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亡靈召喚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大賽規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大賽規則

小說︰亡靈召喚| 作者︰夢馬良| 類別︰玄幻魔法

    秋尋站在了羅風的面前,眼楮卻是一直停留在了骨武士的身上,眼中的羨慕都不帶掩飾的。( 飄天文學 www.piaotian.cc )..

    骨武士,它們的腰背筆直,雙手重劍杵在地上,雙手按著劍柄。雖然站著不動,但氣勢如海如淵,令人膽顫。沒有人會懷疑,一旦有敵人進入它們的攻擊範圍,它們的出手,必然是石破天驚的一劍。

    整個身體,就如同筆直而鋒芒畢露的劍。

    這氣勢,絕非其他的亡靈生物所能擁有的。

    盡管,骨武士嚴格來說,還是一副骨頭的身體,但它和骷髏類亡靈生物卻又不同。里面的骨頭嚴密,而且層層疊疊,毫無骨頭的松脆感和單薄感,外面還是一身白骨盔甲,那就更是厚重無比。

    剛剛一戰,秋尋已經徹底見識了骨武士的戰斗力,殺得飛佔他們那叫一個束手無策。如今近距離一看,更覺氣勢驚人。

    秋尋嘆道︰“不愧是大名鼎鼎的亡靈武士,哪怕是最低一級,也極為讓人羨慕啊。”

    羅風卻是不管,繼續翻著手中的書。其實,羅風從一開始就注意到了秋尋,飛佔他們是純粹把注意力都放到了羅風的身上,所以也就忽略了一直偷偷躲在一旁的秋尋,而羅風可沒有這種習慣,他一到場就仔細觀察了四周的情況。

    不得不說,秋尋還是隱藏得很好的,選了一個雙方視覺上的死角。要不是秋尋自己的眼力不行,靠得有點太近,而羅風的眼力則是非人的水準。那真有可能發現不了。

    經過了兩次死靈化巫儀式。羅風的五感和身體素質。完全超出了一般人的範疇。秋尋卻只是一個亡靈系的魔法師,雙方在眼力和視覺範圍就差距很大。

    秋尋看不見的地方,羅風可以看見,秋尋看不清楚的地方,羅風看得分毫畢現。

    所以,秋尋以為夠遠了,一般人看不見的時候,羅風就偏偏看見了。

    當然。雖然多了一個秋尋在一邊窺探,但還是干擾不了羅風的戰斗。事實上,羅風反而有點希望秋尋也來攻擊自己。

    一方面,羅風留下的底牌還多,多一個秋尋作為敵人,改變不了羅風依舊可以大勝的結局。另一個方面,卻是羅風可以借機看穿秋尋的實力和目的。

    秋尋這個女人,一直有點讓羅風顧忌和看不懂,甚少出手的她,也一直讓羅風難以揣測其實力和戰斗力。別忘記了。在亡靈盛宴之中,秋尋也一樣接受了機緣。來了一次實力大進。

    羅風自己阻斷了機緣,但也已經得到了好處,而秋尋可是從頭到尾,一路享受了完全的機緣。也就是說,秋尋必然迎來了一次質的飛躍,起碼在級別上的提高就不會小了,至于到底是多少,羅風也無法猜測明白。

    以前,秋尋的實力就不差,實力大進之後,具體戰斗力有多少還是得打一場才能夠知道了。

    想到這里,啪的一聲,羅風合起了書,忽然抬頭,笑道︰“你來了,不如我們也打一場吧?”

    秋尋仿佛嚇了一跳,瞪大了漂亮的眼楮,奇道︰“你說什麼呢,我說了就是來看戲的而已啊。”

    這種感覺很不好,羅風無從知道秋尋的實力有多少,而羅風自己和飛佔他們打了一場,秋尋全程觀看,對自己的實力已經有了初步的認識和了解。也就是說,秋尋還是暗的,而羅風卻已經身在明處。

    幸好,羅風向來留有一手,最近底牌多,哪怕秋尋知道自己有幽靈,但還是留有足夠的實力。

    羅風哼道︰“看戲?千里迢迢來看戲?”

