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瘋狗加三 143.解決黛締絲

143.解決黛締絲

小說︰瘋狗加三| 作者︰易人北| 類別︰都市言情

    黛締絲終于見到加三,見加三如此漫不經心, 就跟忘了她一樣, 黛締絲現在反倒堅信加三並不是想坑她的魔晶,也沒有害她的意思。

    為此, 黛締絲看到加三出現時, 臉上便不由自主堆上了諂媚的笑顏,好話不要錢地往外倒。

    加三掏掏耳朵, 一臉紈褲樣地不耐煩道︰“別他媽廢話了, 魔晶呢?有魔晶就進,沒魔晶就滾蛋!”

    “有有有, 我求爹爹告奶奶, 好不容易才借來,只求這位少爺……”

    “夠了!小爺沒那麼多時間听你廢話。”加三翻臉。

    黛締絲嚇了一跳, 怕加三就這麼走掉,忙拿出一個袋子, 滿臉心疼地遞出去,“這里就是一萬魔晶, 請您清點。”

    加三接過空間袋, 打開, 魂力往里一掃, 很快確定數目,他從袋子里拿出兩千魔晶, 放到船上的空水桶里遞給張瑜, “張叔, 小小意思,請您和其他河工師傅喝水。”

    黛締絲看得肉疼,這當著她的面就分出去兩千魔晶,是篤定她不會再離開夏族之地,還是這少爺壓根就不打算還這一萬魔晶?

    張瑜沒推拒,接過水桶,低頭一掃大概數額,當即就笑眯眯地說道︰“這怎麼好意思。”

    加三︰“我要訓練,平時沒那麼多工夫盯著這老娘們,到時還請張叔和各位叔伯兄弟幫著盯著點,如果這女人做了什麼不利我夏族的事,請您務必告訴我。”

    張瑜立刻拍胸脯,“小事一樁,你放心,本來外人進來我們就有監督之則,更何況咱們還分了這老娘們的擔保費,自然更要多盡點責。”

    加三跳上船。

    張瑜看黛締絲還再發呆,立刻呵斥她︰“你還不上船跟著進去?”

    黛締絲連忙跳上加三乘坐的那艘小船。

    經過一系列手續,黛締絲終于進入夏族之地。進入時,她的身份環被守衛強行要求打開檢查,黛締絲很不願意,但還是不得不照辦。

    加三想到自己當初進來時,大概因為沒有擔保人,只有一個外面來的推薦人,身份環直接就被沒收了。

    檢查過後,見沒有違禁品和打眼的東西,守衛又把身份環還給黛締絲,並提醒她現在獲得的只是客居許可,因為她進來的借口是她是加大的妻子,那麼按照規定她必須在一個月內取得她口中丈夫加大的收留許可。如果加大不肯收留她,她要麼在一個月內找到其他人收留她,把她並到自己戶籍中,要麼就必須離開夏族之地。而收留成功,三年內,她沒有做任何違反夏族利益之事,又有人擔保的話,就可以把現在的奴隸身份環換成夏族的自由民身份環。

    黛締絲看到灰石村的河流和家家戶戶門前門後的綠蔭,眼中流露出羨慕和火熱的渴望。

    “這位少爺,太感謝您了,請問我如果拿到夏族的自由民身份環,您那一萬魔晶是不是就能還我了?”黛締絲帶著點不安和乞求道。

    這一萬魔晶里面有一半都是她的積蓄,那幫該死的地肉佣兵,借口加大犯下大錯,她作為加大婆娘必須承擔一部分,竟然不肯掏全部的一萬魔晶,而要她自己也承擔一半!

    而她那個任務短期內根本完不成,她還指望拿到夏民身份環後,靠著這一萬魔晶起家,憑她的聰明才智,如果有一萬魔晶做啟動資金,將來就算不能做個大富,想富裕地過完後半生也不是什麼難事。

    加三轉頭,表情奇怪地望向她。

    黛締絲忙賠笑。

    加三挑起唇角,“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我早就跟你說過多次,一萬魔晶擔保,你離開夏族之地才會還給你。如果你在夏族之地留下,我憑什麼還要把一萬魔晶還給你?敢情你以為我帶你進來,你可以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如果你是個二八妙齡的漂亮女孩,我被美色迷惑,不要代價地帶你進來也沒什麼,但你看看你這起褶子的老臉皮、下垂的胸部和屁股,有哪點值得少爺我不要代價地帶你進來?你臉多大?”

