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無限之至尊巫師 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按捺不住

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按捺不住

小說︰無限之至尊巫師| 作者︰無境界| 類別︰玄幻魔法



    掌握著邪煉之術的趙文睿,不屑于制造普通法器。

    他覺得但凡他出手,怎麼也得傳奇起步。

    于是昨日晚上被他從幽靈艦島上捕獲的幽魂有難了。

    這些強大的幽魂,在趙文睿臨時制造的邪煉熔爐中被不斷壓縮。

    不同于養蠱式的主動吞噬,這種壓縮,是外力加持下的被動融合。

    不是靠高溫高壓,而是靠神力。

    並且不光時候神力,還有以神力為載體的信息洪流。

    具體看起來,就是海量的文字符號,閃閃發光,使勁往里塞。

    “救命啊,實在是太擠了!”

    可惜幽魂們承受類似的痛苦,卻無法發出類似的呼救,

    它們本就是幽魂中的大執念者,癲狂瘋魔,如今被逼迫虐待,情緒攀升到了一個普通人難以想象的烈度。

    而這正是趙文睿想要領材料達成的一種狀態。

    不得不說,這種蹂躪靈魂的方法黑暗、殘酷、邪惡,如果是原本的趙文睿,未必會使用這類方法。

    但被潛移默化中扭曲後,他對此沒有半分不適,甚至為自己掌握的高明手段而沾沾自喜。

    經過該種邪煉,上千靈力充沛的幽魂,硬是被壓成了晶體,像是琉璃珠般光滑圓潤,並且散發著奇異的光芒。

    趙文睿篩選了其中品質最佳的數顆,以神力凝練成一顆拇指肚大魂珠,然後又以黑暗之火燒灼。

    黑暗之火其實是法則之力的一種表現形式,通過其炙烤,魂珠升騰出黑煙,煙中隱約能看到一張張扭曲痛苦的面容。

    直到黑煙不再冒,祭煉算是完成了。

    這時再看魂珠,散發著夢幻般的七彩光芒。

    不過很快便歸于黯淡,像是現代工藝燒制的玻璃珠般,剔透干淨。

    這時,魂珠已經算是神物。

    外在變得普通,此為神物自晦。

    他將這枚無暇魂珠收起。

    這算是額外收獲,暫時用不到。幽光燈以之為燈芯,太過大材小用了。

    之後,他又挑出品相最差的幾粒魂珠,又小又色黯,不經煉,否則剩不下什麼。

    這些也不適合做燈芯,但可以用來跟收集的情緒能量制燈油。

    剩下的這些聚合晶體,被他煉成燈芯。

    說是這麼說,但其實用能量發生器,或共振腔描述更準確一些。

    畢竟幽光燈的本質,其實是以精神力構成一個小型結界,關鍵不在于照明,而在于形成屏障及能量場。

    這其中,最關鍵的技術點,在于精神能量的利用率。

    以趙文睿的本身,自然是一份貨賣出十分價,就仿佛高標號燃油,轉化效果好,沒有殘渣。

    再加上控制得法,一盞幽光燈,可以用很久,無需再次加燃料。

    只這一點,就將提燈人的高級法器比下去了。

    按照趙文睿的分析,那種提燈,怕是需要數日,才能收集滿燈油,而使用後,也就持續幾個小時,便會耗盡燃料。

    造好了燈,趙文睿沒有直接前往里世界,而是先去米蘭諾那邊,將一部分神秘要素交給了米蘭諾。

    這種稀缺物,有多少都不嫌多。

    但該用的時候,也無需吝嗇。畢竟只有用出去,才能展現價值。

    將這部分構建完邪神之腦後剩下的神秘要素給米蘭諾,是要她在要塞星艦中開闢空間。

