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九龍聖祖 第3206章 敢不敢,不是你說了算!

第3206章 敢不敢,不是你說了算!

小說︰九龍聖祖| 作者︰龐飛煙| 類別︰玄幻魔法



    “雲笑,休要猖狂!”

    听得雲笑的大言不慚,又或許是那句“打狗還得看主人”,自詡為花無仙主人的張明澤,只覺被生生打了臉,當下怒喝出聲。

    一旁的丁希然也是對雲笑怒目而視,他一輩子最大的恥辱,就是眼前這粗衣青年帶給他的,他恨不得將對方碎尸萬段,這才能消得心頭之恨。

    反倒是中間的陶治亭一言不發,似乎是在暗暗感應雲笑的脈氣修為,衡量著這次出手到底有沒有十成的把握。

    只是無論陶治亭如何感應,那個粗衣青年身上,就像覆著一層朦朧的霧氣一般,讓得他感應不透,更感應不出對方真正的脈氣修為。

    “我就猖狂了,你又能奈我何?”

    所謂實力就是底氣,現在的雲笑,再來看一個同為五品仙尊的張明澤,就算這家伙來自月神宮雷殿,他也如同看待螻蟻一般。

    “要不……更猖狂一點?”

    雲笑淡淡地瞥了一眼張明澤,然後話鋒一轉,霸氣的言語出口後,其手中印訣悄然一變,一道破風之聲陡然響起。

    “花無仙,小心!”

    似乎是感應到了一些氣息,張明澤臉色微變,緊接著一道示警之聲傳進花無仙耳內,但無疑已經太晚了點。

    嚓!

    所有人都只听得一道輕響聲發出,再然後那個剛剛被削斷了左臂的花無仙,便是一臉駭然地低下了頭來,看著那柄從自己胸口鑽將出來的烏光木劍。

    很明顯,剛才那一刻,雲笑是施展了御龍飛隱。

    神出鬼沒的御龍劍,再加上雲笑如今的控制力,又怎麼可能是花無仙能抵擋得了的?

    這或許就是雲笑所說的“更猖狂一點”的真正體現,當著張明澤這個主人的面,將花無仙直接穿心而死,沒有什麼是比這個更猖狂的了。

    可憐花無仙這個觀雲城的大佬,只因為一朝招惹了雲笑這尊煞神,先是自斷一掌,然後又被斬掉一臂,現在連心髒都被御龍劍生生刺穿了。

    或許在花無仙臨死之時,有生出一絲後悔吧,後悔去招惹那個名不見經傳的粗衣小子,要不然他依舊在觀雲城過他的神仙日子呢。

    可是誰他娘的能夠想到,一個三品仙尊的年輕小子,竟然是這般的心狠手辣,連五品仙尊的超級天才們也收拾不了?

    只可惜這些後悔的情緒,都只能隨著花無仙的身死道消,而永遠帶入地底了。

    可以說雲笑再一次的現身,就以這般的強勢,以一名四品仙尊血祭木劍而開始。

    當此一刻,仙晶礦脈入口處,忽然變得有些安靜。

    “如果這樣還不夠的話,那就再加點料吧!”

    雲笑可不會去管那些旁觀修者們的心思,見得他話音落下,手指輕動間,御龍劍劍尖一轉,瞬間指向了某個同為四品仙尊的老家伙。

    對于此人,場中大多數人都不會太過陌生,因為那正是觀雲城玄雲商會的副會長步登高。

    他不僅是四品仙尊的強者,更是一尊仙階中級的煉脈師。

    “治亭大人,救我!”

    然而就是這麼一尊氣魂雙修的四品仙尊,在看到那柄木劍的劍尖指向自己的時候,瞬間駭得魂飛魄散,直接就開口呼救起來。

    “今日,沒有人能救得了你!”

    雲笑冷冷地盯著那個玄雲商會副會長,原本對其印象還不錯的他,在清楚那只是引自己入甕的陰謀之後,那絲好感便隨之煙消雲散了。

    既然這家伙跟了陶治亭,那便是他雲笑的敵人。

    雲笑就是要將這些膽敢和自己作對的家伙,一個個擊殺,這才能最大程度打擊那三大三才的威信。

    “雲笑,你敢!”

    似乎是察覺到了雲笑的意圖,陶治亭終于是再也站不住了。

    听得他口中一道大喝聲發出,熾熱的氣息仿佛在無形之中凝聚,他畢竟是一位六品仙尊。

    雖然對于一個隨手所收的四品仙尊,陶治亭沒有太過看重,但和剛才花無仙之死一樣,若是雲笑當著自己的面前刺殺了步登高,那無異于打他這個烈陽殿天才的臉。

    在自己這個六品仙尊的面前,陶治亭絕對不會讓雲笑為所欲為,他不僅要維護自己的威嚴,還得維護烈陽殿的威嚴。

    烈陽殿圖謀甚大,在這亂世即將到來之際,他們也有些蠢蠢欲動了。

    既然要出世,那自然是要以雷霆之勢,三大頂尖勢力之首,可不是說說而已的。

    這一次陶治亭諸多謀劃,或許就是一個訊號,這可能會成為烈陽殿出世的導火索,因此他會不遺余力將這一次的事情辦好。

    只是直到現在為止,陶治亭都是諸事不順,而所有的一切不順之事,都是眼前這個叫雲笑的小子帶來的,他咽不下這口氣。

    此刻雲笑還要當著自己的面,劍殺自己名義上的下屬,陶治亭感覺無論是自己六品仙尊的修為,還是烈陽殿的背景威嚴,都在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敢不敢,不是你陶治亭說了算!”

