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冠軍宣言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冠軍宣言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撒拓以他的高智力的推理能力,瞬間解決了眾人為難的問題,頓時令羅風他們一下都安靜了。(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

    只是他們卻沒有義務為他人解釋什麼,而對于撒拓的智商和能力,他們也不會有人質疑什麼。

    其他人可就為難了,他們既對俄耳休斯和烏瑞提洛的矛盾心存懷疑,覺得光明學院的第一騎士和第二騎士之間應該不會有問題才對,但又對此心存僥幸,無比的期望這是真的。畢竟強大的對手的陣營里分了兩派,把更多的精力消耗在了內斗里,這對任何一個對手都是絕對的好消息。

    此時,奧沃克學院的同學們自然無比希望這就是真的,恨不得俄耳休斯和烏瑞提洛有不共戴天的殺父之仇,奪妻之恨,讓這兩個人上來拼一個同歸于盡才好呢。

    這會,更是有敢想敢做的人提出意見。要充分利用俄耳休斯和烏瑞提洛之間的矛盾,挑撥離間之下讓他們結上死仇,以便我們隔岸觀火,坐收漁人之利啊。

    這話一出,響應者眾,各路意見,各種計劃,各有陰謀,都各自紛紛低聲說起。

    但要是說起實際可行的計劃,卻是一個也沒有的。這也是正常,畢竟俄耳休斯和烏瑞提洛的矛盾究竟是不是事實還沒能完全確定呢?又哪來的針對性計劃啊!這種情報上的不足,就只能帶來幾分略帶猜測的推論,根本無法就此做出正確的計劃和安排。

    當然了。這種情報上的不足,卻也不能怪易方他們了。要知道,光明聖教廷早就視奧沃克聯盟帝國為敵人。兩者也就剩下了表面上的和平了。在這樣的情況下,雙方必然采取了消息封鎖的措施,而這樣還能弄到關于光明學院的人的情報,這已是極為不容易了。

    現在也就是金色聯合社才能有這樣的情報能力,至于其他的任何團體,甚至很多導師都沒有這種能力呢。

    所以了,同學們雖然說得熱鬧。但基本上沒有什麼實質性的作用。而阿長坐在前面听得是直翻白眼,幾次都差點起身反駁。但是在雪麗的眼神的威脅下,這才忍住沒有上來冷嘲熱諷。

    直到對方光明學院的兩個人在場上站了許久,這邊奧沃克學院的人才猶豫著上了場。

    他們剛才雖然講得歡暢,但實際上的作戰計劃也就一個。那就是主動認輸以保存最後的顏面和以後的作戰能力。

    如果認輸不能算是計劃的話,那他們的計劃就是一個也沒有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職業者的比賽冷酷而現實,實力不行就是輸,這不是任何陰謀詭計可以逆轉的。所以了,認輸其實也不失為一個棄車保帥的行為。

    或者說,這不能叫作“認輸”,而是可以體面的稱之為“選擇性放棄”!

    雖然阿長本身極為不贊成這種舉動,但是撒拓卻是支持的。聰明人總是權衡利弊之後。然後便做出了最符合現實,最符合利益的選擇。

    從這一個方面來說,骸亞也實在是一個懂得取舍的聰明人。

    這也可以理解。骸亞和羅風畢竟不同。羅風是孤家寡人一個,基本不用考慮太多,以他的實力也足以用拳頭說話了。而骸亞除了是一個可以比擬羅風的強者之外,他還是一個大社團的首領,利益取舍當然會更多了。

    所以了,當羅風看見自己的這一支隊伍上場。在短暫的猶豫之後,便坦然的挺直了腰。用一種全然不防守的姿態怒視對手時,羅風就只剩下嘆息了。

    羅風知道,這種強硬的姿態不是為了硬拼,而恰恰相反,這是用來認輸的態度。

    這是人的常態,只有決定認輸的人,才會故意虛張聲勢的作出強硬的姿態,而真正的強硬,願意以死相搏的人,卻通常都只有冷靜和淡然。

    連死都不怕的人,還需要作出強硬的態度嗎?當然不用了!

