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隨身山海經 第二十五章 桂花香

第二十五章 桂花香

小說︰隨身山海經| 作者︰杰克萌萌噠| 類別︰武俠修真

    “好靈動的女子。”顧宸驚嘆道。

    洛瑤雖不如嫦娥絕世傾城,但卻氣質驚人,愣是在不知不覺中吸引了顧宸的注意力。

    而與此同時,同樣注意到顧宸的洛瑤卻心中一動,“他…就是那個顧宸?倒是和常人有些不同。”

    洛瑤何等(身sh n)份,在來之前便已獲悉了和顧宸有關的(情q ng)報,能認出顧宸自然是順理成章的事。

    顧宸給她的感覺很不一樣,尋常人見了她,要麼卑躬屈膝阿諛奉承,要麼覬覦她的美貌,而顧宸不同,他雖然也被洛瑤的氣質吸引,但卻是用一種欣賞的眼光打量著洛瑤,從他的目光中,洛瑤並未感到褻瀆和**,這反倒讓她另眼相看。

    “郡主,奉天樓上的那個小子就是冒領我南宮家功勞的(奸ji n)詐小人,請郡主為我南宮家做主,還我南宮家一個公道。”一個有些刺耳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剛剛走下戰船的南宮昊天和陳成一起,向洛瑤的方向走來。

    洛瑤淡淡地瞥了一眼南宮昊天,“誰是誰非還不一定呢,南宮家還是謹言慎行的好,別到了最後,退無可退。”

    洛瑤的話像一把巨錘一樣狠狠地砸在南宮昊天的心頭,讓他臉色頓時變得無比蒼白。

    倒是陳成反應的快,他向洛瑤深深地施了一禮,“昊天年少,沖撞了郡主,還望郡主勿怪,只是此事事關重大,不僅關系著我南宮家的尊嚴,還關系著清河郡乃至整個江州世家對朝廷的認可,若此事不平,豈不讓那些在外征戰討伐妖魔的世家弟子寒心?”

    陳成老謀深算,他知道,瑤光郡主雖只是先天生靈,但這一次卻是代表朝廷的特使,他作為南宮家的元嬰修士,向她行禮已經給足了朝廷面子,就算她發現了什麼貓膩,也要按規矩辦事。

    這里是江州清河郡,強龍壓不過地頭蛇的道理她不會不知道。

    洛瑤冷哼一聲,陳成這是在警告她,不要插手這件事。

    世家和寒門一向不對付,南宮家的謀劃她也並非完全不清楚,不管她是不是朝廷特使,她都是鎮海王洛勇的獨女,她的任何決定都會被過度解讀成鎮海王的意思,更何況現在朝廷內,寒門和世家勢力彼此爭斗,一個處理不好,很可能會引起世家的大幅度反彈,哪怕她知道,顧宸是冤枉的,只不過這一次…

    “不勞南宮家費心,我自有決斷。”洛瑤向凌子坤輕輕地點了點頭,便頭也不回地向奉天樓的方向走去。

    看著洛瑤離去的背影,南宮昊天眉眼低垂,目光中流露出幾分不甘。

    這瑤光郡主看樣子是個軟硬不吃的主兒,凌子坤雖一言不發,但看他那意思,很明顯是為瑤光郡主撐腰的。

    (情q ng)況好像有些不妙啊!

    正在這時,陳成突然拉了南宮昊天一把,並向他搖了搖頭,示意他稍安勿躁。

    南宮昊天一愣,下一刻,他看到陳成不動聲色地向他勾了勾手。

    破天弓冉離到了!

    南宮昊天心中一喜,只要這位前輩肯出手,就算那嫦娥真的是萬象真人,他也有把握顛倒黑白、偷天換(日r )。

    他就不信,那個叫嫦娥的修士,還敢接冉離一箭不成?

