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他超可愛 61.第六十一章

61.第六十一章

小說︰他超可愛| 作者︰糯糯啊| 類別︰玄幻魔法

    60%以下的訂閱率會被防盜。

    他走走停停猶猶豫豫, 也給秦昭看出來了。秦昭停下腳步回頭看他, 這時候正好听見林天天肚子叫了震天響的一聲。

    林天天紅著臉連忙解釋︰“是我肚子叫, 不是我放屁。”

    你可千萬不要誤會。

    秦昭很淡定︰“放屁也沒關系。”

    反正他又不嫌棄。

    “我真的沒放屁, ”林天天有點懊惱,“我就是餓了。”

    他說著目光又落到秦昭的背包上,指望著秦昭從百寶箱里繼續拿出點東西來喂他, 卻不想秦昭反而將背包往後甩了甩︰“一會兒下山吃早飯,走山路不要邊走邊吃。”

    他一句話就將林天天的打算戳破了。

    沒有辦法, 林天天只能跟在秦昭屁股後頭一路到了涼亭。

    姚麗和小芳阿姨已經在那兒等著他們。

    林天天鳥兒歸巢般奔了過去︰“媽, 我餓。”

    姚麗摸摸他腦門︰“看這一腦袋的汗,走吧, 下山吃了早飯再買點東西, 中午給你們做好吃的。”

    林天天伸手將姚麗手上的袋子接過去, 秦昭也將小芳阿姨手上的東西拿到自己手里,讓兩位女士空手下山。

    等到了山下太陽已經很大, 眾人身上都出了汗。好在車里有空調, 一開就立刻涼快下來。

    車往外開, 卻不是照著原路回去的。山腳下就近的一個村子里頭搞了類似旅游開發的項目,林天天前面在山上說種瓜的地就在這里面。里頭還有原生態的豆腐,說原生態,其實就是用石磨磨豆子再用古法做的豆腐。村里的魚塘還自己養了魚。

    姚麗特別喜歡過來爬山其實也是因為這個,挖了野菜還能進村買些農家菜, 回去做個飯都更高興。

    對于姚麗的這種熱情林天天並不理解, 不過新鮮倒是有的, 只是渾身明顯泛著懶勁兒。

    雖然從小到大林天天的性子都是姚麗慣出來的,可她還是要口不對心的嫌︰“看你渾身的懶筋都能抽出來賣了。”

    林天天跟著她走在田埂上,回嘴說︰“平白無故誰來抽我的筋。”

    小芳阿姨跟著笑︰“天天已經是很乖的了,你說他干什麼。”

    姚麗跟著玩笑說︰“已經十七歲了,也還是小孩子的樣,等進了大學女朋友都找不著。”

    小芳阿姨道︰“也才十七歲,本來也就是個小孩子,法律規定的你還能反了啊?”

    林天天跟著說︰“反正我也不找女朋友。”

    姚麗並不知道林天天的性取向,也沒將他現在說的話當作一回事︰“你現在嘴硬,到時候找不著又要難受咯。”

    找不著男朋友我才難受呢,林天天在心里說。

    現在總不是個出櫃的好時候。

    一早上折騰到回家,已經是八點多快九點。林天天的瞌睡蟲完全被折騰沒了,他和秦昭拿著東西先上樓,姚麗和小芳阿姨還要一起去超市。

    正往電梯走的當口,林天天的手機響了。

    秦昭將他手上的東西接過︰“你先接電話。”

    林天天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是馮江濤打過來的。

    “大早上的干嘛?”他按了接通鍵,還以為馮江濤是想要找自己打球,“我跟你說,秦晰他可能……”

    剛想說秦晰現在可能還沒有起床的林天天就被馮江濤給打斷了。

    他那邊又著急又慌︰“天兒啊,你能過來接我一趟不?”

    馮江濤的語氣正經,林天天也有點愣住了︰“怎麼了這是?”

