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三十四章 停不住的慘烈

第二百三十四章 停不住的慘烈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ps︰想听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亡靈召喚》更多支持!奧沃克學院被抽簽選中的隊伍,是火系魔法師搭火系武士,不算強的兩個人組成了一個不太強的隊伍。(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WWW.

    當然了,強不強有時候是因人而異的,那要看對手是個什麼水平!

    火系魔法師和火系武士放在整個奧沃克學院里面,那絕對是有頭有臉,有名有姓的強者,走到那里都是明星人物。所以才被選中,成為了本次大賽的三十個人之一。事實上,能夠被選中出戰的,本身就是一種身份和實力的象征。

    奧沃克學院選出的十五支隊伍,沒有一個不是強者的。

    但正因為這樣,在這里,這兩個人就實在算不上強者了。別的地方,他們兩人是明星,但在這里也就是兩個路人,羅風連他們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放在羅風和骸亞這樣的人物眼里,這兩個人當然不算強了。

    所以了,大家都很關注若蘭力斯的下一個抽簽,因為這一簽是要選出另一組作為對手的。要是同樣抽中奧沃克學院的隊伍,那就是一場奧沃克學院的隊伍之間的內戰,和光明學院無關了。其實這樣,就是奧沃克學院的人最喜歡的。

    內戰嘛,也就是默契比賽,大家上來切磋兩下,沒有什麼火氣。也沒有什麼激烈的,大家走一走過場就完了。

    真要抽中光明學院的隊伍,那還得是強隊。強者的隊伍一上來就有可能,有把握教訓光明學院的人,那才是好簽啊。像火系魔法師搭火系武士這種隊伍,對上光明學院就是十有**得輸的,那還是算了吧。

    打一打內戰,和自己人表演一下,就算完成任務了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若蘭力斯,只看見若蘭力斯又抽出了一張紙條。頓時連呼吸都停了。而若蘭力斯的忽然一呆,立刻讓人感覺到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阿長都忍不住喃喃自語道︰“不會又是光明學院的隊伍吧。”

    大賽這才剛剛開始,第一場比賽就是奧沃克學院的人對上了光明學院的人,要是第二場也是這樣。那也確實讓人無語了。

    十五個奧沃克學院的簽,五個光明學院的簽,居然連連抽到了彼此作為對手,實在也是罕見。

    若蘭力斯一臉的古怪,但終究也不能不公布啊,他只能冷了一張臉,說道︰“對上,俄耳休斯和米諾斯!”

    瞬間,轟爆全場!

    當然。這是震驚的,這是不信的,這簡直就是奧沃克學院的災難啊。所有的觀眾都急了。有的人都懷疑是不是自己出現了錯覺,有的人則開始埋怨若蘭力斯爛得慘不忍睹的手氣。

    上一場,若蘭力斯雖然抽中了一支奧沃克學院的隊伍,一支光明學院的隊伍,但畢竟兩者還算勢均力敵,縱然輸了。但也僅僅是一線之差,算是勉強接受了吧。如今更是直接抽出了一個其爛無比的簽。

    俄耳休斯和米諾斯是光明學院最強大的組合。人家隨便一支隊伍都拼掉了土系魔法師這樣的強者。那如今的第二場比賽還有懸念嗎?

    事實就這樣擺在了眼前,這個抽簽結果,幾乎就已經同時將比賽的結果呈現在了眾人的面前,頓時讓奧沃克學院的同學們臉如死灰。

    只有極少數人仍然固執的相信還有奇跡的誕生,但大部分人都已經不抱任何的希望了。職業者之間的比賽,沒有僥幸者,只有以實力說話而已!

    羅風也是將眉頭緊緊皺了起來,這樣的開局實在不利啊。

    奧沃克學院參賽選手的席位上,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那兩個人,目光俱是凝重。火系武士卻一下站了起來,用力拍了拍坐在自己身邊的火系魔法師的肩膀,強自笑道︰“好,很好,也合該我們兄弟在眾人面前露一把臉面了!這不是很好嗎,光明學院的最強一隊,很好!”

