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溫柔閻王粗魯妻 第394章 主僕相見生縫隙

第394章 主僕相見生縫隙

小說︰溫柔閻王粗魯妻| 作者︰錦繡芳菲| 類別︰恐怖靈異



    第394章 主僕相見生縫隙

    酒鬼沒想到在此被打擊到,這鬼魅仗著自己的喜歡處處對自己擠兌,不由冷笑道:“馨兒姑娘,好自為之!”

    酒鬼放下話頭也不回的離開,卻不想背後的馨兒盯著後背一絲厭惡的目光,令人發指,枉費一片真心付東流。

    江一涵不知外面為了找她已經天翻地覆,卻還在沉睡中輾轉,好似感覺耳邊總有人說話,可是,卻不知是誰?滿目的血淹沒著自己,有好多人再叫喚自己,但是,總是看不清是誰!

    直到一聲震天的慘叫,淒厲的令人恐懼,江一涵猛然睜開眼,卻不想屋內點著蠟燭,微黃的燈光讓自己漸漸清醒,雖然有些害怕,感到四周冷颼颼,可還撞著膽子讓自己鎮定下來。

    豎耳傾听,陣陣風,呼呼的在吹,樹枝搖動聲還伴隨著嗚嗚的聲音,傳進江一涵的屋里,頓時,讓江一涵原本有些緊張的眼露出恐懼,若是猜的不錯是女人的叫聲,听著就滲人,不過也就短暫的幾秒就沒了音,這更讓江一涵的心跌入谷底。

    這時腦中想到沈莫言那安全可靠的臂膀,想著若是他在,自己也有個依靠,一種叫思念的情緒在心中滋長,讓江一涵的腦海里傳出那想念的心痛,一幕幕劃過腦海,卻是讓江一涵發現彼此的交集好少,那在刑場上期盼他能看眼自己,卻不想他絕然的目光中讓自己失望,一心思的求死,也惹惱自己,沒想到會這樣,他是死是活,自己的腦海里,可是除了血色染紅的黑幕,就是恍惚不真實的人影晃動。

    江一涵發現,自己怎麼也想不起來,就是他被炸開的一幕,一想到太子東方睿要殺沈莫言,心里不由擔心,在者那沈莫言他又一心求死,這樣的話,江一涵真是覺得凶多吉少,想到自己在不去救他,恐怕後果不堪設想,可是,始終江一涵無法相信這時後他會死,也不敢再往下想,看著窗上黑呼呼,不見一絲光亮,江一涵連推開窗戶的勇氣都沒有,只想著抱緊被子,讓自己有份安全感。

    可是,江一涵壓不住心里的急迫,想著太陽出來會讓自己不在恐懼,擔心和害怕,卻不想越急越亂,心里的不安越來越大。

    江一涵想到刑場上的情況,心里更是慌慌的,喃喃自語,不會的,不會的!沈莫言看著不像是短命的人,想到這,不知道腦海里瞬間閃過一張美人臉,頓時讓江一涵驚醒回神,不對,馨兒,不,這是哪?這不是監牢,不是,這是哪?

    “有人嗎?有人嗎?……”江一涵試著喊叫,突然,又想到馨兒,那雙閃過的眼眸,江一涵停止了叫聲,擔心這時是否有驚動人,心里不由對著自己記憶里的馨兒,生出一股恐懼,不知,為何自己對她那漂亮的面孔卻是有了欣賞之余還有了這樣的心思,為何自己對馨兒……。

    江一涵有些皺起眉頭,困惑自己怎麼會這樣,想到此事,不由輕柔了下頭,感到昏沉沉的,一些事情鬧得自己舉棋不定不說,還猶豫不決,感到自己的果斷,此時好像都沒了主心骨!不由順手將懷里的被子在緊緊揉進懷里,想要尋得一絲安全感,不想一聲輕輕的脆響,讓江一涵的心提了起來,趕緊放下被子,鑽進被窩里躺下,想要裝睡,可是,自己的呼吸讓江一涵在顫抖,害怕被听出來,只能強制壓制自己的呼吸,想要掩飾自己的呼吸的急迫,卻不想吱嘎一聲響,一股冷風進來,隨著腳步的走動聲,讓江一涵高度的緊張,盡量放松自己,不露痕跡。

    “還沒醒嗎?奇怪!”

    值夜的兩個丫頭原本听到屋內聲響,才匆匆進來,卻不想,看到江月正蓋著被,一時奇怪,所以,一個喃喃自語,另一個不由呵斥,“小聲點,莫吵醒江月!”

    話落,那個丫頭點點頭,耳朵卻是因不勻稱的呼吸聲,讓她的腳步一頓,隨即不由放輕腳步,慢慢走進,想要走進床前,特意看了眼床上人,只見江月皺著眉,轉動頭,好似不*穩的樣子,讓她不由松了口氣,“這是作惡夢了?怪不得……”

    她想說氣息不穩,卻不想看到初七的白眼,不由回瞪著道,“干什麼?我不過是懷疑她裝睡,至于你這樣看著我嗎?”