    電梯停下,電梯門跟著開了,林天天與秦昭一前一後從電梯里出來,卻都沒有開門回家,而是在樓道里站住了。

    馮江濤躲在自己家里從窗簾縫里往外看,單元樓下站著兩個打扮時髦的年輕男人,正一層一層往上數。數到他這一層的時候就明顯停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看見馮江濤了,反正是將馮江濤嚇得將腦袋縮回去了。

    “早上的時候有個人打電話讓我給他開門,我問他誰,結果是一個一起玩過游戲的人,”馮江濤這會兒才感受到什麼叫做不作不會死,“就是我那個網上的老公那邊的人,他們現在堵在我家樓下呢。”

    “耤A”林天天也有點擔心起來,“物業呢,保安呢?你聯系了沒有。”

    “我家這破小區物業保安就跟沒有一樣,”馮江濤一下也想不到別的什麼能聯系的人了,“你找秦晰一塊兒過來一趟唄,我爸媽都不在家,我也不敢告訴他們啊。”

    自己兒子在游戲里裝女人這種事,馮江濤怕說出來以後不僅被外面的人揍一頓,還要被自己爸媽揍一頓。

    林天天有點恨鐵不成鋼︰“我就說一開始你就不應該……算了,你等等,我馬上過來,你自己在家把門關緊了啊。”

    他說著將電話給掛了。

    在旁邊的秦昭雖然听得不真切,但是大概也明白是有什麼事了。他問林天天︰“怎麼了?”

    “我的一個同學出了點事情,我得過去看看他,”林天天說,“也不知道秦晰醒了沒有。”

    “我和你一起去。”秦昭听後立刻道。

    秦昭看上去這麼直男,林天天一時間也不是很好意思將自己朋友在游戲里裝妹子騙漢子的事情和他說。可秦昭沒有給林天天猶豫的機會。他很快將門打開,放了手上的東西以後又立刻將自己的車鑰匙取出來,不容置喙地說︰“走吧。”

    那,那就走吧。

    馮江濤的家距離新世紀小區大約是二十分鐘的車程,開到第十五分鐘的時候,馮江濤的電話又跟著來了,這次的電話更加慌了。

    “天,天天!他們跟著別人進來了,現在就在我家門外,剛才還敲門來著。”

    馮江濤壓低聲音說的這句,透過電話林天天都能夠清晰地听見對面啪啪啪的敲門聲。

    “我們馬上到了,你找個東西先把門頂住吧,報警了沒有?”

    馮江濤怕是怕,但更怕這個事情捅出去給他爸媽知道。他爸媽都是很古板做派的人,要是知道這件事情說不定比外面的人打他還要狠。

    馮江濤閉著眼楮蹲在沙發邊上︰“沒,你也別報警啊,能私了就私了了。”

    林天天隔著電話想敲他腦殼。

    門外的人此刻不僅僅是敲門,還開始說話了。

    “馮江濤是吧?知道你在里面,大老爺們躲什麼啊,出來把話說清楚不就好了,我們也不是為難人的那種啊。”

    馮江濤在心里啐了一口,他剛才從樓上遠遠地都看見他們兩人的大花臂了,一看就是社會人,活像是靠近一點就能掏出刀來砍人的樣子,哪個看著是好說話不為難人的了。

    馮江濤此刻沒有別的盼望,只能想著林天天和秦晰早點過來,那三對二還有勝算,要不然他自己也不敢出門去。

    他掏出手機登陸上qq,有一個置頂的對話框上最顯眼。點進對話框里面的最後記錄是對方發過來的兩句話。

    老公︰你是男的?