    骸亞也是起身,上前說道︰“不要勉強,實在是贏不了,便認輸也無妨,畢竟只是第一輪比賽,不用急的。”

    火系武士哈哈一笑道︰“這要是打別人,又哪來這樣的關注,估計今天之後,整個學院的同學們都該認識我們了,這樣的對手就很好。”

    火系魔法師也是咬牙道︰“拼了!”

    “拼了!”火系武士也是用力的點點頭。

    火系武士和火系魔法師在萬眾矚目之間,大踏步的上了場地。

    場地上,俄耳休斯和米諾斯已經在場,他們倒是一臉的平靜,仿佛抽了一張好簽對他們來說也就是無關緊要的一件事。

    沒有人說話,也不需要有人宣布比賽開始,只要場地上僅僅剩下他們雙方四個人,比賽就已經開始了。

    沒有任何的猶豫,第一個動手的正是本來處于弱勢的火系魔法師,急促的吟唱響起,火元素響應著主人的號召,以瘋狂的速度聚集了過來。而火系武士則沒有沖動,緊緊擋在了火系魔法師的身前。

    米諾斯也是開始了吟唱,只是相對于對手的緊張和急迫,他顯得很是從容和輕松。俄耳休斯卻沒有采取守勢,而是奔跑了起來,一個人沖向了對手。

    俄耳休斯居然甩開了米諾斯,而用以一對二的姿態大搖大擺的沖了上來。

    火系武士卻沒有被沖昏頭腦,他迅速的掩護著火系魔法師後撤,再一步拉開了距離。

    觀眾們頓時發出了一聲不甘的嘆息,而坐在羅風這一區域的參賽者們,卻無一例外的暗自點了點頭。對方更強。這是明擺著的事實,便更加不能沖動,只能更謹慎。選擇更強大而且更穩妥的攻擊方式。對于這一個組合來說,真正攻擊力更高的無疑是火系魔法師,而且還是遠程攻擊,可以在攻擊對手的同時,一定程度保證自己這邊的安全。

    火系武士如果想要攻擊,則必然是近戰,而主動和一個實力明顯在自己之上的敵人打近戰是愚蠢的。不但不可能建功。反而更可能讓自己陷在苦戰之中。火系武士可以清楚的認識這一點,沒有腦袋一熱。上去試圖阻擊俄耳休斯,無疑是聰明而且正確的做法。

    俄耳休斯眼見對方再退,卻也沒有再沖。米諾斯再厲害也只是一個光明祭師,要是自己的距離拉得太遠。真發生意外恐怕就無力回援了。

    在一定的距離外,雙方拼起了魔法的施展。

    火系魔法師雖然搶了一個先手,但是在吟唱的速度和能力上,他又明顯落于下風,光明祭師米諾斯後來居上,先一步完成了一招光明魔法。

    火系武士渾身俱是一抖,猛的發力,繃緊了身體,明顯正準備全力防住對方的魔法攻擊。

    讓人想不到的卻是。什麼攻擊都沒有來到,繃緊了身體的火系武士一下用力卻爆發在了空處,差點把自己閃了一個踉蹌。

    米諾斯完成的魔法。居然不是攻擊性的,而是一招防御性的光明魔法,只見一個瑩瑩如寶珠的白色光芒從他的魔法棒之上彈了出來,並在他的頭上漲開,化作一個半圓形的弧光,像一把雨傘般懸浮在他的頭頂。

    魔法師的第一式魔法。居然不是使用攻擊性魔法來搶佔先機,而是在毫無危險和攻擊的情況下。使用了一招防御性魔法先把自己保護了起來。這是什麼戰術?是看不起對手,還是自己怕死。

    這一下,可是大出眾人的預料了!