    要知道,破天弓冉離成名于二百五十年前,相傳,他曾一箭(射sh )破蒼穹,于萬里之外取妖魔首級,聲名赫赫,是當世最有希望修出元神的萬象真人之一。

    若不是南宮青雲年輕時曾有恩于他,他又想及早了結這因果,沖擊元神,想必他是不屑于趟這污水的。

    有冉離相助,大事成矣。

    南宮昊天的嘴角浮現出一抹詭異的微笑,他裝模作樣地整了整自己的衣衫,隨著人流向奉天樓走去。

    …

    奉天樓。

    顧宸上前一步,一副主人的派頭。

    “在下顧宸,見過各位大人,晚宴會在天黑後城中央的空地上舉辦,到時還請各位賞臉。”顧宸拱了拱手。

    “空地上?你是在打發叫花子嗎?”南宮昊天第一個跳出來反對,與此同時,人群中竊竊私語,顯然對顧宸的安排很不滿意。

    顧宸不屑地瞥了南宮昊天一眼,“州牧大人、郡守大人、郡主都沒說話,哪輪到你在這亂吠?”

    說來也奇怪,听到顧宸這番話,無論是凌子坤、姚龍,還是初來乍到的瑤光郡主,都饒有興趣地打量著顧宸,沒有一人提出質疑。

    “是不是嫦娥仙子搞錯了?空地上如何舉辦晚宴?”靈山掌教不知道從哪里蹦出來,打著圓場。

    “前輩多慮了,晚宴的主會場確實是在城中央的空地上,而晚宴的分會場則在每個老百姓的家中,到時候,無論是達官貴人還是販夫走卒,都能享受到這場中秋盛宴。”

    “我保證,這會是各位人生中最難忘的一場盛宴。”顧宸自信滿滿。

    “中秋?”洛瑤的眼中充滿了好奇。

    “郡主,中秋是這場晚宴的名字,在我的家鄉,這一天正好是中秋節,是人們闔家團圓的(日r )子。”顧宸侃侃而談。

    “那我,就期待顧道友的中秋盛宴了。”洛瑤的眼中帶著一絲笑意。

    “可笑,什麼中秋盛宴,還說什麼難忘,在空地上舉辦的晚宴,當然會終(身sh n)難忘嘍!”南宮昊天(陰y n)陽怪氣地嘲諷道。

    “昊天!各位大人面前不得放肆。”陳成裝模作樣地呵斥道,“老夫想問顧宸小友一句,諸位大人已經抵達祈水城,小友口中的嫦娥仙子難道還不肯一見嗎?莫非以各位大人的地位,還不足以讓仙子親自迎接?老夫勸小友一句,冒領我南宮家的功勞事小,藐視朝廷的罪過就大了!”

    好你個陳老頭,我說你怎麼會這麼好心,原來在這等著我呢!

    顧宸嘴一撇,“陳老頭,你慧眼如炬,說的十分有理,各位大人還真就不配嫦娥仙子親自迎接。我也要勸南宮家一句,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我顧宸可不是軟柿子,隨便讓你們捏來捏去。”

    “夜幕降臨,月上枝頭之時,嫦娥仙子自會現(身sh n),還請各位大人委屈一下,多等一會兒。”

    “在下還要準備晚宴,就先告辭了。”說完這句話,顧宸再次象征(性x ng)地拱了拱手,便大步離去。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黃口小兒,也敢如此放肆。”陳成怒火攻心,大口喘著粗氣。

    “州牧大人、郡守大人、郡主,顧宸如此行徑,老夫請朝廷治顧宸一個大不敬之罪。”陳成深施一禮。

    “陳老稍安勿躁,顧道友不是說了,夜幕降臨,月上枝頭之時,嫦娥仙子自會相見,到時一切自見分曉,何必急于一時?陳老大可放心,我(身sh n)為朝廷特使,定會秉公辦事。”洛瑤正色道。

    “凌叔叔,天色尚早,我們到四處走走吧。”

    “正有此意。”凌子坤微微一笑,一道虹光頓時攜卷著瑤光郡主,沖天而起,很快便消失在天邊。

    “祈水城的汪統領和吳掌教怎麼沒來迎接?”姚龍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緩緩問道。

    韓宙面帶笑意,“听說是之前大戰時不小心中了黑色巨蟒的蛇毒,剛好在昨夜爆發,現在正在療傷,所以不能前來迎接。”

