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七十一章 第三戰

第二百七十一章 第三戰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戰的芊華和秋尋對上大公主的隊伍,兩者的實力本在伯仲之間,支持者也是半斤八兩,這是一場誰贏誰輸都有可能的比賽。(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

    而戰局的發展,卻不大不小的出人意料之外了。

    芊華的實力猛然爆發出來,表現出了和積分賽的時候截然不同的戰斗力,將本來同為奧沃克學院大比的四強選手的大邦同學徹底的壓倒。

    很明顯,雖然曾經都是奧沃克學院大比的四強選手,但是芊華如今的實力,卻遠遠高出了大邦。要知道,大邦手中還多出了一把魔法器的長刀,芊華卻依舊保持著她壓倒性的優勢。芊華出身名門豪族,要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魔法器,那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換句話說,芊華極有可能還藏有更可怕的魔法器未出,實力會進一步提升,這就相當的可怕了!

    羅風的眉頭緊鎖,秋尋這個女人就讓羅風很顧忌了,結果還來一個看起來更可怕的芊華。那這一對組合的戰斗力和威脅,就直接超過了骸亞和飛佔,在羅風的心中上升到了第一位的位置上了。當然,這里的排名,是不包括光明學院的隊伍的。

    阿長倒是很興奮,笑道︰“很好,這樣一看,骸亞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嘛,芊華同學更有資格被稱為奧沃克學院3的第一武士啊!”

    撒拓點頭道︰“看來,光明學院的壓力也不小了。”

    此前,一直保持著高調的光明學院的人,果然也安靜了不少。先有火系武士的骸亞。後有土系武士的芊華。再怎麼看。起碼在四強賽之中,是絕對不可能輕松獲勝了。

    芊華和秋尋剛剛下場,阿長趕緊湊上去,嬉皮笑臉又低聲的問道︰“芊華同學,你偷偷告訴我,藏了什麼厲害的魔法器啊。”

    “我在四強等你來!”芊華倒是沒有隱瞞,她先是看了看羅風,放下了一句狠話。隨後看了看阿長。直言道︰“我沒有魔法器。”

    阿長傻眼了,什麼回答他都猜想過了,卻從來沒有想過回答居然是這樣的。

    沒有魔法器!

    這算什麼!

    “你為什麼沒有魔法器?”阿長直接叫了出來。

    “我為什麼要有魔法器?”芊華一副毫無作偽的疑惑表情。

    阿長差點噎死,直翻白眼之後,才怒道︰“你出身豪門,背景雄厚,實力出眾,有什麼理由沒有得到一個魔法器啊。縱然沒有骸亞那種全世界頂尖的魔法兵器,也起碼得有一個高級貨色吧。”

    “羅風當初在奧沃克學院大比之中擊敗了我,卻也不見得有魔法器吧。”芊華放下這一句話。便再不猶豫,直接走回了座位上。

    阿長已經完全被打敗了。他傻傻的坐回了位置上,轉頭看向了羅風︰“搞了半天,原來是你開了一個壞頭啊!難道現在不用魔法器打敗對手已經是潮流了嗎?”

    不過嘛,阿長倒也不需要羅風的回答,他抱怨過後,又擠到了撒拓的身邊,開始研究芊華的斗氣技巧了。

    但是芊華的保密工作實在做得不錯,在此之前居然是毫無風聲傳出,沒有任何人知道她居然還懂得一招極為強悍的斗氣技能。或許作為搭檔的秋尋知道吧,但是這個女人心機深沉,那就更沒有泄露的可能了。

    更何況,這才是芊華的第一次出手斗氣技能,嚴重缺乏情報支持,撒拓再怎麼聰明,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做出什麼可靠的推論來了。

    阿長很遺憾的嘆氣,表示如果自己在四強賽之中遇見芊華,那可真是一場硬仗啊。

    撒拓無言,惟有大翻白眼以對。

    此時的場上,若蘭力斯已經開始了新的抽簽。

    而此時的隊伍僅剩四支︰俄耳休斯和米諾斯,烏瑞提洛和他的搭檔,一位名叫撒克林斯的光明祭師,還有羅風和雪麗,阿長與貝卡!