    羅風雖然不滿,但卻也理解這種選擇,這大概也不能說是錯誤的選擇吧。

    對方,光明學院上場的人,當先一個光明騎士便是烏瑞提洛,而另一個光明祭師則故意落後了一步,一副以烏瑞提洛馬首是瞻的態度。

    一個光明騎士和一個光明祭師作為組合,結果卻站成了一個首領和一個手下的意思,倒也是稀奇古怪的事了。當然了,這也是側面印證了烏瑞提洛的實力不俗,才能讓人甘心為其手下。

    烏瑞提洛一副冷傲的表情,倨傲的站在場上,本來還沒有什麼話說,但一看對手兩個人上場之後就怒視他,卻頓時哈哈一笑。

    “外強內干,裝模作樣,倒是一個路子的啊。”烏瑞提洛根本無視了自己的對手,轉過頭和自己身後的光明祭師說道。“你看他們兩個人,看著好像老虎,卻是紙糊的罷了,輕輕用手一捅,保管他們一戳就破!”

    烏瑞提洛的言語大是不客氣,而且話里話外多是含沙射影的暗罵,看似罵的是自己的兩個對手,實際上卻把整個奧沃克學院,甚至是整個奧沃克聯盟帝國都罵了進去。

    囂張!

    極度的囂張!

    但不得不說,可以在別人的地盤上囂張的人,無疑都是有囂張的資本和能力的。

    相比于烏瑞提洛的囂張,他身後的光明祭師就是一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樣子,完全就是一個跟班,還得是一個合格的、優秀的跟班。

    奧沃克學院的兩個人怒了,滿場的觀眾怒了,斥責怒罵的聲音陡然沖天而起,瞬間如驚濤駭浪一般將烏瑞提洛淹沒了。

    烏瑞提洛卻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他笑道︰“怎麼?不想認輸了?”

    一語道破!

    烏瑞提洛居然是一眼就看穿了對手的行為,他冷冷笑道︰“其實也是對的,明知道打不過我。居然還想打那就是傻子了吧。知道打不過了,及時認輸,還能挽回一點點的面子,這才是聰明人的做法。”

    奧沃克學院的兩個人頓時滿臉通紅,站在那里是退也不是,進也不是。

    烏瑞提洛哼道︰“怎麼,還要猶豫嗎?反正都是輸。自己主動認輸,起碼不用躺下被人抬下去吧。要是讓我動了手。你們不但是輸,還得重傷,我要是一個不小心,給你們來一個斷手斷腳的慘敗。不比自己認輸難看多了啊。更何況,我把你們打殘了,你們恐怕就得退賽了。還是算了吧,要不然打到後來,估計你們奧沃克學院都沒有隊伍可以比賽了,那就更難看了。”

    烏瑞提洛的話很難听,不是普通的難听。

    雪麗當場就變了臉色,難以置信道︰“這個人說話怎麼這樣子?”

    阿長嘿道︰“牙尖嘴利,要一張毒舌的利嘴啊。”

    撒拓也是呆了一呆。隨即苦笑道︰“大概也就是一種戰術吧,用鋒利毒辣的語言擾亂對手的心神,讓對手無法正常對待比賽。算是心理戰術吧。”

    阿長一撇嘴,說道︰“我看就是毒舌天性吧了。”

    羅風卻是皺起了眉頭,嘆道︰“沒辦法認輸了。”

    確實!

    烏瑞提洛的話說到這里,別說是一個人了,就是一只要臉的狗都得急眼,更何況在這里的人無一不是奧沃克學院的精英學生。誰能接受這樣的羞辱!

    果然,奧沃克學院的隊伍里。那位武士頓時臉色鐵青,一雙眼楮直欲噴火,咬牙道︰“認輸?做夢吧!老子就是輸,也得扒你一身皮下來。”

    隊伍中的魔法師也是一下冷了臉,他悄悄退後了一步,把自己遮在了武士的身後。

    毫無疑問,這是全力出手一戰的意思了。

    骸亞臉色一變,全身都繃緊了起來,隨即又是頹然一嘆。

    事情發展到了這里,也實在怪不得別人了。對方這樣子的羞辱,又如何叫人主動認輸?就是拼命一搏,打一個手腳皆斷,卻也不能叫自己撕下臉皮給別人踩啊。

    與骸亞一樣,一臉失望和遺憾的人,還有撒拓。

    撒拓眼見奧沃克學院的隊伍忍不了這一口氣,決定要死戰一場時,頓時也是臉色一灰,顯得很是失望。

    “你們這些聰明人啊,就是沒有骨氣。”阿長敏銳的察覺了撒拓的神情,立刻鄙視之。“我們要打,輸也要打,這無關勝負,而是尊嚴的事!”

