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七十二章 米諾斯出手

第二百七十二章 米諾斯出手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光明斗氣爆發,土黃色的斗氣轟到,兩者狠狠的撞到了一起。(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最新章節閱讀】

    轟然大響。

    旗鼓相當!

    貝卡猛的大吼起來,聲音之洪厚,居然仿若獅吼一般。他一拳搗出,俄耳休斯一拳互出,再次對撞,而又是一次不分勝負的平手。

    打得興起,貝卡的吼叫越是凶猛,他的眼楮怒睜,布滿了興奮的血絲,而一雙拳頭更是捏得緊緊的,一次一次的全力轟出,不知疲憊的。

    俄耳休斯微笑以對,臉色如常,白色的光耀讓他仿佛沐浴在一片祥和之中,但他的出手,居然和貝卡一樣的狂野。

    兩人硬打硬,拳拳到肉一般的對轟數拳,乃至數十拳!

    可出奇的是,阿長居然沒有動手,他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旁,眼楮緊緊的盯住了俄耳休斯。

    不是阿長不動手,而是他明白,俄耳休斯又不傻,他一旦動手,對方是絕對不可能再繼續和貝卡硬來的。更重要的是,貝卡是喜歡肉搏,卻也絕對不傻。如果有人覺得貝卡只懂得肉搏,那恐怕才是真傻。

    果然!

    純白色的斗氣搶先沖過,轟到了貝卡的身上。卻是貝卡故意一漏,讓俄耳休斯一拳打中自己,而他趁機斜身搶前一步,一個頭捶,惡狠狠的撞到了俄耳休斯的頭上。

    土黃色爆發,瞬間蓋過了純白色。

    俄耳休斯一退數步,雖然沒有受傷,但是貝卡忽然逼近的一個頭捶。還是讓他意外了一下。而他剛剛一退。阿長便已經到了。

    這就是阿長苦等許久的機會啊!

    青色夾雜在土黃色之間襲來。直取俄耳休斯的肋骨的腎髒要害。

    俄耳休斯一閃,貝卡踏著大步已到,而阿長順勢一下,手刀一記切中了俄耳休斯的腳踝。

    這一步落後,然後便步步落後。

    只在一瞬間,阿長和貝卡的攻擊就到達了頂峰。

    貝卡主攻,土黃色斗氣沒有任何後路,不留任何余地的爆發。所有的一切都只為了全力的攻擊,不顧一切的攻擊!

    俄耳休斯的力量雖然不低,和貝卡一比那也是絕對不落下風的,可是肉搏戰之中又不單單是依靠力量來完成的。

    經驗、技巧、時機、習慣等等,都足以影響一個人的戰斗風格。甚至是一個人的體形,都或多或少的對實際戰斗力有著影響。

    俄耳休斯的身高不矮,體形也不能算是小的,可是往貝卡身邊一站,在肌肉巨漢貝卡的襯托之下,俄耳休斯還是顯得很“渺小”的。而對于肉搏來說。貝卡這樣的體格無疑是最佔便宜的。貝卡的攻擊對于俄耳休斯來說,那就是鋪天蓋地而來的。他雙手一個熊抱,基本可以完全覆蓋俄耳休斯了。

    這就是優勢啊。

    更何況貝卡從小肉搏,經驗之豐富,真的遠遠超出了俄耳休斯的預計。

    在貝卡的正面牽制之下,阿長主襲,這一個速度奇快的家伙,坐在場下觀看時或許還沒有感覺,但一旦面對面的時候,俄耳休斯才發現,對方實在是有點難纏。

    擅長速度的家伙,天馬行空的攻擊方式,明明應該攻擊要害,卻偏偏要攻擊無關緊要的地方,如此節奏,真讓俄耳休斯難以招架。

    有時候,阿長明明可以攻擊到俄耳休斯的胸口、腦袋等要害部位了,卻偏偏選擇不動手。他就如同一個負責騷擾的敵人,永遠在無法預計的地方,給俄耳休斯不痛不癢的一擊,似乎是可以忽略的攻擊。

    但是,當你真的忽略之時,他卻又在重重防御之中,冒出一擊強悍的攻擊,仿佛拼著一死也要給俄耳休斯一拳。

    有時候,俄耳休斯以為是貝卡的拳頭,全力以赴之下才發現是阿長的快攻,所以他打空了。

    有時候,明明是阿長的青色斗氣,卻又忽然冒出了貝卡的拳頭,所以他被貝卡一拳轟退。

    有時候,俄耳休斯真的覺得,自己不像是一打二,更像是一打三,一打四一般!

