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巴頓奇幻事件錄 9 吸血鬼的神

9 吸血鬼的神

小說︰巴頓奇幻事件錄| 作者︰扎藥| 類別︰玄幻魔法



    半夜,扎克在數星星的時候沐恩來拜訪了。先是謝了扎克幫她把安德魯接回來了,然後,“我剛從絲貝拉那里回來,她已經選擇好接受什麼樣的供奉了。”

    漫漫長夜,扎克也需要點兒事情打發時間,“是什麼?”

    “聯邦的電視電影,都有共和語字幕。”

    “什麼玩意兒?”

    “就是我說的這個,絲貝拉選擇了成為滿足共和人這個願望的‘神’。”沐恩並沒有開玩笑的意思,“東南部的共和人想看哪個聯邦的片子卻看不懂的話,就向絲貝拉祈願,絲貝拉為他們實現這個願望,變成讓共和人看的懂的字幕,然後換取供奉。”

    扎克張著嘴愣了好半天,“這又算是什麼世界真理?絲貝拉確定這種供奉能夠讓她變強?”

    “這個真理就是任何被放在屏幕上的東西,都理應被所有人看。”沐恩有種她自己也不太懂的感覺,有些死板的解釋“最初是被寫在紙上的文字,然後是被印刷在書頁上的圖畫,現在,就是在屏幕上會動的音像制品。”似乎沐恩只是背好了台詞,在復述,“任何文明階段的傳播都自己的創造,現在,這承載的媒介,就是那些電視、電影。絲貝拉會成為這個時代文化傳播之‘神’。”

    扎克听出了點兒自己在意的東西,讓沐恩在後廊的長椅上坐下,“你听誰說的這些?”

    沐恩坐下了,看著扎克,“瑞文奇。”

    “瑞文奇找你了?在帕克小學?”

    “恩,他知道絲貝拉在尋找正確接受共和人供奉的方式,但他不想自己去告訴絲貝拉,所以找到了我,讓我把這些告訴絲貝拉。”

    扎克瞬間的反應是,“為什麼是你?”

    瑞文奇和沐恩有交集嗎?沒有吧。

    沐恩臉上的死板消失,笑了一下,“我也問了這個問題,他回答了,他說我是巫師,比較容易懂這種東西。”這笑,是自嘲,“呵呵,但其實我根本沒懂,背下了這段話,跑去給絲貝拉說了,然後又來你這里背了一遍。”

    扎克突然明白沐恩半夜跑來這里的原因了——

    莉莉和羅根還沒有回來格蘭德,意思就是波奇•昆因也還在紐頓。沐恩是波奇的妻子,如果她在日常中遇到了什麼不解的情況,呵,理所當然的,她會求助自己的丈夫。但這個丈夫,現在顯然無法完成這項工作,于是,沐恩的需求就只能靠扎克這個‘樂于助人’的鄰居了……呃,怎麼描述起來怪怪的。扎克或許白天就不該接安德魯回來……

    扎克抿了下嘴,算了,反正這總比數星星要有趣。扎克坐在沐恩身邊,思考了一會兒,“絲貝拉懂了嗎?”

    “如果她懂了,我也不會這麼晚才回來了。”沐恩搖了搖頭,听起來就是絲貝拉也不明白瑞文奇給的這個建議算什麼。但是,沐恩側看著扎克,“絲貝拉和約翰有告訴我,帕帕午夜曾經在格蘭德放下了一個信標。”

    扎克想起了這件事,替沐恩說完了,“沒錯,帕帕午夜出現在了電視里,藏在愛麗絲的《庫克廚房》錄影帶中。”扎克一邊說,一邊皺著眉,“但這是巫術,雖然沒人知道是什麼樣的巫術能讓帕帕午夜出現在電視里,但他是帕帕午夜。”扎克聳了下肩,“巫術的神要是不會使用些離奇的巫術,那才奇怪了。”

    扎克的意思是結合了剛才沐恩的話——音像制品是現在文明階段的文化載體。帕帕午夜有能力讓自己出現在這樣的載體里、跑到格蘭德的電視屏幕上,那是巫術信仰的巫術,不是什麼共和神的世界真理。

    沐恩“約翰就是這麼說服絲貝拉的。”沐恩看著自己的手,仿佛在思考著什麼,“巫術最初就是將這個世界上一些繁雜事務簡化的技術,在印安文明還相當野蠻的時候,巫術最大的用處也不過是讓作物跳過時間的等待、迅速生長。帕帕午夜成為神的原因……”沐恩看了一眼扎克,“你听說帕帕午夜的起源傳說嗎?帕帕午夜的妹妹泄漏了巫術,讓帕帕午夜的部落被攻擊滅族了,然後兄妹怨憎的相互詛咒的故事?”