    新開闢的空間,是類似仙道洞天般的小世界。

    當然,現在稱之為小世界還名不副實,神秘要素太少,也就是能構架一個星艦內藏半位面的格局。

    有了這樣的一個空間,要塞星艦才具備真正的開拓式遠航能力。否則就只能依據已有的坐標穿梭。

    原本按照設計藍圖,就為折疊空間預留了相應位置。神秘要素這般爽利的入手一波,項目順勢上馬。

    實際上,米蘭諾同樣需要神秘要素。足夠的神秘要素,可以讓米蘭諾的性能進一步升級,又或干脆還原成超算機那樣的大型設備,從而問鼎單體宇宙級的極致狀態。

    只不過趙文睿考慮到目前階段,米蘭諾的信息處理能力也夠用,就決定先提升自身安全等級,以及保障後路。

    要塞星艦,就算是後路之一。

    畢竟跑路也分從容和狼狽,經歷了一次刻骨銘心的後者之後,他希望下次,即便運氣不好需要跑路,也能體面些,而不是裸逃。

    他這次實際上是打算造一個機動神國出來的。

    所以秩序號要塞星艦,不過是核心工程,之後,米蘭諾坐鎮其中,指揮復甦的第一秩序,將大部分力量用于後繼擴增工程。爭取在馬斯卡完成第一期開拓任務時,就已經形成神國的基本格局。

    屆時,若有必要,隨時可以將機動神國調至新的開拓區,而在這個世界只留下分支,慢慢發展。

    總之,主神物流渠道他是準備借用一陣子的,具體就是以馬斯卡為觸媒。其參與內圈任務時,他自己玩自己的,其執行開拓任務時,他就暗中相隨,攫取利益。

    這樣做,也有暗中收集情報的心思。高端輪回者是主神的爪牙,未來報仇,必然與之打交道,現在就開始掌握相關情報,沒毛病。

    從空間褶皺歸來,趙文睿開始為里世界的探索做最後準備。

    在海矛號上屬于他的艙室中,部分用于檢驗法則的實驗,已經有了結果。

    這些實驗,具體內容大略上就是分析采集到的里世界樣本,並與邪神細胞進行對比、對抗、融合等操作。

    邪神細胞的應用,科技側的說法,可歸類為生物科技,具體到細節,是可以千變萬化的,所以邪神細胞也是多變的。

    另外,適應環境,是生物的一項本領,邪神細胞作為生物科技的高端體現,在這方面自然表現杰出。

    所以說白了,他在準備專用于里世界的軀殼。

    如果本體在使用幽光燈的情況下,還是阻礙重重,比如損耗過大,那麼他就要考慮更換軀殼了。

    若還是不成,那說明他的神魂,哪怕有自成小世界的邪神大腦封隔,也仍舊不被里世界法則所容。

    屆時,只能是進一步降級,使用靈魂級的意識投影,說不得還得跟本世界的靈魂融合,從而借助土著證明蒙混過關。

    總而言之,能讓克甦魯一系的舊日支配者都覬覦的力量,自然是逼格夠高,逆不了天那就順著來,總是要先一窺究竟,才好謀劃其他。

    日夜飛轉,轉眼就是趙文睿回歸後的第七個下午。

    馬斯卡在幽靈艦島上的戰事仍舊沒能結束,不過戰斗烈度卻是有所下降。

    不是因為艦島上的幽魂死的差不多了,而是眾魂意志被喚醒了。

    眾魂意志是個體意志和智慧的聯網,天網般的意識體,也是進化之路的一種。

    艦島世界三大幽靈艦島,另外兩個之所以不好惹,就是因為已經單橫眾魂意志。

    本世界的土著稱之為艦島之魂。

    這樣的叫法也是合適的,如果將眾魂意志看做一個人的靈魂,那麼艦島就是他的載體,而個體幽魂則是思維火花。

    有了艦島之魂,幽魂就不再是一盤散沙,代入到與馬斯卡的戰爭中,艦島之魂認為添油戰術不足以打敗已然在艦島上站穩腳跟的馬斯卡,因此一邊保持一定烈度的戰爭強度,制約馬斯卡的發展速度,一邊積蓄力量,憋大招準備雷霆一擊。

