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無限之至尊巫師 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深入探索

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深入探索

小說︰無限之至尊巫師| 作者︰無境界| 類別︰玄幻魔法



    光芒之城,如此稱呼這座城市,一是因為名副其實,另外是表達見到它時的震撼感覺。

    能發現這座城市,多少有那麼一點偶然性。

    因為光芒之城跟他不久前才完成奠基的‘土丘’據點,有著關鍵點的雷同性——利用頂天花板級別的法則之力,構建了安全之地。

    當然,同樣也是一定程度的扭曲天地法則之力,而不是真正的格局出一片自成法則格局的界中界。

    另外,雖然關鍵特性雷同,但人家這個的區域規模,遠不是‘土丘’所能比的,他估算了一下,其所涵蓋面積比‘土丘’要大萬倍以上。

    他從‘土丘’出來後,就在如水月光的照耀下,施展他起名為‘陸地飛騰術’的技巧在長草中疾馳。

    起這個名字,是為了懷念他很小時通過收音機听的‘評書’,懷舊以及整蠱。而實際上這個術的本質非常的高難度,極有黃衣之王哈斯塔風屬性的舊支知識利用,也有暗屬性的技巧在里邊,甚至有科技側的等離子噴射技術。

    也正是因為多種技術融合的大雜燴,且有一定的隨心所欲的味道,他才會這般帶著點小驕傲的為之命名。

    而具體的時速超過400公里小時,已然是現代跑車的極限速度了。

    這般跑起來,動態效果也是異常的拉風,他甚至專門切換成天神視角,觀賞了一下自己飛馳的情形。

    確實如他預想的那樣,在長草海中,斬開長草、割出一條清晰的軌跡,同時也驚起無數長草中潛伏的飛蟲,一時間宛如月光凝成的光斑在激射飛舞。

    在這個世界,基本就沒有什麼特別弱的物種,反倒是開了法則掛的比比皆是。

    長草中的飛蟲也是這種開掛的,但又不同于沼蟲。

    雖然這種飛蟲毒性冠絕天下,還有另外一種草蟲善于釘人以及將動物軀殼當育兒基床產卵,但對他來說,其長板既不克他,也惡心不到他,也就無所謂,可以橫沖直闖。

    于是就痛快的當一回草上飛,腦海中想象的鏡頭,則是{侏羅紀公園2}中迅猛龍夜獵人類狩獵隊時的情形。

    ‘侏2’雖然拍攝的世間比較早,但卻是他當年最喜歡的一部,劇情充實,想象力也十足。狩獵隊捕獵恐龍,因幼崽被霸王龍夫婦追殺,與迅猛龍群遭遇,還有最後的霸王龍進城……精彩點很多,可謂跌宕起伏。