    老公︰。。

    然後馮江濤就被拉黑了,這是前天的聊天記錄了。

    他不僅僅是在qq上被拉黑了,連在游戲里也被對方刪了,一時間也沒有什麼能夠聯系對方的方式。馮江濤本來想要好好給人道個歉,也想著對面不管怎麼生氣要他當牛做馬他也不推辭,可誰知道對面就這麼給他拉黑了。

    為此馮江濤還惆悵了兩天,就不曾想今天早上一起來,好家伙,外頭就等了這麼兩個人麼。

    他這才知道對方並不是僅僅拉黑他這麼簡單,對方還專門請了人來搞他。要是現在有後悔藥擺在自己面前,就算有毒馮江濤也會毫不猶豫往下吞了。

    叫你丫犯賤,叫你丫騙人!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再將車停好,林天天立刻從車上下去要往單元樓里跑。

    秦昭一把拉住他的手臂,不讓林天天一個人小炮仗似的躥到太前面。前面馮江濤再打電話來的時候他大概都听耳朵里了,知道前面有不是善茬的人等著。

    林天天一米八︰我們在電梯上了,你別慌。

    林天天抽空給馮江濤發微信。

    微信剛發送出去,電梯叮咚一聲停了。

    電梯門緩緩打開,門里面的人往外看,門外面的人往里看,四雙眼楮互相一打量,林天天立刻心有點跳起來。不為別的,面前的兩個人明顯不是走白道的啊。

    他忽然有點慶幸跟著一起過來的是秦昭不是秦晰了,有個秦昭起碼像是多了個大人,不至于說他們三個小孩兒沒什麼頭腦的瞎鬧。

    “哪個門?”秦昭出了電梯轉頭問林天天。

    林天天指了指右邊的那扇說︰“602。”

    兩個花臂本來沒說話,一听林天天要去的是602,那不就是他們要找那小子麼,當下也知道他們兩個是馮江濤找來的了。

    既然如此那也不用客氣,他們干脆繼續用力拍了拍馮江濤的門︰“你再不出來老子先搞你兩個朋友啊。”

    馮江濤這才趕緊應了一聲︰“你們別亂來,”他小心地將門打開一點,走出來一臉視死如歸,“要不你們打我一頓吧,就是別打我朋友。”

    兩個花臂冷笑一聲︰“小子現在倒是挺有義氣啊,那你還不出來挨打?”說著就上前要將馮江濤拉過來。

    秦昭往前一步攔在兩人面前︰“你們別亂來,”他說著又對林天天道,“你先進去。”

    林天天不願意,他說什麼也不能讓秦昭一個人在外頭對付兩個人啊。

    林天天從他身後繞過去,壯著膽子和兩個花臂打商量︰“有什麼事可以先好好說,你們別沖動,要不把話說清楚,你們是誰,來干什麼?”

    “說個屁啊,”其中一個不僅花臂和一頭黃毛的凶巴巴地指著馮江濤,“在游戲里騙我們老大,還想留全尸啊?”

    林天天沒想到他們光天化日這麼囂張,連全尸這種話都說了,他趕緊將馮江濤推進開了一個小門縫的門,順便再次將門給關上了。

    “那什麼,殺人可是犯法的……”林天天嘴巴有點干。

    黃毛和另一個花臂顯然沒什麼耐心,也不欲與他們多廢話,見馮江濤又縮回去了就不悅起來。

    “犯法個屁!”兩個人吹牛,“法是個什麼東西?”

    花臂說著就要推開林天天和秦昭,卻沒想到一伸手還沒等看清楚什麼,就被秦昭給一把推了個屁股墩,好不狼狽地坐到了地上。

    黃毛見花臂倒了罵了一句媽的,揮著拳頭就要打人。

    秦昭一腳又將想要起身的花臂給踹了回去,腳尖踩在他脆弱的脖子上微微使勁兒,花臂就唉唉叫了起來。

    “你再往前,我就踩了。”秦昭冷冷道。

    被踩在地上受到死亡威脅的花臂都要哭了︰而我又做錯了什麼,我就是裝了個逼啊。

    “打球?”他問林天天。

    “對,就是突然有點想運動運動。”剛才在電梯里面想要撓牆的感覺又來了,林天天在心里罵了秦晰這個麻煩精一萬次,臉上盡量鎮定,大無畏地面對秦昭的死亡凝視。

    秦晰站在秦昭身邊,對林天天擠眉弄眼,從精神上鼓勵他一定堅持住。

    就在林天天即將自我放棄的時候,秦昭終于點了頭︰“那就去吧。”