    馬斯卡也隱約感覺到了。

    不是因為他戰略素養高,看穿了幽魂們的計謀,而是因為超凡直覺的示警。

    形勢在扭轉,戰爭烈度在降低,超凡直覺卻告訴他,危險值提升了。

    這讓他意識到,艦島上發生了他所不知曉的重大變故。或許是沉睡的幽魂之王被喚醒了,或許是冥界來了強援?

    不知道,但肯定沒好事。

    因此,他沒有盲目擴張,而是緊鑼密鼓的積蓄力量,籌措決戰。

    他認為,接下來的一波強踫撞,將決定幽靈艦島的歸屬。

    而作為全程看下來的旁觀者,趙文睿覺得雖然有一定的誤打誤撞的嫌疑,但馬斯卡的思路確實是對的。

    眾魂意志誕生並非偶然,而是因為足夠的刺激。

    相比于足夠孕育後的誕生,這種受刺激誕生的眾魂意志,帶著絕境反抗的悲壯,倉促之下,有著諸多不足和重大缺陷。

    因此,接下來的確是決戰。對眾魂意志而言,哪怕是不能勝的毫無懸念,都算是輸。

    而馬斯卡,扛住這波大招,哪怕是慘勝,都意味著最終勝利已經在招手,只是需要多花費些時間罷了。

    至于主神。

    從宏觀的角度,幽靈艦島像是夜晚草原上的篝火,異常醒目,他當初借奧扎奇就注意到了。

    這三艘幽靈艦島。是這個低魔世界的異常點,有著特殊意義。

    它們的異常之處,不僅在于超凡之力密集濃縮,更在于它們是表里世界的顯性連接點。

    所以馬斯卡以為的冥界入口,實際上是里世界入口。

    馬斯卡幫主神拿下這艘幽靈艦島,主神在這個世界就有了橋頭堡,可以建立穩定通道,投放成本大大降低。

    屆時,將艦島世界的探索交給c\\d級別的輪回者即可。

    而里世界,大約會上劣跡斑斑的罪犯級輪回者吧。

    在馬斯卡身邊埋下暗子,讓他對主神麾下的輪回者體系有了一定的了解。

    結合相關的舊支信息,對主神的思路也有了一定的推測。

    造物主級的主神同樣看中信息,拓荒的主要目的,就是收集信息。

    而內部任務,培養輪回者的同時,也是信息演變項目,通過猛烈的刺激,收集激增的變量信息。

    所以綜合分析,無論勝敗,馬斯卡都會在最晚不超過十天之內,階段性的結束這次任務。

    而他,是希望馬斯卡獲勝的。

    畢竟嘗到甜頭,馬斯卡才會積極的謀求更多的開拓任務。

    而直接助馬斯卡獲勝,太粗暴了。

    主神盯著呢,之前幫他消弭一波天堂之光噴溢的災禍,已經是擦線操作,再來一回,被主神疑心的概率將大大提升,弄巧成拙導致馬斯卡被打入冷宮、或被嚴密監控,那就不好了。

    所以,即便幫助,也得有些技巧。

    相對穩妥的,莫過于從里世界的角度入手。

    該角度對主神而言都是陌生的,容錯率極高,方便甩鍋。

    但想從這個角度插手,首先他得玩的轉。

    這就意味著他必須得在短期內在里世界的探索和解析上取得足夠的成果,才能拿出關鍵時刻影響馬斯卡勝負的巧力。

    “那麼,開始吧。”