    兩支光明學院的隊伍,兩支奧沃克學院的隊伍。

    對于奧沃克學院的同學們來說,最好的抽簽結果就是彼此來兩場內戰了。

    阿長和貝卡雖然不錯,但大公主的隊伍都淘汰了,更何況這一對雙武士的奇葩組合。他們應該對上羅風和雪麗,為羅風這一個名義上的奧沃克學院第一人讓路,讓羅風順利挺進四強之中。

    而俄耳休斯和烏瑞提洛的兩支隊伍,無疑正是光明學院的最強兩支隊伍,戰斗力太高,奧沃克學院無人可對,惟有希望他們自己人對上自己人,先淘汰一支再說了。

    正當大家如此想著,若蘭力斯卻已經抽出了第一支簽︰俄耳休斯和米諾斯!

    眾人的心中俱是一跳,連呼吸都輕了幾分。

    三場積分賽之中,俄耳休斯和米諾斯的組合實在給了奧沃克學院的同學們太多的恐怖回憶。特別是其中米諾斯還沒有動手,全是俄耳休斯一個人出手,便三戰全勝,還都是完勝,以奧沃克學院的慘敗而收場。

    如此的戰績,實在讓人難堪,但也充分證明了俄耳休斯的實力。

    至于米諾斯,雖然他還從來未曾出手過,但依舊給人很強大的感覺。或許說是正因為他來沒有出手,所以實力才更是難以預測,讓人感覺更難以對付。

    而且俄耳休斯作為光明學院的光明騎士第一人,實力之強已經是有目共睹,米諾斯可以作為和俄耳休斯齊名的光明祭師第一人,實力到了什麼層次,大概也是可以預測的,最起碼是一定不會太弱。

    這樣的兩個人,一對組合,戰斗力之高,實在讓奧沃克學院的人滿是不安。

    現在,這樣一支隊伍被抽出來了,而誰將作為他們的對手?

    若蘭力斯沒有讓懸念保持太久。他緊接著抽出了第二支簽。只看了一眼。便面無表情的公布了結果。

    “阿長和貝卡!”若蘭力斯高聲的說。

    頓時,全場死一般的寂靜!

    隨即,沖天的喧囂爆發出來。

    大多數人都是痛苦的哀號,因為太過希望,反而更是絕望。當結果公布出來的一瞬間,他們就如同被一把利劍捅穿了身體,忍不住大聲的慘叫起來。

    這麼大的一個比賽場地,所有觀眾同時慘叫起來。那聲音之巨大和淒厲,簡直是不可想像的。

    不過嘛,慘叫之中,卻還有突兀的幾聲歡呼,充滿了得償所願的興奮之情,與四周圍的眾人格格不入。

    第一個歡呼的人,正是烏瑞提洛。他雖然很想打敗俄耳休斯,但卻絕對不願意太早相遇這一個最厲害,最難纏的勁敵。

    最好的敵人,最強的對手。當然還是得在決賽之中相遇,那是最大的舞台!最好的登頂之時!

    是的。在烏瑞提洛的心里,他想將奧沃克學院的所有人當成背景,在奧沃克學院的地盤里,由他和俄耳休斯的兩支光明學院的隊伍來進入最後的決賽。

    一方面,將奧沃克學院的隊伍全部擋在決賽之外,證明光明學院的絕對統治力,進而證明光明聖教廷的不可違抗。打擊奧沃克聯盟帝國的野心,重新整合整個大陸對光明神的信仰。

    另一個方面,在這樣重大的舞台上,在奧沃克學院這樣的背景下,他可以一力擊敗俄耳休斯,便等于在最龐大的領獎台上走到了最後,將所有的榮耀收入自己的懷中。

    這就是烏瑞提洛的野心!