    撒拓從以前的經歷中早就總結出來了,千萬不要和阿長吵架或者爭論,只因為他的水平就和貧民窟里面的潑婦一樣,精通撒潑打混,胡攪蠻纏,這大概和阿長的貧民窟的童年生活分不開吧。

    撒拓立刻認輸道︰“是啊,輸也得打,打也得輸。要是不打可以輸,其實還是好的,只要打了只能輸,還得慘輸,就是輸上加輸了啊。”

    阿長一瞪眼楮,道︰“怎麼這麼繞啊,別以為我听不出來啊,你這還是不服氣呢。”

    阿長說輸了也得打。

    撒拓便說打了也得輸!

    兩種做法,卻只有一種結局。

    場下吵鬧不已,意見不一,但場上卻已經打成了一團。

    你可以說聰明人缺少一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氣和銳利,但你不得不承認聰明人之所以是聰明人,那就是他們通常猜對了結果。他們缺少驚喜,所以才能在大多數情況下都做出了對的選擇。

    結果,正如他們所料!

    沒有奇跡,沒有什麼值得一提,整場比賽都處于一種一邊倒的碾壓狀態。

    如果說還有什麼值得一提,那就是比賽剛剛開始的時候,烏瑞提洛渾身爆發出了光明的斗氣,正準備沖上去迎戰,而後面的光明祭師也開始了吟唱。

    本來嘛,這是一個很正常的場景,光明騎士一馬當先,光明祭師在後面吟唱,準備施展光明魔法以輔助光明騎士的戰斗。

    這場景不但正常。而且基本形成一個慣例了,似乎每一對光明騎士和光明祭師的配合都基本是這個樣子的。至于光明祭師到底是施展什麼光明魔法,除了對光明魔法本身很熟悉的人。其他人是听不出來的。

    吟唱剛起,奧沃克學院的人還沒有反應呢,烏瑞提洛自己倒是急了!

    只見他猛的一回頭,狠狠瞪了身後的光明祭師一眼,眼中的怒火和凶悍可是絲毫不假啊,就那意思,仿佛是在說你要是繼續吟唱下去。老子就回頭滅了你!

    光明祭師當場傻眼了,這是什麼意思啊。

    奧沃克學院的人也傻眼了。這難道真的是內訌?

    “不要你插手,安安靜靜的等著就可以了。”烏瑞提洛忽然吐出了這麼一句話,回頭繼而冷笑。“來吧,我一個人就夠了!”

    這意思。很明白是要一個人對兩個人啊!

    光明祭師猶豫了一下,終是沒有再次吟唱繼續,而是停頓了一下,又重新吟唱了一個新的光明魔法。這一下,烏瑞提洛滿意了,他一邊扯著嘴角,一邊渾身披著白色的霞光沖了上去。

    光明祭師最後選擇的光明魔法,就是米諾斯一直在用的,一個飄浮在頭頂的能量護罩。

    頂著一個能量護罩。光明祭師也學起了米諾斯,退到了場地一邊,擺明了是不插手的旁觀起來。

    很顯然。這是烏瑞提洛在示威,他是眼見俄耳休斯的姿態,所以自己也決心要和俄耳休斯一樣,踩著奧沃克學院的隊伍來證明自己的威名,亦證明他不弱于俄耳休斯。他俄耳休斯可以做到的,我烏瑞提洛當然亦可以!