    驗證實驗還未全部結束,但他決定現在就開啟項目,畢竟已經積攢了一些辦法,可以實操驗證了。

    這次他依舊是通過自己架設的通道進入里世界。

    門仍舊保持著昔日的枯木外觀,但實質已然有了不少變化。

    原本,只是粗略的像這個世界的枯木。

    而現在,則是半融合。

    這是調整的結果。

    無法完美無趣的取而代之,于是就通過加料的方式,誕生混種,甚至按照一定的比例產生不同的混種,到最外層干脆就是原本的皮。

    這種過度,是帶有驗證測試目的的。

    一邊改進邪神細胞,提高完美度,一邊探尋組價的混合比例。

    雙管齊下,獲得里世界法則高認同度的特性。

    這顯然就已經不是最初的邪病毒了,而是專用的邪神細胞。

    為了適應性,而更多的自我扭曲。甚至有點沒節操。

    趙文睿自己不能這麼干,他有自己的基本格調需要保持,一位的順應只會變成任人宰割的肥肉。說白了他是求財,不是認爹。

    他這軀殼雖然遠談不上完美,卻也是精心打造的造物,為此特意選擇了海淵,而制造之前的設計藍圖,更是數十萬年一點點打磨完善的。

    這樣的軀殼,只需要神秘要素,就能進階高位。若是進行大幅度的適應性改造,動靜大不說,也等于是之前的投入基本上做了無用功。

    經過這麼些天的調整,這門倒是真改進的有模似樣了,哪怕以他之能,專注挑毛病,在不動手的情況下,也無法察覺它與周遭的其他枯木有什麼不同。

    幾頭黑暗之犬飄了過來,它們不是生靈,但又確實是活的。

    它們有著廷達洛斯獵犬的一些特質,這是他設計這種傀儡門衛時專門賦予的。

    不過,它們的關鍵標簽不是角,而是黑暗。

    它們並不沒有見過他,而是由門附近,具備生產功能的巢穴孕育的。

    繭在土中生長,但孕育完成,就會破殼而出。

    它們在黑暗中格外強大。

    就比如現在。

    夜色已經提前降臨這片枯木林地。這讓它們像是幽魂一般,可以在靈體和實體之間自如切換,同時也不用受具體的形狀限制,可以是任何模樣,包括一團霧。

    他的出現讓這些游弋在門周圍區域,驅逐一切窺伺者的守衛們驚覺,這是因為他的自我封閉做的太好,黑暗之犬借助黑暗察覺了他的存在性,卻無法判斷他的根腳。

    他稍微釋放了些精神力,黑暗之犬們立刻完成了信息核對,直到面前的是是它們真正的主人。

    于是紛紛落地伏首,表示恭順。

    他輕輕揮了揮手,這些在黑暗環境下有著大法師階位實力的傀儡,這才散去。

    有點形式主義、膚淺,但他喜歡這種被忠心而又強大的麾下尊捧的感覺。既有面子,又有安全感。

    與之相比,里世界的環境就真是不討喜。

    就剛剛為了讓黑暗之犬識別他而釋放了一點點精神力,便第一時間遭到了惡意反饋。

    具體的感覺很難言喻,但舊支的知識讓他知道,這不是什麼好事。

    簡單的理解,一波針對他的騷擾已經在醞釀,只不過大象無形,世界級的醞釀,並非是立刻就生成一個怪什麼的上來撓他,而是涉及因果、命運之類的戲碼安排,他在之後的探索中的不美妙遭遇,就有可能是這種安排引發的結果。

