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溫柔閻王粗魯妻 第84章血濺皇宮東方懷 中

第84章血濺皇宮東方懷 中

小說︰溫柔閻王粗魯妻| 作者︰錦繡芳菲| 類別︰恐怖靈異



    第84章 母為兒亡值不值蓉貴妃臉色大變,想到當日自己還因這個“懷”跟奴才一樣,而跟皇上發脾氣,仗著寵愛于一身,和皇上說想要換一個,想起當時皇上第一次沉著臉,對自己說道,“名字已定,朕心意已決,愛妃莫要因此不快,日後只會知道。”蓉貴妃因此悶悶不快,可因顧忌便只能忍了,不過沒想到,焱皇如此大的期望。蓉貴妃突然感到自己內心的一絲不安,感到自己錯過了什麼重要的事,還不等蓉貴妃後悔過來,焱皇又一句話驚呆眾人。“愛妃真是為好母親,可惜這次真是寧可護兒,也要傷了朕,朕今日看在夫妻份上,容你最後一次放眾!”“皇上,……”曹懷一听臉色難看,如這次焱皇不追究,那日後恐難有機會,而自己也難以苟活,事太多死都是一種饒恕,是一種恩賜,哪還敢乞求頤養天年?那如今是一種奢侈!焱皇輕擺手,讓曹懷住嘴,自己自由道理。而蓉貴妃此時欣喜,焱皇給一個機會不易,如今自己只要……蓉貴妃想到這,欣喜若狂的開口道,“皇上,都是蓉兒的錯,以前蓉兒不明白,如今蓉兒知道了,皇上,咱們的懷兒大了,他也有能力管理好東籬,皇上和臣妾一起安享晚年,臣妾願在皇上跟前盡心服侍皇上,臣妾……”話未完,焱皇臉上已經寒冰附上,心里已成冰窖,原本以為她會給兒子求情,誰知她卻幫著兒子勸說自己放棄,不由打斷自己的愛妃天真的做夢,“蓉兒,跟朕也有二十五年了吧!”正說話的蓉貴妃一愣,不由本能得回到,“皇上,臣妾已經二十七年了。”焱皇信步向蓉貴妃走來,眼中難言之隱不喻言表,那一閃而逝的堅定的抉擇無人見。東方懷見母妃搞定父皇這心里不由暗自高興,臉上不由流露出勝利的微笑,期待著焱皇開口對母妃說好!“愛妃,可願意為朕做任何事?”焱皇眼里的柔情讓蓉貴妃不由欣喜,含著高興的淚直點頭,“皇上,臣妾願意為皇上做任何事。”話落,焱皇將蓉貴妃擁入懷里,眾人提著的心終于放下,整個緊張血腥的場面都嘩然而止,有人已忍不住激動的高呼,“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恭喜三殿下。”“皇……”高呼聲中一聲淒厲喊叫嘩然而止,令眾人皆驚,等看清回過神時,見蓉妃臉上還帶著笑,可身體卻像沒了支撐點似的被焱皇一手推開,那身體整個後仰,焱皇的動作不但毫不溫柔還十分嫌棄。蓉妃心口處一把龍鳳匕首正沒入,只留刀柄在外。東方懷見到這一幕時已呆的喊不出聲來,等喊出來時,聲音已有些沙啞,變音,“母妃!母——妃!”東方懷聲音的抖著跟篩子,幾不跑向母妃,可惜眼見蓉貴妃摔倒在地,伸手卻接,誰知還是慢了點,蓉貴妃通的一聲,後腦摔在木板的聲音,那聲音就如,錘子狠狠砸向胸口的聲音。令人痛的一激靈,渾身感到痛徹心扉。“母妃!”撕裂的喊叫響徹雲霄,驚得月亮捂上了眼。焱皇冰冷的回到龍椅上,接過曹懷遞過來的手帕,不慌不忙的將手上的血一點點擦掉,然後將帕子扔給曹懷,整個人疲憊的躺在龍椅上,閉目掩蓋住一切,臉上平靜得讓曹懷不由抹了把額頭,眼見眾人一個個驚恐的面色,不由冷笑,戲才開始,後面還不止焱皇要做出什麼舉動,跟在焱皇身邊多年,焱皇的品行豈會不知。曹懷淡定的看向三皇子身後那些大臣,有的已在冒汗,臉色發白,整個人都在那不自覺的想要將自己藏起來,真怕下一個回是自己。東方懷將母妃口角的鮮血擦掉,痛心的對著已死的蓉貴妃道,“母妃,都是兒臣疏忽了,讓你死不瞑目,母妃,是兒臣的錯,沒有保護好你,母妃,這就是你所相信的人,哈哈哈!殺母之仇,不共戴天!母妃,等著兒子,兒子給你討回公道。”東方懷化悲傷為動力,起身眼含無情的冷酷提防的看向四周,可並未見到異動,不由對著那個殺母的父皇狂妄的喊到,“父皇,真是我的好父皇,母妃得死,你以為能換來你的活命嗎?自然不想在要命,那就陪著母妃吧!如今事已成定局,想殺母妃來阻止住,嚇住兒臣!真不知這時你那誓死效忠的臣子,和那個睿智聰明的二皇子跑哪去了?想拖延時間嗎?恐怕要讓你失望了,不妨跟父皇說句實話,想知道那沈莫言為何趕不回來嗎? 知道本皇子為何如此順利的進宮嗎?