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欲之戒 第120章 復仇天使(中)

第120章 復仇天使(中)

小說︰欲之戒| 作者︰五品刺衛| 類別︰玄幻魔法

    馬露才做導游兩個月,不但在公司里有男同事找機會騷擾她,就是公司里的高層都有人在打她的主意。她曾經也想過,是遷就一下,隨便找個男人來保護自己就行了。女人紅顏多薄命,要是不能盡早的定下來,今後麻煩事情會越來越多。找個什麼樣的男人呢?這就很費神了。

    馬露的家庭條件很一般,可是從小她就長得不錯。窮人家的女兒長得漂亮了,算不算懷璧其罪呢?

    大學的時候,和一個官二代談過戀愛,可惜那個男人不但身體很不帶勁,個性也很不帶勁,缺乏陽剛之氣,真是一個沒長大的男孩,算不上男人。初吻初夜初戀初情全都一股腦兒的交了出去,結果一次遇到壞人調戲她,那個男人跑得比兔子還快。要不是一個路過的人幫忙,她簡直就有可能被三個流氓給毀掉了。雖說21世紀了,女人多數不會被幾個流氓的流氓行為就給毀掉一生,但馬露覺得被流氓欺負了,還是一件奇恥大辱,說不定既對男人失望又厭惡的心態會使她破罐子破摔或者就是走向“拉拉”。

    那個拯救自己的男人留著小胡子,戴著一頂棒球帽,身材高大但很靈活,全身有一種神秘的氣質和強大的男性荷爾蒙。三個流氓其中一個動了刀,結果自己最後被刀破了身。兩個流氓沒動刀,結果只是骨折而已。

    男人把腳腕受傷的馬露背到了景區之外的出租車招呼站,招呼了出租車給了錢之後就消失了。馬露趴在男人背上的時候簡直幸福極了,就像小時候趴在爸爸的背上一樣,安全而溫暖。

    男人幾乎沒說話,就那麼出現在圍著崴腳跑不動的馬露身邊撫摸馬露的小腿大腿和頭發的流氓們面前。當流氓們發現男人的時候,喝問那句老掉牙的電影台詞,男人根本不說話,就那麼站在那里看著。馬露感覺他就像是上天安排突然出現來拯救自己的天使一樣。

    流氓們其中一個拿出刀子威脅,另外兩個也拿出一條甩棍一塊磚頭威脅。男人還是不說話,也不動。那磚頭的流氓把磚頭扔向男人,男人根本不動也不閃,磚頭就砸在他腿上。男人還是不說話也不動,似乎磚頭根本就沒踫到他。拿著匕首的家伙沖了上去,結果馬露眼一花,流氓的下身就插著那把他手中的匕首了。連男人怎麼奪刀怎麼插流氓怎麼一腳踹飛流氓回到自己出發的位置的,馬露都沒看清楚。

    扔了磚頭的流氓本來又拿起了一塊磚頭,結果磚頭沒敢再扔出去。拿著甩棍的流氓把甩棍伸長,使勁往男人頭上砸下去。拿著磚頭的流氓看到男人眼中的殺機趕緊抱住了拿著甩棍的流氓的雙腿。

    馬露的白色連衣裙被流氓們掀起,里面粉色的小內褲露了出來,在男人的角度,他一定看得見,而且只相隔了五米左右。馬露白嫩的大腿和半躺著的姿勢,對于任何男人來說,絕對是一種超級誘惑,至少馬露看到被刀子插傷的男人還不忘偷看自己的大白腿,拿著甩棍的男子也不停的吞咽著**的口水。可那個對面的男人似乎什麼都沒看見,因為帶著帽子,馬露根本看不見男人的眼楮鼻子,只能在帽檐下看到小胡子。

    拿磚頭的流氓在馬露的大腿上摸了一把,似乎是增強自己的勇氣,絕對不允許放棄這麼可愛的美食,然後就沖了上去。還喊著︰“別動家伙!”很快,他也飛了回來,從男子身邊迅速的跨越四五米的距離飛回到馬露身邊,馬露還是沒看清男人怎麼動作的,磚頭流氓的右手就骨折了,而且似乎肚子也劇烈的疼痛著。

    甩棍流氓本來還要用甩棍的,可是听到磚頭流氓的提醒,臨時放棄了用甩棍砸,飛出一腿踹那個男人,結果還是很快快到看不清,他也飛了回來,小腿好像是骨折了。馬露似乎是听到了男人的大聲喘息和骨頭斷裂的聲音交織在一起。

    男人看著三個流氓互相扶持著漸漸走開,馬露扭頭看,流氓們已經快看不見了,再轉頭,那個戴帽子的男人也轉身似乎準備走。

    “大哥!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我腳崴了,鞋子也斷了,你能不能——”

    男人沒說話,轉過身,終于走近了馬露。馬露半躺在坡上,男子走近的時候,她本想看清楚男人的長相,可是因為黃昏的光線很不好,她只看見帽子下的陰影,看不清眼楮和鼻子,甚至看不見嘴巴,還是只能看清楚小胡子。