    秦晰馬上像是歸巢的鳥一般向著林天天撲過去,只可惜這個動作沒邁出兩步就被秦昭的手拽住了衣領子。

    “好好走路。”

    然後秦晰以行軍的姿勢從屋里走了出來。

    樓道拐角,林天天和秦晰面對面小聲逼逼。

    “那現在干嘛去啊?”他問秦晰。

    秦晰說︰“既然出來了,那就打球去唄,免得浪費。”

    林天天跟著他往樓下走︰“我九點之前要回來的啊,看直播。”

    “知道啦知道啦,”秦晰勾住他的脖子,“日天嘛,我懂的。”

    林天天臉紅脖子粗︰“你懂個屁。”

    林天天和秦晰這些人經常來市體育館打球,連看門大爺都認識他們了。里面不少其他人也知道他們是市一中的小孩,平常一起打個球什麼的都是常事兒。

    最近趕上暑假,人比往常稍微多一點。即便是體育館里的中央空調力道強勁,可真等運動起來以後那就算不上什麼了。

    也就半個小時,有掀衣服扇風的、有將袖子擼上去露出雙臂的、更有奔放的直接將上衣脫了露出腹肌,比如秦晰。

    他們這邊一群人都是個子高長得帥,十分吸引目光。

    馮江濤也被叫了過來,中場休息的時候照常給林天天和秦晰用些歪門邪道的東西洗腦,見林天天還是不以為然,他換了個說法。

    “那rt來找你網戀,你不戀不戀?”

    林天天正喝水,說實話這個問題將他實實在在難住了。

    戀不戀?林天天費勁想,這也太有誘惑力了吧。

    還不等他想明白,秦晰一桶冷水就潑過來了︰“戀什麼啊,意淫還能成真怎麼的?”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你懂什麼。”馮江濤踹了秦晰一腳。

    秦晰馬上毛了。他抬腳要踹回去,馮江濤就嘻嘻哈哈躲,兩人以林天天為中心點你來我往,將林天天弄得跟一根電線桿子似的動彈不得。

    “操,你別給我動,老子打死你。”

    “來,你來。”

    林天天頂著額頭上的三根黑線站在原地,一手一個將兩人撥弄開︰“滾邊去。”

    年輕人的火氣來得快去得也快,時間一轉到了七點多。

    馮江濤自己打車回家去了,剩下林天天和秦晰兩人準備隨便在外面吃點東西再回家。

    沒想到秦昭給秦晰打電話來了。

    “喂,哥,”秦晰不敢怠慢,立刻將電話接起來。

    “啊,嗯,對,真的啊?哦,知道了。”

    林天天就听見這麼幾句,等秦晰掛了電話他再問,秦晰就滿臉不敢相信地看著他︰“我哥剛才說他出來辦事兒,現在要回去了,正好捎上咱們兩個,還問我們想吃什麼不,帶咱們出去吃飯。”

    第一次感受到哥哥關心的秦晰有點愣︰“你說我哥是不是幡然醒悟前幾年不該揍我,現在想要補償我啊?”

    這個假設太美好了,林天天有點不忍心戳破,只能違背著自己的良心,慢慢點了點頭︰“有可能,”他說完又拍拍秦晰的肩膀轉移話題,“哈哈哈,打球,打球吧。”

    幾分鐘後,秦昭將車停在了體育館外的停車場里。

    體育館秦昭以前也經常來,他走近路拐進了室內。在經過一片昏暗的走廊後迎來了豁然開朗的燈光。再沿著球場外圍往前走,秦昭的目光一下就看見了球場上的秦晰與林天天,當然最主要的是林天天。