    青色斗氣和土黃色夾雜。

    阿長和貝卡交替。

    他們的攻擊之猛,讓觀眾們一聲聲的驚叫越來越高。

    一開始,他們是意外的。之後,他們是驚奇。而現在,他們是震驚了!

    混亂之中,一道青色的尖錐忽然爆出,劃破空氣,沖破一切阻礙。

    阿長一腳踏在貝卡的左臂處,忽然一躍而起,一道沖刺殺覆蓋而下。

    然後,一道銀白色的長虹貫出。

    一瞬間,所有的斗氣都徹底的崩塌,在這一道虹芒之前蟄伏,仿佛臣服在皇帝面前的臣子一般。

    從開始就讓人眼花繚亂的戰斗停止了,阿長和貝卡肩並肩的站著,俄耳休斯則在另一邊,他的呼吸頗有些凌亂了,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把騎士劍。

    就在剛剛,阿長一記偷襲的沖刺殺破出,俄耳休斯在千鈞一發之間拿出了騎士劍,擋到了胸口之前,攔下了阿風的這一記凶悍殺招。

    青風般的錐子,一下扎到了銀白色的騎士劍之上。

    那旋轉的力量,巨大的卷力,不但將騎士劍打偏,更同時讓俄耳休斯的虎口一振,微微發麻起來。若不是俄耳休斯順勢一劍砍向阿長的脖子,逼得阿長退開,那剛剛這一招沖刺殺已經傷到了俄耳休斯了!

    此時,他們雙方卻安靜了下來,彼此凝視著。因為沒有人有把握再次佔據上風,所以一時誰也不敢再次輕易的動手了。

    阿長笑道︰“喂喂,剛剛說讓我們一個光明祭師,合著現在就拿出一把魔法器出來顯擺啊。”

    俄耳休斯微微一笑,說道︰“職業者的比賽,魔法器是允許的。不是嗎?”

    “你這是欺負我們沒有魔法器啊。有本事的。再讓我們一個魔法器啊。怎麼,不敢啊?”阿長笑嘻嘻的,仿佛不知道臉皮是何物。

    俄耳休斯倒是干脆,他微笑著說︰“確實不敢。”

    “哇哈哈,怎麼樣,果然不敢啊。要不要把光明祭師也叫上來開打啊,反悔又如何?”阿長放聲長笑著說。

    “這是一個好主意,好啊。”俄耳休斯繼續微笑著。

    “呃!”阿長愣住了。無話可說了。

    米諾斯一直在一邊看著,神色雖然不算緊張,但也絲毫不敢大意,此時一听俄耳休斯的意思,便立刻上前幾步,表明了參戰的意思。

    “我叉,你小子完全不按常理出牌那是什麼意思啊。”阿長大叫起來,一臉的郁悶。

    俄耳休斯活動了一下手腕,將手中的騎士劍挽出幾個劍花。他繼續保持著臉上貴族一般的笑容,聲音也是一直保持著不急不緩。老實說,很好看。同時也很好听。

    但是,阿長只想在他的臉上胖揍一頓,看看他丫還能不能保持這萬無一失的風度。

    俄耳休斯是這樣說的︰“你說得對了,你們兩個人的連手,我需要動用騎士劍應戰。剛剛要是沒有這一把魔法器,我恐怕就會讓你們傷到了。而只有我一個人的話,就算可以勉強贏下你們,恐怕代價也是很大。我不能讓你們重創,所以就需要光明祭師的幫助了。”

    而阿長就是這樣回的︰“吃屎去吧!”

    俄耳休斯繼續一笑,但是態度不變,擺明了要兩個人一起上了。

    阿長這下也無計可施了!

