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三十一章 慘烈的開端

第二百三十一章 慘烈的開端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羅風一時也是難以接受,眼光下垂,看到了黑武士黑幽幽的大劍身上,這才恍然大悟起來。( 新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 WWW..COM

    只見黑武士的雙手大劍黑而亮,隱隱還有黑色氣息匍匐其上!

    這是劍氣?

    要知道,幽靈確實是免疫物理攻擊,但並不是所有的近戰者都是單純的物理攻擊。強大的武士一旦修煉到了精深之處,斗氣便可以透過兵器激發,形成鋒利的氣勁,使近戰能力有大幅度的提升。同時,單純的近戰,便也開始依附了斗氣的傷害,便不再是單純的物理攻擊了。

    但是這樣的技巧,居然會出現在一只亡靈生物的身上,這實在讓羅風無話可說。

    雖然亡靈武士這種亡靈生物,確實在某種程度上保留了戰斗技巧和能力,不再是單純的攻擊本能了。但是在骨武士和尸武士的身上,充其量也就是攻守平衡了,戰斗有序了,而如今在黑武士的身上,居然連劍氣都帶出來了!

    這算什麼呀!

    羅風在心中只想破口大罵,但是事實擺在眼前,不服也得服啊。

    黑武士的劍上附加了黑色的氣勁,一劍之下,把幽靈傷了一個夠戧。羅風最後的王牌沒了,一切的戰術也廢了,局面頓時徹底顛倒了過來。

    之前,羅風是悍不畏死,是不怕犧牲,是前僕後繼,如今看來卻是束手無策,白白浪費了。雖然斬退幽靈的時候。黑武士蓄勢頗久,讓羅風的尸武士們趁機連砍幾下重擊,但終究只是在它的黑色鎧甲留下了一些微裂。如今最大的威脅盡去,黑武士立時又開始了耀武揚威。

    黑武士連連嚎叫,語氣中滿滿都是嘲笑和凶悍,手中的大劍更是擋者披靡,見誰滅誰。

    面對黑武士的挑釁,羅風當機立斷,二話不說。逃就是了!

    真正的問題是,此時要逃卻也不容易了。

    黑武士咬得極緊。而經過這樣一戰,羅風的亡靈大軍亦是損失慘重,此時再難有力量去硬撼黑武士,只能是避其鋒芒的逃竄。試圖利用速度來甩開黑武士,完成撤退。

    黑武士卻是一副被徹底激怒的樣子,死死盯住了羅風不放,一路沖殺,擋者就是死!

    羅風心痛啊,簡直是痛不欲生啊。

    要知道,原來的損失雖然多,但羅風一直都抱有奴役黑武士的想法,縱然損失慘重。哪怕全軍覆沒,只要黑武士被羅風所奴役,那一切都是值的。用七十只骨武士和五只尸武士的犧牲來換取一只黑武士僕從。值嗎?這太值了!

    而如今呢。奴役黑武士已是白想,那麼之前犧牲的亡靈生物僕從可就全部浪費了,現在的羅風,就是再死一只骨武士都覺得肉痛,全力保存自己的亡靈僕從成為了他的第一目標。

    黑武士瘋了一般,追著羅風的屁股後面左砍右砍。不停的有骨武士倒下。

    羅風只有把黑澤蝙蝠鬼調來了,縱然黑武士無視。但蒼蠅再無力,數量一多也照樣煩人。所以了,黑澤蝙蝠鬼群鋪天蓋地而來, 里啪啦的砸下來,簡直就是一陣暴雨傾盆一般。黑武士終于被迫停下了腳步,大劍揮灑幾下,無數的黑澤蝙蝠鬼一劍兩斷,尸體瞬間就堆積如山。

    這就更好了,相比于骨武士,黑澤蝙蝠鬼雖然珍貴,但畢竟數量多,級別低,死起來不太肉疼,勉強可以接受了。而且堆積下來的尸體,也算是又一道屏障,擋住了黑武士追擊的腳步。