    林天天手握籃球正準備傳球,在他面前有人雙手大張著,用自己的汗濕的身體阻擋林天天的攻勢。林天天做了個假動作往旁一繞,險險避了過去。

    劇烈的運動量讓球場上的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汗珠,林天天的臉也因為熱度而有些發紅,汗水順著他的額頭流到臉頰,如果仔細看的話還能看見他脖子上隱約的水漬,隨著他換角度的動作在燈光下若隱若現著,這些籃球中再普通不過的細節都對秦昭造成了巨大的沖擊。

    不過是半年沒有見到林天天,少年的身體開始明顯往青年靠近,他的肢體柔韌有充滿力量,在秦昭眼里簡直已經到了可愛能到達的頂點。

    光是視線的觸及已經讓他覺得自己有種快要燃燒起來的錯覺。

    以至于秦昭走到球場邊上如果不是秦晰主動叫住了他,他可能就徑直往前走到林天天身邊了。

    “哥,”秦晰光著膀子用衣服給自己扇風,見到秦昭還挺樂呵,“一會兒帶我們去吃大排檔唄。”

    秦昭見他那汗水淋灕的樣子有點嫌,肩膀往後躲了一下,“一身臭汗離我遠點兒。”

    林天天身上的汗和秦晰身上的汗,同樣是汗,可他們不一樣。

    听了這話換做平時,這時候秦晰說不定就要賤兮兮地湊上去找揍,可現在他還沉浸在被親哥關愛的設想里,一時沒注意到這點嫌棄。

    秦昭又說︰“把天天叫回來吧,走了。”

    “得 。”

    秦晰沖著球場喊︰“天天,我哥來了,咱走吧。”

    林天天便立刻將手里的球遞給了隊友,和他們打了個招呼後往球場邊緣退來。

    他的氣息不勻,走到秦昭身邊時還喘著粗的,然後又禮貌地開口叫了一聲讓秦昭心里甜到冒泡的“哥”。

    “嗯,走吧,想去哪兒吃飯?”秦昭看了看旁邊一個背包,提了起來,又問林天天,“是你的嗎?”

    “不是我的。”林天天搖頭

    與此同時秦晰笑嘻嘻地說︰“是我的,哥你今天怎麼這麼好啊?還幫我拿包。”

    秦昭就差當場給他一個腦瓜崩,誰特麼想給你拎包。

    他將手里的背包扔給秦晰︰“自己背好了。”

    秦晰接住自己的包,又湊過去和林天天說話︰“熱瘋了要,一會兒出去咱們吃點什麼好?”

    林天天也熱,他沒秦晰這麼奔放將上衣脫了,只是現在也忍不住揪著衣擺往上掀,一陣一陣風往小腹上帶,以此來稍稍緩解身上的燥熱。

    秦昭走在他身前一步,余光角落里正好看見那一塊在衣擺上下搖晃的幅度中微微露出來的平攤帶著勻稱肌肉的小腹。秦昭的呼吸一滯,拳頭跟著捏了起來,再看一眼他怕是要忍不住上手。

    “把衣服穿上,也不怕有傷風化,”秦昭轉頭命令秦晰,而後又順理成章轉到林天天那邊一把按住他正往上面掀的手,“現在覺得熱,等會兒吹了風立刻就著涼了,這樣最容易感冒。”

    林天天現在渾身都冒著熱氣,卻沒有覺得剛才與自己相觸的秦昭的手更冷點。

    “都男的,哪兒那麼多事兒啊……”秦晰雖然有點不情願,但說完也還是慢吞吞從書包里將自己衣服拿出來穿了起來。

    三人後面就一路無話,直至去停車場取了車開到主路上。

    “你看見馮江濤那個傻樣了嗎?”秦晰和林天天吐槽前面打球中間馮江濤用手機的變聲app和人發語音消息的事兒,“妹的,老子最近真的被他惡心吐了。”

    林天天在一旁哈哈笑︰“我就听見他叫人老公的那幾句。”

    秦昭一向話不多,兩個小的在後排聊天也就沒在意他。他在前面開車,偶爾從後視鏡里看林天天一眼,指尖再點在方向盤上都是輕飄飄帶著愉悅的。

    “操,這句我沒听見,他怎麼說的啊?”秦晰給林天天下套。

    林天天沒多想,跟回憶學著說︰“他說‘老公我最近都好忙啊,考試什麼的最討厭了’。”

    “哈哈哈哈哈,”秦晰狂笑,“天天,你說這段也挺像模像樣啊,比馮江濤用變聲器還好听呢。”

    林天天這才明白秦晰前面說的沒听見這段是故意誆他呢,加之車上還坐著一個秦昭,剛才自己被耍了復述出的話就更讓人有點羞,他當即便用手肘頂了秦晰一下︰“你找抽呢?”