    “嚴春,你這耳朵該處理了!嚇我一跳,這走了一天一夜的路,不下藥,都會乏……”

    “胡說什麼?走吧,沒事的話最好!你這嘴我說了多少次?什麼都藏不住!”嚴春雖然比初七小,可是,卻比初七穩重。

    初七被說,氣的不由回道,“知道!嚴春,你不要在訓我了,要不是我看到人影閃過,提醒你,你早死在賊人手里,所以,扯平了,不過,也不知那鬼魅會不會抓到人,不過,就是可惜環兒,死的真慘!”

    “閉嘴!少廢話!”

    嚴春一听初七的話嚇得臉色發白,擔心的看著床上的人未動,心里松了口氣,趕緊揮手示意離開,卻不知兩人一起剛離開,一雙眼楮再黑夜里閃著光。

    墨魚驚喜自己的發現,可是,這的守衛伸手不差,讓墨魚撓頭,鬼王的人可不好惹,但是,江月可是自己要保護的人,她在這可不妥,但是僅憑自己又救不了人,這時听的腳步聲,嚇得墨魚只能悄悄離開,再找機會。

    “這個酒鬼,就是個酒囊飯袋,連個人也抓不住,你們趕緊再搜一遍,若是有人,定要抓住,以防萬一是來救江月的。”

    鬼魅不由對著藏起來的人,感到一絲慌亂,真怕這時被江月知道,不過這麻煩雖然不大,但是王上說的話,自己可不敢你不听。

    而墨魚僥幸離開,卻一時想不到找誰?只想要想好辦法救人,不想,墨魚才離開,那紫鳶並進如入江一涵的房間。

    “夫人,夫人!”

    紫鳶驚喜的叫喚,卻讓江一涵沒敢睜眼,恐怕下一刻紫鳶被人發現,想等一會,卻不想紫鳶伸手在江一涵的手臂上輕拍,“夫人,醒醒,是我,紫鳶!”

    江一涵睜開眼正好與紫鳶的目光相對,卻不想沒有驚喜,反而是皺著眉,“紫鳶?”

    江一涵實在不確定這是紫鳶,原本就不大的小臉,江一涵怎麼看這臉頰都消瘦得很,那雙眼楮都是熊貓眼,這一看就是睡得不是很好,可是,好在江一涵有心里準備,所以,不由奇怪她是紫鳶嗎?

    “夫人,奴婢可是……”

    “別說,小心!“江一涵不由,提醒紫鳶這可不是楓林苑,要她小心!

    “放心,夫人,他們都被引開了,奴婢來找夫人。”

    江一涵一听高興道,“真的,那我們走!”

    話落,紫鳶臉色微變,尷尬的道,“夫人,奴婢不能帶你走?”

    江一涵一愣,皺著眉頭,眼里不解看著紫鳶希望她能給個解釋。

    紫鳶無奈道,“夫人,奴婢這次來本來是要救夫人,可是,沒想到這些人實在不好惹,奴婢恐怕無法帶夫人出去,不過夫人放心,奴婢會想辦法,你別擔心,奴婢會一直派人跟著,所以,……”

    “所以什麼?讓我在這等是嗎?那你來做什麼?”江一涵心里特別不是滋味,本來心急沈莫言的事,卻不想這丫頭一出現,就讓自己等著,怎麼能不生氣,看她也听狼狽的模樣江一涵也並未發火,可是接下來听了紫鳶的說說,江一涵真是對自己這個丫頭十分不滿。

    “夫人莫急,奴婢也想救夫人,可是奴婢實在無法讓你毫發無損的離開,所以,奴婢才想若是想到個萬全的法子,再讓夫人和我們一起走!”紫鳶邊說邊看著江一涵的臉色,見其已經緩解,這讓紫鳶不由開始訴說道:“夫人,你不知,那日你在刑場昏倒,就被一個鬼面帶走,隨後刑場亂成一團,死傷無數,後來還是官兵出現,殺了那些會一人,而那些人都是三皇子的黨羽,太子殿下從那些人中得知消息,大公子竟然救過皇太孫,東方朔可能還活著,原本沈家最可以減輕,可是,那前太子殿下,可是因謀反之罪被禁,如今沈家是沒死,不過卻被流放到千里黃沙灘,太子殿下覺得沈家這麼一死,太輕了,所以,將軍如今正在前往千里黃沙灘的路上,可是,不過十幾天,將軍就都因受他們嘲諷,辱罵,鞭打,整個人都折磨的不成人樣,公子也因此被打,傷口化膿,夫人你想想辦法,救救將軍,奴婢知道夫人的辦法多,奴婢……”

    紫鳶的話另江一涵又急又氣,說這奴才忠不義,還不妥,畢竟沈莫言在她心里比自己重要的多,那才是主子,雖然自己很生氣,可是听到沈家的情況,看著紫鳶的樣子,自己也很著急,所以,江一涵也就暫且不與其計較,但是,心里難受,自己對她們可是猶如親人,卻不想在自己危難時,她們卻對自己如此,傷心是難免的,可是,現在的主要是就沈莫言,不由說道,“沈莫言這個傻蛋,他不武功高強嗎?怎麼就不會反抗,他……”

    “他就是該造反!”一個聲音插入,嚇得兩人臉色全變!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溫柔閻王粗魯妻 | 溫柔閻王粗魯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