    而其中最最讓他討厭的是,世界法則的識別能力很強,也並不會因為他的暫時離開,就惡意清零,而是會積累。

    也就是說,如果他不能良好的解決適應問題,任何與里世界內事物的互動,都等于是在積攢世界對他的惡意,讓後他就會不斷被針對,厄運連連。

    壓下火氣,他開始實測。

    先拿出最小的幽光燈,這燈看起來就像是鑰匙扣上的小掛件。

    他將之掛在腰帶上,激活。

    清冷的幽光散溢,堪堪能將他的身體完全籠罩在光芒中。

    然後他一點點的解除以黑暗法則之力構建的自我封閉外殼。

    同時,他也不斷的調整幽光燈的亮度。

    測試的最終結果,哪怕是將幽光燈的亮度調到最高,他也只能以成熟職業者5級左右的水平運用精神力。

    這太憋屈了。

    真要這樣,就不如弄個投影進來算了,又或者干脆假借黑暗之犬之流,遠程操控,進行活動。

    下一個。

    牙簽筒級別的幽光燈,胖乎乎的有點萌蠢美,像是童心未泯者喜歡的玩意。

    激活,調功率,還是不行。

    這個只能施展精英級職業者的精神力,這意味著哪怕遇到提燈人,都會陷入一場苦戰。

    他堂堂邪神,跟提燈人那樣的貨色打的旗鼓相當,太對不起支配者的名號了。

    下一個。

    這次幽光燈提升到了茶桶的個頭,一掌高,15厘米左右的直徑。

    當期功率調到最大時,幽光已能映照出五米多遠,還能形成半徑2米的能量場,比之提燈人的提燈照射範圍略廣一些,但品質更佳。

    這次的極限是大師級別dnd15級以上。

    他點點頭,覺得這能算是一款適用的產品。

    大師級的精神力,加上技術流的操作,對手不入聖域,他基本就有信心戰而勝之。

    也就是說,他以大師的精神力,能夠控制超凡之力,發揮出傳奇階中佼佼者的戰力水平。

    這已經算是跨層次的技術加成了,哪怕對舊支而言,也都算是有逼格的了。畢竟還有一定的入鄉隨俗的先決條件,再加的狠會違背世界法則,同時也需要神秘要素參與,性價比反而下降了。

    截止目前為止,實測情況比預估的要略好一些。

    他決定繼續,將剩下兩個更大號的提燈也都測了。

    茶葉桶再往上,就是正常提燈大小了,光是其水晶罩都比茶葉桶還粗大。

    這個比例,也跟提燈人所使用的提燈相差仿佛,但款式他采用的是地球19世紀歐洲比較常見的煤油提燈款式,而提燈人使用的,則更粗糙,更蒸汽風,不但有厚重結實的底座和頂蓋,外面還有防摔的鐵絲網罩。

    至于這款幽光燈的功效。他很遺憾的發現,一旦運用傳奇級的精神力,不管是否動用法則之力,都會暴露。

    也就是說,幽光已經不具備遮掩傳奇級以上的能量的可能。

    具體這屬于里世界、乃至包括艦島世界在內、相關法則的鍋,而不他的技術和設計方案有問題。

    說白了,里世界精神力強度釋放的上限就是傳奇級,只要一過線,就不可能悶聲發大財了,而勢必會被針對。

    這也就意味著,他制造的普通版和大號版幽光燈,唯一的功能就在于制造更廣域的光芒能量場,從而為小組、小隊級別的團體提供掩護。

    “好吧,大師就大師,開始探索吧,實在是準備的有些久了。”

    未知讓人恐懼,未知也讓人好奇。

    趙文睿覺得自己能硬是忍耐到這時才展開探索,已經是很有耐心了。

    他拿出茶桶般大小的小號提燈,激活後輕輕一踫,超凡之力便令其懸浮于他左近,以飄飛的方式,始終保持相對距離。

    然後他再一揮手,黑光涌動,原本幽光籠罩區域立刻化為深邃的黑暗。但這並不影響幽光燈的效果。

    只是相比于里世界自然的黝黯,這種深邃之暗並不自然,尤其是在具備夜視能力的超凡存在眼中,看不穿的黑暗也是警惕的對象。

    不過他覺得,相較于光亮,還是黑暗更好一些。

    在這個色調晦暗、風格陰詭的世界,光明太扎眼了。

    走起,先離開枯木林。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無限之至尊巫師 | 無限之至尊巫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