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醫品至尊 1725 老班長酒吧

1725 老班長酒吧

小說︰醫品至尊| 作者︰純黑色祭奠| 類別︰都市言情



    後來的故事很狗血,也很曲折。

    江洋本是個紈褲子,但或許是因為從來沒有被女孩拒絕過,所以心里充滿了不甘和征服欲,才在她離職後依然追求她。

    或許一開始他是打算追到柳幕雨後再把她甩了來報復,可隨著和她的相處,卻發現這個女孩有很多與眾不同的特質,把他深深的吸引,反而真正的愛上了他。

    她不像一般女孩那麼矯揉做作,待人真誠,敢愛敢恨,性格更是坦率直白的讓人生氣,也不貪慕虛榮,不為金錢而折腰。

    汪洋沉淪了,從剛開始的想要征服柳幕雨,變成了真的愛上了他。

    那個老流氓在寧海還是有一定的實力的,即便是汪洋的父親見了也要客氣三分,可為了柳幕雨,他還是義無反顧的和老流氓對上了,為此鬧的滿城風雨,江洋父親的公司也因此蒙受了巨大的損失,當然,老流氓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

    也正因為如此,罪魁禍首柳幕雨出現在了江洋父母的視線中,有錢人的戲碼無非是那麼幾種。

    其中最直接最見效的就是狗血電視劇里的那一套,江洋的媽媽找上門,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面對她,直接開了張支票,傲慢的說數字隨便填,只要你願意離開我兒子。

    柳幕雨應對的方法很獨特,不像電視劇里那些女孩哭著喊著我不要錢,我愛的是他這個人。

    人家很干脆利索的接過支票,在江洋的媽媽不屑而得意的目光中,直接在上面填了一個最大,令江家砸鍋賣鐵都給不起的數字。

    柳幕雨看著臉色鐵青的江洋媽媽,笑容很甜很天真“這個數字可以嗎”

    “你不要太過分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碼,你覺得你值這個錢嗎”

    江洋的媽媽惱羞成怒,撕破偽裝的面具,直接暴跳如雷。

    “是你自己說的隨便填,怎麼給不起了給不起就給不起唄,發什麼火嘛,你說的不錯,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價碼,但可惜,在你眼里我或許一文不值,但在我父母的眼中,我就是無價之寶,至少,我覺得你江家還買不起。”

    柳幕雨雖然語氣始終很平靜,但表現的卻不卑不亢,直接站起身來撕碎了那張填著天文數字的支票,淡淡的道“我和江洋只是朋友,僅此而已,如果您能把他從我身邊帶走,我求之不得,還要謝謝您呢。”

    說完,柳幕雨就微微躬身,轉身揚長而去,把臉色陰晴不定的江洋媽媽晾在了那里。

    柳幕雨本就不喜歡江洋,只是因為他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候出現給了她很多溫暖,讓她很感動。

    雖然說感動並不代表心動,但柳幕雨大學剛畢業,並沒有任何感情經驗,江洋對她的好她都記在心里,讓她懵懂的感情也迷惘了,想著是不是應該接受他給他一個機會。

    所以,別看江洋媽媽找上門來時她表現的很無所謂,回到家後卻躲在被窩里大哭了一場。

    不過她一向是個堅強的性子,大哭一場後第二天一早,就再度精神奕奕的爬起來去找工作,跟沒事人似的。

    可世事無常,沒想到她的表現在江洋媽媽怒氣沖沖的匯報下,卻得到了江洋爸爸的認可,認為這樣自尊自愛的女孩才能管得住江洋,改掉他紈褲的

    性子。

    盡管江洋媽媽很惱火,堅決不同意江洋和這種“沒教養”女人來往,但江洋爸爸在家里向來是一言九鼎,他決定的事情誰也無法更改,把江洋媽媽氣的拂袖而去。

    這樣的神逆轉柳幕雨根本不知道,還在不辭勞苦的四處奔波去面試,結果依然和之前沒有什麼區別。

    馬上就要交房租了,再找不到工作她就要被房東掃地出門,摸著比臉還干淨的口袋,柳幕雨生平第一次動搖了。

    覺得自己或許真的不適合寧海這座城市,也許該考慮父母的建議,回老家找份工作,然後找個男人結婚生子,度過平淡無奇的一生。

    只是,她真的不甘心啊,她從小到大就生活在那座四線都未必算的上的小城市,她努力的學習,就是想要看看更加寬廣的世界。

    寧海,這座國際化的大都市,恰好能夠滿足她對夢想的追逐,她覺得這個舞台是她的,可殘酷的生活,卻在一點一點的消磨她的斗志。

    就在她動搖之際,卻突然接到一個公司的電話讓她去面試,這讓她欣喜若狂,立刻打起精神趕去面試。

    直到面試結束,面試人員當場宣布她被錄取了,她興奮的連忙表示感謝,直到出了公司的大門才突然想起來,似乎並沒有給這家公司投過簡歷。

    之前老流氓的經歷讓她極為警惕,立刻開始調查這家公司的背景,但結果卻一切正常,公司的老總是個女強人,在業界很有聲望,口碑也相當不錯,再加上公司的薪資中規中矩,不算高也不算低,不像是有什麼陰謀的樣子。