    秋尋笑了,居然也直言不謂的說道︰“想法本來也是有的,等飛佔他們得了手,我恐怕也得插一手了,畢竟黑澤蝙蝠鬼很珍貴,那是中級亡靈生物之中的最強空戰部隊,你一個人佔領了,當然很是吸引仇恨了。”

    這是大實話,在中級亡靈區域里,十六級亡靈生物的黑澤蝙蝠鬼很重要,是所有亡靈魔法師必須要奴役的目標之一。所以了,飛佔他們能來,也不單純就是為了給羅風找麻煩。

    羅風笑道︰“現在也還有機會呀。”

    秋尋搖頭道︰“如果你擋不住飛佔他們六個人,那我還有機會,結果是你把他們六個人打殘了!那我還是算了吧。”

    羅風卻收起了笑容,淡淡道︰“他們六個人不行,你一個人不見得不行。”

    秋尋卻笑道︰“算了吧,我還不知道你,干什麼都喜歡留一手,我可不願意打起來後才發現根本贏不了。”

    意思很明白,不是不打,而是發現贏不了,所以才不打。

    如果有一天,秋尋忽然發現自己有把握戰勝羅風,恐怕下手更黑更狠。

    這個女人!羅風心中冷哼。飛佔一直的糾纏,讓羅風不得不暴露實力,而秋尋卻一直沒有什麼動手的機會,這讓羅風很難判定她的實力。更何況還有白骨盾和黑骨槍,這兩招明顯極為厲害的亡靈魔法。

    現階段,是羅風一個人學會了而已。

    但是,這可是亡靈導師在班級上直接傳授的亡靈魔法啊,听見的人,記住的人,那可是多了去了。

    羅風先學會了,領先了一步,但班里的同學恐怕也早晚可以練成。

    白骨盾和黑骨槍一旦練成,奴役骨武士並不算太難,這畢竟是兩招極為高級,而且極為厲害的亡靈魔法,一守一攻,相得益彰。羅風自己學會了,所以深知這兩招的威力,一旦有人掌握,那麼實力將直逼羅風。

    有可能,因為難度太高,所以有人一輩子都練不成了,但秋尋明顯不是這樣的人。如果說班里哪一個人,可以繼羅風之後。最快掌握白骨盾和黑骨槍。那秋尋和飛佔都是很有機會的。

    更何況。亡靈盛宴之後,秋尋的級別到底提升了多少也是關鍵。

    如果級別高了,秋尋和羅風一樣,在現在就已經練成了白骨盾和黑骨槍,那也是絕對有可能的。而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所以秋尋才有實力,有把握,跑來偷偷觀察自己的實力。想要借機了解有沒有機會打敗自己。

    羅風眯著眼楮,打量著秋尋。

    秋尋卻是笑著,不停的打量著骨武士。

    羅風道︰“戲都看完了,還不走。”

    秋尋點頭笑道︰“戲是看完了,但我猜你大概不知道‘大賽’要開始了,所以特意留下來為你講一下規則。”

    “大賽?”羅風皺了一下眉頭,好像有點不明白似的。

    秋尋奇道︰“你該不會忘記了吧,柏亞聖帝國的光明學院的學生跑來我們學院當交流生,還提議要舉辦一次兩個學院之間的比賽啊。”

    老實說,羅風還真有點忘記了。听秋尋這麼一說,這才恍然大悟。

    開學典禮之上。柏亞聖帝國光明學院的學生,派了一個代表上台講話了,看起來很友好,但當場叫板的意思還是很明顯的。

    人家都打上門來了,奧沃克學院當然也不可能退縮。

    柏亞聖帝國的光明學院對奧沃克聯盟帝國的奧沃克學院!

    在開學典禮上,雙方就初步達成了意見,要打?要比賽?當然可以!