    其中比較有感覺的鏡頭,就是天神視角下的迅猛龍圍獵。

    狩獵隊被霸王龍追殺的逃進島中央的草甸區域,長草宛如半成熟的玉米田般,普遍150以上,人們基本只能看到彼此肩膀以上的部分。

    然後迅猛龍以半扇形向著驚慌的一行人圍獵而至,從天空俯瞰,低聲息而又高速度的迅猛龍們,就在草海中形成了一道道草線,那種隱匿的威脅逼近的味道十分的足,逼格滿滿。

    他現在一定程度的放飛自我月下狂奔,就將自己看做一頭強大的貓科猛獸。

    不得不說,忽然產生這般心思,與舊支信息對認知的扭曲也是有不淺的關系的。是人格定位模糊化的一種體現。

    當動物與人的界線模糊化到一定程度,人性的消磨也就等于初見成效了。

    當然,舊支跟動物無法劃等號,這種人與獸的界定模糊,其實是順著人類的生理本能,進行返祖化的程序,是一種很有針對性的辦法。

    他體驗了個把小時像風一般自由的感覺之後,有些意外的察覺到法則屏障的存在。

    後來想了想,若非他恣意狂奔,沒有刻意去關注方向,就錯過了。

    畢竟他之前一直是目的性強、條理性也很強,走的基本是直線。

    又因為足夠謹慎,沒有最大限度的開放感知,所以如果將他的探索比作沙盒游戲中的探地圖,那麼他一路上探亮的區域是非常有限的,有縱深而無寬廣。

    要說這光芒之城的外圍法則屏障,被他發現也是有一定必然性的。

    畢竟籠罩範圍夠大,而他又對平原抱有比較高的期待值。

    但若是按之前的模式,恐怕就算發現,也至少是一周之後的事了,不會這麼早。因此覺得有些僥幸和偶然。

    發現法則屏障後,稍微試探了一下,他便毫無畏懼的進入了。

    他的逼格是神靈,理論上能跟他打擂台,也得是資深神靈。

    所以試探看似簡單,卻是讓他知道,這法則屏障的建立者,恐怕已經不在了。

    光有逼格,沒有能調用偉力的真正強者坐鎮,對他而言就等于安保措施還可以的空屋面對行竊高手。

    所以沒什麼好畏懼的,至不濟也能全身而退。

    同樣是法則級,法則的位階,決定了掌握法則之人的強弱和生克,對法則的理解和運用高度,也能決定掌握法則之人的強弱。

    另外還有一種,就是法則掌握的多寡。

    一般來說,多了就容易不精,但神靈的壽元悠久,掌握法則多的,多半是壽元悠久的老妖,畢竟光是將多條法則處理的井然有序,就不是個簡單的事。

    因此當他發現這個法則屏障是由超過1000條大道法則編織而成的,哪怕知曉無大能坐鎮,也還是有敬畏心的。

    掌握的法則越多,意味著漏洞短板越少,哪怕大能不在,由夠數的聖靈坐鎮,各守一條或數條,齊心協力,借助‘安全之所’的整體構架提供的控制位,也能發揮數成威能,想要干脆利落的敗他很難,將他回頭土臉的驅逐出去,大約還是能做到的。

    有了這樣的心理預防,他就沒有再像之前那般瘋奔疾馳,而是以常速推進。

    用十多分鐘走完十幾公里的過度力場區之後,就算進入外區了。

    這個安全之所其實也是殼套殼的設計,只不過因為大,不似‘土丘’那般緊湊,所以感覺不是很明顯。

    拿這個外區來說,約等于‘土丘’的內膽和外殼之間的真空隔絕層。

    不過在這里,沒有空間折疊和時間遲滯的技術應用,而只有法則扭曲。

    他估測了一下,扭曲度大約是4。

    貌似也不算多,但卻很討巧。

    在這樣的扭曲影響下,里世界天地法則的掛逼體系就無法發揮效果了。

    也就是說,類似沼蟲等在某領域有天花板級法則加成的生命,在這里是沒辦法存在的。

    所以扭曲度不高,效果卻立竿見影,聖域級遭遇了都有可能被坑死的狠角色們沒有了,危險值可以說降了一個層次。

    可即便如此,這個外區仍舊是存在著能讓傳奇位的存在殞落的邪物。

    甚至,可能是因為這個‘安全之所’存在的時間過于久遠,以至于自身的薄弱點被天地法則變向利用(類似于反作用力,扭曲會形成斥力,並導致類堵塞效果,于是就仿佛縫隙小了,水壓卻大了的情勢形成,無法扭曲的那些法則之力在區域內的肆虐情況較為嚴重),畸形法則環境,催生了獨有的生態體系。

    他就感應到了多種邪物,種類多,數量也多,相當活躍。

    這顯然又是可以作為科研項目取樣研究的。

    不過研究它們的價值在于了解這個‘安全之所’的法則根基,對了解里世界的大環境幫助不大,所以除非這里存在著足夠讓他感興趣的事物,否則他暫時不會耗費那個研析力。

    而這時候,光芒之城已然隱約可見。

    這讓他的期待值提高了不少。

    同時又有些輕微的厭惡。

    因為那遠處宛如超巨型篝火般的光芒所散發的超凡力量屬性,跟黑暗之力是對立的。

    反倒是這外區中較為活躍的生命,大多數是黑暗屬性。

    這些畸形生命應該是當得起‘妖魔鬼怪’的稱謂的,只不過因為屬性相同或相近,更容易感應出他是個什麼存在,一個個都躲的遠遠的,沒能及時跑掉的,也都爬伏于地,瑟瑟發抖,搞的他像是反派大佬巡山一般。