    趁此機會,尸武士和骨武士趕緊逃跑,脫離了戰場。

    羅風卻沒有走,他騎上骷髏馬皇,仗著速度有優勢,故意游離在黑武士的周圍,時不時射出一記黑骨槍,繼續吸引著黑武士的仇恨和注意力。

    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啊,要是放任黑武士追殺不休,恐怕當場的骨武士和尸武士都是難逃一死。所以了,羅風只得把自己留下和黑武士周旋起來。只等骨武士和尸武士都跑了一個干淨,騎著骷髏馬皇的羅風和飛在天上的黑澤蝙蝠鬼都具有一定的優勢,打不過,還是跑得了的。

    羅風手中的魔獸徽章一閃,先把重傷的幽靈收回,黑澤蝙蝠鬼群也是趕緊飛上半空,在紅刺和黑澤蝙蝠鬼皇的帶領下,安然撤退。地下的骷髏馬皇撒腿一跑,開始了單騎獨行。

    羅風吸引仇恨的戰術是成功了,黑武士不管其他,死死追住了羅風。

    黑武士的速度實在不算慢,若是把目標換成骨武士和尸武士,恐怕是一只都走不掉的,但目標是骷髏馬皇卻又不同了。

    骷髏馬皇的級別雖然低,但畢竟是專門為了奔跑和速度而存在的亡靈生物,戰斗力僅僅是骷髏馬皇的附加能力而已。

    事實上,哪怕羅風所奴役的亡靈生物僕從的級別一路上漲,如今的目標已經是二十二級的黑武士了,但是骷髏馬皇卻依舊沒有受到淘汰,這就充分證明了其能力。哪怕羅風有了另一只死亡戰象王作為坐騎,但是骷髏馬皇的速度依舊是不可替代的。

    死亡戰象王的戰斗力、防御力、沖擊力都無疑更強,而骷髏馬皇卻僅僅憑借著速度優勢,就一直是羅風的坐騎第一選擇,其速度可想而知。

    羅風一看見其他的亡靈生物僕從已經完全撤離,頓時下了全力奔馳的命令。

    骷髏馬皇一聲長嘯,立刻加速,把一直緊緊追趕在後面的黑武士漸漸甩開了距離。

    黑武士怒了,它連連咆哮,手中的黑色大劍更是溢起了氤氳黑氣,看起來不但是氣得不輕,更是一副只要有機會就要一劍劈死羅風的樣子。

    只可惜。黑武士固然對著尸武士和骨武士都有著絕對的壓倒性優勢,但面對只顧逃竄的骷髏馬皇卻還是束手無策,只能眼看著羅風騎在馬上。漸漸的越跑越遠了。最後,卻也只能剩下一聲不甘又憤怒的長嚎回響在羅風的耳邊,直到最後,連聲音都越來越低,直至微不可察。

    黑武士雖然不能說是遲鈍的,但一身鎧甲而防御力高到極致的它,還是在速度上不算擅長。

    當然了。要甩開黑武士的追殺卻也不容易。

    骷髏馬皇的速度雖然快出一線,但級別的差距擺著呢。快也快不了多少啊。只要羅風有一瞬間的松懈或意外,黑武士絕對有可能追上來。更何況,如今他們的所在的地方正是亡靈武士的領地。

    沉睡園地之中,時不時就遇見了亡靈武士。骨武士居多,尸武士也是偶然可見。羅風惟有打醒著十二分的精神,規避任何可能擋在前面的家伙,確保逃跑的路線的安全。

    直到最後,羅風只覺得自己的五髒六腑都顛倒了,骨頭都松了,屁股都陣陣的刺痛了,那背後已經成為一個小黑點的家伙,才忽然大叫一聲。迅速的縮小,直到徹底的消失不見。

    羅風知道,這才算是安全了啊。

    他雙腿一軟。再也夾不住馬背,直接翻下了馬,一下便躺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起來。

    真是不容易啊,羅風哀哀一聲嘆息。卻也不敢多歇,而是起身上馬。按照著僕從契約術的精神聯系,感知著自己的亡靈僕從的方向。驅馬趕了過去。

    等到羅風重新找到自己的亡靈生物僕從,清點之下,更是肉疼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帶來的黑澤蝙蝠鬼群幾乎死光,幸好的是兩只黑澤蝙蝠鬼皇總算沒死。骨武士剩下了十來只,共被屠將近六十只。連幽靈都挨了一劍,此時正是重傷,難有戰斗力的時候。唯一的安慰,大概就是五只尸武士都保存了下來,沒有死傷。

    死傷慘重!