    老實說,這種情況誰都沒有辦法了。

    俄耳休斯一直是一個人打兩個人的,這很霸氣,看著很強大很厲害。所以了,阿長一上來就擠兌住俄耳休斯,要他上來一挑二。但是,人家一打二叫霸氣,就是打到一半撐不住了,要兩個人一起動手了,那也是規矩,你還真拿別人沒辦法,除了痛罵兩句意思意思。

    可這個情況是,你罵任你罵,俄耳休斯的笑容連變一下都沒有。

    這就像俄耳休斯手中的魔法器,這一把騎士劍一樣。不拿出來就是霸氣,說明不用出全力也能收拾你,但頂不住,一下拿出來了,你又能怎麼樣呢?使用魔法器本來就是規矩啊!

    阿長搖頭苦笑了,回頭說道︰“這家伙臉皮太厚,沒有辦法了?”

    貝卡只道︰“兩個人,照打!”

    “嘿。”阿長一笑,一擺手︰“來吧。”

    話音剛落,米諾斯已經開始了吟唱。

    阿長脖子上的魔獸徽章亦是一動,光輝輕起,巨大的雙生蛙已經出現在了場上。隨後,阿長和貝卡便一個加速,沖向了俄耳休斯。

    雖然他們並沒有在俄耳休斯的身上看到機會和破綻,但是米諾斯的出手,則逼得他們不得不動手了。畢竟阿長和貝卡可是沒有魔法師的雙武士組合,時間拖得越久,對于可以不停施展光明魔法來為俄耳休斯增幅能力的米諾斯來說,無疑更是有利。

    這便是阿長和貝卡的弱點了!

    雖然他們兩個武士的組合攻擊很犀利,一旦展開近身纏斗,連俄耳休斯都沒能擋住。可見阿長和貝卡的搭檔組合,確實也不是胡來的。

    可是沒有魔法師,便意味著他們其實有著巨大而致命的弱點,那就是戰術變化的不足。

    一旦需要遠程攻擊,需要魔法攻擊的時候,他們的選擇卻永遠只有一樣,那就是近身沖擊!

    就如同現在,他們明明知道俄耳休斯正等著他們沖過去,可偏偏又只能選擇沖過去。因為一旦等下來,不過就是讓米諾斯更加從容的施法而已。

    所以了,哪怕眼前是一個毫無破綻,而且手中緊握騎士劍的第一光明騎士,他們也只能選擇強攻了。

    俄耳休斯也看到了這一點,所以他逼開阿長和貝卡的糾纏之後,便沒有趁勢搶攻,而是等著他們送上門來。更何況,米諾斯已經出手,那麼哪怕是再次面對阿長和貝卡的合擊。俄耳休斯也有著絕對的必勝信念。

    純白色的光明斗氣爆發。手中的騎士劍輕鳴。隨即化作一道銀白色的長虹,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沖了出去。

    阿長直接一閃,由後面的貝卡迎了上去,渾厚的土斗氣硬生生抗下了俄耳休斯的這一劍。

    阿長隨即從一旁跟著出手,青色的風斗氣帶著他疾風一般沖刺,一拳轟向了俄耳休斯的咽喉要害!

    俄耳休斯躲開,微微拉開距離之時,騎士劍已經跟了上來。刺向阿長的心髒。

    阿長看著閃都不閃,居然是直接撞了上來。而貝卡卻又在一旁冒了出來,以身相替,繼續用自己精于防御的土斗氣擋住了俄耳休斯的劍擊。阿長則順勢一轉,繼續搶到俄耳休斯的身前攻擊。

    一瞬間,雙方三個人再次糾纏在了一起。

    如果說之前還有一點克制,那麼現在他們的打法,可就是完全的要命打法了。

    一方面,俄耳休斯手中的騎士劍可不是擺設,而是一把極端鋒利的魔法之劍。那真要擊中貝卡。或許還能依靠土斗氣的強悍防御力抗下來,可要是擊中阿長。那結果恐怕就是非死即傷了。

    而另一個方面,面對俄耳休斯的恐怖攻勢,阿長和貝卡沒有退縮,也不想退縮,所以他們便只能選擇凶險之極的近身攻擊。

    一寸短,一寸險!

