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四十五章烏瑞提洛

第二百四十五章烏瑞提洛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什麼意思!”

    “骸亞同學,你也覺得光明學院的治療能力超出我們太多了嗎?”

    骸亞沒頭沒尾的一句話,立刻讓許多人都急眼了。(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

    撒拓的推理雖然嚴絲合縫,合情合理,但人畢竟還是相信自己多一點,哪怕撒拓已經展現了高人一等的智力,但不相信的人還是有,心存僥幸的人更是很多。

    眾人不信任撒拓,那是因為撒拓就是一個無名小輩,是托了羅風的面子才有資格坐在這里的,而坐在這里的人,卻都是奧沃克學院的精英份子。他們能夠代表奧沃克學院出戰,這本身就是一種身份和實力的象征。或許和光明學院的人一比,實力還是弱了一點,但和撒拓一比,那優越感可就很明顯了。

    是以,撒拓說得再好,那也遭到了眾人的無視。

    可骸亞就大大的不一樣了!

    他是奧沃克學院第一人最有力的競爭者,哪怕羅風曾經在學院大比之中的決賽中贏了骸亞,但至盡仍然有人覺得,骸亞比羅風更強。

    更有無數人覺得,雖然羅風在初年級的學院大比中勝出,但後來的骸亞進步更快,實力迅速的提升,所以已經超越了羅風。

    所以了,奧沃克學院一直都有“骸亞才是名副其實的學院第一人”這樣的流言。

    更何況,骸亞領導的學生社團那可是大型學生社團,一直都有奧沃克學院第一學生社團的美譽,骸亞作為社團之首。聲威之隆之盛。那自然是風頭無兩。無人能出其左右的。與和平互助社這樣胡鬧的學生社團,那更是根本不在一個檔次里。

    在坐在這里的參賽學生里面,縱然個個都是精英,人人都是學院的名人高手,但骸亞不論是個人實力還是地位身份,在這里也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論實力,骸亞是隱隱的第一人。

    論身份地位,骸亞更是完勝和平互助社的家伙。

    所以了。骸亞說的話,哪怕是沒頭沒尾的一句,那也勝過了撒拓的千百句推理,可信度更是不可同日而語啊。

    在眾人的慌忙詢問之下,骸亞還說出了一個讓人震撼的消息。

    在第一輪第一場比賽中,光明學院的人和奧沃克學院的人拼了一個兩敗俱傷。光明學院的隊伍雖然站到了最後,贏得了一場慘勝,但他們的傷勢也一樣嚴重。

    在賽後的檢查里,光明學院的人也都要治療加休養將近一年,才能真正的痊愈啊。

    可骸亞已經證實了。光明學院的人恢復神速,身上很多重傷也奇跡般的痊愈。

    眾人頓時大驚失色!

    被阿長和貝卡擊敗的隊伍已經痊愈。並出場準備參加本輪次的比賽,而另一支隊伍也是恢復神速?這簡直就是作弊啊!

    骸亞所說的情況更糟糕,當然也就側面證明了撒拓的推理是成立的,正確的,眾人這才慌了。

    骸亞嘆道︰“恐怕第三輪次的比賽里,這一支光明學院的隊伍也將痊愈出戰。這樣一來,第一輪次的比賽里,我們拼掉的光明學院的隊伍都是白費力氣了,等到第三輪次,他們五支隊伍依舊可以全員出戰。”

    沉默了一會,骸亞卻接著說道︰“所以了,這一個輪次里,如果有人遇見光明學院的人,有實力有信心的隊伍,勢必要盡力一戰,繼續拼掉對方的隊伍,讓光明學院的五支隊伍,無法在第三輪次里面齊齊出場。”

    聲音振奮,透著一股子強硬的態度和勇氣。

    骸亞環視一周,但凡和他對視的同學,都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點了點頭。

    骸亞點了點頭,又放松了態度,無奈道︰“但如果實力差距過大,就不要一味的逞強,該認輸就認輸吧。畢竟我們沒有光明學院那樣的治療能力,一旦傷勢過重,便必然要被迫退賽了。因為一場贏不了的比賽,卻讓自己一支隊伍無法接下來參賽,有點得不償失了。”

    眾人又是一陣頻頻的點頭。

    在奧沃克學院的席位上,骸亞如同首領一般做了指示,眾人也都是安然受之,除了羅風他們,倒居然是人人听話。

    阿長哼道︰“扯什麼威風,撒拓不是說過了嗎?廢話!”