    當然了,關于比賽的詳細細節,比賽規則,晉級規則,個人賽還是團體賽,卻沒有當場公布,而是在開學典禮後,大家繼續爭得面紅耳赤,才最終定了下來。

    光明學院也好,奧沃克學院也罷,這可都是大陸頂尖的學院,兩大學院之間的比賽,甚至可以影響到整個大陸的格局。

    奧沃克學院背後是奧沃克聯盟帝國,更是全大陸反神權,反光明聖教廷獨裁統治的先鋒。

    光明學院的背後是柏亞聖帝國,而柏亞聖帝國卻眾所周知的,這是一個光明聖教廷統治下的傀儡王國,一切行動都和光明聖教廷密不可分。

    說是兩個學院的友誼賽,但火藥味之濃,估計整個大陸的有心人都可以聞到了。

    誰輸誰贏?這絕非兩個學院之間的事情。

    表面上看,光明學院對奧沃克學院,實際上是,柏亞聖帝國對奧沃克聯盟帝國,往更深處說,那就是神權對皇權!

    奧沃克聯盟帝國,這是要和光明聖教廷公開撕破臉的節奏嗎?

    不論如何,名義上的“比賽”,實際上卻是一場你死我亡的戰爭!

    毫無疑問,參加比賽的人,絕對不可能當成是比賽在打,而是一場真正的撕殺。

    秋尋看羅風果然忘記了,便用一種“你看看,你果然忘記了,我果然猜中了”的表情,微笑的看著羅風。

    羅風干脆道︰“和我有關系?”

    秋尋笑道︰“奧沃克學院第一人?和你會沒有關系嗎?”

    “好吧,幫我詳細說一說。”老實說,羅風的興趣蠻大的。他和光明聖教廷是死敵,早晚就是你死我亡的。所以了,可以和光明職業者交手的機會,既是一種學習,也是一種經驗,對羅風來說是有利的。

    秋尋道︰“比賽是雙人團體賽,雙方各派兩個人同時上場比賽,比賽規則和奧沃克學院大比相似,一方的兩個人倒下或者退出場外就算輸,主動倒地算認輸。”

    羅風疑惑道︰“雙人團體賽?”

    毫無疑問,這對普通職業者來說很不利,而對光明職業者來說,卻是極大的優勢。

    因為光明職業者分兩種,一種是光明騎士,一種是光明祭師。他們一個近戰,一個遠攻,一個武士,一個魔法,加上屬性相合,光明屬性的力量又是可以相互輔助和增長的能量,光明聖教廷對于騎士和祭師的配合也是由來已久。

    換句話說,一個光明騎士和一個光明祭師配合著上場,那一定是一加一大于二的結果。而其他職業者,可就沒有這種便利和優勢了。

    哪怕是一個魔法師搭配一個武士,哪怕兩人都是同一個屬性的力量。除了配合默契之外。他們根本沒有什麼相互配合輔助的技能。

    但是。光明祭師和光明騎士,那可不但是默契好,更是能量共享,互相提升,相互輔助的最佳搭配啊。

    光明聖教廷對于光明騎士和光明祭師的配合,已經研究了多年,更是稱雄世界多年,可想而知。兩人聯手的局面對光明職業者是多大的好處和優勢。

    秋尋嘆道︰“听說是我們的院長大人怒了,一氣之下,直接主動要求以雙人團體賽的比賽方式,以證明我們學生的實力,更是要表現出我方因為主場優勢而做出讓步,要讓光明學院的交流生輸得心服口服。”

    羅風頓時愕然,好吧,這確實是巴斯院長極有可能干出來的事情!

    秋尋繼續道︰“光明學院來了十個交流學生,剛好分成了五組參賽選手。”

    羅風道︰“都是一個光明騎士配一個光明祭師吧。”

    “毫無疑問,是的!”秋尋也是很無奈啊。

    羅風卻皺起了眉頭。如果是一個人那就好辦了,羅風上場自己想怎麼打都可以。但是雙人賽啊,就需要羅風再找一個搭檔。兩個人上場比賽,那變數可就多了,打起來也有了顧忌,不爽啊。

    更何況,羅風是要找一個魔法師當搭檔呢?還是要找一個武士當搭檔呢?這還真是一個問題。

    事實上呢,雙人團體賽的搭配很固定,必然是一個近戰加一個遠程,也就是一個魔法師配一個戰士一起上場。很顯然的事情啊,如果兩人都是魔法師,一旦被人近身,半點反抗能力都沒有了,反過來兩人都是武士,卻有可能被對方的魔法師遠程轟殺至死!

