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七十三章 第四戰

第二百七十三章 第四戰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光明之爭!

    這是一招可以將一定範圍內的光明元素提升威力,而反過來將其他魔法元素壓制到最低的範圍性輔助魔法。(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最新章節閱讀】

    從外觀上說,就是在光明祭師的雙手間升起一個光輝耀眼的小太陽,那光照之處,便是“光明之爭”的作用範圍內。

    米諾斯手中的小太陽升起來後,耀眼的光芒放出,立刻將整個場地罩在了其中。

    隨即,光芒越盛,白光沖天。在越來越刺眼的強光之中,仿佛天地間都只剩下了一片白色,除了白色,再無其他顏色了。而所有的魔法師和武士都同時感覺到了,天地間活躍的光明元素已經徹底佔據了一切,縱然還可以勉強感受到其他元素的存在,卻無不是充滿了艱澀和灰暗。

    那和骸亞對戰的光明祭師也出手過這一招,但當時的眾人只覺得範圍很大,效果很不錯,而骸亞雖受影響,卻始終保持著自己的壓倒性優勢,手中的熔鐵長槍,身上的火斗氣耀起半天的紅色,這些都證明了。光明之爭雖然不錯,卻也僅僅只是不錯罷了。

    但是,魔法雖然一樣,施法的人不同了,所帶來的威力卻也是天差地別了。

    米諾斯的第一次出手,雖然只是一招一模一樣的光明魔法,但其威力,卻恐怖至斯。在他手中的光明之爭,那光芒所至,其耀眼的程度幾乎讓人難以直視,而其威力最起碼也是之前的三倍有余。

    縱然是骸亞,如果此時落入了米諾斯的光明之爭之內。一身實力恐怕也要受到很大的壓制。

    只在一瞬間。明亮的光芒已經罩滿了整個場地。

    沒有任何閃躲的空間。亦沒有任何拒絕的機會,阿長和貝卡,還有兩只不停噴射著遠程攻擊的巨蛙,都瞬間落入了米諾斯的光明之爭之中。

    那光亮照來的一瞬間,阿長便是渾身一震,速度也隨即慢了下來,而貝卡亦是臉色一變,雙手與肩膀上的肌肉猛的爆開。

    看似沒有任何東西的光線。居然重如千鈞,在照到阿長和貝卡的身上之時,就如同忽然壓了一座大山到了背上、肩膀上一般,一下將阿長和貝卡的能力壓低了兩到三成之多!

    或者說,那根本不是重量的問題,而是大量的光明元素被吸引了過來,不停的被壓縮擁擠在了這一片小小的場地里。

    所以,連空氣也變得粘稠了,除了光明系斗氣還能得到增幅之外,其他所有系的斗氣都如同被扣上了一把枷鎖一般。

    阿長的風斗氣被壓制。所以速度慢了,身手亦大不如前。貝卡的土斗氣被鎖。則是防御力弱了,斗氣能力單薄了許多。而和他們完全相反的俄耳休斯,卻是實力大漲了一大段。

    此消彼漲之下,局面立刻滑向了不可控制的一邊倒。

    純白色的光明斗氣,仿佛是添了柴火的爐子一般,那爐火騰的一下都猛的暴漲了上來。

    俄耳休斯便在光芒的籠罩之下,亮如一個光人,而且大有越來越亮的趨勢。手中的騎士劍,更是仿若長虹貫日一般,每一擊都有劃破空間,斬開光線一般的威勢。

    第一個被擊潰的,正是負責正面戰場的貝卡。

    俄耳休斯的力量已經徹底壓過了貝卡,他被削弱的土斗氣已經薄弱了太多,在俄耳休斯的劍擊之中,更是連連被割破。

    光明斗氣加注之下,劍如流星,土黃色的斗氣不再是難以攻破的堅壁,而是薄薄的一層土胚,不停的削減,不停的凋落,直到徹底被白色所割裂。

    貝卡的速度慢,徹底成為了弱點。

    不再是貝卡拖住了俄耳休斯,而是俄耳休斯盯死了貝卡狂攻,強攻。

    阿長的速度也慢了,縱然天馬行空的攻擊還在,但是沒有速度的支持,再詭異的攻勢也是徒勞了,這也是俄耳休斯根本不理阿長的原因。

    阿長只能堵上去,他要是再不上去,貝卡一個人是絕對擋不住俄耳休斯的攻擊。

    可是兩個人?也已經擋不住了!