    當然了,他從來都沒有懷疑過,只要他和俄耳休斯不要提前相遇,他們便可以擊敗所有對手,相遇于奧沃克學院的最後決賽之中。

    事實上,烏瑞提洛只有擔心兩個問題。一個是他和俄耳休斯會不會提前遭遇,不得不提前分出勝負。另一個是一旦和俄耳休斯相遇,自己能不能贏。

    烏瑞提洛雖然狂傲,但面對永遠都在微笑的俄耳休斯,卻一直有點發怵。打敗俄耳休斯,是他一直以來的追求,卻又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艱難的目標。

    但不論如何,八強賽第一輪,他們兩支隊伍就不用相遇了!

    第三場比賽的抽簽確定了,那麼沒有抽出來的兩支隊伍自然也就是第四場比賽的對手。

    八強賽的第三場比賽,俄耳休斯的隊伍對阿長和貝卡,第四場比賽自然是烏瑞提洛的隊伍對羅風和雪麗。

    這樣的結果,當然值得烏瑞提洛振臂一呼了。

    但是對于奧沃克學院來說,這卻是極為糟糕的抽簽對決。

    前面兩場比賽,骸亞和芊華的強勢出線,在後面的兩場比賽里,恐怕是沒有出現的可能了。甚至存在最壞的可能,那就是兩支光明學院的隊伍全部出線。

    這樣一來,四強的隊伍便是兩支奧沃克學院隊伍和兩支光明學院隊伍的平分秋色了。

    也不是大家看不起羅風這一個名義上的奧沃克學院第一人,而實在是骸亞和芊華太強,掩蓋了羅風的光芒。更何況,羅風本身自己也是讓人失望的。且不說羅風的戰斗力如何,但在這樣的比賽之中,他們居然整出了雙魔法師的奇葩組合,就足以讓大家不看好他們了。

    可是相比于所有人的沮喪,阿長和貝卡無疑是興奮的,而他們亦是歡呼最為劇烈的人。

    “很好,非常好,最好的兩個對手,全都留給了我們。”阿長把拳頭捏得嘎吱嘎吱作響,好戰之色已經全部寫到了臉上。

    貝卡一直都很安靜,但是其躍躍欲試的神情那也是暴露無疑的。

    撒拓卻急道︰“沒有你們想得那樣簡單,這樣的抽簽結果,對我們而言,實在不算好事。”

    阿長意外道︰“你也希望來兩場不痛不癢的內戰嗎?”

    撒拓嘆氣道︰“這是對我們來說最好的結局,起碼烏瑞提洛會被俄耳休斯所淘汰,那便少了一個勁敵啊。而這樣的結果,就是羅風遇見了一場硬仗,很不好打。而你?我極端不看好你們可以贏下俄耳休斯和米諾斯。”

    阿長拔高了聲音。一臉的佯怒︰“你就這麼小看我嗎?”

    “是啊。”撒拓又是一嘆。臉色亦是凝重。

    “其實我也大概知道。我們兩個人應該是贏不了俄耳休斯和米諾斯的。但是,強大的對手令人心醉,哪怕是輸,我也願意為此一戰。”阿長忽然嘿嘿一笑,語氣輕佻,但神色也是認真了起來。

    貝卡點頭道︰“他們是難得一見的對手,而且我們也可以毫無顧忌的出手,這才是最好的磨刀石!”

    撒拓道︰“那還能怎麼樣。事實如此,我只希望你們莫要強撐,該認輸的時候也干脆一點。”

    阿長哼道︰“這里可是我奧沃克學院的地盤,對方雖然囂張,但重手可以下,殺手卻是困難。我看他們啊,不敢殺人!”說完,阿長當先搶上前,大步邁到了場上。

    撒拓伸手想拉住阿長,結果卻是拉了一個空。這邊的貝卡也是興沖沖就上了場。讓撒拓又撲一個空。

    “他們啊,這是想死磕嗎!”撒拓罕見的急眼了。

    雪麗也是擔心起來。要知道,阿長和貝卡可都是一對硬骨頭,如果他們拼死一搏,卻也難保對手沒有殺心。更何況,飛佔已經開了一個壞頭,接下來的比賽連認輸都不見得有用了。因為你的對手隨時都有可能因為你說得太小聲而听不見,繼而痛下殺手。

    再怎麼樣,阿長和貝卡都絕不能死在這里!

