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三十六章 優勢

第二百三十六章 優勢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ps︰想听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亡靈召喚》更多支持!

    所有人都為之目瞪口呆!

    本來,對手兩個光明學院的人也是想不明白的,眼見對方兩個人都沖了上來,還以為有什麼近身戰術是魔法師和武士同時施展的。(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WWW.但怎麼也說不通啊,一個魔法師不立刻吟唱,搶出施展魔法的時間,反而沖上來靠近敵人,這不是找死嗎?不!這簡直就是送死啊。

    任他們想破腦袋,也絕對想不到有人居然會在兩人組合的團體賽中,整出了兩個武士這樣極端,而且愚蠢之極的陣容。

    按照這樣的架勢,阿長和貝卡如果可以順利接近對方,便可以搶出一個絕佳的機會和先手。

    兩個武士逼近了一個光明騎士和光明祭師,這將是絕對的近戰優勢,只要分出一個人拖住光明騎士的腳步,剩下一個人便可以近身逼近光明祭師。光明祭師和魔法師一樣,同樣是魔法類職業,被一個武士近身之後的結果也和魔法師一樣的悲劇。

    對方以為是一個武士和一個魔法師,但一旦近戰卻豁然發現敵人是兩個武士,這將是致命的失誤,甚至是可以決定這一場比賽的勝負關鍵。

    這樣的突襲,卻在阿長顯擺的一句話面前,分崩離析!

    本來嘛,觀眾們總還覺得,如果有機會偷襲一次。搶住比賽的主動權。也許我們這邊還可以堅持得更久一點。甚至和光明學院的人拼一個兩敗俱傷。

    如果這在之前,急于挽回顏面的同學們可是不能接受平局的,但如今情況突變,縱然只是一場平局,不能挽回顏面,但也起碼沒有再次丟臉了,這便足夠了!

    可是,如此卑微的願望。卻在阿長大吼大叫的時候便徹底破碎了。

    這樣一場關鍵,勝負以生死相搏的比賽里,居然耍起了威風和架勢,頓時讓所有人恨不得將阿長當場掐死。

    終于忍不住了,全場的同學們猛然爆發出了超大聲的噓聲!聲音如山,把整個場館都塞滿了,仿佛可以把天空都掀下來一般。

    這樣的噓聲,卻是送給代表自己出戰的兩人,實在太是詭異。

    而更詭異的還有,阿長听見了噓聲。更是哈哈大笑,速度更起!這就是一個人來瘋。在全場瘋狂的噓聲,他就如同一只逆風翱翔的雄鷹,既無懼,更凶猛。

    說實話,連對手的兩個光明學院的人都是愣了一愣,下意識的覺得會不會是敵人的欺騙和陷阱呢?

    但是下一刻,他們便再無懷疑了。

    因為阿長和貝卡似乎是鐵了心要正面對戰,他們兩人毫不加以掩飾的把自己的斗氣放出了體外。

    一個黃色的土武士。

    一個青色的風武士。

    毫無疑問,這就是兩個武士的奇葩組合!

    光明騎士立刻反應過來,純白色的光明斗氣爆發,護住了光明祭師開始後撤。

    光明祭師也是迅速展開了吟唱,光明的元素迅速在他的身邊凝聚。

    第一個沖到的近前的,自然是風武士的阿長。他猛的高高躍起,借著沖力,擺臂直擊,直接就是一記凶猛的沖刺殺!

    空手殺人技的第一式,如今早已不是阿長的絕招了,但這樣的一招,卻依舊是阿長手中極為強悍的武技了。螺旋的青色風斗氣在他的手中被貫出,如一道鋒利到了極致的攪肉機。

    這一擊,阿長毫無留手。對方要是真的接不下,或者說一時大意,那麼這一記沖刺殺也足以把對方的心髒貫出一個窟窿來。

    這一位光明騎士卻也不愧是可以代表光明學院來砸奧沃克學院場子的人,不論是眼力還是手力,都可謂是極端的出色。他既看出了阿長這一招的厲害,同時出手也是果斷。

    純白的斗氣化作一個白色小圓盾,依附于左手之間,快速的往阿長的手腕一砸。力量不大,卻足以改變沖刺殺的方向,微微彈開了一道縫隙,隨即右手的白光化為利芒,直刺阿長胸口的縫隙。

    防守,反擊,一氣呵成!