    抱著這樣的想法。烏瑞提洛的戰斗基本和俄耳休斯如出一轍。

    烏瑞提洛如此的行動,倒是證明了一件事情。就是烏瑞提洛最起碼是不服俄耳休斯的,在某種意義上說,他們這樣較勁就是存在矛盾的。

    當然了,較勁的對象就是奧沃克學院的同學,這可就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情了。而事實亦證明了,烏瑞提洛的實力果然不輸于俄耳休斯。在一對二的戰斗里,烏瑞提洛基本把控著局面,將奧沃克學院的兩個人壓著狂攻。

    而且烏瑞提洛這個人,看著一臉冷傲,事實上卻全無高手的風度。他的嘴巴一直斜著,仿佛天生就是一個歪嘴巴,時時刻刻都在嘲笑著一般。嘴巴更是損,一邊打一邊罵,更是嘲諷不休。

    “怎麼,就這樣嘛,就這樣的水平也敢上來丟臉。”

    “剛剛就應該認輸了吧,認輸了不就不用這樣不要臉了啊。”

    “再用力一點,用力一點啊,打不動我啊。”

    “要我讓你嗎?很遺憾,我就是讓了你,估計你也撐不住了啊。”

    喋喋不休,時不時還要哈哈大笑一下,烏瑞提洛整個人都是毫無顧忌的狀態,得勢不饒人,仿佛他的對手就是地上的兩只死狗,要怎麼踩就怎麼踩!

    觀眾們已經徹底紅眼了!

    如果這里可以沖上去圍毆,估計十個烏瑞提洛都已經成為肉餅了。但在這里的觀眾,卻都是奧沃克學院的學生,不是魔法師,就是武士。他們都知道這是比賽,有基本的準則和榮耀,烏瑞提洛的嘴巴再毒,也只能靠場上的隊員自己解決。

    直到奧沃克學院的兩個人皆是吐血倒下,一切都是如此的意料之中,沒有任何的意外。

    雖然,有時候人們也實在分不清,到底是被打得吐血,還是被氣得吐血,但反正又是一場難以觀看,需要漫長忍受的慘敗過去了。

    阿長氣得呼吸都大了不少,就像一只架老舊的風箱,呼呼呼的作響,估計肺都要氣炸了。

    貝卡也是連連咬牙道︰“真是混蛋,混蛋!”

    撒拓嘆氣道︰“都說認輸了啊。”

    場上,烏瑞提洛忽然掃過了羅風他們,冷道︰“听說你們的學院第一人是一個亡靈魔法師啊,素有奧沃克學院第一巫師之稱,是誰啊?”

    聲音輕浮,語氣不在乎,神色更是輕松。

    羅風淡淡道︰“是我。”

    “哦。”烏瑞提洛一指場上倒下,生死不知的兩個人,說道。“你大概不會只有這樣的水平吧,啊?哈哈哈哈。”

    “你個……”阿長整個人都要跳起來。

    羅風卻按住了阿長,淡然道︰“你早晚會知道。”

    “哦,有信心嘛,只可惜啊,從第一輪比賽至今,你們只有輸,輸了再輸。”烏瑞提洛一聳肩膀,“就怕你遇不見我啊。”

    烏瑞提洛的言語毒辣,不留情面,但重要的卻是他的表情。眼角斜上,嘴角斜上,一副你要怎麼樣也奈我不何的張狂,一副高高在上而居高臨下的輕視。這樣的神色,確實讓人很難忍受。

    羅風卻笑了,說道︰“你遇不遇到我,你都會知道的。”

    “哦。”烏瑞提洛這才正視了羅風一眼。

    羅風道︰“因為我會拿下冠軍!”

    烏瑞提洛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起來,他也道︰“好可惜啊,我也要拿冠軍!”

    烏瑞提洛說要拿冠軍,卻根本不看羅風,而是往回看了,他的目標卻是俄耳休斯!

    在烏瑞提洛的心中,奧沃克學院的人根本不值得一提,光明聖教廷稱霸世界大陸之時,哪來的奧沃克什麼東西的。他要拿冠軍,最大的敵人就是俄耳休斯。他要擊敗俄耳休斯,不但要拿到冠軍,還要拿下光明騎士第一人的名譽。

    所以了,這一切,他的敵人都是俄耳休斯!(未完待續)

    ...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