    俄耳休斯卻又似乎是早有預料了,他一見米諾斯保護住了自己,便再次全速沖擊,直奔火系武士襲來。

    雖然對手的應對完全超出了預計,但火系武士還是一如既往的按照自己的部署繼續展開。他退守場地的一角,火紅的火斗氣徹底爆發出來,一下就把自己的能力開到了最大。對手之強,已經容不得他有絲毫的留手和試探了。但他還是放棄了主動出擊,而是將火系魔法師死死守在了身後。

    羅風他們又是暗自點頭,這一組隊伍,雖然看似不強,但兩個人都出奇的冷靜,至今為止並沒有給對方破綻和機會,應對得極為出色。

    貝卡嗷一聲,手臂上的肌肉爆出,道︰“我們小看他們了。”

    阿長沒好氣的說道︰“沒人要看你的肌肉,顯擺什麼。”

    撒拓卻沒有他們樂觀,而是神色凝重道︰“一力降十會,是我們要輸了。”

    阿長一愣,這還沒有時間發問呢,場上的局面便已經徹底爆發了!

    俄耳休斯已經沖到了近前,而在同時,火系魔法師的魔法也已經完成。一瞬間,俄耳休斯爆發出的光明斗氣如巨大的浪潮一般撲面而來,火系武士身上的火斗氣也是不甘示弱,凶猛如火,直把自己燒成了一把巨大的人型火焰,迎面而上。而背後火系魔法師大叫“沖鋒火箭”的聲音,則更給了他勇氣!

    火系武士和火系魔法師已經配合多年,他深深知道自己的搭檔的本事,他們的實力縱然沒能在羅風、骸亞這種強人的眼里,卻也穩穩的躋身學院第一流高手的行列。特別是自己的搭檔在火魔法沖鋒火箭之中研習苦練多年,更是一招王牌。

    白色光芒和火紅光亮全力的撞到了一起,轉眼耀人眼球,爆發出了巨大的轟擊聲。

    火系魔法師的手中卻化出了一道火焰風暴,瞬間集中、旋轉、凝聚,變成了一支赤紅色的箭失,有著鋒利如刀的箭頭和仿若雁翎的箭尾,在火系魔法師憤怒的叫聲中,轟然炸出。

    火箭帶起狂風,帶著一往無前的沖勢射向了俄耳休斯的胸口。

    箭頭帶著風的屏障,仿佛一面重重的鐵壁,搶先砸向了敵人,而後面緊隨而至的火箭則帶著鋒利來刺破已經被風壁砸破防守的敵人。栩栩如實物的箭尾則開始瓦解。噴射出濃濃的烈焰,為本來已經極快的火箭附加更為可怕的動能。

    沖破空氣,帶著風力。既鋒利又有山巒壓頂一般的巨力。

    這一記沖鋒火箭的威力極大,猛然砸入那卷起三丈高的火焰和耀眼如利劍般不停穿刺出來的白光之中,巨大的聲音伴隨著威壓席卷四下。

    觀眾們爆發出了巨大的喝彩聲,而眼神太好的羅風卻悄悄的一嘆氣。

    不可見的紅白糾纏之中,殘破的沖鋒火箭沖了出來,帶著依舊強悍的威力,向著另一個方向破空而去。劃過的風力更是將平整的場地割出一道巨大的裂紋,蜿蜒伸到了場下。直到沖鋒火箭砸到了地上,轟出更高的蘑菇雲煙塵。

    這一招沖鋒火箭的威力實在不弱,比起羅風的黑骨槍也是毫不遜色了!

    羅風的黑骨槍更勝在沖擊力和穿刺力,而沖鋒火箭則在命中目標後還有爆炸的火焰之力。雖然攻擊方式不同,但威力都是不小啊。

    但這樣的一招,卻被俄耳休斯在火系武士的糾纏下,抽空一擊彈飛。雖然是借力打力,並沒有正面接招,但也足見俄耳休斯可怕的戰斗技巧和力量了。

    光芒大盛,白光轉瞬壓倒了火焰的光亮,在一聲巨大的響聲之後,火系武士口吐鮮血的飛退。

    眾人也終于看得清楚了。只一眼,便知道沒有奇跡了。

    場地上,俄耳休斯的白光依舊。濃濃的環繞著他,雖然場地上已經是一片焦黑,被火焰斗氣摧殘了一遍之後,已是破敗不堪。但俄耳休斯的地上,卻在白光的照顧之下,毫無異色。平整如初。就像俄耳休斯一樣,從上到下。不見絲毫的影響,任誰也看不出來這已經是經過了一場大戰,周身還是和大戰之前一個樣子,毫無變化。

    觀眾們已經絕望了,一個俄耳休斯已經在火系武士和火系魔法師的夾攻之下,不但安然無恙,更是直接反擊打飛了火系武士。而俄耳休斯的身後,還有一個遠遠站著,沒有絲毫動手意思的米諾斯。

    現在大家知道了,為什麼米諾斯的第一招魔法,明明施展的速度快于火系魔法師,卻偏偏不用于進攻,而是選擇把自己保護了起來,這實在是因為米諾斯根本就沒有動手的打算。他們居然是想俄耳休斯一個人就夠了,以一敵二,也要以完勝的姿態的勝出!