    阿長惟有放棄了沖刺殺,隨即一個轉身,低頭彎腰的一記鞭腿。既躲開了光明騎士的反擊,又攻向了光明騎士的腳踝處。

    閃躲,反擊,也一樣行雲流水!

    短時間內的一次交鋒,彼此間俱是一流的表現,而接下來的攻擊更是你爭我奪,攻守節奏瞬間轉換了數次。

    別說要和這樣的兩個人打一次,就是用眼楮跟上這兩個人的速度都是極為艱難的事情。等你看清楚這一記攻勢,後面的攻勢卻也已經到了,等你明白誰攻誰守,那攻守的雙方卻早已經換了。

    全場的噓聲頓時就是一停,只因為他們看出來了,阿長的實力不弱啊。

    甚至不能說不弱,而應該說是很強啊!

    光明騎士的光明斗氣是屬于攻守平衡的斗氣,攻擊有力,防守有度,輕易不會露出破綻。而阿長卻全力利用了風斗氣的速度,只要打不中,立刻變招,絕對不和對手硬踫。

    雙方在短時間內已經數不清攻擊了幾次,卻沒有一次是真正打中對方的。

    這時,光明祭師的吟唱已經完成,不得不說,光明學院來的十個人里面,就沒有一個充數的,個個都是好手。每一個光明祭師的吟唱速度都不弱,基本都可以搶到先機,先一步施展魔法。當然了,這也可以說是因為奧沃克學院的頂級魔法師還沒有對上,但卻也可以從側面反應出對手的實力來。

    而這時,土武士貝卡因不擅速度,才堪堪趕到。

    觀眾們頓時又是一陣長吁短嘆。在他們看來。如果不是土武士太慢。便可以和風武士前後趕到,形成兩武士的夾擊之勢,一定可以讓光明祭師無暇吟唱,進而佔據全部主動權。

    土武士拖累了風武士啊!

    光明魔法,光明戰歌,瞬間將光明騎士沐浴在了純白的光輝之下。

    這是光明騎士和光明祭師最基本的配合,光明祭師利用增幅類的光明魔法,將光明騎士的戰斗力提升一部分。至于到底提升多少。還得根據光明魔法的級別、光明祭師的能力而確定。

    光明戰歌,算是最普通,最均衡的一種光明系輔助魔法,可以全面提升各個方面的能力,雖然每一項素質的提升都很有限。

    光明祭師之所以選擇光明戰歌,也可以說是看得很準,阿長雖然出人意料的強悍,可以和光明騎士拼一個旗鼓相當,但是高手相爭,有時一線之差就已經決定了一切。

    光明騎士在光明戰歌的輔助之下。攻擊、防守、速度等等能力都提升了一點,哪怕僅有一點。也足以全方面壓制阿長了。

    不過嘛,阿長卻不戀戰,雖然他沖上來的時候看起來像是不顧一切的狂攻,但是該他退開的時候,卻也是退得恰倒好處。

    他一退,後面沖上來的貝卡正好填補了他的位置。

    幾乎就在瞬間,貝卡和阿長就換了位置,毫無生澀的感覺,更沒有留下什麼空隙和破綻。

    光明騎士只覺得眼前一變,貝卡一個肩錘已經攻到。

    貝卡的戰斗風格和阿長完全是兩個樣子,阿長是窮極速度,避免一切的正面硬撼,真要攻實了,那就是因為他可以佔到便宜了。要不然就是用速度不停的換招,不停的變化,總之沒有破綻也要給你找出破綻來。而貝卡則徹底相反,他尋找每一次的身體對抗,越肉搏越喜歡,哪怕是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的交換傷害,貝卡也是歡迎之至。

    頓時就是一通拳拳到肉的打擊,沉悶的拳擊聲砰砰砰的響起。

    貝卡的力量,頓時讓眾人明白,沒有所謂的拖累。他速度慢,但力量之高,縱然是受到光明戰歌的增幅的光明騎士,依舊是不敢硬踫,惟恐躲之不及。之前挨了一拳,已經叫光明騎士吃到了苦頭,輕易不敢再和貝卡硬踫硬了。