    阿長和貝卡的合擊已然瓦解,在俄耳休斯的攻擊之下,連連後退。

    這時,兩只巨蛙也放棄了攻擊米諾斯。因為米諾斯的光明護罩看起來如此的堅固,恐怕一時半刻是絕對不可能攻破的。它們重新合到了一起,暴跳而起,沖向了俄耳休斯。

    這當然是阿長的命令了,他和貝卡兩個人擋不住了,也就只有指望雙生蛙的近戰能力了。

    只可惜啊,米諾斯施展了光明之爭後,第二個光明魔法也已經順利的完成。

    俄耳休斯在前方攻勢大起,打得對方連還手之力都沒有了,那他自然還有大把大把的時間來施展魔法。

    輕而易舉,而且還是全無干擾的施法!

    光之囚壁。

    米諾斯的第二次光明魔法出手,同樣得益于光明之爭的增幅,在光明元素如此密集的情況下,他的光明魔法自然也是強出了不少。

    一道薄薄的白色光幕從天而降,化成一個四方的籠罩,一下將合為一體的雙生蛙罩在了里面。

    雙生蛙一愣,阿長亦是一愣。

    米諾斯倒是消停了,他安安靜靜的站到了一旁,又開始看戲了。

    第一招的光明護罩,將米諾斯完美的保護了起來,任分體後的雙生蛙再怎麼攻擊也是白費。第二招的光明之爭,立刻將局面逆轉,俄耳休斯的實力大漲,阿長和貝卡則受到了巨大的限制。第三招的光之囚壁,便將合體的雙生蛙一下廢掉。

    確確實實的廢掉了!

    雙生蛙雖然在阿長的命令下,瘋狂的暴起,用它雙腿的巨大力量連連蹬踢。

    但是轟隆大響之中。白色光幕也只是不停的動蕩。卻遠遠沒有崩塌的意思。更何況。光幕不停的收縮,嚴重壓縮了雙生蛙的活動空間。空間越窄,動作越小,所能發出的力量就更小了。

    雙生蛙一聲尖嘶,再次試圖分身用魔法攻擊來打破這一個光之囚壁。

    但是光幕急閃,其中的雙生蛙更是慘叫起來,仿佛分了一半的身體,又被硬生生的壓回了一個!不但是空間太小。而且是完全封鎖了空間,逼得連雙生蛙連分身居然都做不到了。

    這一個合體,居然就是送上門的弱點,讓米諾斯一下料中,更是一招困死。

    當然了,不能說雙生蛙就沒有機會闖出來了,只是等它出來,十個阿長和貝卡也得讓俄耳休斯擊倒。

    場下的雪麗頓時驚呼一聲,臉色一變。

    場上的貝卡被一劍割中,鮮血頓時從左手臂上濺了出來。土斗氣再有防御力,此時也已經到了極限。

    貝卡依舊怒吼。低頭避開俄耳休斯的劍擊,一拳轟出。

    俄耳休斯一拳回擊,在拳頭的炸響之中,將貝卡打退了四、五步之多。

    在光明之爭的影響之下,連貝卡最擅長的力量也被俄耳休斯所反過來壓制了。

    俄耳休斯搶進,貝卡狂叫,繼續一拳硬擊。俄耳休斯揮劍一繞,從不可思議的角度切入,劃過貝卡的手臂,打破了土斗氣的防御,將貝卡的拳頭徹底彈開。

    鮮血飆上半天!

    貝卡再退,阿長怒吼著沖上來,俄耳休斯順手一回,騎士劍直指阿長。

    阿長迅速一斜,側身繼續逼了過去。

    俄耳休斯順勢一劃,銀光炸開,一片鮮紅染了出來。

    阿長捂著肩膀退了,是他的速度慢了,也閃不開俄耳休斯的劍術了。

    “打破光明之爭!”貝卡大吼。

    “你一個人行不行!”阿長也放聲大吼。

    “別小看我啊!”貝卡仰天長吼。

    這兩個人在放聲大吼的時候,好像是在彼此詢問,可是動作上卻是出奇的一致,甚至都不等對方回答。阿長已經繞出一個圈子,直沖米諾斯,而貝卡則是雙臂大張,堵向了俄耳休斯。

    俄耳休斯卻是微微一笑,身上的光明斗氣大爆發,光芒的耀眼仿佛在一個瞬間還壓過了天上的光明之爭。

    騎士劍長刺而出!

