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最強山賊系統 第1009章 身陷大牢

第1009章 身陷大牢

小說︰最強山賊系統| 作者︰蛤蟆大王| 類別︰武俠修真



    ,最快更新最強山賊系統最新章節!

    第1011章

    程大雷一行七人被放進九江城的大牢中。程大雷之前已經有過牢獄經歷,在幽州曾陷入落葉城大牢,也曾在長安城的天牢待過。

    所以這種事對程大雷來說稀松平常,也算不得什麼。而劉發財與徐神機都是江湖上的豪橫人,住進大牢就像回家一樣平常。苦得卻是幾個女人,銀眸依舊冷著一張臉面無表情,崔白玉是吃過見過主兒,也不覺得如何,貂蟬心底雖然有些怨言,但面對程大雷她卻不敢開口。

    關鍵是烏力罕,想當初跟著野原火的時候,自己是錦衣玉食,山珍海味。後來李行哉待自己也算不錯,為何跟了程大雷之後,偏偏一天好日子沒過,還要受這無端的苦楚,最後竟然折騰進大牢里。

    一路上對程大雷抱怨連篇,對于這些女人的怨言,程大雷只能假裝听不著,委實是不知該說什麼。

    一路被押入大牢,令程大雷沒想到的是,大牢內竟然人滿為患。

    所有犯人都盯著程大雷,一臉嘲諷。

    “又來一個。”

    程大雷摸摸鼻子,感覺有些不知所雲,照道理來說,天下初定,本不該有這麼多作奸犯科之徒。

    七人被丟進牢房,同間還有一伙犯人,操著交州口音。

    “你們是怎麼被關進來的?”一個黑胡子的人問道。

    程大雷現在也是一頭霧水,尚不知事情的真實原因。他拱了拱手問道︰“老哥貴姓?”

    “在下南宮貴,是交州來江南販瓷器的商人。”

    程大雷看這人說話態度彬彬有禮,不像什麼歹人。他好奇問道︰“老哥是怎麼進來的?”

    “別提了,都是錢是命那混蛋!”

    “他娘的,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他。”

    一行人提起這件事便罵罵咧咧,顯得怒不可遏。南宮貴擺擺手,壓住了諸人的聲音。

    “實在不瞞先生,我們是被栽贓陷害進來的。”南宮貴道。

    “怎麼講?”

    南宮貴嘆了口氣,道︰“這九江城的城主名叫錢為雄,乃是當今陛下在江南時的先鋒官。他有一個兒子,喚作錢石鳴,老百姓都喚他錢是命,最是貪得無厭。我們從交州販瓷器到此地,不了解這件事,無意中露了白,被錢是命盯上了,他隨便找了個由頭,貪了我們的財物,將我們丟進大牢。我們已被關進來半年了。”

    說到最後,南宮貴這樣有涵養的人,語氣也變得苦澀起來。

    程大雷听到這里,心中也算是明白過來。自己的情況同南宮貴如出一轍,看來那個錢是命做這種事情不是一次兩次了。

    “唉,李行哉究竟怎麼帶的隊伍。”程大雷下意識嘆了口氣。

    短短幾年時間,李行哉掃平天下紛爭,無論如何這也算得上豐功偉績。但打下這九萬里江山,總是要有人管的,說實話,李行哉手中並沒有足夠的人手。

    這件事也怪不得李行哉,諸事纏身,那里有時間選擇有能為,有膽魄,並且持性本正的人才。上令不達,一城之主儼然就是土皇帝,出現這種事也不算奇怪。

    曾經的帝國,掌握在皇族、軍閥、地方豪強手中。但李行哉冒出來後橫掃天下,掃清了豪強,打敗了軍閥,將整個天下握在自己手中。

    老實說,雖然經過一場戰亂,但如今的天下比曾經干淨許多。

    只不過,那些丑陋的骯髒的被打掃干淨,自然會有新的罪惡生長。這種事就像韭菜,割完一茬還有另外一茬。

    “先生,您可是要小心。”南宮貴道︰“我們都是一幫男人,那城主的公子只謀財卻不害命。怕先生身邊美女如雲,紅顏禍水吶。”

    程大雷點點頭,隨即笑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不知是福是禍,先等等看。”

    ……

    城主府中,錢石鳴的院子內,孫班頭已經將繳獲的財物送進來。錢石鳴正在做清點的工作。

    對于金銀珠寶,錢石鳴有某種癖好,身為城主公子,他什麼東西得不到,便是有錢也未必花得出去。可他依舊喜歡收集金銀珠寶,看著擺在自己面前的金銀,便有一種油然而生的幸福感。

    這次行動,收獲比他想象中大。

    那琳瑯滿目的財報,實在令他大開眼界。

    看到後來,錢石鳴竟然嗚嗚痛哭起來。一旁的孫班頭一頭霧水,道︰“公子,您想到了什麼傷心事?”

    錢石鳴抹干眼淚嘆道︰“我一生偏愛收藏寶物,江南的瓷器,交州的漆器,山中的美玉,海中的珊瑚,自以為廣有收藏,今日方知是井中之蛙,不知天下重寶多矣。”

    孫班頭有些發愣,回過神道︰“公子您不必傷心,您早也收藏,晚也收藏,這天下寶物遲早會盡落您的囊中。”

    “唉,說什麼寶物無窮,多收一件便多一份的歡喜。”錢石鳴立刻振作起來。

    正這時候,有僕人報來,說老爺回府。

    “收起來,收起來。”錢石鳴立刻下令︰“輕一點,可別壞了我的寶物。”

    不多時,有一面白無須的中年漢子從外面走進來。

    “孩兒見過父親。”

    錢為雄揮揮手道︰“免禮,鳴兒最近在做什麼?”

    “父親不在的這段時日,孩兒早晚讀書,不敢離府半步。”

    “好好好。”錢為雄開懷大笑︰“正是應該多讀些書,為父就是受了沒讀過書的虧,你好好讀書,日後我將你送到長安。為父曾經替陛下擋過一箭,憑這點情份,說不得能讓你進入朝堂。”

    錢石鳴畢恭畢敬,忽然想起一件事道︰“啟稟父親大人,孩兒剛得到一柄斧頭,父親正也是用斧的,正好獻給父親。”

    “喔,難得孩兒竟有如此孝心,取來給為父看看。”

    錢石鳴差下人把斧頭從房中取過來,要兩個人抬著進來。錢為胸握住斧柄,入手一沉,感慨道︰“好斧。”

    只見這柄斧頭暗淡無光,沖著眼光一看,斧身上宛如有猙獰鬼物。

    身為武將,哪有不愛好兵器。錢為胸越看越喜歡,漸漸皺起眉頭。

    這斧頭……好像在哪里見過。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最強山賊系統 | 最強山賊系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