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鯨落海底 54.053 化形

54.053 化形

小說︰鯨落海底| 作者︰枝袖| 類別︰玄幻魔法

    ——眼前這家伙怕不是個變態吧?

    沈沉沉吟著,下意識的掙扎了幾下, 但卻被那藤蔓收攏的愈發緊致, 令他有些呼吸不暢。

    但盡管如此,他仍然語氣淡定道︰“先生, 有話好好說。”

    “難道你覺得我的語氣不夠溫柔麼?”牧熵懶散的笑道, 陽光落在他蜜色的皮膚上,勾勒出漂亮的肌肉線條。

    沈沉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對方這句話的意思, 不由得頓了頓, 冷漠道︰“你的語氣跟你的行為並沒有必然的聯系。”

    他不是很理解這個雪豹獸人為什麼那麼想看他化形,因此他把這歸根于獸人骨子里的劣根性。

    于是, 牧熵低聲笑了出來, 簡明扼要道︰“我來幫你吧。”

    “不必。”沈沉斷然拒絕。

    但牧熵卻不惱,仍是那副悠哉散漫的樣子, 淺褐色的瞳仁中綴著暖光,唇邊泛起了一抹微笑, “我這個人,一向不喜歡被拒絕。”

    下一瞬, 令人戰栗的殺意以及濃郁的壓迫感鋪天蓋地的迸發開來, 以極其強勢的姿態刺破他的神經, 狠狠攥緊了他的心髒。

    這是一種無形的氣場, 哪怕沈沉的內心再過強大,其身體也下意識的做出了最正確的反應, 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只要他給你的, 就必須得受著。

    沈沉的腦中陡然浮現出這麼一句話, 掙扎的愈發劇烈,緊接著一根尖銳的藤蔓從牧熵的身後升起,迅猛的向被桎梏著的錦鯉竄去,所過之間空氣在頃刻間扭曲了起來。

    他真的會死。

    沈沉瞳孔微縮,從內心深處猛然涌現出了不甘以及憤怒。

    媽的,他才剛到這個記憶空間不到二十四小時,怎麼能就這麼被一個變態輕而易舉的殺回復活點?他不要面子的嗎!

    眼見著那跟尖銳的,仿佛還淬著毒的藤蔓離他越來越近,某種陌生的力量驟然在體內肆意游走,似乎要沖破體內的某處屏障,就在藤蔓距離自己只有幾厘米的距離時,屏障被那股力量猛然打破,猶如得到甘露的幼芽,帶著勃勃生機破土而出。

    牧熵唇邊的笑意越來越大,瞳仁中浮現出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期待。

    而就在那藤蔓刺入錦鯉頭部的前一秒時,以詭異的拐了一個彎,“嗖”的躥到了錦鯉的身後。

    隨即,他放松了桎梏錦鯉的藤蔓,任由那錦鯉的身形逐漸抽長變換。

    幾秒後,但見一名容貌i麗的十六七少年坐在圓木桌上,暗紅色的長發散落于白皙的肩頭,臉頰帶著點嬰兒肥,一雙暗紅色的瞳仁中好似盈滿了水霧,看著很是乖巧可愛。

    但更引人注意的是,是少年腰部往下的艷紅色魚尾,不規則的乳白色斑點印刻在魚尾上,只有兩三個的樣子,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熠熠生輝。

    沈沉的胸膛起伏不定,大口喘息著,額前都冒出了一層冷汗,顯然是脫力了。

    那是錦鯉一族化形之後的後遺癥,大概需要兩三天恢復,但是就算這樣,沈沉也人艱不拆的吐出一句話,目光無比冰冷︰“你知道欺負幼崽有什麼後果麼?”

    牧熵手里的一根藤蔓還松松纏在少年的脖頸上,藤蔓上呈心形的葉片綠的喜人,聞言,他眯了眯眼,完全一副哄孩子的語氣道︰“嗯?願聞其詳。”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緩了一會兒的沈沉波瀾不驚道,用手輕松扯掉環在脖頸上的藤蔓,而實際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說什麼。

    牧熵嗤笑一聲,“那我還真沒听說過。”

    沈沉面無表情,後知後覺的明白這獸人之前的殺意與行為都是他有意控制的,但能將這些用的收縮自如,可以說是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他不禁低頭看了一眼下半身的魚尾,驟然無語。

    這……

    走路怎麼辦?