    阿長剛剛跑出一段,眼前的銀白光芒閃出,忽然伸到了他的身前。

    阿長猛的臉色一變,急急停下了身形。

    他的臉色如此難看,甚至不敢回頭看一看,因為眼前的俄耳休斯,哪怕只有一瞬間的失神,都足以結束一切了。

    俄耳休斯笑道︰“還不認輸嗎?”

    是的,俄耳休斯就堵在了阿長的面前,米諾斯好整以暇的站著,連位置都沒有改變哪怕一點點,好像他根本就知道,阿長不可能靠近他,更別說要攻擊他,打破光明之爭了!

    阿長喘著氣,大吼道︰“你小子,死沒死,沒死應一聲。”

    “死不了,該死的家伙,拳頭很硬啊。”後面,貝卡的聲音傳了過來,聲音很虛弱,不復之前的洪亮和清亮了。

    場下的雪麗已經瞪大了眼楮,雙手的小拳頭握得緊緊的。

    羅風的臉色也是沉重,在那一個瞬間,俄耳休斯忽然爆發出來的能力,一劍貫穿了一切,是一切!

    純白色的光明斗氣沖破了一切的黃色,割開了空間,一劍貫出,直接打穿了貝卡賴以維系的斗氣防御。若不是貝卡的經驗豐富,搏殺之間頗有一些老辣的直覺,在千鈞一發之間閃開了胸口要害,這一劍足以重創貝卡,甚至是取其性命!

    事實上,哪怕閃開了一點點,但是俄耳休斯還是在貝卡的左肋上開了一個小洞。

    鮮血不停的滲出來,哪怕貝卡用力按住也沒能徹底止住,紅色的血液不停的流下來將他的左半身的衣褲都染成了紅色。

    觀眾們亦是大嘩,很多人都緊張的站了起來,眼巴巴的看著場上。

    阿長不敢回頭,但是他也感覺到了,貝卡的情況不妙啊。

    俄耳休斯只是靜靜的站著。仿佛正在等著阿長的主動認輸一般。只是手中的騎士劍依舊清亮。不帶一絲一毫的血氣,像鏡子一樣照人毛發。由頭到尾,依舊銀白如雪,沒有沾染一絲絲的骯髒,就如同俄耳休斯的這一個人的一樣,一身清白,臉帶微笑,仿佛沒有絲毫的人間煙火氣息。誰又能夠想得到,他剛剛的一擊差點殺掉了貝卡!

    情況已定,而勝負亦已經分出。

    或者說,當米諾斯的光明之爭出手的時候,勝負就已經分了出來了。

    貝卡咬緊了牙齒,依舊站了起來,他慢慢的向前走,向著阿長的方向靠了過去。

    阿長靜靜的站著,他似乎也有感覺,正等著貝卡的到來。再一起出手。

    俄耳休斯似乎也是早就預料到了,所以他依舊笑著。等著對手上來,上來受死。

    米諾斯再出一道白光,將光之囚壁繼續加穩加固,保證讓雙生蛙沒有任何機會沖出來。他知道,現在的情況就是奇跡降臨也改變不了什麼了,俄耳休斯對著阿長和貝卡將擁有絕對的優勢!

    阿長和貝卡的性命,便握住了俄耳休斯的手中了。

    當然了,僅僅是八強賽,還不能殺人。這里畢竟是奧沃克學院,他們可以在學生的群體成為第一,但是任何一個導師級出手的話,俄耳休斯和米諾斯都將是不堪一擊的。

    米諾斯所倚靠的,正是奧沃克學院作為大陸第一魔法學院的面子,他們的任何一個導師都不能不顧及面子,以大欺小來對付他們的。

    可如果他們殺了人,就等于給奧沃克學院的導師們找到了借口。到那個時候,他們恐怕根本走不出奧沃克學院了。

    這樣的情況,米諾斯相信俄耳休斯也是知道得很清楚的。

    只是嘛,剛剛在第一戰之中,骸亞和飛佔狠狠給了光明學院的人一個巴掌,這一個侮辱當然要找回來了。所以,俄耳休斯是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固然贏定了,卻也要好好的“照顧”他們一下。

    “怎麼辦?怎麼辦?”雪麗立刻想到了事情的真相。“對方明明是贏定了,卻偏偏要繼續折磨阿長和貝卡啊。”

    羅風點頭道︰“我知道,恐怕阿長和貝卡也知道,但就算對方是故意的,阿長和貝卡恐怖也沒有投降的意思。”

    雪麗咬牙道︰“這怎麼辦!”