    失去了火系武士的掩護,俄耳休斯輕易逼近了火系魔法師的身前,隨意無比的一拳,火系魔法師也跟著吐血倒地。

    比賽已經結束了,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實。

    而嚎叫,卻再起!

    火系武士再次沖起來,撲向了俄耳休斯,火斗氣也如它的主人一般不服輸,轟然再起,卷起同樣的凶悍,跟著主人,一往無前的沖到。

    飛退,途中更是撒下了點點的腥紅。

    吟唱再起,火系魔法師咬著牙,一邊後退,一邊再次凝聚了火元素。

    俄耳休斯皺起眉頭,再進一步,還來不及打斷他的吟唱,再一次,帶著燒身的火紅,火武士依舊擋在了身前。

    暴退!

    這一次,更遠,更重,卻依舊擋不住火武士再次的瘋狂站起來,瘋狂的撲上來。

    火魔法再次成功施展,熔岩焰地的魔法能量四下蔓延,帶著灼熱的火焰從地面上冒了出來,卷上了俄耳休斯的雙腳,向著他的大腿卷了過去。

    俄耳休斯大吼,白光沖天而起,一個踏地,大地盡皆爆裂,人卻如利箭一般射出,一個肩錘,把火系魔法師抗飛!緊接著一個旋身,一個鞭腿再中沖上來的火武士。火武士又一次被擊飛,眼眶炸裂,鮮血不停的從面上的七孔激飛出來。而俄耳休斯卻不停,而是又一記踢腿,把仍然在空中的火系武士再次踢飛。

    這是一場一邊倒而慘烈的比賽。

    強悍的光明斗氣,讓俄耳休斯的拳腳重如山,硬如鐵,每一擊都似乎可以听見骨頭斷裂的聲音。

    火系魔法師挨了兩擊,便已經徹底陷入了昏迷,而當火系武士不再站起來的時候,他的傷勢甚至要比第一場比賽的人更重!

    很多人都不忍再看,而羅風卻一直面無表情的看著,認真而仔細的看著,似乎要把這場比賽的所有細節都記在腦海里一般,直至這一個倔強的火武士不再站起來時,他才輕輕轉開了眼楮。

    第二場比賽結束了,沒有英雄,沒有意外,沒有奇跡,光明學院又贏了。

    大賽一開始,居然會是光明學院兩連勝,這恐怕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

    賽後,當若蘭力斯再次上場,宣布了火系魔法師的胸骨和肋骨都斷了,需要治療修養一周,而因為火系武士的傷情過重,恐怕需要四個月時間才能夠康復,所以兩人無法繼續比賽,按自動退賽處理時,眾人都沉默了。

    兩場比賽,奧沃克學院兩支參賽隊伍的四位同學居然都因為重傷垂危,無法接下來比賽,而被迫退賽了。雖然努力搶救之下,沒有了生命的危險,但是接下來的一年里,他們恐怕都要在病床上度過了。

    如此慘烈的比賽,誰也沒有想到過。

    若蘭力斯再次大吼大叫的重申,要求參賽者克制,留情,不要下死手,但是大吼大叫的他,自己恐怕都沒有發現自己眼中的怒火正熊熊燃燒著。如果他自己有能力,有可能上場比賽,估計也一定是不會留情的。

    至于其他人?抱歉,對視之中,那凶悍的殺氣已經不再加以掩飾了!

    誰都知道,誰也不會留手了,只要奧沃克學院和光明學院對上,那就是一場生死不論的搏殺,至死方休!(我的小說《亡靈召喚》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