    羅風當然知道撒拓的能力,他自然是無條件的信任撒拓,所以他根本不用去听骸亞說了什麼。說了什麼也好,也不過就是印證了撒拓的能力和推理罷了。

    當然了,羅風也從來不強迫別人听信什麼。

    羅風好笑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你急什麼。”

    阿長哎喲一聲,夸張的說道︰“他說了什麼不重要,但是他的態度,我不爽啊。”

    羅風卻道︰“平心而論,骸亞從領導能力和實力上來說,確實是我們這一群人里面最適合的頭領人選,他做得或許沒有錯。”

    阿長立刻瞪大了眼楮,驚訝道︰“不是吧,你認輸了?听從了流言?”

    撒拓听不下去了,說道︰“阿風的意思是說,在戰斗力和領導能力的綜合考慮上,骸亞是最合適的。如果論實力和境界,骸亞很強,應該是要強于大部分的人了。而羅風雖然強過骸亞,但領導能力上,羅風又不如骸亞。所以了,骸亞才是最合適的第一人。”

    撒拓在解釋,羅風卻好奇道︰“什麼流言?”

    阿長便忿忿不平的解釋了關于“骸亞才是學院第一人”的流言,看來意圖打小報告的想法由來已久啊,逮到機會,便狠狠告了骸亞一狀。

    羅風卻是笑著搖了搖頭,並沒有任何多余的表示。

    雪麗見狀笑道︰“我早就說過了吧,阿風根本不會在意這種事情的,說了也就是白說。”

    阿長不滿道︰“真的無所謂嗎?應該要找一個機會和骸亞再打一場吧。再一次將他狠狠揍倒。讓他知道誰才是奧沃克學院的老大啊。”

    “這才是男子漢的勇氣和憤怒啊。”貝卡插了一句話。顯然也是支持阿長的。

    羅風好笑道︰“這都已經是高年級了。快要畢業了,還要搞這樣的意氣之爭!”

    阿長道︰“就是因為快要畢業了,要是再不找機會打一場,可就沒有這個機會了啊。”

    羅風搖頭道︰“流言就是流言,永遠只能是幻想,既無法實現,也上不了台面。我贏了,我是奧沃克學院第一巫師。這才是事實,至于別人的想法和說法,不必理會。”

    這一會,奧沃克學院的人倒是分出了兩個小團體,各自不停的竊竊私語著。

    比賽場上,若蘭力斯又上場了。

    說實話,第一輪次的比賽里,若蘭力斯的表現實在是太驚人,太讓人印象深刻了。他的超級爛手氣,足以讓所有人目瞪口呆。他的每一次抽簽結果那都是一次嚴峻的考驗啊。

    所以了,當若蘭力斯上場時。奧沃克學院這邊的人立刻安靜了,大家把呼吸都放緩了,個個紅著眼楮,瞪著若蘭力斯,仿佛個個都在大喊“你爭氣點啊混蛋”!

    若蘭力斯很鎮定,起碼比第一次鎮定多了。

    也不知道是有了經驗,還是準備破罐子破摔了!

    首先,若蘭力斯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老生常談,了無新意,都是叫參賽選手冷靜,不要下死手的勸告。當然了,這沒人听他的。

    事實上,連若蘭力斯都知道,當光明學院對上奧沃克學院,那就是水火不融,那就是生死相搏。你要是不下死手,對方也不會留情的,那不是吃大虧了!

    所以了,若蘭力斯也就是一通照本宣科的走完了勸告的程序,二話沒有,又開始了抽簽。

    第二輪次比賽里,第一場和第二場沒有任何意外,是兩場奧沃克學院的內戰,一切都無風無浪的過去。

    第三場比賽,若蘭力斯奇爛無比的手氣再次發威了!

