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六十八章 首勝

第二百六十八章 首勝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火系的斗氣,銀色的長槍,骸亞整個人化作了一個紅色的影子,直撞對方。(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光明騎士卻沒有攻擊,而是選擇了防守。他的騎士劍耀起銀白色的亮光,慢慢染上了全身,仿佛為他鍍上了一層白銀似的光環,人如山一般靜立。

    光明祭師和飛佔則同時開始了吟唱。

    骸亞的長槍和光明騎士的長劍,凶猛的撞擊到了一起。

    當的一聲!

    長劍立刻被蕩開,而光明騎士亦是一退。但他卻沒有慌亂,而是在骸亞沖上來的時候,緩步游走,劍如靈活的游魚一般靈動的滑動,時而直進,時而滑過。滑不溜手,難以捕捉。

    兵器越長,力量越大,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便是這個道理。

    光明騎士自然明白,就沖骸亞手中比人還要長的銀槍,力量上就絕對可以完勝自己了,絕對不能與之硬拼硬。所以他的選擇是,以速度克力量,希望用避虛就實的打法來克制骸亞。

    但是很快,他便意識到自己錯了。

    骸亞手中的銀槍舞動如龍,翻滾自如,簡直在他的手中活了過來一般。火紅色的斗氣蓬勃而發,為他披上了一身火焰般的披風,隨風而展。

    烈火之中現蛟龍!

    眼前的景象,引得一眾觀眾們大聲驚呼起來,隨即更是瘋狂的喝彩。

    在積分賽的時候,骸亞可沒有這樣的表現。更沒有如此驚人的技藝。他不但隱藏了自己的魔法器長槍,明顯還在積分賽的時候留力了。如今八強賽至,他猛然爆發。正是一直倍受壓制的奧沃克學院的學生們所期待的。

    銀色的長槍如龍,卷起層層火紅的斗氣浪潮,將光明騎士拖了進去。隨後瘋狂的洶涌,不停的席卷,將光明騎士徹底壓制在了里面。

    光明斗氣的亮光在一片火紅的映照之下,頓時黯然失色。

    誰都看出來了,骸亞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光明祭師亦是急了。最後一個魔法音節爆出,光明魔法之中最普通。但也是最常用的光明戰歌已經完成。

    光明戰歌,光明系輔助魔法,由光明祭師施展,為光明騎士提供各方面的能力增幅。這也是光明祭師和光明騎士的一個固定的配合套路。

    在本次大賽之中,光明學院的人已經多次使用了。

    光明騎士得到了輔助,身上純白色的光明斗氣頓時更盛,將他從火紅色斗氣的重重包圍之中突出了一道縫隙。手中的騎士劍更是銀白光芒亮得耀眼,與銀槍一踫,居然也能隱隱招架住了。

    光明騎士開始了自己的反攻。

    仿若火海之中,一座白色的光柱沖破而出,和骸亞的長槍抗衡起來。

    可觀眾們還來不及發出一聲嘆息,那局面再變。白色的光明斗氣僅僅是耀眼了一會,便再一次被火紅色所佔據。

    骸亞手中的銀色長槍忽然大震,火斗氣順著骸亞的雙手不停的涌入槍身之中。然後。便如同一塊燒紅的烙鐵,巨大的紅色從骸亞的雙手緊握的槍身之中傳遞出來。

    如同被巨大的溫度所感染,原本銀色長槍瞬間化作了一根赤紅色,仿佛熔岩一般的黑鐵槍!

    熔鐵長槍,帶著劇烈的高溫,舞動之間連空氣都隱隱被高溫所扭曲了。

    骸亞對這樣的高溫絲毫不怕。更可以說是很享受的。他的速度更猛,他的力量更凶。火紅色的火斗氣徹底更是如同真正的火焰一般。火海之中,熔鐵長槍更是成為了首領。火焰隨著長槍而動,瘋狂的洶涌,靈動如一條奔騰的火焰洪流。

    光明騎士有點抗不住了!

    現在的他,身受光明戰歌的增幅,本身的戰斗力已經比平時高出三成左右,但是面對火焰戰神一般的骸亞,還是只能敗退。

    觀眾們已經快要將喉嚨喊破了!