    男人伸出右手,馬露還在發呆。男人轉身準備走。

    “你叫什麼名字?哥!我會感謝你的。”馬露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說,下意識的就說了出來。她其實早就發覺這個男人非常冷,要不然就是不會說話。從頭至尾,他一個字都沒說過。

    男人向前走了幾步,突然又扭頭看了看周圍,大梁公園里幾乎沒有什麼游人了,五千多畝的大公園白天都顯得人很少,黃昏人更少了。官二代男朋友說是帶馬露來野外尋找刺激的,說是朋友說在野外更容易找到激情,馬露也沒反對,她也听室友說過。既然到野外找激情,自然要找人跡罕至的地方,既然人跡罕至,那麼遇到壞人的幾率自然就更大。馬露和男友找到了刺激,而且是很大的刺激。男友的包被流氓劃了一刀之後,就嚇的跑了。嘴上還叫著,我去找人幫忙啊。喜歡用磚頭的男人朝著男友的後背一磚頭拍過去,男友被打中後背,在地上滾了滾,又改口叫著︰“我不叫人,我不叫人,我不認識你們,我沒來過這里!”

    三個流氓看來是有點慣犯的意思,他們準備著匕首和甩棍,用磚頭的流氓也似乎很會用磚頭,而且三人都帶著口罩。馬露根本就看不到流氓們的臉,她只是感覺到,三個流氓絕對不會在這里干那種違法的事情,他們似乎是要把自己弄走,也許在什麼地方就停著車。他們似乎也不怕男友跑出去叫人來,因為他們很快就會帶著馬露離開這里。

    馬露跑的時候把名牌高跟鞋跑壞了,右腳踝也崴傷了,男友送的幾千塊的名牌連衣裙也被樹枝刮破了一些地方。到了這個山坡,馬露一方面是腳疼,二方面也是發覺沒有出路,于是順理成章的摔倒在山坡上。三個流氓開始蹲下來圍著她,開始撫摸她白嫩的大腿小腿和手臂。喜歡用磚頭的流氓甚至很輕柔的撫摸著她的長發,像情人一般溫柔。

    “哥,這個女人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待會兒到了,我是第一個啊!”磚頭流氓的聲音在口罩中傳出來,很不清晰。外地口音加上口罩,馬露邊听邊猜才明白。

    “哥,我也要第一個。我他媽玩過的女人沒有個有她漂亮,你看她這腿,這胸。極品啊。我都快忍不住了!”甩棍流氓喘息最厲害,似乎還有口水流到口罩上的動靜。

    “啪!”匕首流氓給了甩棍流氓一記用力的後腦拍,“你他媽都叫我哥,哥是什麼?好東西不是哥第一個上嗎?等你們上完,我再上,我他媽還是你們的哥嗎?”

    “上次那個,哥不是——”磚頭流氓正說著,也挨了一記後腦拍。“啪”!

    “叫你少說話,怕人家小姑娘不知道我們是東北人嗎?”

    “哥,我們不是東北人,我們是——”甩棍流氓的話也被打斷,還是“啪”!

    “滾犢子!一邊涼快去!我們不是東北人,難道還是——”男人的話停住了,似乎自己差點說漏。“走吧,我來抱!”

    “我來!哥,你是俺們的哥,這體力活兒還是讓兄弟們干吧。”甩棍流氓叫著。

    “啊!”馬露發出驚呼,原來磚頭流氓的手沿著大腿摸了上去。

    “你他們猴急什麼?沒見過女人啊。斯文一點嘛!”匕首流氓一把拉開了磚頭流氓的手臂。

    “見是見過女人,可是真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就像電影里的明星兒一樣!哥,我頭暈,口罩呼吸不暢!”磚頭流氓嚷著。

    “叫你買好口罩的,你買的啥,幾塊錢的?”匕首流氓質問甩棍流氓。

    “是最貴的啊。我沒偷著省錢,哥!我問了,就是這個牌子、老貴了!”甩棍流氓解釋。

    馬露分辨三個流氓其實不是用匕首、磚頭、甩棍,那個時候他們還沒有出動武器。他分辨三個流氓實際上是從t恤顏色來分辨的。匕首流氓穿紅色,甩棍流氓穿綠色,磚頭流氓穿藍色,都是鮮艷的顏色。

    “哥!是我心跳太快,幸福來得太突然了,這就是俺心目中的天使啊。能和天使那啥,我寧願明天就被汽車撞死,這輩子沒有白活啊。天天摟著你弟妹睡覺,簡直就是生不如死啊。她那身材她身氣味兒,簡直——哎!”磚頭流氓嘆息。

    “就是啊,你說你,娶個媳婦兒吧,誰讓你弄頭豬回去啊。她那一身肉,簡直就是豬肉,你看看這個姑娘,這細皮嫩肉的,是那種吹彈棉花的皮膚啊!”甩棍流氓感嘆。

    “你媽的,你說你弟妹是豬,那老子是什麼,公豬嗎?還那啥吹彈棉花?吹啥棉花?”

    (本章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欲之戒 | 欲之戒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