    光明學院的俄耳休斯和米諾斯的簽首先被抽出,隨後若蘭力斯抱著早死晚死都是死的想法,迅速抽出了第二簽。他甚至面無表情的迅速公布了,讓所有人都來不及心疼和擁有懸念。那第二簽是奧沃克學院的隊伍,又是一支不算強大的隊伍。

    奧沃克學院的學生里,本輪次參賽十三支隊伍,這又是一支典型的末流隊伍,卻要對上的是光明學院的第一隊伍!

    這結果?毫不客氣的說從抽簽結束的時候就已經確定了。

    當然了,大家唯一的希望就是奇跡的發生,別忘記了,阿長和貝卡從一開始也不被人們所期待和肯定,結果卻是大好。現在的同學們,也無比的期待著這一支隊伍和阿長、貝卡一樣,有著驚人的隱藏實力。

    想之前,俄耳休斯和米諾斯在第一場的比賽中,以俄耳休斯一人解決戰斗,這是奧沃克學院的恥辱啊。

    如今再不濟,就是希望不要再來這樣的一場慘敗了!

    只可惜,理想很美滿,現實很殘酷。

    奧沃克學院的隊伍既沒有驚人的隱藏實力,也無法像阿長和貝卡一樣給人們驚喜,更無法對光明學院的人產生威脅。和之前的第一場比賽一樣,過程類似,結果也幾乎相同。米諾斯從一開始就頂著一個防御罩沒有動過,俄耳休斯一個人就解決了問題。

    恥辱啊!

    慘敗啊!

    以同樣的結果,奧沃克學院輸掉了比賽,而參賽隊伍的兩人也同樣是重傷,就看這傷勢也知道了,他們無法參加下面的比賽,是注定要被迫退賽了。

    若蘭力斯上場,繼續他的慣例,要求參賽人員克制和留手,接著又是抽簽。

    第四場比賽,光明學院的內戰!

    兩支光明學院的隊伍又一次抽到了一起,又是一場沒有任何人關心的比賽,結果也根本無關緊要。

    連羅風都郁悶了,他都開始懷疑了,若蘭力斯是不是真是衰人的代表?是不是真的是手氣奇爛?要知道。奧沃克學院並不是沒有強隊啊。羅風的隊伍。骸亞的隊伍。芊華的隊伍,這絕對都是超一流的水平的戰斗力啊。要不然,大公主的隊伍也不錯,阿長的隊伍也是戰斗力不俗的。最起碼的,易方和薇薇的組合都可以期待一下了啊。

    以上的每一支隊伍,對上光明學院都將是好簽。

    縱然是俄耳休斯和米諾斯的組合,恐怕也無法輕易贏下上述的隊伍。

    結果呢?除了阿長和貝卡,他們以被人們輕視和無視的角色登場比賽。卻成功讓人們跌破了眼鏡,讓他們躋身了強隊的行列。而除了阿長和貝卡以外,卻再沒有其他的隊伍和光明學院的人對上了。

    和光明學院對打的隊伍,都是隊伍之中比較弱的,這實在叫人輸得憋屈啊。

    第五場比賽,又是奧沃克學院內戰,大家憋著氣看完了。

    這一個輪次里,光明學院的隊伍共有四支,這會已經有三支結束了比賽,而還有一支。注定要和奧沃克學院的人一戰了。

    就在第六場,若蘭力斯的威力再次爆發。讓所有人的心都碎了!

    是的,又一支奧沃克學院的末流隊伍,遇上了光明學院僅剩的隊伍。

    “認輸吧。”骸亞認命的一嘆氣,在若蘭力斯強悍的威力下,就是骸亞也是毫無辦法了。

    阿長實在太不滿了,起身大聲道︰“拼了!認什麼認!”

