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權寵醫妃 第七十四章 原形畢露

第七十四章 原形畢露

小說︰權寵醫妃| 作者︰凝望的滄桑眼眸| 類別︰都市言情

    所有人都是一驚。

    師良立即起身去攔,然而樂槐更快的一閃,擋在了師心怡面前。

    因慣性的沖力,師心怡一下子被撞倒在地,又是一聲哀叫。

    已到跟前的師良只能去攙扶她。

    大夫人臉色卻相當難看,看著師心鸞的眼里是不容忽視的狠厲和殺氣。

    師心鸞視若無睹,淡淡道︰“事情還未說清楚,三妹這般的尋死覓活,要讓我如何自處?”

    師心怡那番話明顯暗指她為報復當年之仇而唆使春香背叛。

    再以死明志,自然而然的佔據了道德優勢。成為因得不到長姐原諒即便被報復也不願追究甘願一命相抵的楚楚白蓮花。而她,就是那個不夠寬懷大度小肚雞腸的惡毒姐姐。

    害人的成了無辜,被害的成了凶手。

    師心怡目的被拆穿,一邊暗恨一邊靠在師良懷里哭泣。

    “這是我欠姐姐的…”

    師心彤冷笑,“三姐的苦情戲碼還要演多久?當年你自己心思不軌對長姐痛下殺手,長姐不曾予你怪罪,你倒是惡人先告狀。這盆髒水潑得可真是天衣無縫。”

    她冷哼一聲,仰頭看向臉色難看的老夫人和師遠臻。

    “祖母,父親,方才你們也听到了,若非三姐心虛,何須自攬罪狀以死相逼?姐姐若要報復,方才就不會一再阻攔我說出當年之事。而她,非但不感恩戴德,反而恩將仇報。證據尚未呈上,她卻急著推諉功過,必定心中有鬼。”

    “你胡說!”

    師心怡怒吼,“四妹,縱然我與你非親姐妹,卻也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緣何一直針鋒相對咄咄逼人?”

    “除了裝可憐扮無辜污蔑他人,你還會做什麼?”

    師心彤冷眼拆穿她的把戲,“我是與你無冤無仇,這侯府里沒人願意與你結仇。是你自己,貪心不足,偽善做作,藏著骯髒齷齪的心思,卻總要理所當然的把別人踩在腳底下任你玩弄,到頭來還死不承認,巧言吝嗇顛倒黑白。你以為所有人都是傻子嗎?”

    最後一句,她幾乎是用吼的,氣勢十足,震得師心怡竟有短暫的呆愣。

    老夫人和師遠臻也微微詫異。

    師心彤素來是溫和的性子,也比較低調,這般的疾言厲色怒不可遏,還是第一次。

    “你說!”

    師心彤指著春香,“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但凡有一字半句謊言,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最後四個字,幾乎是從牙齒縫里蹦出來的,溫和的眸子燃燒著熊熊烈火,燒得春香也不由得顫了顫。

    師心怡假裝自殺的苦肉計未成功已是丑態畢露,老夫人和師遠臻看在眼里,心里自也有一桿秤,此時也不曾加以阻止。

    “平彥,你別說話,回到你自己該呆的地方。”

    老夫人一句話雖語氣平和,卻不容反駁。

    師良脊背一僵,而後道︰“是。”

    他彎腰的姿勢不顯得卑躬屈膝,依舊儒雅從容。師心鸞卻接收到他隱藏在溫和表面下的森涼冷意,回之以淡漠,便收回了目光。

    “哥…”

    師心怡下意識想拉住他。

    師良卻不曾停留,起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眼神涼薄如夜。

    大夫人也沒說話,似乎不再插手,也不管女兒死活了。

    春香得了吩咐,穩了穩情緒,道︰“三小姐寫了一封求助信,讓奴婢送去秦王府,被大少爺沒收了。但三小姐不死心,一心想讓二夫人滑胎。她給了奴婢一只簪子,簪子里有毒液,只要放入二夫人的藥罐中,不過數日,必定小產。奴婢害怕,沒敢答應。故而被責打,拋入井中…”

    “你說謊!”

    師心怡白著臉,既驚愕又憤怒,“我何時吩咐你做這些事?誰,是誰指使你誣陷我的?”

    她忽而回首看向師心彤,目如毒血。

    “是你,是你陷害我的,你們都要害我,你…”

    師心彤繼續冷笑,“只有心懷不正的人,才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別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惡心。”

    師心怡氣得渾身發抖。

    大夫人比她冷靜,“這些都只是你一面之詞,證據呢?若沒有證據,你可知道,攀誣主子,是什麼下場?”

    春香抖了抖,下意識的想要看向師心鸞,但目光轉了一半又轉了回來,強自按下大夫人給她帶來的壓迫感,道︰“奴婢有證據!”

    大夫人眸色加深,壓迫感更甚。

    春香終究不敢與她對視,低著頭道︰“三小姐寫信之時奴婢就在一旁伺候,事後奴婢留下了墊紙,上面依稀有殘存印記。”

    師心怡臉色大變,忙跪著向前爬了兩步,哭著說道︰“祖母,您千萬不要相信她,她是恨我昔日對她責罰,她在報復我。什麼墊紙,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被冤枉的,祖母…”

    “墊紙就在奴婢身上。”

    春香一句話,成功截斷了師心怡的楚楚可憐。她從袖中拿出一張紙,“這,就是三小姐寫信留下的殘跡…”

    師心怡目光一縮,豁然撲上去搶。

    “住手”

    大夫人歷喝聲未斷,師心怡已搶過墊紙,毀得干干淨淨。

    她哭花了臉,眼中卻有得意之色。

    “沒有證據,沒有,我從來沒做過,從來沒做過…”

    大夫人和師良同時恨鐵不成鋼的閉上了眼楮。

    蠢貨!

    春香當日被拋入井中,就算身上有證據也早就被毀了,又如何示人?況且若真的罪證確鑿,春香早就交給師心鸞了,何必等到現在?

    如今倒好,她自作聰明的毀證據的舉動,已證明她的做賊心虛,不打自招。

    老夫人已沉了臉,怒火和失望在眼底同時閃過。

    春香低低道︰“小姐,您忘了嗎?您當日所用的墊紙,早已丟盡炭爐燒掉了…”

    正得意于自己的機智的師心怡聞听此言面容一僵,隨即反應過來自己上當了,憤然道︰“你設計我!”

    “三姐若心懷坦蕩,又豈會自亂陣腳?”師心彤嘴角勾起冷笑,大聲道︰“祖母,我在母親的屋子里發現了這個,或許,您應該認識。”

    她從袖中掏出一支簪子,白玉蝴蝶簪頭,質地上乘,價值不菲。

    老夫人一看便瞳孔一縮。

    那日毀掉景陽侯府送的賀禮,為掩人耳目,她給府中幾個姑娘都送了一套首飾。

    這支白玉發簪,就是師心怡的。

    題外話

    解釋一下哈,這是一個連環計,透過現象看本質,大房馬上會栽跟頭。因為公眾章節兩千字,不太好發揮,所以親們耐心點哈。下一章或者下下章就完了。

    另外,十六號上架,我盡量碼出兩萬字的首更,麼麼噠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權寵醫妃 | 權寵醫妃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