    光明騎士不是骸亞的對手,光明祭師為他加上了一個光明,那還不是骸亞的對手。

    這是什麼情況?這是光明祭師和光明騎士的兩人連手,卻要被骸亞一人干倒的節奏啊。

    一擊,光明騎士一退。

    骸亞搶前一步,手中的熔鐵長槍又是一掃,光明騎士又是一退。

    再一掃,巨大的“當”的一聲,光明騎士還得退。

    骸亞就這樣步步逼近,每搶一步,手中長槍便橫掃一擊而出。光明騎士已經閃無可閃,只得一次次將手中的騎士劍擋到身前,和骸亞的長槍對拼。

    每一擊。

    每一聲金鐵交擊時的聲音。

    骸亞每一次踏前一步,光明騎士都要無可奈何的退後一步。骸亞一步一擊,而光明騎士卻只能節節敗退。

    直至最後,一聲極端刺耳的金鐵顫抖之聲響起,骸亞的熔鐵長槍一搶而過,本來擋在面前的銀色長劍最終崩斷!

    一段銀色的扁平狀長片彈了起來,在一片紅色的火海之中飛出,旋轉著飛過了三十米後,再“奪”的一聲插到了地上。

    所有人這才看清,這是一片劍刃!是一段被擊斷的銀色劍尖!

    那劍尖插進地里,而劍身被擊斷的那一個部分,就恰好暴露在眾人的眼前。那個地方,金屬融化凹陷,好象是先被巨大的溫度融化到了一定的程度,劍身已經軟了,再被巨大的力量擊中,便不堪巨大的沖力,被直接砸斷的。

    驚叫聲連成一片,連一直不岔的阿長也不得不倒抽一口涼氣起來。

    作為一名武士,手中所拿的兵器自然不是凡兵常器,要是普通的刀槍劍戟,拿了還不如不拿呢。而騎士劍,正是光明聖教廷為光明騎士統一頒發的魔法兵器。外表上都一樣。但騎士劍也有高低之分。

    光明聖教廷最出名的那幾把魔法兵器,可都是騎士劍,那基本都可以算得上是名副其實的聖器了。

    當然了。光明騎士手中的騎士劍也許不是什麼高級貨色,但能夠代表光明學院來奧沃克學院挑戰的學生,手中的騎士劍恐怕也不應該是什麼低級貨色吧。

    可這樣的一把魔法兵器,居然被骸亞用他的魔法兵器生生砸斷!

    這是何等恐怖的破壞力啊!

    烏瑞提洛一皺眉頭,說道︰“那個人手中的長槍,恐怕非同一般!”

    俄耳休斯卻搖頭道︰“這樣的破壞力,不僅僅是因為對方的魔法兵器夠好。使用者擁有足夠的能力,才能將手中的魔法器的最大威力發揮出來。”

    這邊。撒拓也是感慨著說道︰“以魔法器將對方的魔法器擊毀,這我也是第一次看見啊。”

    “切。”阿長繼續嘴硬,“我看是骸亞手中的魔法長槍太高級,而對手的魔法騎士劍明顯不如他嘛。”

    “這確實也是一方面的原因。”撒拓罕見的同意了阿長的看法。“不過嘛,魔法器也算是個人實力的一種,綜合來看,骸亞還真是夠厲害的。”

    場下的議論紛紛,卻干擾不了場上的局面。

    光明騎士的兵器毀了,他卻還沒有輸,這當然還要得益于光明祭師的幫助了。

    光明祭師搶到時間,再出一記光明魔法,光明之爭!