    阿長和貝卡連手搶攻,光明騎士瞬間受到了壓制,要不是有光明戰歌的增幅,光明騎士早已經擋不住了。不過光明騎士雖然落入了下風,卻防守有度,依舊穩健,死死將身後的光明祭師護住了。

    光明祭師急促的吟唱著,妄圖再施展一招光明魔法。

    阿長卻是眼急手快,他突不破光明騎士的防守,打不開光明騎士的攔路,卻充分發揮了嘴炮的威力。

    時不時大叫一聲“看飛刀”,或者嚎一句“小心暗器”,數次把光明祭師即將完成的吟唱打斷了,這可是完全靠嚇啊。

    氣得光明祭師臉都赤紅了,就差反吼一句︰“你還要不要臉了!”

    在所有職業者的比賽之中,都沒有限制武器的使用,本次大賽也沒有例外,只不過大部分人都不使用武器就是了。

    這倒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武士也好,魔法師也好,對于普通人使用的兵器其實沒有好感。再鋒利堅固的兵器,也擋不住充滿斗氣的拳頭!所以了,如果職業者一旦拿出武器,那基本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件武器是魔法器!

    只有魔法器,不但可以接受斗氣和魔力的灌注,又可以提供各種能力的增幅,這才是屬于職業者的兵器。作為一名武士,手中卻拿著一把普通鋼鐵打造的大刀或者長劍,這絕對是一個笑話。

    所以了,比賽之中防範對手忽然拿出一兩件魔法器來,這是一種常識,也是一種必然。

    更何況,在之前的比賽沒人拿出武器,卻也不代表沒人有武器。事實上,骸亞就是有武器,而且恐怕不止一件,易方也是有的,只是因為他們參加的是奧沃克學院內戰,不盡全力,也沒有意義,所以都沒有拿出來。而光明學院這邊,俄耳休斯身上必然有魔法器的武器。只是對手還太弱。基本被他一手碾壓了。自然也用不上。

    大賽打到最後,恐怕各個人的壓箱底的招式就要拿出來了,到時候的魔法器必然就多了!

    這里可是奧沃克學院和光明學院的頂尖學員的斗爭,誰也不敢說對方是不可能拿出來的。

    所以,阿長這一叫,光明祭師下意識就是一躲,吟唱不得不受到干擾。誰知道阿長在大庭廣眾之下,眾目睽睽之中。居然拿出這種說話不算話的手段,實在是臉皮夠厚!

    光明祭師氣得牙癢,只以為阿長就這樣了,干脆不理對方的大吼大叫,專心吟唱了起來。

    誰又知道,這下可就吃大虧了。

    阿長雖然沒有魔法器拿出來扔,卻看準機會,不知道從哪里摸出一塊石頭,這次也不叫了,而是在風斗氣的加持下扔了出去。飛石居然出奇的快。又出奇的準,帶著旋轉。帶著鋒利的風,直射光明祭師的眼角。

    幸好,這東西破空聲很大,光明祭師看勢不對,頭趕緊一偏。

    沒有完全打中,而是擦著眼角,割過了耳朵上沿而飛了出去。頓時一道大口子裂開,鮮血直流,差點把半個耳朵都削飛了,更是把光明祭師那個氣啊。

    他可不知道,阿長從小到大,遠程打人可完全靠著自己一手扔石頭的功夫,自有自己的一套本事,對付魔法師傷害不大,卻足以形成干擾,讓對方難以施展魔法了。

    光明祭師被阿長攪亂,可光明騎士在光明戰歌的輔助下,卻是能力大增,在貝卡和阿長的夾擊,雖時不時中招,卻依舊擋得嚴實。

    這就是光明祭師的能力啊!

