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踏星 踏星 正文 第兩千三百四十八章 質問

踏星 正文 第兩千三百四十八章 質問

小說︰踏星| 作者︰隨散飄風| 類別︰玄幻魔法



    ,最快更新踏星最新章節!

    最終穆尚還是走出了原寶陣法,看向補天國師,“我不記得星空多了一位原陣天師”。

    補天國師屹立原寶陣法之內,身後火鳳暗凰環繞,“第五大陸,天妖帝國國師,補天,來自天上宗”。

    穆尚不解,“天上宗?”,他疑惑地看向夏子恆幾人。

    夏子恆幾人臉色難看,“陸小玄要插手憶賢書院的事?他憑什麼?”。

    血祖淡淡開口,“憶賢書院什麼事與我們無關,我等只是帶來第五大陸優秀精英名單,想要參與憶賢書院考核”,說完,抬手,一張紙飄向文院長。

    文院長接過,看了看,還真是名單,“這些人都是第五大陸精英?”。

    血祖道,“素聞憶賢書院培養人才,更有文祖傳承,我第五大陸子弟不知能否就讀?”。

    文院長大笑,“當然可以,考核隨時開始,這些孩子在哪?”。

    血祖笑道,“正在來的路上,不日即可到達,不知道有多少學生能加入”。

    策東來高興,腰都挺直了一些,“放心吧,能被前輩確認為精英,必然可以通過考核,多謝前輩對憶賢書院的看重”。

    血祖笑了笑,在這之前他壓根沒听過什麼憶賢書院,在這樹之星空好像很出名,不過憑第五大陸精英子弟,足以加入。

    背面戰場,第四陣基之上,陸隱正在等舟棠等人的消息。

    他接手第四陣基,舟棠等陸家遺臣將會被釋放,他留在這里也是在等那些人。

    陸玄軍,天罪軍,巨獸軍分布第四陣基,引得其他陣基注目。

    五大陣基守護背面戰場,彼此互幫互助,卻也有競爭,最明顯的就是在新大陸打下的地域,算是五大陣基的較量。

    這是區別于樹之星空的競爭,無關家族,無關勢力,唯一的立場就是陣基。

    不過這種競爭已經消失幾十年了,自從陸家被放逐,樹之星空再無能力打上新大陸,最多也就是留下個新城。

    雖然這種競爭已經消失,但留在陣基骨子里的較勁依然存在,尤其接手第四陣基的是他們認知中廢棄之地的人,自然更不願落後。

    “四位半祖,夠狠的”,第一陣基,總帥白遲神色冷冽,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尸王,原寶陣法就沒停過。

    身側,一個令主恭敬道,“第四陣基已經沒有尸王,廢棄之地直接來了四位半祖,再加上夏家的獄蛟,除非祖境降臨,否則即便永恆族都不會登第四陣基送死”。

    白遲不屑,“區區的廢棄之地,四個半祖就算不是全部力量也肯定是大半,等那四個半祖損失,我看廢棄之地拿什麼守住第四陣基,給我盯著,一旦第四陣基出事,第一時間告訴我”。

    他雖然看不上廢棄之地的人,但也不能任由陣基出事。

    五大陣基都不能出事,一個出問題,其余四個也不好過。

    第二陣基,夏炎親自出手了,第四陣基沒了尸王,而他們這尸王滿天飛,等于說他們比不上第四陣基,這讓他無法接

    受。

    目光掃視,他忽然看到了原陣師駱方,整個人頓時不好了,當初就是他通過駱方確定玉昊是古言天師的弟子,最後證明玉昊壓根不是古言天師弟子,就連玉昊本人都是假冒的,他也被老祖訓斥了一通。