    阿長和貝卡想僅僅憑借赤手空拳來面對俄耳休斯的騎士劍,那麼這便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搶攻,貼身強攻,逼近俄耳休斯的身邊,來一場拳頭更有效果的絕對近身肉搏。

    這樣一來,那就意味著,俄耳休斯的騎士劍就在他們兩人的身邊,頭上揮舞著,鋒利的劍鋒時不時從眼前劃過。而被逼到絕境的阿長和貝卡,如果不投降,那就只能同樣以毫不留情的殺手直轟俄耳休斯的要害。

    這是一場非死即重傷的較量,只要稍不注意,只要有人微微有所退縮,便會在一瞬間之中分出勝負,甚至還要分出生死來!

    不過嘛,阿長和貝卡的合擊雖然依舊強悍,可是拿出了騎士劍的俄耳休斯則是處于絕對的優勢地位。他進可攻,退可守,本來就實力更強的他,顯得更加的從容不迫。

    貝卡的正面防守雖然強悍,但依舊被俄耳休斯的攻擊打得難以抵擋。要知道,他雖然擅長防守,耐打耐磨,但是面對一把鋒利之極的魔法劍,那畢竟還是血肉之軀。

    至于阿長的攻擊,雖然依舊很難揣測,很難預料,但是俄耳休斯依舊憑借著自己過人的能力,一一化解。

    阿長和貝卡的攻勢不減,依舊很華麗,依舊讓人眼花繚亂,但是身在其中的俄耳休斯卻沒有再給他們機會了。

    這一點,眼力稍高的人都可以看出來了。

    而另一邊,米諾斯的光明魔法也已經順利完成了。

    雖然,阿長召喚出來的雙生蛙一出現就立刻化身兩只,一只狂吐火球,一只急射風刃,將所有的攻擊都瘋狂的打向了米諾斯,試圖干擾和延遲對方的吟唱。

    但一切卻都是徒勞。

    米諾斯一開始就為自己加了一個光明護罩,而就是這一個防御型光明魔法,讓兩只巨蛙的所有遠程攻擊都變成了無用功。

    事實上,米諾斯的光明護罩已經頂著過了三場的比賽。

    三場積分賽,米諾斯都是用同一招,頂著光明護罩就站在了一邊看戲。但是看戲看了三場之多,卻沒有人能夠突破俄耳休斯,逼得米諾斯出手,也沒有人能夠在俄耳休斯的攻擊之下,找到空隙來攻擊米諾斯。

    所以了,這一招光明護罩,米諾斯雖然用了很多,卻始終還是處于什麼都不知道的地步。

    直到此時!

    風刃和火球不停的轟炸,一個個火球炸開,一道道風刃轟然擊中,但是瑩瑩閃著純白光芒的半圓形光明護罩雖然動蕩不已,卻依舊一直堅挺在了米諾斯的頭上。

    這就如同一個浮空的雨傘,雖然僅僅只有一個傘面,卻仿佛在空中生了根一般,將所有的火球和風刃都當成了豆大的雨點。

    這雨點雖然大了一點,密集了一點,卻似乎根本撼動不了雨傘的一分一毫。

    從某種意義上說,米諾斯的這一個光明護罩,倒和羅風的白骨盾很是類似。都是浮于空中,可以自行護主的防御型手段,只是光明護罩的保護範圍卻要大得多了,完全將攻擊米諾斯的角度封死了。

    而米諾斯身在其中,自然也是絲毫不受影響,他根本就是直接無視了兩只巨蛙對他的攻擊,專心的吟唱著。

    這是米諾斯的第一次出手!

    給人的第一印象,那就是吟唱速度很快,魔法元素聚集極為密集,所有魔法師都可以在第一個時間做下判斷,吟唱實力過人一等,極強!

    等到光明魔法完成之時,米諾斯便徹底在眾人的眼前,展現了光明學院第一號光明祭師的強悍。

    完全不在俄耳休斯之下啊。

    其實米諾斯所施展的光明魔法很熟悉,大家在剛剛才看見過呢,此時再看一次,卻是觀感完全的不同了。

    光明之爭!

    正是名為“光明之爭”的光明魔法。

    在八強賽之中,骸亞的對手的光明祭師,後來被逼進了絕境,便全力施展了這一招光明之爭。可米諾斯施展的“光明之爭”,卻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所表現出來的能力幾乎就是兩招完全不同的魔法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