    真正的死傷慘重,更何況這是一場敗仗,毫無收益的敗仗。

    羅風深深的一嘆,幸好他的心理素質不錯,一直都習慣了弱勢地位,是以倒也算是輸得起。

    更何況這樣的損失,還是因為羅風先有一只骷髏馬皇才做到的,要不然,全軍覆沒都有可能的。

    羅風伸手拍了拍骷髏馬皇,卻又忍不住緊緊皺起了眉頭。

    是的,骷髏馬皇的速度快過黑武士一線,但也僅僅是一線而已,只能是漸漸拉開距離,好不容易才甩開了黑武士。也就是說,骷髏馬皇的速度優勢在面對黑武士的時候已經不明顯了,如果要面對比黑武士更高級的亡靈生物,那麼骷髏馬皇的速度就很可能不再是優勢了。

    這意味著骷髏馬皇也已經到了極限,到了即將要受到淘汰的時候了!

    以亡靈武士的進步幅度來看,黑武士更高一級的家伙,絕對會在速度上超越骷髏馬皇。

    這樣一來,一直想著的遠程攻擊手還沒能找到替代者,如今連坐騎都成為了問題,更是讓羅風越加無奈起來。

    用于遠程攻擊的亡靈僕從沒有,下一任的亡靈僕從坐騎也沒有,讓羅風又是嘆氣。

    看來,這是一個瓶頸期了。

    起碼短時間內,恐怕是無法突破的了。

    羅風死心了,也不再折騰,畢竟與光明學院的大賽已經近在眼前了,無法突破,起碼要有足夠的休息和調整。對于光明學院的人,羅風不用任何人催促,是必然要拿出全力一戰的。

    事實上,羅風這一個曠課大王是沒有去上課,要不然他就會發現自己恐怕是亡靈魔法系中最輕松的一個學生了。由于光明學院的大賽,最近的亡靈魔法系的學生,可是個個都壓抑得很,平時的課堂上,宿舍里,也都是一片安靜,都在爭分奪秒的修煉著。

    所以了,當雪麗來找羅風的時候,可是一路暢通無阻,直接就推開了羅風的宿舍大門。

    在床上冥想的羅風立刻有了感覺,睜眼一看才發現是雪麗站在了自己的宿舍門前,頓時就是一愣。

    羅風奇道︰“你怎麼來了?”

    羅風很驚奇。但雪麗也是一副很意外,很驚訝的表情。她說道︰“你的門沒鎖?我才一敲門就自己開了啊。”

    “不用在意,我從來不鎖門的。”羅風一聳肩膀。

    雪麗一臉詭異的進了羅風的宿舍。更是一副不可相信的樣子左看右看的。

    羅風好笑道︰“怎麼了?”

    “這是學校的宿舍?”雪麗一副見鬼的模樣。“我還以為這是一間牢房呢!”

    羅風笑道︰“這絕對是你想多了。”

    在雪麗的眼里,一間空空無物的房間,里面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張椅子的地方恐怕除了監獄的牢房就沒有其他的選擇了,更和用來休息、生活的宿舍一點邊都搭不上來。

    但事實擺在眼前,這就是羅風的宿舍。

    當然了,對于羅風來說,這里絕對是一間舒服的房間。夏天不會熱得讓人脫一層皮。冬天不會冷得可以讓睡覺的人凍死在床上,既不漏水。也沒有臭味,更沒有蟑螂老鼠之類的宿友共同生活,這絕對是一間水準之上的宿舍。

    如果這都只能是監獄里牢房的環境,那羅風當年在礦區當奴隸的數十人大宿舍可就是地獄了!

    雪麗難以相信的參觀了一遍。才詭異的看了羅風一眼,在唯一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羅風倒是不在意,伸了一個懶腰,放棄了繼續冥想,而是半依在了床頭,輕松道︰“你怎麼進來的?”

    雪麗道︰“亡靈魔法教學樓雖然偏僻,但是想找也不算太難,畢竟全學院就這麼一個地方。”

    羅風搖頭笑道︰“那也找不到我吧?”