    身為第二陣基主帥,他可從未被老祖訓斥過,想到這里,他面色難看,想對駱方出手,此人竟幫助陸小玄。

    駱方恰好看到夏炎,兩人對視,他恐慌,轉身就走。

    夏炎冷哼,身形撕裂虛空,直接出現在駱方身前,扭曲虛空的力量掀翻了駱方,壓得駱方喘不過氣來。

    “駱師,看見我跑什麼?”,夏炎冷聲道。

    駱方捂住頭,剛剛摔了一下,他看向夏炎,面色悲憤,“總帥為何對我出手?”。

    夏炎目光森冷,“你做了什麼自己不知道?”。

    駱方昂首,“總帥身為半祖,對我這個晚輩出手無可厚非,但總要給個理由,我駱方雖不是什麼大家族子弟,卻也是原陣師,對我出手,總帥想好怎麼對其他解語者解釋了嗎?”。

    “你敢威脅我?”,夏炎壓力再次增加,駱方受不了,忍不住一口血吐出,趴在地上。

    這時,燈果大師路過,恰好看到,連忙出現,“夏總帥,不知駱方何處得罪了總帥,引得總帥震怒?”。

    夏炎冷聲道,“他協助陸小玄蒙騙四方天平,這個罪,足以讓他死一萬次”。

    燈果大師驚訝,盯向駱方,“你協助陸小玄?”。

    駱方趴在地上艱難開口,“沒有”。

    燈果大師看向夏炎。

    夏炎將之前與駱方的對話一字一句說出,“若非此人確定古言天師收了個弟子,還說長得很好看,我夏家豈會確認玉昊就是古言天師的弟子?豈會任由陸小玄蒙騙?”。

    駱方咳嗽兩聲,擦了下嘴角血漬,“敢問總帥,從頭到尾,我可有說過古言天師的弟子名叫玉昊?”。

    夏炎一怔。

    燈果大事盯著夏炎,“總帥,他說過嗎?”。

    燈果大師是界原陣師,地位並不在半祖之下,面對夏炎不需要那麼客氣。

    夏炎深呼吸口氣,“沒有”。

    駱方繼續道,“那敢問總帥,從頭到尾我可有說過古言天師的弟子就在你們四方天平?”。

    燈果大師盯向夏炎。

    夏炎眼楮眯起,“也沒有”。

    “既如此,總帥憑什麼認定我幫陸小玄蒙騙四方天平?我只是拜訪古言天師,無意中听到了這個消息,難道外界所傳的消息,傳出去的人都要負責嗎?我駱方承認自己听信謠言,或許就是哪些人以訛傳訛,傳到我耳中,總帥憑什麼確認是我蒙騙四方天平?”。

    “從我駱方修煉之初,一切記錄都有,我從未與陸家有過來往,又怎麼會幫助陸小玄?而且陸小玄又怎麼能聯系到我?我根本不知道陸小玄就是玉昊”,駱方怒道。

    夏炎皺眉,這確實是個問題,駱方此人自從修煉解語便一直待在背面

    戰場,為人又沒什麼名氣,而且從頭到尾都在第二陣基,即便陸家未被放逐前,也從未與他有過聯系,這些他可以確定。

    何況一個常年待在廢棄之地的陸小玄憑什麼能聯系到他?又憑什麼讓他冒著這麼大風險騙自己?這些都說不過去。

    難道此人說的是真的?但怎麼會那麼巧?不可能,此人說的每一個字都在引導自己往某一個方向思考,那就是玉昊是古言天師弟子,時間,特點都能對上。

    “你當初說古言天師親口問你關于寒仙宗的事,可是真?”,夏炎厲喝問道。

    駱方道,“是真,如果總帥不信大可去天師那一辯真假”。

    “如何,總帥,去古言天師那吧”,燈果大師道。

    夏炎吐出口氣,“看來我真誤會你了,但你剛剛看到我跑什麼?”。

    駱方苦澀,“那麼多尸王殺來,難道讓我這個原陣師打頭陣?總帥你都出現了,面對的敵人必然是半祖,半祖級別戰斗的余波豈是我可以抵擋的”。

    說的話毫無破綻,夏炎也遲疑了。

    “夏總帥,還有什麼要問的嗎?如果沒有,我就帶駱方下去治療了”,燈果大師言明冷漠,解語者同氣連枝,樹之星空解語者更因為必須待在背面戰場,有著一種得過且過的心態,盡可能享受人生,彼此之間也越加團結。

    夏炎不問青紅皂白直接對駱方出手,已經讓燈果大師不滿。

    夏炎看了看駱方,語氣放緩,“這次是我誤會你了”,說著,他取出一件異寶遞給駱方,“這個算是補償”。

    燈果大師這才臉色好一些。

    駱方也不敢真的追究夏炎,人家畢竟是總帥,半祖強者,“誤會澄清就好,我們先告辭了”。

    夏炎點點頭,看著燈果大師與駱方離去的背影,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

    第三陣基主帥是王尋,他與白遲態度差不多,但他思考更多的是老祖憑什麼放過陸小玄,還跟他簽訂什麼協議,難道廢棄之地有什麼令老祖顧忌?

    沒人相信陸隱有能力對抗四方天平老祖,那是不可能的,四方天平老祖幾乎相當于半數的九山八海,這個時代誰能對抗?

    就算劉家,農家還有鬼淵的老祖加起來數量差不多,也不可能是九山八海的對手。

    陸小玄到底怎麼做到的?

    第五陣基主帥是狂晏,人稱狂帥,他沒那麼多想法,只知道第四陣基變了,感受到了獄蛟祖境之力的壓迫,不僅沒有讓他害怕,更激起了他的戰意。

    相比四方天平的人,他對廢棄之地沒什麼偏見,尤其感受著獄蛟的壓迫,甚至有種靠近它,感受它,承受它的沖動。

    唯有直面,才敢接受。

    想做就做,第五陣基面臨的攻擊並不強,而且第四陣基茹影也來到了第五陣基,令第五陣基有了三位半祖,他可以抽空離開。

    狂晏抬腳跨出第五陣基,游走星空,並未在陣基之上去第四陣基,而是直接在戰場星空前往,是直線距離。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踏星 | 踏星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