    光明之爭。同樣是光明系的輔助魔法,不過這一次卻不是只針對自己人了,還同時可以針對敵人產生效果。這是一招相當高級的光明魔法了。

    光明之爭,那是一顆仿佛太陽般的白色光團,被光明祭師用雙手托到了頭上。亮如太陽,光芒耀眼,在光明祭師的支撐之下,光團緩緩飄到了空中。將整個場地都納入了自己的光照的範圍內。

    然後,在亮光所照之處。光明元素變得活躍,變得強烈,變的清晰,而且還有越來越多的光明元素不停的被吸引而來。而相反的,其他的元素則開始變得稀少,變得遲鈍。它們被排擠,被壓縮,甚至被徹底排斥到了光亮所照的範圍之外了。

    光明系魔法的光明之爭,可以在一定的範圍內,將光明元素提高到均值以上,而同時將其他所有系的元素壓縮到均值以下。

    這樣一來,在光明之爭的範圍內,所有光明職業者都可以獲得幫助,而所有非光明職業者都將受到限制。

    至于具體範圍的大小,要視施法者的能力而定。

    這一個光明祭師的實力不俗,他的光明之爭,居然完全籠罩了整個比賽場地。

    光明戰歌和光明之爭兩個光明系魔法先後加身,光明騎士終于找到了自己的優勢,在雙重輔助之下,他佔據了優勢。

    骸亞卻不急,他轉攻為守,開始了防御能力的展示。

    比賽從一開始,骸亞就一直在攻擊,一直在猛攻,強攻。當然了,他的攻擊力之高,那也是有目共睹的,打得光明騎士狼狽不已。

    很多人就下意識的覺得,骸亞也許是一個重攻輕守、以攻代守的武士,他選擇的兵器也是長兵器,攻擊力驚人了,那麼在防守的時候就有問題了。

    可如今看來,人家的防守功力也絕對不在攻擊力之下!

    防守嚴密,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密不透風了。

    專注于防守的骸亞,再次讓人吃驚。他的長槍不再游走,而是將雙手握在槍身中間,使之成為了一根左右平衡的棍子一般,一經舞動,簡直就如同一面盾牌。

    其防守之穩,也絕對是讓人目瞪口呆的。

    眾人這才知道,這居然是一個攻擊強悍,防守精妙的家伙,是一個攻守平衡的強大武士!

    光明騎士本應該佔盡上風,結果卻成為了骸亞的強悍防守能力的背景,襯托著骸亞的強大,顯得自己更加的渺小。

    繼俄耳休斯和烏瑞提洛兩個人之後,本次大賽終于有了第三個人大放異彩,展現了非凡的戰斗力和超人一等的境界。而這一次,是光明學院的隊伍成為了失敗者。強者是屬于奧沃克學院的人。

    對于奧沃克學院的所有人來說,這無疑是值得歡欣鼓舞的事情。

    俄耳休斯和烏瑞提洛早在積分賽的時候就不停的大勝,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讓人心驚。在此之前,沒有任何人覺得奧沃克學院有人可以和這樣強大的兩個光明騎士一戰。而如今,卻多了一個骸亞可以和他們平分秋色了。

    俄耳休斯和烏瑞提洛終于有對手了!

    觀眾席上,眾人俱是一臉的喜色。

    “第一人!第一人!”不知道從哪里開始,忽然傳出了一個人的高呼。

    “第一人,第一人。”但是很快,呼聲得到了大多數人的響應。

    “第一人……”大家都跟著高呼。不少人更是激動得站起身來,振臂而叫。

    聲音漸漸擴散。直至影響了全場,呼聲如雷,響徹整片天空。

    而此時,沉寂許久的飛佔也動手了。他似乎是故意放緩了吟唱的速度,顯得漫不經心的樣子,但是再怎麼慢,此時光明祭師都已經完成了兩個光明魔法,而他的亡靈召喚自然也完成了。

    飛佔的故意留手,給了骸亞大量的時間,而骸亞也沒有浪費,一通佔盡上風的猛攻,打得對方的光明祭師和光明騎士幾乎是毫無還手之力。

    此時。一直好整以暇,毫無壓力的飛佔終于完成了亡靈召喚,便也宣告了對方的慘敗已成定局!