    黛締絲被羞辱得臉色鐵青,更氣得雙手發抖。

    “死老太婆滾遠點!一身臭味,燻死大爺我了!你是不是很久沒洗腳刷牙,還是拉屎沒擦屁股啊,怎麼這麼臭?豬圈里的老母豬都比你味道好聞。”一只粉紅丸子爬到加三頭頂上,兩只細爪子做了個捏鼻子的動作,口氣極為厭惡地叫道。

    黛締絲羞怒交加,看著路邊行人那鄙視的目光,簡直要氣暈過去。

    嫩芽忍不住也爬出來了,用更大的聲音叫囂道︰“你這個又臭又丑又不要臉的死老太婆听好,我們少爺雖然看你求得可憐,給你擔保了,但你別想借著我們少爺的名頭做什麼事,如果你敢違反夏族的規矩,或者做對夏族和少爺不利的事情,自有人干掉你!”

    氣得要殺人的黛締絲看到嫩芽,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加三咳嗽一聲,“行了,你要找誰來著?加大?跟我來吧,先看看他肯不肯收留你。”

    黛締絲為了任務、為了給加大好看,忍住這份難堪至極的羞辱,跟在加三身後往村子里走。

    特美麗還面對她做出驅趕的姿勢,讓她滾遠點,別靠太近。

    灰石村民對黛締絲指指戳戳,低聲說著些什麼。

    黛締絲一路走得極為艱難,只覺得所有人都在看她笑話。

    等到了加大家門口,加三在外面喊了一聲。

    加大打開門,看到加三,臉上露出驚喜,但隨後他臉上的驚喜就被冰凍住,眼中更射出仇恨厭惡的光芒。

    加三指指身後跟著的黛締絲,懶懶地問︰“這女人說是你妻子,鬧著要進來。我看她哭得可憐就帶她來認認親,你看你認不認識她。”

    加大滿臉厭惡地道︰“我妻子?她配嗎!不過老頭我曾經的一個姘頭而已。我妻子人好心善,在外面沒進來。這女人就是個心腸惡毒水性楊花的婊-子,勾引了我這蠢貨還不夠,進來後又不知跟多少男人睡過,這女人我早就跟她分了。”

    黛締絲听到加大這麼說哪能忍受,她害怕也許是貴族少爺和擔保者的少年,可不怕這個在她眼中後來變得極為窩囊的老男人。

    黛締絲當場就指著加大的鼻子罵起來,罵他不用信用,說要一輩子對她好,卻只自己逃出來過好日子,把她給扔在外面做奴隸。又罵他見一個愛一個,見她老了就想換個更年輕的。

    加大听黛締絲說得難听,竟奔出門來,薅住黛締絲的頭發就打。

    一個老頭,一個半老徐娘,就這麼撕扯叫罵成一團。

    動靜鬧得大,自然引來一堆圍觀者,而且圍觀者還在不斷增加。

    加大看到圍觀者過來,不但沒有放開黛締絲,還把自己和黛締絲曾經干過的事情竟全部在罵聲中說了出來。

    周圍人︰好一對狗男女!

    加三看著面前的鬧劇,眼中一片冷漠。

    特美麗和嫩芽得意洋洋,“如何,那惡毒的女人以為進來後能過好日子,她想得美,我讓她進來就受罪,以後也難有立足之地,而這還只是開始。”

    加三覺得加大的表現不像他的為人,听特美麗和嫩芽說話才知道它們似乎給加大上了課。

    加三看了一會兒不想再看,轉身離開。

    黛締絲肯付一萬魔晶也要進入夏族之地,說她進來是為了和加大復合,了解她的人誰都不會相信。

    那麼她有什麼目的?