    而讓他感興趣的是,這些生命居然是有情緒的。

    這意味著其根腳,極有可能是智慧生靈。

    而順著這個線索繼續大膽推測,冥土、地府之類的概念就不免被關聯到了。

    以里世界的環境特征,地府開在活人居住的城市外圍,並不違和。

    相反,普通城市、哪怕是超凡屬性的,能在里世界立住旗桿都很違和。

    而光芒之城目前來看不算違和,因為它是可以理解成地上神國的。

    至于為什麼不去外層位面開闢正宗的神國,非得在這里搞起這麼個難度大許多倍且又討人嫌(被天地法則排斥)的神國,那就是這個世界智慧生靈譜寫的史詩傳說了。

    對此,他倒也有些興趣,若是真搞明白了,對了解這個世界的起源大約是有好處的。

    花費了半個多小時,那就進入了另外一個區域。

    他形象的將最外圍稱之為5環,現在就是4環。

    4環的扭曲力度更強了一些,而之所以能增強,不光是距離法則之力輻射的核心區更進,還因為這個區域開始,有了人工造物。

    黃金塔,高百米、由黃金打造的藝術奇觀級別的黃金塔。

    他在這個區域稍微橫向轉悠了一番,就發現了三座。

    這讓他懷疑光芒之城的創建者,是不是將世界之富洗劫了過半,才搞出這般壕無人性的發生器。

    沒錯,每一座黃金塔都是能量發生器。

    其原理,某種程度跟利用紅寶石激發鐳射差不多。

    選擇黃金,也不是因為壕,而是作為重金屬之一,它的屬性適合作為相關術法的超凡之力載體。

    由于有著龐大的能量和法則之力包裹,他也無法分辨這些黃金塔究竟存在了多久,但根據其與周遭環境的融合程度,萬年以上的估測只少不多。

    黃金塔像大型法陣般,協助光輻射般的法則之力,對4環完成了更高的法則扭曲度。

    因此,這里是允許傳奇位階的強者活動的。他也確實察覺了生靈活動的痕跡。具體自然不是腳印之類的玩意,而是自身法則之力與區域法則之力互動引發的變化。

    如果說無生靈活動的區域是色彩層次分明的水面,那麼這里的色彩就略顯紊亂,這就是憑證。

    傳奇位已經有了自己的領域,而領域之力的根基就是法則。

    但傳奇位對于法則的理解和運用相對是粗淺的,因而在他眼里,痕跡很明顯。如果他願意消耗神秘要素,甚至能夠推溯出更多信息,但沒那個必要,更重要的是沒那麼多神秘要素供他浪。

    比較有意思的是,4環的自然生態更活躍,已經有了幾分常見的平原景致,而不似里世界那般一股子濃濃的洪荒味。但這里的神靈卻因為畸形的法則而更加瘋狂。

    具體體現,就是傻逼呵呵的居然對他發動進攻。

    他看著這些按照普世標準,大約能稱之為地獄級高魔世界魔物的怪異,有點哭笑不得。

    畢竟無腦的玩意,哪怕強大一些,在自然界也很難長久存在。

    而這里能有,數量還不少,只能說環境特殊。也許是繁殖或轉化的快,也許是光芒之城無力清剿,又或者兩者兼而有之。

    于是他揮揮手,那些找他麻煩的怪異就都渾身燃燒起熊熊猩紅之火滅亡了。

    也可以說被轉化了。

    這是血質的力量。已經不是純粹的超凡,而融合了法則。

    血質法則,具體點理解,範疇是流動運轉、維持生命基礎的能量和物質。

    也就是說,只要符合生命、能量運轉,這兩個標簽,就能被他針對。

    像這些瘋狂攻擊他的怪異,有些根本就是靈體,卻也是一種生命形態,並且也有屬于自己的一套運轉能量的體系。

    這就在可針對範疇內,然後就是層次級的法則碾壓。揮手都不過是個人習慣,其實連看一眼都不需要,念頭一動,就能讓對方崩解轉化。

    轉化、純化,前後有上百頭怪異,大些的體魄如同一座小山,卻也被極端的時間內從里到外一齊燒,最終被邪煉成了黃豆粒大小的晶體。

    這些晶體可以視作長生丹。

    不老這個概念,他不敢吹,長生的上限是兩萬年左右,他覺得可以稱之為‘長’了,所以此物不吹不黑,名副其實。

    他隨手煉了些,是打算當做貨幣,跟光芒之城的生命互動用的。

    4環的縱深跨度是大約140公里,3環則是90公里,2環是50公里。

    這個比例也是挺謎,可能是計量單位和算法跟他知道的有不小的差異,倒也無傷大雅。

    這兩環,他覺得稱之為中區比較合適。其最大特點,就是已然加入了靈力。

    更具體的說,是眾生之念。

    眾生之念不等于信仰之力。

    後者性質較為單一,更容易被駕馭,前者則比較駁雜,哪怕籠子里關上一頭怪異,讓他不斷的咆哮發怒,其散溢的情緒能量,都算是眾生之念的一部分。

    而他也確實清晰的感受到了這種負面的情緒能量。

    這意味著光芒之城的生靈們,很可能為了生存,專門豢養怪異,將之當做靈力發生器用。

    但就他一路行來的所見所謂,里世界大部分生靈,是不適合作為靈力發生器使用的。因為它們的主要食物,恰恰就是靈力。

    而像枯木那樣的有里世界特色的食物鏈底層植被,卻又對天地法則有著較為苛責的要求,在這種法則扭曲度較高的安全之所中,基本是無法存活的。

    這讓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提燈人。

    因為提燈人借著兩界穿梭之能,能為光芒之城提供這方面的幫助也說不定。

    若是這個假設成立,這個光芒之城就有點意思了,畢竟提燈人的根腳,可是邪神。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無限之至尊巫師 | 無限之至尊巫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