    “听過。”扎克撇了嘴。

    沐恩繼續了,“但帕帕午夜並沒有成為作物之神。”眨著眼,“他創造的巫術,並沒有只局限在一個單純的需求上。他幫助印安部落建立巫師體制的時候,教給巫師的巫術不止有讓作物生長的巫術,還有預測氣候,尋找水源,抵御野獸……甚至,聯系逝去的靈魂。帕帕午夜成為了巫術的神。”

    扎克挑了下眉,感覺已經摸到沐恩想表達的東西了,不對,是約翰這個帕帕午夜專家表達的東西——現在沐恩的話,是在轉述約翰說服絲貝拉的過程。

    扎克,“巫術只是個工具,完成某件事的工具。約翰的意思是這個麼?絲貝拉是巫師,她有像帕帕午夜一樣控制屏幕中音像制品被以什麼方式讓觀眾看到的能力——巫術,而這正好就是絲貝拉身為‘鬼’的身份,獲得共和人信仰,讓自己成長所需要的工具。”

    沐恩點了下頭,“約翰說,他們不用懂給共和人字幕能代表什麼世界真理,帕帕午夜這麼做過,然後帕帕午夜還非常活躍的存在著,這就表示反正這種行為沒有犯共和神的忌諱,那我們就可以做。像帕帕午夜那樣把自己變到屏幕里控制整個畫面大概這世界上沒一個巫師能做到,但在屏幕中多變一排字還是很輕松的。目的,只是讓巫師鬼成長,不是去共和神仙們的天庭認證什麼職位,絲貝拉他們不需要凡事都懂的通透。”

    听起來很合理,但扎克有點兒在意瑞文奇給的解釋。顯然給共和人字幕這件事代表的,確實是一條重要的世界真理。扎克在思考。

    “你在想托瑞多的影像能力嗎?”沐恩看著扎克的神色,問了一句。

    不需要扎克回答,沐恩“我同意瑞文奇去傳話的原因就是我想到了吸血鬼。在狼群的時候,當時的阿爾法總在抱怨,吸血鬼除了有個人形外,在人類社會中的劣勢那麼大,卻能控制社會上層,憑什麼狼人不可以。我當時不敢回答,現在我可以把回答說給你听——因為歷史。吸血鬼的歷史至少千年,吸血鬼早在人類的文化載體還沒有那麼豐富的時候,就強佔了文明的上層——《神罰的該隱》中記錄的吸血鬼,是聖主信仰用來碾壓異族的傳道者。然後在人類方面——吸血鬼不管是隱秘聯盟還是魔宴聯盟,都懂得帶著殖民者的經驗,在這個國家一開始時候,就建立自己的統治地位。吸血鬼現在的一切成就,都是吸血鬼的歷史帶給吸血鬼的。而狼人,第一沒有那個原意為他們寫書的神,第二沒能和印安人抱在一起鞏固自己的人類中的位置。狼人現在面對一切困頓,都是狼人自己的歷史造就的。”

    扎克歪了頭,在傍晚驚訝于安德魯的人生覺悟後,現在要驚訝這位母親了?啊~也是,安德魯的特性,總有源頭的~狹隘扭曲是波奇•昆因的遺傳沒得跑,那悟性,自然也就是來自沐恩了。

    沐恩看著歪頭的扎克,笑了一下,“我不是在歌頌吸血鬼,在狼群中的我,知道吸血鬼的歷史帶給吸血鬼的優勢已經在消逝——中部的混亂就是最好的證明,所有那些躲在暗處的吸血鬼外族就是證明。沒有佔據上層階級、沒有聖主給予十三氏族的日行能力的吸血鬼,和這個世界有多麼格格不入。”

    扎克驚覺,但沒來得及開口。

    沐恩“我依然不怎麼明白瑞文奇說的話,可能是我巫術水平還不夠,無法想象變出一排字幕和傳播文化的神有什麼關系。但我去可以想象對吸血鬼來說,你在世界面前,代表吸血鬼整個種族。”

    沐恩突然嚴肅的看向了扎克,“你能想象嗎?曾經的異族們對吸血鬼的印象來自《神罰的該隱》;人類對吸血鬼印象是貴族、殖民者(印安人)。現在也是。吸血鬼是依然是聯邦本地異族中最強大的;魔宴的吸血鬼依然控制著西部的社會。但這一切會消失,未來異族和人類,對吸血鬼的印象,都會是……”

    扎克張嘴了,“我。”

    沐恩重重的點頭,“對,你,因為影響能力,因為你能出現在文明傳播的媒介上。”

    扎克抬頭,找到夜空中最亮那顆星“我是吸血鬼的神~”

    虛榮?不不不,扎克早就親力親為的肩負起吸血鬼種族安危的重擔了。這叫實至名歸。

    數天的躁郁,消失了,扎克的臉上露出了久違的微笑,在沐恩有些困惑的眼神中,“安娜貝爾。”

    “在呢~”

    “你可以告訴麥迪森,我願意幫他解決共和的凡卓,解救那些天使。僅僅作為聖主最後給了我這份禮物的報答。凡卓過後,他麥迪森和我再無關系。”

    “好的呢~”以及有點兒得寸進尺的,“這是不是意味著你接受我成為女z……”

    “見好就收,女伯爵,見好就收。”

    “恩呢~”

    。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巴頓奇幻事件錄 | 巴頓奇幻事件錄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