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不準躲

小說︰全家都有外掛[末世]| 作者︰安菀重妖| 類別︰都市言情

    您的訂閱比不夠  她說這話時, 臉上還帶著幾分靦腆的笑意, 又柔又軟, 看上去很是不好意思。

    唐笑笑的一只手還捏著木棍, 比手腕還粗的一截木棍被她縴細的手指捏在掌心里。

    所有人看著看著,不由自主地倒咽了一口口水。

    這姑娘……有點生猛啊。

    玉疏桐倒是忍不住笑了笑。

    她道︰“我覺得,有可能是這些蜘蛛在快死了的時候才會發出這種聲音。走, 我們過去看看。”

    因為蜘蛛的這件事,玉疏桐儼然成了隊伍里的領頭人。

    她一發話, 所有人都乖乖地跟了過去。

    道路上還留著明顯的被手|榴|彈炸過的焦黑的痕跡, 死掉的蜘蛛全身都蜷縮在一起,一片一片地疊在一起。

    玉疏桐蹲下|身, 手中的匕首把一只臥在最上方的蜘蛛翻過來, 邊檢查邊對眾人道︰“你們看看他們死透沒。”

    她正說著, 動作忽然一僵。

    其他人沒注意到她的神情,只听著她的話, 紛紛用手中的槍|管把蜘蛛翻過來看到底是不是死透了。

    杜淼正把一只蜘蛛翻過來, 驀地就看到一張血肉模糊的臉, 手一抖,一聲變了音的“臥槽”脫口而出。

    只見那只被翻過身的蜘蛛,它的腹部赫然長著一張人臉,雖然被手|榴|彈炸的焦黑,但是還是隱約可以看出來這是張嬰兒的臉。

    “噫, 剛才那些怪聲不會就是因為這個吧。”杜淼一臉嫌惡。

    其他人也是不想多看, 只有玉疏桐一個人, 表情詭異中還帶著幾分狐疑。

    杜淼見她表情不對,立刻問道︰“姐,怎麼了?”

    玉疏桐神情莫測地看著他︰“你記不記得,剛才坐在我旁邊的那個男生說的女王蛛?”

    女王蛛……

    杜淼當即神色大變︰“你的意思是這些都是那只母蜘蛛和村子里的男人生下來的?”

    “我只是猜測。”

    杜淼表情不穩,臉色白的可以︰“我咋覺得你猜的就是對的呢。”

    不然普通的蜘蛛肚子上會帶張人臉嗎,死的時候會和嬰兒一樣哭嗎?

    杜淼覺得自己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其他人听了杜淼說,這些蜘蛛可能是一只母蛛和村子里神秘消失的男人生下來的,表情也不太好看。

    唐笑笑更是臉白的厲害。

    看著腳邊這些蜘蛛的尸體,唐笑笑的胸口起伏的厲害。

    她從小在村子里長大,村子里的男人對她而言都是長輩般的存在,忽地听到這種事,她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在燒。

    她抿緊唇,最後越想越氣不過,手中的木棍一掄,狠狠地往下一砸。

    早已死透了的蜘蛛在她木棍落下之時就被爆了腦袋,黑紫色的汁液當下就濺了出來。

    杜淼就在她身邊,一時不察,就被淋了一身。

    杜淼︰“……”他的衣服啊!

    其他人︰“……”這姑娘果然生猛。

    玉疏桐倒是覺得唐笑笑這個方法好。

    她不再去看這些蜘蛛腹部的人臉,手中的匕首一轉,對著這些蜘蛛的尸體也不麻煩地一只一只翻過來了,直接一把匕首從最上面捅到最下方,一刀斃命,管它死透沒死透,補了這麼一刀估計不死也不行了。

    其他人忍不住齊齊望天。

    這年頭的姑娘都這麼凶殘的嗎?