    雲笑自然是不會被陶治亭給嚇住,誠如他所說,今日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除了六品仙尊的陶治亭自己之外,他想要殺誰,沒人能攔得住。

    更何況此刻雲笑要殺的,還只是一個四品仙尊的步登高,哪怕陶治亭有所防範,也不可能從他的劍下,救出步登高的性命。

    嗤!

    御龍劍這一次並沒有隱于空氣之中,但是那速度卻是讓人眼花繚亂,僅僅一個呼吸之間,就已經離步登高不過尺許之遙。

    看著那近在咫尺的木劍,看著這柄根本不起眼的木劍,步登高第一次覺得性命根本不由自己掌控。

    他絕望的眼神,已是看向了那邊的陶治亭。

    可是雲笑出手在先,陶治亭運氣在後,即便是這個烈陽殿的超級天才,顯然也是不可能第一時間就將步登高救下。

    “步登高,想辦法躲過第一劍!”

    因此在感覺時間有些不夠之後,陶治亭陡然大喝一聲,或許在他看來,四品仙尊的步登高,僅僅是避過一劍,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雖然陶治亭沒有感應到雲笑的真正修為,但他凡事都會往更壞的方向去想,當此一刻,他明顯是將雲笑當成四品仙尊的修者了。

    可即便是四品仙尊,即便那是雲笑,想要殺一個同為四品仙尊的修者,在對方有所防備的情況下,也絕不可能一招斃敵。

    剛才花無仙只是被出其不意斷掉一條手臂,又被御龍劍的神出鬼沒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這才被雲笑一劍刺殺。

    可此時此刻,步登高卻是在正面防備那柄木劍。

    御龍劍又真真切切地懸浮在空中攻擊,若是這樣還一招都避不了,那陶治亭可真要對步登高失望了。

    “刺靈!”

    然而就在步登高想要拼盡全力,避過御龍劍的這第一次攻擊之時,所有人都听到從那個粗衣青年口中,發出這麼一個古怪的詞匯。

    沒有人知道“刺靈”二字到底是什麼意思,可是再下一刻,他們就不用再去揣測這個詞匯的意義了。

    因為剛剛有所動作的步登高,赫然是在這一刻停下了動作。

    事實上這乃是屬于御龍九劍的第三式,專門針對靈魂,或者說異靈的靈智。

    不過在面對一些靈魂之力強悍的煉脈師時,效果極為有限。

    然而現在雲笑在脈氣修為突破到五品仙尊之後,靈魂之力自然而然地突破到了仙階中級,加上逆天的靈魂祖脈,恐怕都堪比仙階高級靈魂了。

    別看步登高也是一名仙階中級的煉脈師,可他的靈魂之力和現在的雲笑比起來,無疑差了許多。

    再加上刺靈一擊出其不意,他只覺腦中一昏,緊接著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事實上就算雲笑靈魂之力有所突破,刺靈一式再神奇,對于步登高的影響也是有限的,但架不住他反應快啊。

    嚓!

    就在步登高被刺靈影響靈魂的那一瞬間,雲笑控制之下的御龍劍,已經是精準地刺入步登高的眉心要害,然後從後腦穿將出來。

    因此實際上刺靈影響到步登高的只有一瞬,但高手之爭就在這麼一瞬之間,當步登高剛剛要恢復靈智之時,他就陷入了永遠的黑暗。

    突如其來的變故,將所有人都驚得呆了。

    他們一邊震驚于步登高的身死,一步又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剛才這個四品仙尊的仙階中級煉脈師,要停下躲避的動作?

    就連陶治亭也是心頭一片茫然,既然步登高已然無救,那他也就不再做那些無用功了,那雙盯著雲笑的眼眸,閃爍著一抹隱晦的忌憚。

    似乎這個七日時間不見的粗衣青年,比那日在仙晶礦山腳下的時候更加詭異了,因為此刻的雲笑,明顯是沒有催發自己的祖脈之力。

    當此一刻,陶治亭已經不再懷疑雲笑煉化了仙髓晶,突破到了四品仙尊,至于更高一重的境界,他倒是沒有多想。

    但即便是這樣,陶治亭也覺得很是麻煩。

    在三品仙尊能力壓五品仙尊丁希然的雲笑,突破到四品仙尊之後,會不會對自己也能構成一些威脅呢?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九龍聖祖 | 九龍聖祖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