    加三很期待黛締絲怎麼把自己作死。夏族之地如果那麼好讓人進來,加大也不會冒著巨大危險帶他進來就為了取得一個暫住的資格。

    進來只是開始,想要住下去,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加大說他會看牢黛締絲,而且看他現在的模樣,大概是準備和黛締絲互相折磨下去。

    加三覺得死太便宜那兩個人,他打算過段時間再來看看這對姘頭。

    嫩芽在靠近黛締絲時,嫩須子往她身上彈了彈,一粒極小到幾乎看不見的黑色種子落到黛締絲露出的頭皮上並死死黏住。

    沒幾日,無家可歸還成日被加大追打、只能高價租賃他人房屋暫住的黛締絲終于打听到那個擔保她進來的少年的名字。

    加三!

    那個少年竟然就是加三!

    他臉上的刀疤呢?還有短短幾個月他怎麼就長高了那麼多?

    想到加三賺了她一萬魔晶,想到加三對她說出的那些羞辱的話,黛締絲簡直恨不得時間能夠倒流,如果知道少年就是加三,她一定不會……

    等等,加三這個名字為什麼越來越有種熟悉感?

    加大、加雙……加三!

    她听過加大很得意地提起過給兒孫取名的規則,只不過加三這個名字太普通,用排行代替名字的人很多,而且時間間隔太久,她一時竟沒有把那個純血加三和眼前的加三聯想到一起。

    那麼這個加三會不會就是那個純血加三?

    如果是,加大冒險拯救加三的行為也就好理解了,不過是出于愧疚和後悔的補償行為。

    可如果那少年真的是純血,怎麼可能還待在一個小小的偏遠村落中?而且他還有一頭看起來十分自然的紅發。

    黛締絲摸著被打得鼻青臉腫的臉,滿臉滿眼都是恨。

    純血……她能不能利用這個牟取巨大好處?

    黛締絲眼中升起滿滿的算計。地肉佣兵團那幫無恥的混蛋為了控制她,在她身體里放了東西,而以她對那幫畜牲的了解,就算她能圓滿完成任務,對方也不一定會放過繼續控制她。

    那麼她想自救,想要撤離脫離地肉佣兵團,並過上自己期望的好日子,就必須得掌握更大的資源、攀上更厲害的大人物才行。

    “黛締絲,你這個賤女人,你給我滾出來!如果你不立刻滾出夏族之地,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門外突然傳來加大的叫罵聲。

    租給她房子的雜貨店老板罵罵咧咧地進來,沒好氣地對她喊︰“房子不租你了,你原來的男人天天來鬧騰,爺我不做生意了?快點收拾滾蛋!”

    黛締絲一听,連忙擠出笑容,豐滿的胸部蹭到雜貨店老板身體,軟聲道︰“大哥,別這樣嘛,這兩天人家侍候得你不舒服嗎?別看人家年紀稍微大了點,但可不比那些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

    黛締絲的手慢慢下滑。

    雜貨店老板眯起眼,突然一巴掌打在黛締絲的臉上,“賤女人!”

    黛締絲忍痛,繼續擠出笑臉。她告訴自己,她必須留下來,不能被加大給趕出夏族之地。如果加大不肯收留她,她就必須再找一個肯收留她的,否則她連繼續逗留的理由都沒有。

    雜貨店老板反手關上房門,從腰間扯下皮質腰帶,獰笑著一把推倒黛締絲。

    黛締絲心恨,她對這里人生地不熟,又被加大傳出惡名,導致她找地方住的時候找了多少家都沒人肯收留她,最後找到這個雜貨店老板,可沒想到這個丑惡猥瑣的半老男人竟然要她陪-睡才肯租她房子,而且這人還……

    昨天黛締絲在附近稍微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這個雜貨店老板原本有妻子,但給他打跑了,這就是個虐妻的人渣!

    而今她卻不得不為了留下來,承受這人渣的諸般可怕手段。

    嫩芽正在和加三匯報黛締絲吃到的種種苦頭,還問他要不要听現場。

    加三不知道是什麼現場,等嫩芽“播放”出來,立刻叫停,那些聲音太他媽惡心了!