    雙人的比賽里,一個魔法師加一個武士,這是必然而且絕對的選擇。

    真要選出兩個武士和兩個魔法師這樣的極端選擇,就等于讓出了一個致命的缺陷,一旦被對手抓住,那就是毫無懸念的慘敗,被對方打殘都有可能的。

    但是呢?羅風又是一個例外!

    因為他是魔武雙修!

    普通的魔武雙修,通常都是半吊子,什麼都會也就是什麼都不精。但羅風不同,他表面上看是魔武雙修,實際上卻是巫化變身帶給他的強悍近戰能力,和他的亡靈魔法半點不沖突。換句話說,羅風是一個近戰和遠攻一樣犀利的天才。

    搭一個武士,羅風有新學會的白骨盾和黑骨槍,加上亡靈召喚,他就是一個強大的魔法師。如果搭一個魔法師,羅風的近戰能力,加上一邊打一邊施展亡靈召喚的本事,那也是一個一流的武士。如果拿出巫化變身,羅風的近戰能力比一般的武士還要強得多了!

    如果不是職業克制,讓羅風對光明職業很顧忌,他都想上去一打二了。

    畢竟人光明職業者也不是泥捏的,一個人上去打兩個人,還是不保險啊。

    羅風很苦惱,而秋尋卻繼續說道︰“這樣一來呢,光明學院就有五組參賽選手,而我們學院則派出了十五組選手。”

    羅風道︰“十五組?不是很公平的同樣派出五組?”

    “我們奧沃克學院這麼多學生,個個都是高手,每一個學生都很優秀,只選出五組人,那就只有十個人啊,這實在是太浪費了,有太多的優秀學生都沒有機會了。”秋尋學著奸笑了幾聲,“選出三十位學生,組成十五組參賽選手,這已經是極限了。”

    “車輪戰啊。”羅風恍然道。

    秋尋道︰“是啊,光明學院既然有備而來,但怎麼說也是主場,難道我們還怕他們呀。”

    羅風道︰“我們出十五組,對方出五組,二十組參賽,那怎麼打?”

    秋尋笑道︰“積分制!二十組參賽選手,隨機抽簽對打,贏了積一分,平手得到零分,輸了倒扣一分。每場比賽限時一個小時,全部只打十輪。也就是說,有些對手不用打,而有些對手則有可能要重復打多次,一切都是隨機抽簽決定的。十輪過後,積分最高的八組選手就可以進入淘汰賽階段,也就是八強。淘汰賽就很明顯了,一對一的不限時對戰,勝者進入下一輪,直接決出四強,決賽,最後打出冠軍!”

    很明顯,前面的積分制比賽,對奧沃克學院有利。畢竟有十五組人手參賽,人多勢眾,打一打默契比賽,一遇見光明學院的五組選手之一,就來一場死磕,保管叫光明學院的交流生喝一壺的。

    只是後面的淘汰賽,可就是實力的體現了,更何況在這樣的比賽里,第二第三名都沒有意義,只有冠軍才是一切!

    如果真讓光明學院的一組參賽人手拿了冠軍,那可就太打臉了。

    羅風又問︰“我們的十五組人手,怎麼選的?”

    秋尋道︰“參賽選手都是高年級學生,學院四大學生團體各出一組,學院大比的十大高手必須要參賽,學院大比的三十二強接受自由報名,再由學院導師挑選。有十位導師聯名推薦,也可以破格讓其他學生參賽。”

    羅風道︰“也就是說我一定要參加了。”

    秋尋笑道︰“當然了,如果你選不出搭檔,學院方面一定會為你指派一個人,強令要你參加的。搭檔這種事情,不是兩個最強的人扯在一起就會好,而是要有默契和配合,所以學院還是鼓勵學生們自由選擇搭檔的。”(未完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亡靈召喚 | 亡靈召喚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