    牧熵順著他的視線將目光也挪移到了那漂亮的紅色魚尾上,不禁伸出手攏住尾鰭與魚身相接的那一部分,道︰“沒事,等你真正成年了,這魚尾自然而然的就消失了。”

    沈沉皺了皺眉,想將自己的尾巴從對方的手中抽出卻怎麼也抽不出來,索性放棄,平靜的問道︰“怎麼樣才算真正的成年?”

    牧熵唇角勾起,手下傳來冰涼的觸感令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獸人的體溫一向很高,尤其是像雪豹這種貓科動物,都在三十九到四十度左右,所以很喜歡冰冰涼涼的東西。

    “跟獸人交配之後。”牧熵揶揄的笑道。

    沈沉靜默了片刻,接著,他的余光掃到安安穩穩待在自己頸間的透明珠子,內心有些滄桑。

    又要開始新一輪的尋找游戲了,希望這次他不會找的太久才是。

    如果說白荊的記憶本體每次都會出現在他的身邊,那麼他可不可以推測眼前這個獸人……

    不,白荊才不會這麼變態惡劣。

    沈沉在心里瞬間就否認了這一猜測,平平淡淡的“噢”了一聲。

    牧熵只覺得這只小崽子很有趣,于是,他掐著對方的兩腋之下跟抱小孩似的將其抱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又從旁邊拿了一條柔軟的毯子隨手蓋上了沈沉的腦袋。

    “我覺得你有必要送我回家。”沈沉裹緊小毯子,不咸不淡道︰“雖然我並不是很想感謝你幫助我化形……”

    牧熵拿起筷子開始吃已經變涼了的羊肉,懶懶散散道︰“過幾日我會送你回去的。”

    沈沉懶得問為什麼不能現在就送他回去,盡管跟這家伙相處的時間很短,但卻清楚的知道這是一個說一不二,強勢鐵血的獸人。

    沈沉最不喜歡和這樣的人相處。

    “牧哥!白色軍團過來挑事兒,你要過去看看麼?”一道男聲從敞開的窗邊傳來,令沈沉不由自主的向聲音源頭望去,而後,他便看見了一只灰白相間的巨型犬腦袋擱在了窗口,兩只毛茸茸的爪子扒拉著窗沿,看起來極其蠢。

    沈沉扯了扯嘴角,不禁想起了一句話︰二哈是上帝在制造狼的時候打的草稿。

    接著,那只趴在窗邊的哈士奇似乎想要以一個帥氣的姿勢竄進屋子里,但奈何窗戶有些高,所以看起來就有些滑稽。

    “白色的軍團長也來了,他大言不慚的說等下要打爆你的狗頭,以報你搶了他亞獸人的仇……”哈士奇總算是爬上了窗戶,以一個高難度的姿勢維持著平衡,小心翼翼道︰“所以牧哥,你啥時候又搶了一個亞獸人回來?”

    牧熵瞥了他一眼,夾了一片鮮嫩的羊肉,左手漫不經心的扣著沈沉的下顎,在對方剛想張嘴問問題的時候,準確無誤的將那片羊肉塞了進去。

    剛想罵人的沈沉︰“……”

    “我可沒搶,是那亞獸人自己貼上來的。”牧熵用指腹抹了把沈沉唇角的油膩,無視對方嫌棄的視線,又夾了第二片抵在了沈沉的唇邊。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做這種堪稱溫情的事,明明他只想欺負欺負這個小崽子來著。

    沈沉面無表情的接受了投喂,他其實也是餓了,況且這羊肉做的著實不錯,肉質鮮嫩,羶味清淺,入口香滑。

    所以,沒必要和自己過不去。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鯨落海底 | 鯨落海底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