    區區一招光明戰歌的施展,便足以讓光明騎士的戰斗力提升不少。

    難怪都說,光明祭師和光明騎士是世界最佳組合,光明聖教廷之所以能夠一匡天下,自然也是因為其戰斗力強悍,這可不是假的。

    只不過,還是阿長和貝卡微微佔了上風,特別是貝卡要肉搏,阿長拼速度,兩人兩個風格,偏偏又配合默契,直打光明騎士打得難以兼顧。這邊速度要跟上阿長,努力和阿長硬拼。這邊要避免和貝卡硬拼,而要利用速度克制貝卡的土斗氣。

    打到這里,奧沃克學院的同學們頓時都是驚呆了。

    想當初,俄耳休斯和米諾斯登場,米諾斯還沒有出手呢,俄耳休斯一個人就擺平了戰斗。那時候代表奧沃克學院的火系武士和火系魔法師,似乎也是不弱啊,起碼在大家的眼里,應該和阿長、貝卡在一個水平線上,甚至更強一點。

    誰知道,一打起來,居然連連佔了上風。

    雖然某些手段,也確實讓人臉紅。

    “退開!”光明騎士猛的出聲,他自己卻是大吼一聲,猛的開始了搶攻。

    光明祭師一下就明白了,他們是落入了對手的節奏。對方兩個武士,纏上來近身攻擊,自然是佔了上風,而自己是光明祭師啊。拉開距離後,直接用魔法攻擊可以對方轟成渣,兩個武士連反擊的招事都找不出來了,除非對方真有飛刀魔法器了!

    想起“飛刀”,光明祭師頓時心中大火,咬牙切齒之余,更是趕緊跑開,迅速拉開距離。

    按他們的想法,沒有魔法師坐鎮的阿長他們,一見他們拉開距離,第一反應當然要想盡一切辦法逼近身前了。

    所以了,光明騎士已經做好了準備,試圖攔截阿長和貝卡全力的突破,以阻止他們阻撓光明祭師的撤離戰術。

    誰知道阿長和貝卡根本不管光明祭師,他們放開了手腳,猛然對光明騎士展開了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

    又是估計錯誤。

    光明騎士以為他們必然要阻止光明祭師,而對方卻把目標放到了自己的身上,頓時先手盡失,立時處于下風,縱然是光明戰歌輔助在身,一時也是連連中招。特別是阿長再來一招沖刺殺,在貝卡默契的掩護之下,忽如其來,擦著光明騎士的肩膀劃過。

    差點就中了!

    驚得光明騎士是一身的冷汗。

    而且沖刺殺帶起的螺旋風錐,鋒利的風刃雖然僅僅擦過,卻足以讓光明騎士的左肩的衣甲盡碎,劃數道旋轉的傷口,飆出絲絲的鮮血。

    貝卡隨即而來的土斗氣重擊,更是恍若重錘,雖然光明騎士咬牙反擊,也一連給貝卡幾拳。但貝卡渾身的肌肉,硬是只挨打,不後退,肉山一樣的身體壓上去,再砸幾錘子!

    光明騎士再退,嘴角、鼻子,俱是滲出了血跡。

    看來,阿長和貝卡不顧一切的搶攻,還是給了對方足夠的傷害。

    但是,光明騎士還是笑了,因為光明祭師已經拉開了足夠的距離。

    一個魔法師,只要有足夠的掩護,足夠的距離,可以碾壓虐爆任何同級別的武士。這可是真理!

    “追上去,趕緊追啊!”觀眾們也是一陣陣的尖叫。

    貝卡不負眾望,大踏步的趕上去,光明騎士卻是一臉的冷笑的擋著。剛才打得是爽,只可惜這樣治標不治本的愚蠢應對,卻只能逞一時的英雄罷了。光明騎士雖然傷了,但是自負短時間內絕對是不會讓這兩人突破的。

    只可惜啊,他的一腔準備,注定要再次落空了。

    阿長繼續的好整以暇,拿出藏起來的魔獸徽章,灰光一閃,一只怪模怪樣的巨大兩頭青蛙就出現在了場上。

    眾人大嘩!

    魔獸僕從也算是魔法器的一種應用,自然是可以使用的,只是擁有魔獸僕從的人太少,而魔獸僕從可以直接參戰的那就更少了。如今忽然冒出一只,確實大出眾人意料。(小說《亡靈召喚》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p>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