    當然了。這不是光明祭師和光明騎士小看了飛佔,也不是他們不知道亡靈魔法師的恐怖,而是他們在骸亞的壓制之下,明明知道不能放任一個亡靈魔法師從容施法,可又偏偏無計可施。一個骸亞就叫他們吃盡了苦頭,還落入了徹底的不利局面。哪里又還有余力去干擾飛佔的施法。

    黑色的煙霧騰起,在飛佔一臉輕松的嘲笑面前化為兩個黑幕。

    黑幕落下。兩只骨武士昂然立于場地上。

    飛佔顯得很輕松,哪怕在光明之爭的籠罩下,其實他的亡靈魔法受到了巨大的壓制,可是骸亞頂在前面已經形成了絕對優勢,他根本就不需要緊張,局面也不需要他的全力以赴了。

    兩只骨武士上前,配合著骸亞,夾擊光明騎士。

    結果?便正如眾人所料!

    骸亞在兩只骨武士的配合之下,轉守為攻,瞬間擊潰了光明騎士軟弱無力的進攻。他看準機會,熔鐵長槍一擊掃中,便將光明騎士擊倒在地,隨後再一擊,已經將其干淨利落的擊昏過去。

    骸亞擊倒了光明騎士,卻沒有繼續攻擊,而是停下了手。

    兩只骨武士卻是大步上前,直逼光明祭師。

    那骸亞的熔鐵長槍的攻擊力之高,連魔法器都可以硬生生砸斷,而光明騎士正面挨了兩下,恐怕骨頭都斷了不少。此時他撲倒在地,生死不知。光明祭師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自己的搭檔已經徹底指望不上了。

    “我認輸。”光明祭師很光棍的說道。

    觀眾們歡呼,場下的光明學院的人也是一臉的陰霾。

    可是!

    兩只骨武士卻沒有停下,它們猛的一個加速度,居然沖到了光明祭師的身前來了!

    別看骨武士一身厚厚的鎧甲,體格高大威猛,便以為它很遲鈍。事實上,亡靈武士就是集速度、力量、防御力于一身的綜合型亡靈生物。它的移動速度,在亡靈生物之中絕對算是不錯的存在。

    而光明祭師卻是一個傳統的、專一的魔法職業者,他既沒有強健的體魄,也沒有近戰能力的嗅覺。

    所以了,當兩只骨武士沖到他的身前的時候,他只能張大了眼楮,傻傻的看著飛佔。

    他感覺到了極大的危險,但他毫無閃躲的能力!

    飛佔一臉的笑容,隔得很遠,卻讓人看得很清楚。

    他笑得很得體,很優雅,是標準而典雅的貴族風度。可是誰都可以感覺到,他的笑容之中充滿了嘲諷和猙獰。他是骨武士的主人,他才是一切獠牙的首領。雖然他只是遠遠的站著,優雅的笑著。

    “你敢!”烏瑞提洛大吼出聲,整個人如同利箭一般射到場上。

    飛佔不敢?他又有什麼不敢的!

    一只骨武士一腳掃去,直抽光明祭師的雙腿。

    “ 嚓”一聲!

    骨頭碎裂的聲音讓人心驚膽戰,渾身雞皮疙瘩冒出來。

    光明祭師只來得及慘叫半聲,人已經昏倒過去,而就在同時,另一只骨武士一拳直擊,正中他的腹部。

    砰的一聲悶響,光明祭師如同一個破娃娃一樣被直接打飛出去,直奔光明學院的觀眾席上飛去,從他口中、鼻中、眼中噴出的鮮血,染紅了一路。

    眾人皆是傻眼。

    這樣的變化,還真是措手不及,超出了所有人的預計。本來熱鬧的場地里,頓時變成了一片死寂般的安靜。

    “螻蟻小兒!拿命來!”烏瑞提洛大怒,整個人映出了純白色的光芒,如同一顆流星一樣沖向了飛佔。

    骸亞卻忽然一個轉身,手中熔鐵長槍掃出,直接掃向烏瑞提洛的胸口。

    銀白色的光芒沖天而起,鏗鏘的聲音亦是刺人耳膜,烏瑞提洛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把騎士劍,直接迎上擊來的長槍。

    “當……”的一聲顫音,余聲不絕,連綿不斷。

    骸亞一退便是三步,而烏瑞提洛亦是擋不住巨力,卻是退到第四步才剛剛站穩。

    這一擊,平分秋色!

    場下,俄耳休斯已經接住了光明祭師,而米諾斯也是趕緊上前開始了治療。(未完待續)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