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訴說

小說︰卸妝後,老婆變成了男人| 作者︰笑藍| 類別︰玄幻魔法

    比例是百分之五十, 時間是四十八小時, 謝謝支持

    “多謝了。”趙易安向那人微微點頭, 沒再理會其他人矮身看著龐銘。

    “抱歉, 沒有經過你同意給你請假了。我今天想約你出去,不知龐女士賞臉嗎?”趙易安對龐銘說道,語氣溫和, 風度優雅。

    周圍人驚訝的嘴巴能塞鴨蛋了,這是什麼鬼?這看上去氣質出眾, 這麼帥氣好看的男人, 竟然,竟然要約這個整容怪!

    “沒, 沒關系, 可, 可以…”龐銘痴痴的看著趙易安僵硬的說道,感覺舌頭都打結了一樣。趙易安的大衣帶著趙易安的體溫, 非常溫暖, 暖的讓龐銘凍僵的身體暖了起來, 卻感覺越發的不真實。龐銘很想打自己一個耳光,讓自己清醒一下。

    “你的衣服鞋子呢?”趙易安問道。

    “我…我的衣服在這里,鞋子不見了…”龐銘听趙易安問話,看了下,只有裝著衣服的袋子還在, 原本放在折疊椅下面的高跟鞋也不見了!又被誰作妖給弄走了, 怎麼這麼倒霉!

    “張先生, 能不能麻煩您幫忙找一下她的鞋子,我先帶她去換衣間換個衣服。”趙易安對那制片人說道。

    “好好,找到我就讓人送過去。”制片人有些頭大,到底是誰干的好事兒!

    “那我先帶你去把衣服換下…冒犯了…”趙易安低頭對龐銘說了句伸手將龐銘公主抱了起來。

    相比瘦瘦的身形,這個重量不算輕,趙易安還是抱的動的。

    “……”龐銘睜圓了眼楮看著趙易安。

    周圍人炸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世界瘋了嗎?!

    趙易安順著指示牌將龐銘抱到了換衣間,放下龐銘找了里面的拖鞋給了龐銘穿。

    “我在外面等你。”趙易安對龐銘說了句。

    趙易安出去關了門,龐銘呆坐在椅子上搖了搖有些發懵的頭,拍了兩下自己的臉確認不是做夢,人是清醒的,然後一個箭步跨出開門去看,趙易安站在門口,身姿挺拔。

    “怎麼了?缺什麼東西?”趙易安听到開門聲轉身問道。

    “你是,趙易安,趙先生?”龐銘確認的問了句。

    “是的,我是。等一會兒我們好好聊聊…”趙易安點頭微笑道。

    龐銘再次進到換衣間,關了門,雙拳緊握,閉著眼楮用力的揮了下,似乎有些激動,睜開眼又有些疑惑。

    龐銘和趙易安早在幾年前就見過,他們算是認識的。龐銘不知道趙易安對自己是什麼感覺,她對趙易安從第一面就一直有好感,手機里還存了他的照片,沒事翻出來看看,看一看心情瞬間變好。

    做夢也沒想到趙易安竟然找來了,而且還這麼護著她。

    趙易安突然出現在這里,他不會認出來了吧?怎麼可能?!

    龐銘皺了皺眉,不管如何,先換了衣服,化好妝出去再看吧。

    龐銘平復了下心情,脫下了趙易安的衣服疊整齊放在椅子上,摘掉了假發套,卸下幾個夾子將發網也卸了下來,露出貼著頭皮的頭發,用手抓了抓,那些頭發散開,濃密黑亮。

    龐銘皺眉從頭發後面解開一條黑色的線,隨著那條線解開,龐銘原本尖尖瘦的臉竟然以可見的速度胖了一小圈兒,像是有點嬰兒肥的樣子,削尖的下巴也沒之前那麼尖了。

    龐銘揉了揉臉頰,拿了自己的東西去了換衣間里面的洗浴室。

    龐銘解開了旗袍盤扣脫衣服,隨著旗袍退下,龐銘里面一覽無余。身材瘦長,腰窄腿長,黑色蕾絲文胸襯托的胸極為豐滿,文胸格紋的平角內褲下竟然不是平的,有些鼓鼓囊囊。

    “憋死了,還是要花點錢買質量好一些的…”龐銘嘀咕了一句,扯掉了身上的文胸,繼而又扯了下,原本豐滿傲人的胸竟然如同脫掉文胸一樣被脫了下來。

    那是一件肉色的 膠假胸,里面有幾個凸面字,顯示這個型號是d罩杯的,顏色和龐銘皮膚色差很小,不仔細看還看不出。

    而脫下 膠假胸的龐銘,胸前平坦,只有一層薄薄的肌肉。

    這個在外人面前有點妖艷賤貨性質的“網紅整容怪”竟是一個男子!

    不是她,而是他!