    她急需工作,公司又看起來一切正常,她覺得可能是之前到處遞簡歷時遞交給這家公司過,自己卻記不得了。

    所以,她很快收拾好心情,以十萬分的努力投入到了這份工作當中,由于她有著過硬的專業水準,再加上足夠努力,經常加班加點,工作完成的很出色,表現的極為突出,很快就獲得了女老總的賞識,工作三個月就被破格提拔到了總裁助理的職位上,一躍成為公司的高管,還給她分配了公司的職工宿舍,讓所有人都為之羨慕嫉妒。

    她很開心,習慣性的拿出手機想要和人分享她的喜悅,她在寧海只有江洋這一個朋友,所以下意識的就想要打給他。

    可在她調出號碼即將按動發送鍵時,才猛然想起自從江洋的媽媽來找過自己後,江洋就徹底的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她立刻收起了手機,心中有些淡淡的惆悵和難過,那份升職的喜悅也被無形中沖淡了許多。

    當時的柳幕雨對感情是懵懂的,她還以為自己愛上了江洋,所以才會惆悵和難過,直到遇到了屬于她的愛情,回想往事時,才知道那只是一種習慣,一種孤獨時或者開心時需要人陪伴的習慣,而江洋,之前始終在充當著這樣的角色。

    那晚,她生平第一次去了酒吧,不是想要去買醉,只是想要在喧囂的氣氛中,讓自己不那麼孤單。

    她是個很謹慎的人,即便是去酒吧,也特意選了個口碑很好的酒吧,那里不會出現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可就是這一去,發生的事情徹底的改變了她的命運,也讓她找到了她一見鐘情的愛人。

    老班長酒吧,是一個退伍軍人開的酒吧,老板做生意很

    厚道,平價消費,而且嚴厲拒絕場子里出現黃、賭、毒,即便有孤獨寂寞的男女想要找一夜情,也必須要遵循自願的原則,所以在圈子里口碑很不錯。

    很多純粹就是想找個地方消遣打發夜里無聊時間的工薪階層,都喜歡來這個酒吧,所以老班長酒吧的生意極為火爆,搶走了附近幾家酒吧的大量客源。

    那幾家老板眼紅的不行,就聯合起來設計了一場栽贓陷害的籌碼,想要把老班長酒吧搞關門。

    而倒霉的柳幕雨,生平第一次去酒吧就被卷進了這場風波當中,也因此而邂逅了那個讓她一見鐘情的男人。

    她沒喝酒,要了杯飲料,坐在鐳射燈閃爍的酒吧里,看著那些平日里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紅男綠女隨著震耳欲聾的重金屬音樂瘋狂扭動著身體來發泄著過剩的精力,雖然很吵,但心里那種孤獨寂寞的感覺卻在逐漸消退。

    盡管有不少男人來搭訕,但只要她搖頭拒絕,就沒有人會繼續糾纏,因為這是這家酒吧老板的規矩,否則,下一刻,就會有如狼似虎的保安沖過來,把騷擾客人的家伙給扔出去。

    柳幕雨有些喜歡上這家酒吧了,決定以後無聊的時候就來這里坐一坐,畢竟,這家酒吧並不是總是放那些重金屬音樂的,大多數時間都是駐唱歌手在演唱,有時候老板興致來了,還會親自登台獻唱。

    不得不說,老板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雖然不是專業歌手,但挺拔的身材,軍人剛硬的氣質,干淨利索的短發,剛毅的臉龐,略帶沙啞的獨特嗓音,背著一把吉他,自彈自唱,演唱的是清一色的軍旅歌曲,給這喧囂紛擾的酒吧帶來一份不一樣的感覺。

    若不是老板腿有點瘸,估計很多女人都會被這個男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純正男人味兒所吸引。

    柳幕雨本來想坐坐就走的,可形形色色的人群,各行其事但卻遵守著秩序;飽經滄桑的駐唱歌手听到喝彩時露出的滿足笑容;老板那讓人眼前一亮的軍歌嘹亮這一切的一切竟然讓她有種流連忘返的感覺。

    她忘記了所有的煩惱,也忘記了時間,一杯接一杯的飲料讓她喝的尿急,就起身去了洗手間。

    可她是第一次來,不知道洗手間在哪里,詢問了一下正在為客人送酒水的服務員,那服務員正在忙,就隨手指了一下方向。

    她沿著服務員指的方向去上洗手間,卻沒想到誤打誤撞的看到兩個人躲在陰暗的角落里交易著什麼,這讓她陡然間警惕了起來,悄悄取出手機拍下了這一幕。

    倒不是說她想要多管閑事,而是這兩個人中的一個男人之前曾經跟她搭訕過,是被她拒絕後唯一一個還想要糾纏,卻在看到保安正在過來時才悻悻然離開的家伙,臨走前還用貪婪陰狠的眼神瞪了她一眼,所以,看到這一幕,讓她下意識的以為這男人是想要買那種迷藥迷暈她。

    這個男人臉上有道刀疤,長相顯得很凶狠,讓她下意識的有些畏懼,本想立刻離開酒吧,可一想到那個家伙很有可能在酒吧外面埋伏了人堵自己,她哪里還敢自己回家。

    從來沒有踫到過這種事,一時之間讓她有些六神無主,心事重重的進了洗手間後,想了半天,決定去找酒吧的老板求助。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醫品至尊 | 醫品至尊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