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神女寵夫︰師尊你要乖 0758章 感同身受,莫過于如此

0758章 感同身受,莫過于如此

小說︰神女寵夫︰師尊你要乖| 作者︰茗水涵| 類別︰都市言情



    ,最快更新神女寵夫︰師尊你要乖 !

    這次,他是真的大意了。

    但奇怪的是,他並沒有像以往那般大發雷霆,甚至將青煙一掌拍死。

    不知為何,他也只是見了青煙兩次,但卻莫名的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那眉眼,那氣息,甚至是從骨子里透出來的清冷,都讓他沉淪,把持不住。

    但他確定,青煙不是他的風希,而且風希也沒有妹妹。

    難道青煙是她前世的女兒?

    胡亂想了一通,伏都被自己的想法,給氣樂了。

    他攤開滿是雞皮的雙手,最後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是不是活的太久了?

    百萬年了,從天地之初到現在,雖然他身為魔皇,又有百萬魔軍,但他始終都知道,他是孤獨的,孑然一身。

    這世上除了風希,他從沒有掛念過任何一個人。

    他活著的最終目標,就是要將風希妹妹從那個男人的懷中,奪過來。

    可是,他等了這麼多年,爭了這麼多年,與那個男人斗了這麼多年。

    他始終都是一個人。

    為什麼?

    難道活該他就是孤獨的嗎?

    “不行!”想罷,伏握緊了雙手,渾濁的雙眸凝出一抹冷寒。

    “憑什麼?風希與那個男人已經在一起百萬年了,難道還要再來個百萬年?”

    那他怎麼辦?

    百萬年來,他為之奮斗的目標又是為了什麼?

    一統六域嗎?

    愛江山更愛美人嗎?

    可是他既想要江山,又想要美人!

    他不能就此作罷,他要修煉,他要打敗伏犧,更要三界,六域眾生向他俯首稱臣!

    只要手中有了至高無上的的權利,只要伏犧死了,還怕風希不乖乖的投向他的懷抱?

    “呵呵!”伏滿是溝壑的老臉,陰鷙的笑了笑。

    回首將一件墨色斗篷套在了身上,閃身離去。

    就在伏離開後不久,一抹紅色的麗影站在洞府的山崖邊,無骨的玉手摸了摸懷中的白色小貂,紅潤的朱唇,勾起一抹冷笑。

    隨即,縱身一躍。

    ……

    花香滿枝頭,銀雪簌簌……乍看懷柳巷,綠女迎來往……

    此時,坐在金鑾的羽背,向著感應之地而去的谷幽蘭三人,落在了山谷另一側的密林邊。

    “焱,你們听到了嗎?”還未落地,谷幽蘭就听到了一縷琴聲。

    琴聲如泣,似有若無,歌聲空鳴,仿佛一個青樓女子在訴說著世間的滄桑。

    “听到什麼?”腓腓虛弱的問了一句,豆大的汗珠,從他蒼白的臉上,止不住的往下滴落。

    “小腓,是不是很痛?”谷幽蘭赤紅著眼眶,握住腓腓的雙手,心都跟著顫抖。

    “沒事的,姐姐,我還能堅持!”腓腓扯出一抹笑,簡直比哭還難看。

    “再忍耐一下,馬上就找到了!”谷幽蘭顫抖著聲音,握著腓腓的手,緊了緊。

    “我方才听到有人再吟詞牌!”谷幽蘭將她听到的琴聲,告訴了焱和腓腓。

    此時的金鑾,已經變回了人形,听到谷幽蘭的話,他滿臉懵炫的撓了撓腦袋,甕聲甕氣的說道,“主子,哪里有人在吟什麼詞牌啊?”

    話落,大腦袋四下望了望,“主

    子,這里荒無人煙,四處都是密林,哪里會有人在這里吟詞?”

    焱自然是相信谷幽蘭的。

    而且,他也看出來了,這里的密林,乃是一處幻化而出的秘境。

    只是現在的腓腓,全身的力氣都在抵御那種異樣的痛,根本無暇查看四周的環境。

    “丫頭,你說的沒錯!”

    “焱,你也听到了?”谷幽蘭激動的問向焱,她就知道,她沒有出現幻覺。

    然……

    焱卻搖了搖頭,紫色的眸子一本正色,“我並沒有听到琴聲!”

    “……”,谷幽蘭皺了皺眉,“那你……”

    小腓都疼成那樣了,焱還在這里開玩笑。

    谷幽蘭當即就有點不高興。

    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隨即輕輕拍出一掌,打在腓腓的背上,給他輸入靈力。

    直到腓腓的臉色有些好轉,他才道,“這個密林乃是有人幻化出來的!”

    “幻境?”谷幽蘭詫異了,皺了皺眉,為何同為冥神的她,沒有看出來?

    難道焱的修為已經突破了冥神嗎?

    谷幽蘭一邊嘆氣,一邊向四周望了望。

    正如金鑾所說,這里荒無人煙,密不透風的樹林,可是方才她的確是听到了啊!