    “哦?這麼巧。”姚龍深深地看了一眼陳成和南宮昊天,若有所思。

    “郡守大人放心,老夫已經代表南宮家送上了解毒聖藥,老夫保證,不出三(日r ),汪統領和吳掌教必會康復。”陳成連忙說道。

    “是嗎?南宮家還真是有心了。”姚龍把玩著手中的核桃,吳掌教和汪統領是祈水城僅存的兩位先天生靈,若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了事,明眼人都能看出其中有鬼,還好南宮家做的並不過分,不然…

    “郡守大人,我家老爺讓老夫給您帶句話,在這清河郡,我南宮家唯郡守大人馬首是瞻,老爺前幾(日r )剛好得了一件元嬰等級的上好飛劍,明(日r )便送到郡守大人府上,還望郡守大人勿怪。”陳成趁(熱r )打鐵。

    “那就多謝南宮青雲的好意了。”姚龍笑了笑,“韓宙,我們也去四處逛逛。”

    “是,大人。”

    …

    陳成深吸了一口氣,搞定了郡守大人,只要晚上不出什麼差錯,朝廷的封賞必是少爺的。

    趁這個時候,還是要和冉離前輩通個氣兒的好。

    “昊天,我們走。”

    …

    “大人,您看好南宮家?”韓宙一邊陪姚龍逛著街,一邊輕聲說道。

    “之前是看好的,不過現在本官倒是有些看好那顧宸了。”姚龍笑了笑。

    “哦?這倒是讓在下有些奇怪,大人可是看出什麼了。”

    “你可知,那顧宸根本沒有準備晚宴所需要的任何食材和餐具,他只是吩咐清出了一片空地,別的什麼也沒做。”

    “什麼?”韓宙大驚失色。

    “沒想到韓宙你也有如此不淡定的時候。”姚龍打趣道。

    “在下只是猜不透顧宸此舉的用意。”

    “別說是你,就連本官也猜不透,更何況顧宸剛才還在我們面前如此放肆,如果不是有所依仗,那就是個十足的蠢貨。”

    “听大人這麼一說,在下倒是有些期待晚上顧宸會如何收場了。”

    “拭目以待吧,這戲是越來越好看了,不管誰能笑到最後,本官都是受益者。”

    “大人遠見卓識,在下佩服。無論他們誰能進入帝都華清池,他們都是從江州清河郡走出去的,都是大人的政績。”

    “知我者,韓宙也。”

    …

    一道虹光閃過,洛瑤和凌子坤來到了當時嫦娥與三位先天大妖交手的戰場。

    “就是這了,凌叔叔可看出什麼了?”洛瑤問道。

    凌子坤面色凝重地打量著當時後羿(射sh )出的深坑,“若這真是嫦娥所為,她的修為恐怕不在我之下。”

    “什麼?”洛瑤驚詫道。

    “你看。”凌子坤揮了揮衣袖,虛空之中頓時出現了兩條明顯的箭道,箭道橫亙虛空,氣勢凜然。

    “這是…”

    “這是當時(射sh )出的箭走過的軌跡,它們似乎具有靈(性x ng),能主動追蹤目標。當然,這並不少見,很多擅長箭道的修士都能做到。”

    “你看這。”凌子坤指著深坑,“發現什麼異常了嗎?”

    洛瑤思索片刻,搖了搖頭。

    “沒有尸骨,甚至連一片磷甲都沒有脫落,這意味著當時的烏妖王和黑色巨蟒被箭(射sh )中後,妖體直接瓦解消散了,甚至連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這一點,冉離做不到。他最多只能做到轟爛,卻不能讓其灰飛煙滅。”

    “這其中的差距很大,照我看,嫦娥的箭道修為恐怕遠勝于冉離。”

    “不過這也只是我的推測,嫦娥現(身sh n)之後,自見分曉。”

    “郡主,你決定了嗎?”

    “嗯。”

    “郡主放心,我們到時見機行事即可。”

    “多謝凌叔叔。”

    …

    天色漸暗。

    陣陣花香彌漫在整個祈水城,天空突然飄起了黃色的桂花。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隨身山海經 | 隨身山海經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