    之前那三個女人怎麼掐他打他,撞他胸,他都忍了,可是其中一個竟然要扯他的胸罩,還拉扯到了 膠假胸,這要是被發現就糟糕了,權衡利弊,他只能爆發了…

    龐銘脫光了衣服,打開了噴頭沖水,簡單的洗了下,擦干,穿上了假胸,以及其他衣服。

    大冬天,除卻外套,龐銘穿的很少,上身就文胸和一件單薄的衛衣,下面是一件自帶了短裙的打底褲,腿被打底褲修飾的極為修長勻稱。

    臉上的妝容被洗去了點,龐銘的樣子清淡了很多,看上去清秀稚氣,皮膚底子挺好,沒有什麼瑕疵。

    龐銘取了自己的化妝包出來對著鏡子將原本耷拉下來的兩條黑線撿了出來綁在了腦後,臉上的肉被拉扯著向後,整個臉瞬間骨感起來,同時也多了之前的違和感。

    之後龐銘對著鏡子給自己補妝,抹起那些化妝品來毫不手軟。

    沒一會兒,濃厚的妝容就在龐銘臉上重新堆積起來了,膚色粉白,歐式雙眼皮,藍色眼影,濃密的睫毛卷翹,兩頰腮紅,咬唇妝極為妖艷,高光後鼻子異常挺,下巴削尖。

    龐銘的頭發稍微吹了下,劉海吹出了空氣劉海的感覺,披散在肩頭,戴上了一個黑色綴有一顆珠子的chocker頸鏈。

    弄完後龐銘看了下鏡子里的自己,他親媽還活著的話都絕對認不出來的,嗯…

    “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龐銘弄好後開門看到趙易安嬌羞道,聲音是他練習了許久的偽音。

    “無妨…這是你的鞋子…”趙易安提了制片人讓人送來的鞋子給了龐銘。

    那鞋子是一雙尖頭高跟鞋,尺碼比他能穿的鞋子小了一碼,也有三十九碼,穿上去極為緊,每次穿鞋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謝謝…”龐銘接了鞋子道謝,將鞋子放在地上穿上。

    “你的衣服,我幫你干洗了還給你…”龐銘將趙易安之前的衣服裝在了一個塑料袋里說道。

    “不用了,我帶回去洗。外面冷,先披上我的衣服吧…我無妨的,我們先出去,我的車停在外面…”趙易安把自己的西裝脫下給龐銘披上,之前的大衣已經有些髒了,龐銘現在換了衣服自然不能再披著之前的衣服了。

    “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龐銘看趙易安里面只穿了件襯衫眼眸顫動說道。

    “不用客氣…對了,你對緋聞不介意吧?剛才我看到有人給我們拍照,網上估計會有我們的照片。這樣的話會不會對你的工作有影響?”趙易安問道。他不太清楚龐銘對這個的看法,若是龐銘在意,他自然會壓下去,若是龐銘不在意想要借機炒作,也沒關系…

    “不會的…”龐銘擺手,沒想到趙易安會問他這樣的問題。

    “那就好,我們先走吧…”趙易安點頭說道。

    龐銘穿著趙易安的西裝外套大了一圈兒,袖子有些長,長度蓋住了小裙子,看上去倒是另外一種時尚。

    龐銘在趙易安身側跟著趙易安,外面人有些多,趙易安伸出手臂護著龐銘給龐銘開路,就像是龐銘的保鏢一樣。

    影視城里的人都瘋了,趙易安的出眾,和龐銘的奇葩行成明顯對比,這兩人的組合實在是太吸引眼球了。

    趙易安向來淡泊,對于外人的眼神毫不在意,龐銘是臉皮厚習慣了,本來還想跟看向他們的人“親民” 的揮揮手,有趙易安在還是收了點神通。

    趙易安對龐銘極為細心,給他開了車門還綁了安全帶,車里開了空調溫度很快升了上來。

    龐銘在副駕駛看著三十六式度無死角,側臉都異常俊美的趙易安發呆,趙易安轉頭看了龐銘一眼,嘴角帶笑,眼神溫柔。

    “先去買衣服,再去吃飯,怎麼樣?你身上穿的太單薄了。”趙易安說道。

    “好的。”龐銘點頭,垂頭不再看趙易安,心里翻騰著,趙易安這是怎麼了?怎麼了啊?!

    放假要離開時,沈宴還操心著龐銘,要他好好熟悉劇本,開始琢磨角色,最好能自己先練習下找找感覺。

    怕龐銘亂發微博,沈宴還控制龐銘發微博的次數,而且每次發時都要經過他同意,隨時電話聯系。

    龐銘之前的直播平台合約也讓沈宴給解約了,每日里不用直播了,專心的學習。由沈宴操刀時不時由營銷號或者一些自媒體發出一點有關龐銘的消息,保持龐銘的熱度。

    除夕夜時,趙易安給龐銘定了除夕大餐,龐銘一個人在住的地方看著一桌子菜發呆,不太想吃東西,外面越是熱鬧,越是顯得這里冷清。

    趙易安家里人現在還沒接受龐銘,是不可能讓龐銘去過年的,趙易安不想太過激讓父母生氣,所以沒有陪龐銘,只給龐銘定了他喜歡的吃的。

    十點多時,龐銘就洗澡躺下了,拿著手機無聊著,收到了一條信息。

    “銘銘,睡了嗎?”是趙易安發來的。

    趙易安的作息非常規律向來都是九點之前睡得,沒想到他這個時候發了短信。

    “沒睡,在想你…”龐銘回復過去。

    “想不想看煙花?”趙易安發來信息。

    “只想和你一起看。”龐銘回復。

    “我去接你。”趙易安道。

    龐銘看到趙易安的信息呆了下,又重復看了下,趙易安大半夜來要找他看煙花去?!

    “怎麼不陪著叔叔阿姨還有爺爺呢?我剛才都是開玩笑的。”龐銘回復了一句。

    “他們睡了。我這就去接你,你穿好衣服,等我。”趙易安回復。

    龐銘看著這條信息發呆,明白這是真的時,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開心的。

    跳了幾下,想起了自己的臉,現在可是純素顏啊!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卸妝後,老婆變成了男人 | 卸妝後,老婆變成了男人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