進攻,還真是難以打到羅風的亡靈軍團的面前。

    羅風一回來,立刻將被飛佔他們的大舉進攻逼得有點慌亂的骨武士解散掉,將蠢蠢欲動的尸武士調集到了外圍,用于監視和防備飛佔他們慌不擇路的沖進核心地帶,以免干擾了羅風的計劃。

    反正在對付黑武士皇的時候,基本上所有的骨武士和尸武士都是派不上用場的,連黑武士也很難說有用了,也只有黑武士王還算是勉強可以一戰。

    羅風叫出傀儡羅風,兩人同時展開了巫化的變身,騎著火焰骷髏馬,率領著火焰骷髏馬群開始了沖鋒。

    沖鋒是漫無目標的!

    以沉睡園地的核心地帶為重點關注區域,進而開始向四周蔓延。

    將一個亡靈生物區域攪鬧得大亂,羅風那可是深有心得啊。更何況,當初的羅風在擁有一百多只的黑武士之後,便曾經大鬧沉睡園地而奴役了第一只黑武士王,此時逼出黑武士皇的計劃,自然也是一樣。

    唯一有點不同的就是,羅風始終規避著飛佔他們大舉進攻的那個地方。

    是的,通知送到了,那他們跑不跑,逃不逃可就和羅風沒有太大的關系了。而羅風身在亡靈位面的各種真正實力,包括巫化變身,傀儡羅風等等的底牌,那可完全沒有讓別人看見的意思。所以了,基本上羅風在亡靈位面就是偶遇亡靈魔法師,那也是故意避開的時候更多。

    事實上,所有的亡靈魔法師,甚至是死靈巫師,一旦在亡靈位面偶然遭遇,那也都是自動避開的時候更多。

    要麼是彼此信任的朋友,才有可能兩個人聯手行動。要麼是生死大敵,所以兩人一遇見,便立刻在亡靈位面動了手。而除了上面兩種情況之外,基本上就是一遇見,便默默的走開。

    羅風就嚴格遵守了這一個規則,除了必要的情況外,不在亡靈位面和其他亡靈魔法師發生接觸。

    當然了,之所以說亡靈魔法師都是一盤散沙,這樣的行動潛規則,無疑也是一大例證。

    可是自從當年的死靈帝國崩塌之後,他們就一直保持著這樣獨來獨往的習慣至今,無人做出改變。或者說在光明聖教廷的施壓之下,一直沒能有所改變,而此時忽然建立的“亡聯”,卻打開了一個缺口,似乎有了改變這種情況的可能。

    但是在這里,羅風本人就絕對沒有改變這種狀態的意思。

    火焰骷髏馬群的沖鋒四下亂出,黑武士群隨著羅風的命令,四下掠劫。

    沉睡園地,亂了!

    無主的黑武士們被羅風的黑武士軍團以局部數量優勢逼得四下逃竄,更有一只黑武士王凶猛的四下撲殺,頓時如同小小的狼群將大大的羊群驅散一般。火焰骷髏馬的速度亦是全力而起,加上三百的數量,淡紅色的馬蹄火焰連成一片,仿佛一個巨大的浪潮一般,在羅風的指揮之下,將黑武士逼得連連逃亡。

    黑武士都頂不住了,更別說尸武士和骨武士了。

    亡靈武士們亂了,它們亂跑亂沖,它們四下逃亡,就如同一場巨大的瘟疫,瞬間席卷了沉睡園地,讓這里再無一點平靜的地方可以安息。

    動亂之中,羅風和傀儡羅風密切的注意著周圍,不敢有絲毫的分心。

    然後,又一只黑武士王就冒了出來。

    羅風沒有失望,他要逼出黑武士皇,自然要先把黑武士王們都逼出來先,更何況他還只有一只黑武士王,正好很缺“人”。

    奴役黑武士王的過程,無驚無險。

    羅風早就奴役了一只黑武士王,此時級別更高,戰力更強,那更是毫無懸念的事。

    很快,羅風便擁有了第二只黑武士王僕從!

    然後,繼續大鬧。

    結果,又一只黑武士王出現了,羅風再次奴役了,繼續大鬧,結果又來一只黑武士王!

    第四只黑武士王僕從就這樣繼續得手了。

    沉睡園地實在是太大,羅風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奴役到了第十只黑武士王的時候,終于才在沉睡園地最北邊的地方,遇見了夢寐以求的皇者。

    只可惜,羅風猜中了開頭,卻沒能猜中結尾。

    黑武士皇,狠狠給羅風上了一課,讓羅風明白,陸戰幾近無敵的皇者,根本不是現在的他可以幻想的手下!(未完待續。。)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