    雪麗跟到了場邊,靜靜立于場邊,靜靜的看著場上。

    羅風也跟了過來,站在了雪麗的身旁。

    阿長回頭一看,頓時燦爛的一笑。

    他的笑容很真誠,亦很坦然。正如阿長自己所說,他知道自己很可能會輸,也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但是強大的對手難得,他不能在面對危險的時候就退縮。

    相反的,他更喜歡迎難而上,讓每一次危險都變成他更強大的踏腳石。

    他不想退,縱然是注定一敗,他也要奮力一戰。

    至于貝卡,他和阿長從小一起長大,這兩個人的脾氣和性格基本就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只是很多時候,貝卡很安靜,他更喜歡瞄準自己的目標就一路前進。

    阿長和貝卡,便這樣到了場上,眼楮閃亮,燃燒著高昂的火焰。

    俄耳休斯和米諾斯剛剛登了場,便感覺到了對手的不同。

    這一次的對手和之前的弱隊是截然不同的!

    阿長和貝卡卻是毫無猶豫,在全場觀眾都認定他們一敗的時候,沖了上去。

    米諾斯迅速退開,開始了魔法吟唱。

    阿長一邊沖刺,卻一邊高聲呼叫︰“喂,不是要一打二嗎?讓我們一個人唄!還是說積分賽的時候敢,這個時候就不敢了啊?”

    俄耳休斯絲毫不受干擾,正面迎向了阿長,光明色的斗氣蓬勃而發。

    青色的風斗氣聚集,阿長依舊以沖刺殺作為第一招,揭開了這一場戰斗的序幕。

    米諾斯倒是遲疑了一下,隨即和之前一樣,張開了一個防守型的光明護罩,便停在了場邊觀戰。但也不能說完全一樣吧,因為之前他是徹底的放心,根本沒有絲毫動手的意思,而此時的米諾斯卻是不敢走神的。

    阿長和貝卡在之前的戰斗中,給米諾斯的感覺就是︰這是兩個胡攪蠻纏,但同時可以創造奇跡的組合。當然了,他們雙武士的搭檔,本身就是一種奇跡了。

    米諾斯沒有動手,阿長便是哈哈大笑道︰“好,你讓我一個光明祭師,我讓你一只雙生蛙怎麼樣啊,都是遠程魔法攻擊嘛,都一樣!哈哈哈。”

    阿長一邊大笑,一邊接連的變速變向,整個人在青色的風斗氣之中不停的圍著俄耳休斯轉圈,找到機會就是上來一下。

    一擊而退,絕不戀戰。

    事實上,阿長早在積分賽的時候就和光明騎士交過手了,他繼續著曾經的風格,以快打節奏,避免和俄耳休斯發生正面的對戰。

    但是,俄耳休斯畢竟不是無名之輩。

    曾經對光明騎士有效的戰術,在俄耳休斯這里卻是受到了很大的壓制。

    首先,俄耳休斯的速度不慢,而且他的戰斗嗅覺很是靈敏,起碼阿長的速度雖快,卻也無法真的傷害到他。

    其次,俄耳休斯的斗氣實力明顯高出阿長不少,純白色的光明斗氣將青色的斗氣壓過,每一次的交手,都將這樣的優勢發揮到了極致。

    所以了,在短短的時間內,阿長雖然連變數招,攻擊的角度換了再換,卻始終還是被俄耳休斯一一識破。每當俄耳休斯跟著變招的時候,阿長只能繼續再變。不敢和俄耳休斯硬拼硬的對招,正是阿長的最大缺點。

    俄耳休斯就如同一座高山,阿長卻是山邊的一只老鷹。老鷹飛得雖然快,但不過就是徒勞,轉的圈子再多,也始終打不倒一座山!

    這時,緩慢的土武士到了。

    貝卡剛到,阿長便忽然一個跳步,從旁閃開,貝卡則從後忽然沖出,直接一個肩撞,轟向俄耳休斯。

    阿長和貝卡的配合確實默契,這也是他們敢于搭雙武士組合的最大把握。

    俄耳休斯沒有躲,他面對阿長的速度優勢沒有躲,如今面對貝卡的力量優勢卻也依舊沒有躲。(未完待續。。)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