    秦晰還噗嗤噗嗤樂。

    秦昭又從後視鏡里看了秦晰一眼,終于開口︰“你是不是皮癢了?”

    秦晰立刻就不笑了。林天天的威脅對于秦晰來說不痛不癢,再說他也知道林天天不會真的打自己。可秦昭不一樣啊,他哥從來都是一言九鼎說打就打絕不含糊。

    只是秦晰老實不了多久,他閑不住又找話茬聊天。

    “你說馮江濤會不會這麼聊著聊著就彎了?”秦晰表明立場,“我在這方面的態度是很開明的啊。”

    林天天覺得秦晰腦洞太大︰“性取向這種事情都是天生的,除非一開始就是雙性戀,直男怎麼可能隨便就彎了,這種應該撐不了多久,對方發現他是男的就涼了。”

    “我覺得網戀就不靠譜,”秦晰說,“我還見過網絡主播直播的時候撩妹呢,每天撩一個簡直不要太浪了。”

    “rt就從不亂撩。”林天天臉一揚,與有榮焉。

    網線另一頭的秦昭靠在轉椅上反復琢磨了林天天前後發過來的文字,也能看出他的猶豫。即便是秦昭已經自覺十分壓抑自己的心情時,林天天還是被嚇著了。

    秦昭不免因此生出一些懊惱的情緒,事情總是急不來的,他盡量穩住自己急切的心情,趕在林天天再說話之前,飛快回復了一條。

    rt︰被嚇到了嗎?其實剛才是開玩笑,只是抽一個人來幫他上分而已。

    林天天那顆跳得有些急促,伴隨著有些不知所措的心情這才平順地歸回原位。

    林天天一米八︰哈哈哈哈!我就說嘛,你不像那種隨便的人。

    秦昭︰我隨便起來不是人。

    光是看著手機屏幕上的文字,秦昭就能覺察到對方情緒已經完全放松下來。比起前面對網戀兩個字的質疑,上分這種行為顯然更在對方的接受範圍之中。

    林天天的情緒波動很能感染秦昭,所以此時他就算有點失望,但也忍不住無聲地笑了。

    rt︰還是加一下我的球球號吧,更加方便聯系。

    林天天更樂了,敢問讓rt幫著上分的這世間除了他還有誰,原本可望不可即的男神忽然變近了的感覺也是很好的啊。

    只不過在回復的時候,本來想要打“好的大神”,結果詞匯聯想非常暴露林天天平時的在網上的奔放,從而直接聯想成了“好的老公”。

    林天天手快,立刻就指尖一顫戳到屏幕這句話就給飛了出去。

    臥槽!先是轉微博的時候叫人老公佔便宜,然後私信的時候又扭捏不要網戀,最後還夸大神不是隨便的人,結果剛夸完自己就嘴瓢了,這跟裝了個逼以後立刻被打臉的感覺一樣的酸爽。

    林天天握著手機捶胸頓足,在心里將這個日了狗的輸入法罵了一萬八千多遍。

    rt顯然是一直處在對話框內的,消息發出去的瞬間就變成了已讀,再次沒有給林天天撤回的機會。林天天只能打字盡量挽回,畢竟萬千網友之中的小螞蟻與現在和大神面對面需要維護的形象是不一樣的。