    ‘錚……錚……’

    正在這時,方才那縷琴音突然變換了曲調。

    曲調不再是溫柔繾綣的,而是變得更加的冷冽,縷縷琴音透著瑟瑟殺伐。

    仿佛是在一處硝煙彌漫的戰場上,數以萬計的喊殺聲,刀槍劍戟相互踫撞,血肉橫飛,鮮血四濺。

    突然,一柄長槍沖著谷幽蘭的心口,猛的飛射過來。

    谷幽蘭下意識的想用靈力阻擋。

    可是……

    谷幽蘭傻眼了,此刻的她雙手之間,一絲靈力都沒有,她趕緊調用全身的靈力。

    結果,神識內一片虛無。

    可是長槍根本就不容她所想,以凌厲之勢沖著她飛射而來。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個渾身染滿鮮血的男子,不知道從哪里飛奔過來,用自己身體,生生的擋住了那柄長槍。

    “噗!”長槍從他的心口處,狠狠的穿透,直到從背後穿出一大截。

    “不!”谷幽蘭的心口一陣痛意,一個健步沖向那名男子,將他即將倒下的身軀,緊緊的抱在了懷里。

    “阿姐……嘔……”,男子猛的吐出一口黑血,伸出滿是鮮血的手,顫抖著撫摸著谷幽蘭的臉頰,“阿姐,你還……活著,真好!”

    此刻的谷幽蘭都懵了,滿腦子嗡嗡的,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這是哪里,更加不知道她全身的靈力乃至修為都為何消失了。

    她抱著懷中的男子,听著他一聲聲的叫著自己“阿姐。”

    “阿,姐……你,一定要……活下去,只要你,活下……去了,我們聖域才會……”。

    話落,男子的瞳眸失去的光彩,咽下了最後一口氣,撫摸著谷幽蘭的手,也無力的垂落到地上。

    心口的痛,再也抑制不住了,谷幽蘭嘶聲力竭的大喊了一聲,“不!不要……”。

    瞬息間,腦海中炸裂,似有無數的記憶之潮,一股腦的沖入幽蘭的大腦。

    此處是一個被神拋棄的大陸,名為遺

    忘之州。

    州內有五大勢力,她乃是第一大勢力,聖域的域主。

    此番,是其他四大勢力聯合,想要鏟除聖域,分割名下的勢力,所引發的一場曠世之戰。

    懷中的男子是她一母所出的親弟弟,名姬腓,而她自己叫姬羽,她們還有一個小妹,叫姬菲兒,與姬腓是胎生龍鳳。

    就在幾天前,第二大勢力弒天域綁架了姬菲兒,並以其殺害了域主的庶子為名,聯合其他幾大勢力,一同討伐聖域。

    作為聖域之主,姬羽當即召集大軍,與他們展開了殊死搏斗。

    但怎奈,四大勢力早有準備,兵力強盛,他們以一己之力,已經支持了三天三夜。

    看著戰場上,層層疊疊堆積的尸體,姬羽的心,一點點的下沉。

    這是老天要亡了聖域嗎?

    他們已經被神拋棄了,難道還要自我毀滅嗎?

    一抹嘲諷,一抹譏笑從姬羽的嘴角彌漫……

    看著自己滿身的傷痕和鮮血緊裹的戰甲,姬羽將懷中男子的身軀,抱得更緊了。

    她空出一只手,撕下一塊裙擺,為懷中的姬腓,輕輕擦去了臉上的髒污和血漬。

    一張本該是充滿了陽光般的少年的臉,此刻卻滿是蒼白的死氣。

    “小腓,你怎麼這麼傻?”姬羽顫抖著身子,喉中滿是哽咽。

    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淚水滴落在姬腓的臉上,可是懷中的男子,再也沒有任何感應了。

    淚水順著他那張蒼白的臉,汩汩的流到了地上。

    一滴,一滴,滴滴噠噠……

    姬羽從沒有像此刻這般的絕望過。

    家沒了,唯二的兩個弟,妹也沒了,她還活著有何意義?

    報仇嗎?

    想到這里,她再次向四周望了望。

    聖域的士兵都已經死了,姬菲兒的尸體被倒掉在城牆上,整個聖域,只有她一個人還活著。

    與其這樣欺辱的活著,即使滿腔的怒火,她又能活多久?

    不如就這樣死了吧,黃泉路上還有弟弟妹妹在等著她。

    他們已經被神拋棄了,她不能再拋棄自己的親人。

    想到這里,又看了看四周圍剿過來,密密麻麻的敵人,姬羽掏出腰間的匕首,猛的朝著自己的喉嚨割去……

    霎時間,鮮血四濺,漫天漫地飄灑著濃稠的血霧……

    血腥之氣還在鼻中蔓延,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等谷幽蘭回過神來的時候,眼前已經沒有了尸骨堆積的戰場,只有一片郁郁蔥蔥的密林。

    然而,四下里,只有她一個人。

    焱不在,腓腓也不在,甚至金鑾都沒有蹤影。

    谷幽蘭想起來了,焱方才說,這里的密林是一處幻境。

    難道方才,她似親身經歷的事情,都是這幻境里面呈現的?

    難道那個姬羽是她前幾世的經歷?

    那幻境里的姬腓……想到躺在姬羽懷中,那張熟悉的臉龐……不是小腓又是誰?

    怪不得,每次腓腓對地沌珠的感應都比她還要強烈。

    原來,每一次地沌珠的凝結,都是腓腓親身參與過的。

    心還在隱隱作痛,感同身受,莫過于如此。

    就在這時……<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神女寵夫︰師尊你要乖 | 神女寵夫︰師尊你要乖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