    玉疏桐很快就解決了一堆,轉身走到了另一堆旁。

    她的手高高抬起,就要一刀落下的時候,突然地,一種微妙的感覺襲上她的心頭。

    玉疏桐的手微頓,她眼睫微垂,很自然地斂下了眼眸中的情緒,手上的刀也繼續向下落去。

    就在這時,一道白光猛地向她的額頭襲來,那是一道蛛絲。

    玉疏桐早有防備,身體一側,另一只手上握著的刀就猛地刺了下去。

    她用的力氣大得很,一刀直接捅穿了好幾只蜘蛛的腦袋,生生地扎進了焦黑的地面,發出了不大不小的一聲響。

    一聲嬰兒啼哭的響起,紫黑色的液體嘩得就濺上了玉疏桐握刀的手和衣擺。

    這場變故快得很,眨眼間就過去了。

    電光火石間,有人甚至沒回過神,還睜著眼楮愣愣地看著表情凌厲的玉疏桐。

    好一會兒,他們才醒了神,心有余悸起來,慶幸著玉疏桐的反應快,這要是換了他們,估計不死也是去了半條命。

    這麼想著,他們檢查的動作不由變得更謹慎了些。

    他們卻不知道,玉疏桐此時也在慶幸自己的直覺。

    不知怎麼的,自末世以來,她對于危險的預測顯得越發準確了起來。

    不過她也不能總是憑借直覺做事,指不定哪天直覺就不靈了呢。

    玉疏桐心下也敲定了主意。

    有了這個插曲,之後的眾人再跟著唐笑笑向著糧倉的方向走過去就越發顯得小心翼翼了起來。

    然而一直等走到糧倉,他們也沒再遇到蜘蛛。

    這下就連杜淼都覺察到了不對,咋呼道︰“我們這一路怎麼走的這麼順啊?不會有什麼陰謀吧?姐你感覺到了有蜘蛛在後面跟著我們沒有!”

    “沒有。”這也是玉疏桐想不通的地方,她感覺不到有人在後面看著或是跟著自己。

    “那我們還進糧倉嗎?”有人問。

    玉疏桐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只不過又提醒了一句道︰“雖然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現,但是大家還是要小心。”

    一行人握緊了手中的槍,就從糧倉的後面繞到了前面。

    出乎意料的,糧倉沒有鎖,只是在門把上虛虛地纏了幾圈白色的絲線。

    看上去……像蛛絲。

    玉疏桐神情一變。

    杜淼也想到了一個猜測,他哭著臉看向唐笑笑︰“笑笑姐,你們村糧倉里還養蜘蛛的嗎?”

    唐笑笑遲疑了一下,但還是回答道︰“我們村不養蜘蛛。”

    杜淼更想哭了,他其實已經猜到他們應該跑進了蜘蛛窩。

    難怪一路上都沒有蜘蛛攔他們,因為他們根本就是急著自己往蜘蛛窩跑啊。

    杜淼甚至覺得,如果那些蜘蛛有智商的話,說不定還在心里暗笑他們的自投羅網。

    玉疏桐無語地用蝴|蝶|刀的刀柄敲了敲杜淼的肩膀︰“別說了,快進去。”

    “真的要進去啊?”杜淼有些退縮。

    玉疏桐涼涼地掃了他一眼。

    就那麼一眼,卻讓杜淼忽地感覺自己像是驟然看到了君澈,當即把後背挺得筆直,干咳道︰“咳咳咳,成吧成吧,進去就進去!畢竟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

    玉疏桐沒等他皮完,手上刀光一閃,纏在門把上的蛛絲就被斷了個干淨。

    她的身體還沒好徹底,而且門把的目標太小了,操控起來得費不少力氣,玉疏桐就一直沒用異能。

    門把上的蛛絲一斷,一行人就排成了一列,動作小心地推門進去了。

    不得不說,一個村子的糧食堆在一起的畫面還是非常可觀的。

    才剛走進糧倉,所有人就被倉庫里堆積如山的稻谷驚了一下。

    “哇!”一個和杜淼年紀相似的青年眼楮發亮,止不住地驚嘆著,抱著槍就想跑到一堆稻谷邊看。

    只是沒等他多跑幾步,他身後一個年紀稍大的臉上帶著一道刀疤的青年就揪住了他的後領,喝道︰“瞎跑什麼!弄清楚了我們在什麼地方在跑!”

    青年把頭一抬,這才看到他正準備跑去的稻谷上方架著一張接近透明的蛛網。

    這麼大的網,他要是貿貿然跑過去,指不定會不會被黏在上面。

    青年當即嚇出了一身汗,忙和刀疤男人道謝。

    玉疏桐環顧了一圈糧倉,發現在稻谷的邊上都有蛛網大張著,乍一看就仿佛是這些蜘蛛為了保護這些糧食,特意吐絲張開了網。

    杜淼狐疑︰“蜘蛛也吃米嗎?”

    玉疏桐直覺不對。

    唐笑笑也是蹙著眉。

    半晌,唐笑笑才輕輕道︰“這稻谷……顏色好像不對。”

    她用手指著那堆稻谷,“你們看,一般的稻谷都是淺褐色的,哪怕放再久顏色也就是土色的,但是這些稻谷的顏色都深成咖啡色了。”

    從來沒親眼見過稻谷的眾人︰“……”稻谷的顏色還有這麼多講究的嗎?

    見他們表情不對,唐笑笑只以為他們是不信自己說的話,當下就用手中的木棍撥開頭頂的蛛網,朝那堆稻谷走去。

    看著那木棍撩開蛛絲,玉疏桐突然全身繃起,一個箭步就沖向唐笑笑,一把抱住她的腰向一旁滾了過去。

    兩個人滾得狠了,還帶著些塵土。

    被嗆進了鼻子里,唐笑笑忍不住就咳了兩聲,玉疏桐卻松開她的腰,握緊手中的短刀猛地擲了出去。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全家都有外掛[末世] | 全家都有外掛[末世]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