    骸亞倒是沒有生氣,而是看向了易方。

    金色聯合社的易方和薇薇,學院里公認的消息最靈通的社團,眾人這一看便知道,這是有什麼新情報了。

    易方看了看對面的光明學院的隊伍,嘆道︰“這一支隊伍,是光明學院五支隊伍里面排名第二的隊伍啊,僅次于俄耳休斯和米諾斯。特別是其中的光明騎士,絕對是一號強者。”

    薇薇點著頭,接著說道︰“他的名叫‘烏瑞提洛’,根據情報,這個人和俄耳休斯、米諾斯三人合稱光明學院的三新星,據說都是百年罕見的天才人物。而他們三個人也都同時在光明聖教廷中掛了名,預定了三位紅衣主教的位置,只等他們畢業了。”

    當場就有人倒抽一口氣,艱難道︰“就是說這個烏瑞提洛是和俄耳休斯在一個地位和檔次的人物啊。”

    易方道︰“是的,光明學院本次來人里,盡是他們的精英學生,也都是最強的學生。這里面又是烏瑞提洛、俄耳休斯和米諾斯三個人最強。米諾斯是唯一最強的光明祭師,地位特殊,我們剛剛講的超級治療能力,大有可能就是此人掌握著。”

    “烏瑞提洛和俄耳休斯卻都是光明騎士,俄耳休斯有光明學院第一騎士之稱,而烏瑞提洛則被稱之為第二騎士,兩人實力都是極強的。”易方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接著說道。“還有傳聞說,烏瑞提洛和俄耳休斯不和,烏瑞提洛的實力更強,才是名副其實的第一騎士。”

    “只因為米諾斯和俄耳休斯的交情更好,所以在米諾斯的支持下,俄耳休斯才力壓烏瑞提洛,成為了第一騎士。米諾斯的天賦和實力雖然不見得高過烏瑞提洛和俄耳休斯,但是他沒有競爭者,作為光明祭師,他是光明學院里最強的,最好的,地位自然不同。”

    “所以了,在兩位光明騎士的競爭里,米諾斯的偏向成為了關鍵。這樣一來,便致使了光明學院內部產生了矛盾。”

    易方最後總結道︰“雖然只是傳聞,但也頗有一些可信度。但不論如何,烏瑞提洛的實力絕對不在俄耳休斯之下,這卻是事實了。雖然烏瑞提洛的搭檔弱一點,那位光明祭師不算什麼大人物,但可以代表光明學院而來,也不容小看了。”

    “這樣的情況下,不是拼不拼的問題了,而是能不能贏,有沒有意義的問題了。”易方充滿鄙視的眼神唰唰的飛向了羅風。

    當然了,羅風都已經習慣,反正不論是誰說了什麼,只要是易方抓住了機會,被鄙視的人必然就是羅風。

    事實上,羅風的全部心神都在注意著他們的話題人物,烏瑞提洛。

    烏瑞提洛和俄耳休斯都是光明學院的最強大的光明騎士之一,羅風在趁機衡量他們的實力與自己的差距。

    俄耳休斯笑容滿面,時刻保持著彬彬有禮的態度,戰斗時全神貫注,不貪功,但也不懼冒險。烏瑞提洛則恰恰相反,他滿臉傲然,嘴角時刻保持著一邊高一邊低的弧度,似乎看每一個人都是鄙視和輕視。至于這兩位光明學院的最強大的光明騎士之間有沒有矛盾,暫時看不出來,也許是因為米諾斯的居中調配吧。

    雪麗卻偷偷靠了過來,問道︰“你覺得烏瑞提洛和俄耳休斯有矛盾的事是不是真的?”

    羅風還沒有回答,撒拓已經道︰“反過來說,你說羅風和骸亞之間有沒有矛盾?”

    雪麗一愣,她從來沒有想過還可以這樣比喻,但細一想,豈非就是一樣的。

    骸亞在決賽中遺憾敗給了羅風,但也僅僅是惜敗。所以羅風是奧沃克學院的第一巫師,而他卻只能屈居第二,骸亞能不能服氣?自初年級以來,骸亞和羅風又再沒有交手,那骸亞難道不想一雪前恥?

    羅風回頭一看,骸亞剛好也是一看,兩人空中一對視,算不上是火星四射,卻也絕對不算安靜。

    撒拓道︰“就是這樣了,沒有大矛盾,但競爭是必然存在的。骸亞和羅風,就是烏瑞提洛和俄耳休斯!”

    眾人迷惑半天的事情,就這樣被撒拓一語道破了!(未完待續。。)

    ┼上 小`說`巴`士 W W W.X S 8 4.C O M 搜索書名看本書最新章節┼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