    林天天一米八︰不,不好意思,順手了。Σ(ゲ°⑸ °;)ゲ

    絕對不是我猥瑣的想法暴露了出來,你不要誤會。

    書桌旁,秦昭單手杵著下巴,這次沒有忍住直接笑了出來。

    秦昭退出聊天框,點開林天天轉發的那條微博,掃了一眼評論區。原本只不過是隨便看一眼,卻沒想到這一眼看得他皺眉頭。

    網絡上永遠不可能對一件事情有完全統一的意見與觀點,更別說像是rt這樣的大主播,可以說是沒有一個不是自帶黑粉,芝麻綠豆的小事兒都能揀出來黑他個祖宗十八代的。以前秦昭發微博頻率不怎麼樣,微博評論區蹦的人還少了一點,這兩天他微博比較活躍,黑子也跟著活躍不少。

    平日里在rt的微博下面,因為粉絲眾多不少黑子也會望而卻步,但是林天天一米八的id勢單力薄,微博評論區又沒有成系統回擊噴子的粉絲,短短也就沒一會兒的功夫就有兩條黑子的評論浮動在前排。

    “不就是個小號嗎,想要折騰熱度也不用弄個男小號啊,難不成日天的確是個基佬了?”

    “惡,**不能夾著尾巴好好做人嗎,非得出來在微博上找存在感?日天粉果然和主子一個德行,惡心惡心,天天鼓吹**,到時候人類都要滅絕了,反人類!”

    下面跟著已經有不少粉絲對這樣的言論進行反駁。

    “臥槽,用性取向來攻擊人到底是誰惡心啊?胎盤轉世還是清朝僵尸在自己祖宗墳頭蹦迪啊?”

    “老子當**不生娃也比你爸媽生塊叉燒來得妙知道嗎?”

    但即便後面一連串的文字交鋒都是rt粉佔了上風,秦昭在看見這樣的評論以後還是不可能不介意,更別說這樣的攻擊的絕大部分是沖著林天天去的。

    他越發覺得自己之前的舉動有些欠考慮了,他忘了匿名網絡會匯聚的惡意可能給林天天造成的壓力與負擔。這麼一想,秦昭覺得自己的沖動行為實在糟糕透頂。

    他想要和林天天靠得更近一些,但絕對不是用將林天天曝光在輿論里的代價。

    秦昭重新編輯又發了一條微博。

    rt︰前面所說的網戀是和工作人員之間的一個玩笑,其實是抽一個粉絲來幫忙上分。我不會希望自己的行為對天天造成任何困擾,有什麼不滿與意見可以照常在我的評論和我的私信里表達,我會免費幫你重塑世界觀,只是請不要打擾他的生活。

    rt發過微博不多卻也不少,但這還是頭一條他發布的有關于維護粉絲的微博,粉絲當然是最開心的。

    “啊啊!果然還是我老公,抱緊老公不放手。”

    “可以說是寵粉滿分了!哈哈哈,重塑世界觀是說那幾個恐同的黑子嗎?”

    “就算不是網戀只是帶著上分也足夠讓人嫉妒了, _(:3 」∠)_ ”

    一直默默關注rt微博的八爪魚助理小李原本已經開始惆悵rt可能流失的女友粉和老婆粉,結果等她刷到這條微博以後立刻樂了。

    八爪魚小李︰哈哈哈,就保持最近微博這樣的互動節奏最好了!有話題度有爭議但不至于招黑的那種,昨天微博的閱讀數和點贊評論都爆了。

    八爪魚小李︰原來不是真的網戀,那就太好了,我就說應該要抱住老婆粉的大腿啊。

    小李心滿意足,在跟了rt以後頭一回感覺到了從天靈蓋透出來的輕松與自在,天藍了草綠了空氣都更清新了。

    誰知道沒兩分鐘她的微信跳了跳,秦昭已經回了微信給她。

    qz︰暫時不是真的。

    八爪魚小李︰什麼叫做暫時不是真的??

    她覺得自己和rt的每段對話都跟在蹦蹦床上似的,七上八下沒有一個穩定的落點。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他超可愛 | 他超可愛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