    “你們系里有一個專門販賣情報買賣的人啊,你的門又沒鎖。我不就進來了。”雪麗也是笑了。

    羅風的眼前頓時閃過瑪龍那一張笑嘻嘻的財迷表情,頓時只有搖頭了。

    “說吧,找我什麼事。難道是大賽開始了。”

    雪麗點點頭,正色道︰“是的,今天剛剛開始,雖然我們上場的輪次還沒有到,但是別人已經開始了。”

    “哦。”羅風也是嚴肅了起來。“怎麼樣?”

    雪麗搖搖頭,說道︰“第一場比賽正在進行。我還不知道,我其實也是過來撞一撞運氣。看能不能提前通知到你。”

    光明學院和奧沃克學院的大賽,共二十支兩人隊伍參加,第一循環的比賽是采取的積分制,共計十輪,用的是抽簽制度,也就是對手不定的隨機參賽十場,最後的排名是靠積分計算,前八名進入第二輪的淘汰賽階段。

    “第一場比賽的抽簽是什麼?”這才是羅風最關心的問題。

    “說來也巧,第一輪第一場的抽簽比賽就是一場重頭戲。”雪麗神色之間隱隱有著不安,卻也透著幾分興奮。

    羅風也是來興趣了,說道︰“這麼快,光明學院和我們就遇上了!”

    共二十支隊伍參賽,其中五支是光明學院的人,十五支是奧沃克學院的人。其實大家都知道,一旦同學院的隊伍遭遇,恐怕就是一場普通的競技而已,誰也不會真的死磕。而一旦是光明學院的隊伍和奧沃克學院的隊伍相遇,那才是真正的一番龍爭虎斗!

    事實上,這場大賽已經不能單純的用學生這樣的身份來代表了。

    光明學院來的十個人,無一不是精英,實力自然不用說。而奧沃克學院作為奧沃克聯盟帝國的底蘊所在,選出來的十五支隊伍,三十個人,也全部都是即將畢業的高年級學生,其境界實力之高,無一不是每一種職業者的佼佼者。

    而第一場比賽,居然就是光明學院和奧沃克學院的遭遇戰,不可謂不精彩啊。

    羅風立刻起身道︰“那還等什麼,我們去看看吧。”

    雪麗自然也是答應,一邊走還一邊說道︰“說起來,代表我們學院的隊伍也是一號強人,和你也算認識吧。”

    羅風意外道︰“哦,什麼人?”

    雪麗道︰“一個精通自然召喚魔法的土系魔法師,還記得嗎,當初在初年級的時候,學院大比之上,16強進8強的比賽里,你們是對手啊。”

    雪麗這麼一說,羅風這才恍然記起了。

    想當初的學院大比,強人如林,但真正印象深刻的人里面絕對有這麼一個人。對方是土系魔法師,精通自然召喚,和羅風的亡靈召喚可是打了一場惡戰。特別是對方還有一個魔法器的輔助,最後硬是召喚出了一只八級見習者的召喚物,打得羅風甚是淒慘。

    當初的奪冠熱門也不過就是七級見習者的層次,這個對手猛的召喚出一只八級見習者的樹人,自是狠狠震驚了羅風一把。

    要不是倒霉的遇見了羅風,這個可以召喚樹人的土系魔法師甚至可以說是學院大比的冠軍競爭者,起碼可以闖到決賽或半決賽的階段,誰知道八級見習水平的樹人卻叫羅風拖垮了,這才輸了比賽。

    現在想一想,羅風當初就勝得僥幸,如今羅風和他都已經是高年級的學生了,當初的初年級學院大比仿佛已經過去了很久。當初無敵的八級見習者,現在連他們的一根指頭都擋不住了,可是羅風對這個人的忌憚和實力,卻是毫無懷疑的。

    羅風和雪麗說話間已經來到了比賽場所,頓時被眼前的場景驚得呆住了。

    一個血人,一個身穿白衣,渾身破破爛爛,傷口無數的血人就這樣靜靜站在了台上。傷口又多又深,很多地方都滴滴答答的流著血,他還劇烈的喘息著,大口大口的喘息,仿佛下一秒鐘就要斷氣的樣子。

    如此瀕死而慘烈的模樣,就這樣突兀的出現,讓羅風一時都是呆住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