那是因為兒臣有閻王殿,閻王怎敢攔!”東方懷想到那沈漢良被打的血肉模糊,正在水牢里受罪,就樂的不行了,沈莫言路上被閻王殿攔截,已打入懸崖,生死未卜。還有他那妻子,想跑回來救老將軍,做夢!東方懷不由譏諷的看著焱皇。呵呵!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眼中竟是得意,誰知焱皇一句話將那囂張的氣焰,一下澆滅。“是嗎?我兒真是聰明,不愧是愛妃教的好,可惜……”焱皇頓了一下,對姚吉,可是想朕了!”焱皇不由睜開眼楮,如一頭野獅子譏諷的掃向自己那好兒子,然後,看了一眼他身後的姚吉,不由笑著盯著姚吉。也笑著看向焱皇,突然,跪地一個大禮參拜,高呼萬歲,驚呆眾人,而那東方懷向看怪物一樣看著跪倒在地的五通幽,貴妃臉色大變,想到當日自己還因這個“懷”跟奴才一樣,而跟皇上發脾氣,仗著寵愛于一身,和皇上說想要換一個,想起當時皇上第一次沉著臉,對自己說道,“名字已定,朕心意已決,愛妃莫要因此不快,日後只會知道。”蓉貴妃因此悶悶不快,可因顧忌便只能忍了,不過沒想到,焱皇如此大的期望。蓉貴妃突然感到自己內心的一絲不安,感到自己錯過了什麼重要的事,還不等蓉貴妃後悔過來,焱皇又一句話驚呆眾人。“愛妃真是為好母親,可惜這次真是寧可護兒,也要傷了朕,朕今日看在夫妻份上,容你最後一次放眾!”“皇上,……”曹懷一听臉色難看,如這次焱皇不追究,那日後恐難有機會,而自己也難以苟活,事太多死都是一種饒恕,是一種恩賜,哪還敢乞求頤養天年?那如今是一種奢侈!焱皇輕擺手,讓曹懷住嘴,自己自由道理。而蓉貴妃此時欣喜,焱皇給一個機會不易,如今自己只要……蓉貴妃想到這,欣喜若狂的開口道,“皇上,都是蓉兒的錯,以前蓉兒不明白,如今蓉兒知道了,皇上,咱們的懷兒大了,他也有能力管理好東籬,皇上和臣妾一起安享晚年,臣妾願在皇上跟前盡心服侍皇上,臣妾……”話未完,焱皇臉上已經寒冰附上,心里已成冰窖,原本以為她會給兒子求情,誰知她卻幫著兒子勸說自己放棄,不由打斷自己的愛妃天真的做夢,“蓉兒,跟朕也有二十五年了吧!”正說話的蓉貴妃一愣,不由本能得回到,“皇上,臣妾已經二十七年了。”焱皇信步向蓉貴妃走來,眼中難言之隱不喻言表,那一閃而逝的堅定的抉擇無人見。東方懷見母妃搞定父皇這心里不由暗自高興,臉上不由流露出勝利的微笑,期待著焱皇開口對母妃說好!“愛妃,可願意為朕做任何事?”焱皇眼里的柔情讓蓉貴妃不由欣喜,含著高興的淚直點頭,“皇上,臣妾願意為皇上做任何事。”話落,焱皇將蓉貴妃擁入懷里,眾人提著的心終于放下,整個緊張血腥的場面都嘩然而止,有人已忍不住激動的高呼,“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恭喜三殿下。”“皇……”高呼聲中一聲淒厲喊叫嘩然而止,令眾人皆驚,等看清回過神時,見蓉妃臉上還帶著笑,可身體卻像沒了支撐點似的被焱皇一手推開,那身體整個後仰,焱皇的動作不但毫不溫柔還十分嫌棄。蓉妃心口處一把龍鳳匕首正沒入,只留刀柄在外。東方懷見到這一幕時已呆的喊不出聲來,等喊出來時,聲音已有些沙啞,變音,“母妃!母——妃!”東方懷聲音的抖著跟篩子,幾不跑向母妃,可惜眼見蓉貴妃摔倒在地,伸手卻接,誰知還是慢了點,蓉貴妃通的一聲,後腦摔在木板的聲音,那聲音就如,錘子狠狠砸向胸口的聲音。令人痛的一激靈,渾身感到痛徹心扉。“母妃!”撕裂的喊叫響徹雲霄,驚得月亮捂上了眼。焱皇冰冷的回到龍椅上,接過曹懷遞過來的手帕,不慌不忙的將手上的血一點點擦掉,然後將帕子扔給曹懷,整個人疲憊的躺在龍椅上,閉目掩蓋住一切,臉上平靜得讓曹懷不由抹了把額頭,眼見眾人一個個驚恐的面色,不由冷笑,戲才開始,後面還不止焱皇要做出什麼舉動,跟在焱皇身邊多年,焱皇的品行豈會不知。曹懷淡定的看向三皇子身後那些大臣,有的已在冒汗,臉色發白,整個人都在那不自覺的想要將自己藏起來,真怕下一個回是自己。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溫柔閻王粗魯妻 | 溫柔閻王粗魯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