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散文詩詞 重乾皇後傳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了解情況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了解情況

小說︰重乾皇後傳| 作者︰木孤水| 類別︰散文詩詞



    ;等藍荊安和龐涂等人安頓好傷兵,商議好新的營地守夜之事,已經過了戌正。她這才驚覺自己午飯和晚飯都不曾用過。不過因為事(情q ng)眾多加上首戰告捷,早就讓她忘記了饑餓的感覺。

    等她回到將軍府,碧鸞正在門口翹首以盼。見她回來,聲音都哽咽了。藍荊安知道自己在外征戰一天,怕是碧鸞也擔憂了一天。要不是自己為了看著謝維寧,碧鸞早就隨她上戰場了。

    她趕忙對碧鸞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碧鸞,你看我不是好好的麼?而且今(日r )我們大勝!總算給了大雍一個教訓。”碧鸞點點頭,心里默念,只要姑娘平安就好。

    藍荊安才回了府,謝維寧那邊就請人去催她,說今晚她還沒按之前講好的條件陪他吃晚飯。藍荊安倒是一怔,沒想到他到現在都不忘這茬。不過,她才不信謝維寧沒吃晚飯,她轉而向碧鸞征詢。

    碧鸞搖搖頭︰“戰事正緊的時候,奴婢哪里還有心思管他?我一個下午都在府門口守著,不過寧維當時確實非常緊張,一遍遍的催問戰況。沒心思吃飯也是有可能的。”

    藍荊安想了想,還是帶著碧鸞去謝維寧那里走了一圈。謝維寧听說乾軍贏了之後,已經讓廚房做了晚飯送過來。只不過,等藍荊安回府又是一個多時辰過去了,飯菜早就涼透了。

    好在,上次廚房事件之後,藍荊安命人給他在院子里架了個小泥爐。謝維寧也沒讓人把菜端回廚房,直接讓尹泉(熱r )(熱r )便又端上桌了。

    謝維寧還是第一次見藍荊安穿甲衣前來,她的樣子算不得美好,(身sh n)上多少帶著戰場上的血腥氣息,臉色有些憔悴,嘴唇也不復以往的紅潤。謝維寧卻覺得,這樣的她有另一種魅力,一種在一般女人(身sh n)上難尋的勃勃英氣和殺伐決斷的果敢。

    謝維寧率先恭喜她帶領乾軍今(日r )抵御住了大雍的進攻,藍荊安笑著接受了。畢竟勝利之後,她的心(情q ng)還是很雀躍的。她很感激謝維寧能在這深夜,還給她弄口(熱r )食,對和他一起吃飯也沒那麼反感了。

    謝維寧看她的裝扮,猜測她一會兒吃完可能還有別的安排。他一邊吃,一邊問她這一戰的經過。藍荊安知道他心思細膩,正好可以請他幫忙分析一二,所以毫無隱瞞的說了。

    謝維寧听她說到這一戰一直到結束宇文俊平都沒露面,不由得停了箸。他直接問藍荊安︰“你的人之前是否查過宇文俊平最近可有疾?”

    藍荊安搖搖頭,疑惑的說︰“未曾听說宇文俊平近期(身sh n)體不適。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論統御,我不知道宇文俊平和巫道明誰更強。但巫道明一個名義上的主帥,怎麼會在第一場戰事上就露面,而宇文俊平卻不出現?”

    “莫不是他們二人不和。所以這次帶兵攻打是巫道明一個人的意思吧?不過,斥候說,所有大雍能用的船只都出動了,要是二人不和,宇文俊平怎麼會同意讓巫道明調用所有船只?”

    謝維寧搖搖頭︰“調船就能證明他們兩個人和睦?他們兩人若是和睦還能等到過了午時才攻城?人家巫道明怕是真的來勸降來了,結果被你帶人好一通打。”

    藍荊安皺著眉頭細細回想,慢慢的順著謝維寧的思路,試圖縷清事實︰“如果二人不和。昨晚的試探必然是巫道明派人做的,他急于今(日r )進攻,就是要利用襲營的人困馬乏。”

    “而宇文俊平不支持他這樣做。那就說明,他還要等,等艦船建好,訓練完畢。那麼他是要八萬人一起攻城?”

    “所以,今(日r )是巫道明單獨行動。宇文俊平不同意,干脆不肯露面。同時他很可能猜到巫道明會鎩羽而歸,所以才讓他帶走所有戰船,不留以把柄?”

    這些都能說的通,但謝維寧為什麼會說巫道明是真的來勸降呢?哪里有用幾萬人大軍壓境來勸降的?藍荊安還是想不通這一點,出口詢問謝維寧。

    謝維寧冷笑一聲︰“丑丫頭,你是不知道自己的價值。這都得拜你那個好哥哥所賜。他把你的讖語弄的人盡皆知,你敢說宇文俊平就不眼饞?永華城那位怕是也防著他那位小叔叔呢。他估計單獨給了巫道明什麼指示,先把你弄到手再說。”

    “至于用何種方式勸降。你們乾軍骨頭這麼硬,不好好嚇唬一番,光靠許以高官厚祿能管用麼?巫道明這個老狐狸,以為你心腸好,必然舍不得一城百姓,肯定會自己走出來。結果沒想到你這個丑丫頭心腸最硬,偏腦袋還靈活,就是不肯上他的當。”

    藍荊安听到謝維寧話雖然難听,但句句在理。心里舒了一口氣,如果真按謝維寧所推測的這樣,那麼大雍兩位主將不和,外加今(日r )的挫敗,估計會讓對方消停一些。自己的壓力也能小一些。

    謝維寧又問︰“你們乾軍既然擅長水戰,今(日r )毀了對方多少戰船?”

    藍荊安答道︰“對方總共派出了百十多條。但其中不少是征用的漁船。乾軍擊沉了大雍的艨艟三艘、斗艦十二條。除此之外,還毀了不少小漁船。”

    謝維寧听了舒了一口氣︰“那就好。如果對方船只仍在,說不準今晚宇文俊平會帶人再次攻城。”

    藍荊安之前也想過這個問題,所以特意囑咐過水師,盡量破壞並弄沉對方的船只,令其無法在短期內再發動第二次進攻。在這一點上,謝維寧果然和她的想法不謀而合。

    謝維寧又繼續問︰“這一戰,雙方傷亡如何?”藍荊安嘆了口氣︰“對方被我們斬首五千,但我們亦犧牲兩千,同時傷千五。”

    謝維寧一听這個數字就變了臉色︰“亡兩千傷千五?那你手里還有多少兵力可用?”藍荊安這個時候也沒什麼隱瞞的了︰“目前算上傷兵不足八千。”

    謝維寧緊鎖眉頭︰“看來只要對方在你們援軍到來之前攻城,哪怕只過來今(日r )這個數。只要是宇文俊平帶兵,你們很可能也撐不下去了。”

    藍荊安閉了閉眼楮,低低的答了一聲“是”。這個事實,她在今(日r )打掃完戰場就已經意識到了。但她卻不敢立時告訴正在歡慶的兵將們。

    她唯一期盼的,只能是大雍千萬不要在未來幾(日r )仍俜  窠日r )這般規模的攻擊,否則,她再是有主意,也無法保住襄陽。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輸入“  ”,就能進入本站)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重乾皇後傳 | 重乾皇後傳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