    羅風嘆道︰“他不敢殺人的,最多也只是……”

    羅風的話沒有說完,但是話里的意思卻很是明白了。雪麗一听,臉色頓時一白,抬頭便怒視著俄耳休斯。

    沒有奇跡的結果。

    俄耳休斯的攻擊由始至終都保持著同樣的節奏,阿長和貝卡的身上亦以同樣的節奏增加著傷口,傷口不深。一開始的不深,是因為阿長和貝卡尚有抵抗之力,而後來的不深,卻是俄耳休斯故意的留力了。

    雪麗的眼神仿佛在噴火一般,但洶涌的怒火直想從胸膛之中炸出來一樣,但她終究沒有動作。

    羅風卻忽然一哼,最後一個魔法音節爆出,一股黑色煙霧從手中迅速的延伸了出來。

    迷茫旗幟!

    羅風動手了,以一招亡靈魔法的迷茫旗幟射到了場上!

    迷茫旗幟僅僅是亡靈魔法之中的中等魔法,難度不算高,羅風早已經學會,但後來級別高了,自然看不起一些低、中等的魔法了。當然了,這也是因為對手的級別高了,低、中等的魔法通常都是無法產生作用的。

    可這個時候,迷茫旗幟無疑是最適合的。

    從範圍的攻擊屬性來看,迷茫旗幟倒是和光明之爭類似。

    一股巨大的黑色濃霧瘋狂的蔓延出來,將整個場地籠罩住了,也將光明之爭的耀眼小太陽遮蔽到了里面。

    而羅風,已經消失!

    在迷茫旗幟出手的同時,他已經一頭扎進了黑霧之中,沖到了場上。

    轟然炸響,這是一聲激烈的金鐵交擊之聲。

    沒有人看見,但是僅僅支撐了一個呼吸,迷茫旗幟便在光明之爭的面前分崩離析。

    這是可以想象的,迷茫旗幟畢竟是低等的亡靈魔法,而米諾斯手中的光明之爭的威力,從阿長和貝卡被一下逼入了絕境便徹底的體現出來了。

    黑色盡散,在光耀之下,從開始的緩慢,到後來的急速,全部都在消失了。

    比賽場地,再次清晰的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眾人嘩然。

    羅風正站在了俄耳休斯的面前,兩人面對面的對視著,沒有說話,但氣場十足!

    羅風的面無表情,羅風的冰冷,這一刻在俄耳休斯的微笑面前卻絲毫不落下風。縱然俄耳休斯手中還有一把鋒利之極的騎士劍,卻絲毫無法影響到羅風氣勢。

    “我知道你一定听不見他們說的‘認輸’,但我听見了,所以來幫你一把。”羅風開始睜著眼楮說瞎話了。

    “他們這樣說了?”俄耳休斯卻沒有反駁羅風,而是看向了阿長。

    阿長和貝卡一時還是愣愣的,他們也沒有發現羅風是什麼時候在黑暗中冒了出來,插到了兩人的身前的。

    羅風回頭,眼神極為凶悍的盯了阿長一眼,也問道︰“怎麼?你不是這麼說的?”

    危險!很危險!

    阿長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干干的喉嚨,傻傻點了點頭。

    “看,他認輸了,你們晉級了。”羅風回頭看著俄耳休斯,“所以,你們可以下去了!”

    米諾斯插嘴道︰“我們為什麼下去。”

    羅風道︰“因為第三場比賽結束了,你們是贏了,卻也不能一直在場上待著吧。而我可是第四場比賽的選手,你們自然要為我讓位了,不是嗎?”

    米諾斯哼了一聲,正想再說,俄耳休斯卻伸手一攔。

    俄耳休斯笑了笑,隨即轉身下了場,米諾斯的臉色一變,他深深看了羅風一眼,便再也沒有糾纏,而是跟著俄耳休斯下了場。

    第三場比賽就這樣忽然結束了,奇怪的是不論是阿長、貝卡,還是俄耳休斯、米諾斯居然都沒有任何的異議,讓羅風一力趕了下去,而第四場比賽,自然也不需要抽簽了。

    僅剩的兩支隊伍,奧沃克學院的羅風和雪麗,光明學院的烏瑞提洛和撒克林斯。

    八強賽的最後一戰,便在這樣的兩支隊伍之中發生,他們也將產生最後一個進入四強賽的名額。(未完待續。。)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