    特美麗蹺著火柴棒總結︰“這就叫惡人自有惡人磨。”

    嫩芽隨後提到了一件正經事,“根據黛締絲的自言自語,她很可能已經知道你就是那個加三。她還提到了純血……”

    雷諾進來,正好听到這句。

    加三眉眼一動,“哦?她想做什麼?”

    “她現在還沒開始做,但我會隨時監听。”嫩芽道。

    特美麗蹦起來,“這女人不能留了,直接宰了吧!把她的靈魂交給我,我一定會讓她後悔曾經擁有過靈魂。”

    “嗯,好意見。”雷諾竟難得地同意了特美麗的提議。他對加三道︰“一只小蟲子,能捏死就直接捏死。貓戲老鼠,也是貓能絕對掌控老鼠的生死。你不能,就不要做多余的事。”

    “我只是覺得讓她那麼死太便宜她,那種人就是到死也不會受到良心折磨。”加三按住胸口。

    “那就戳瞎她的眼楮、割掉她的舌頭、剁掉她的四肢、讓她徹底失去行動能力,就弄成人彘吧,人類發明的玩意,听說特別折磨人。然後可以讓加大養著那女人。”特美麗笑嘻嘻地建議。

    加三︰“……還是直接殺了吧,我今天就去動手。”

    “不用髒了你的手。”雷諾看向嫩芽,“你給加大也留了種子對嗎,通知他,讓他解決那女人,不要留下任何後患。”

    嫩芽接令。

    次日,嫩芽告訴他,加大已經把黛締絲給處理了,以後黛締絲將再也不會出現,更不會變成禍患。

    特美麗和嫩芽之間交換了一個它們彼此才知道的信號。曾經欺負加三甚至差點弄死加三,更害慘加三一家的罪魁禍首之一,它們怎麼可能輕易放過?

    加三听過點點頭,很快就把這件事拋開。雷諾跟他說,要送他去一個地方進行為期三個月的高強度訓練,髒獅子也同意了。

    加三正好卡在就要觸摸到真正超凡境界的邊緣,他這段時間怎麼和髒獅子以及雷諾打斗,都無法突破,雷諾說他靠戰斗進階,需要的是真正生死間的戰斗,而不是平日和師長的切磋,而他要送他過去的地方,正好可以滿足這點。

    期待早日騎“大馬”的加三欣然同意。

    那個地方有個名字,就叫血塔。

    雷諾口中的血塔,和他從阿秦口中听到的血塔完全不一樣。阿秦提起的血塔感覺就像是一個做遺傳研究的孤兒院,雷諾要他去的血塔卻是類似闖關打擂台的地方。

    他問雷諾兩個血塔是不是同一個地方,雷諾說他不記得了。

    “那里不但可以進行生死間的戰斗,還可以賺取魔晶。”雷諾突然道。

    加三眼楮亮了亮,“能賺多少?”

    “看你的受歡迎程度。”

    “嗯?”加三想要詢問得再詳細一點,雷諾卻賣了一個關子,跟他說等他到了血塔自然會知道相關一切。

    作為重點培養的加三要長期離開訓練所,需要取得所長大人同意。髒獅子把申請報上去,所長大人听說加三打算去血塔拼搏,竟把除炫也給塞了進來。

    “這小子正愁要怎麼在短期內賺取大量魔晶,你們帶他一起去吧,盡量活著回來。”所長滿臉肉痛地道。

    天才必須經歷風雨,作為師父他很不想放徒弟去那麼危險的地方,但同樣作為師父,他又不得不讓除炫去那麼危險的地方。

    髒獅子的心情和所長差不多,兩個師父互看,一起露出苦笑。

    倒是除炫,听說可以去血塔打擂台,不管這個血塔是不是阿秦提到的那個血塔,他都很想去看看,尤其那里還能賺到大量魔晶。

    加三和除炫一拍即合,兩人斗志勃勃地出發了。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瘋狗加三 | 瘋狗加三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