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散文詩詞 嬌寵小萌妻 第四百二十八章突然的訪客

第四百二十八章突然的訪客

小說︰嬌寵小萌妻| 作者︰喬匕霖| 類別︰散文詩詞



    關鍵是還要狂暴地將這坨屎給攪的稀里嘩啦的,本來井中正還以為顧行之能將顧氏經營的這麼好,也算是個人物,但是現在看來,他對井中正的感官已經差到了極點,他就是一個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小人而已。

    “哼,我可是有合法身份的,你一個外人在這里插什麼手?我可不像你,一天到晚只知道指手畫腳的,你把你當成什麼了?就算是警察也管不著別人的家事好嗎?你又算什麼?”顧行之不屑地說道。

    “嘖,你真是個小人,顧行之,既然如此,我們還是打一架算了,看到你這無恥和無理取鬧的樣子,真是讓我有點生氣,反正話我今天放在這兒,你別想把方靈兒給帶走!”井中正扭了扭手腕,這個家伙還真是夠恬不知恥的,既然這樣子,那他也不介意給顧行之一點顏色看看,讓他知道什麼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嘁,我會怕你麼?只要你敢動手,我相信雖然警察局的監獄確實攔不住你,但也足夠你好好待個幾天了,你可要考慮好結局啊~”顧行之的手已經放在了手機上,只要井中正一動手,他就會立刻將這個報警電話給打出去,畢竟怎麼說都是他佔理,丈夫帶自己的妻子回家,這難道有什麼錯誤麼?天經地義!

    “少廢話,反正你今天別想從這里出去,要麼將方靈兒留下,要麼你自己趕緊給我滾!”井中正可沒有心思去理他的心機,現在他只想著別讓方靈兒真的跑了,畢竟從目前的狀況來看,“方靈兒”還真的是一臉懵逼的狀態,她的精神顯然不怎麼樣。

    “想動手就動手吧,我顧行之可沒有怕過誰!”顧行之將方靈兒推到一旁的沙發上去,他也抄起拳頭,兩人頓時扭打在了一起。

    “你們不要打了!”小浮看著這兩個因為方靈兒扭打起來的男人,她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畢竟這具身體也不是方靈兒的,里面的靈魂是她自己,女僕小浮,而兩個因為方靈兒大打出手的男人,她又怎麼能去解釋呢?

    難道說自己不是方靈兒,你們兩個別打了?

    這怎麼可能,說出去說不定還會被別人以為是神經病。

    “別打了,我求求你們,別打了好吧!”小浮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倆打的越發激烈,井中正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而顧行之的胸口剛剛也挨了井中正的重重一拳,他的嘴角有些血液溢出來。

    “打架和無理取鬧的本事倒是蠻厲害的,不過就算是這樣子,今天我也不會讓你帶走她的。”井中正冷冷地說道。

    “哼,無理取鬧的人好像是你才對,你自己問問她吧,看看她到底願不願意跟我回去。”顧行之的眼楮里閃爍著冰冷的光芒,今天就算是拉下這張臉,他也要將方靈兒帶回到自己的家里面去,他不能再放這個喜歡放縱自我的蠢女人到處亂跑了,方靈兒這一輩子都只能是他顧行之的,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他的位置。

    “好,既然你這麼說了,那靈兒,就由你來決定吧!我們倆個在這里打來打去也打不出個勝負,最終還是讓靈兒自己來選擇吧,到底是跟你走還是跟我走,你看如何?!”井中正看著顧行之,他一字一句地說道。

    “當然,我會怕你麼?”顧行之先是回頭用陰狠的目光深深蟄了小浮一下,他才轉過頭來對著井中正說道。

    被他的目光一叮,小浮感覺自己的身體是冰涼的,畢竟他的目光已經能說明很多問題了,首先一點就是如果小浮在這里不答應他的話,沒準下一次顧行之仍然會過來騷擾她,沒有別的理由,顧行之絕對做得出來這樣的事情,他自己能坐到總裁的位置上,自然心機也不會太差。

    “我....我,我..”連續說了三個我,小浮猶豫了起來,現在似乎選哪邊都不是個事,選井中正的吧,顧行之天天上門來搞的她沒法生活,甚至日後說不定還會遭到顧行之的打擊報復,讓她身敗名裂都算是輕的了,畢竟大人物不擇手段起來,那就是一種很可怕的行為了。

    如果選擇顧行之的話,和他對話的時候不免又會露出許多馬腳,說不定顧行之心里起了疑心,然後又突然踫到了在外面游蕩的真正的方靈兒,那就好玩了,她肯定會被顧行之給打死的。

    “啊,這真的是一道艱難的選擇題呢,小浮。”

    一個清脆的女聲突然從樓梯下面響起,三人一驚,都向那邊看去。

    只見“女僕小浮”帶著一個陌生的少年從樓梯下面緩緩走了上來,看她咬牙切齒的樣子,似乎是和方靈兒有仇一樣。

    “小浮?你也來了,是吧,趕緊將你的小姐給帶回去。”顧行之眉頭一挑,想來小浮是他手底下的女僕,自然是站在他這一派的,他命令起來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什麼小姐,她才是女僕好吧,我才是方靈兒!”“小浮”一插腰,怒氣沖沖地對著那“方靈兒”指到。

    “什麼意思?你是方靈兒?別說笑話了,方靈兒不是好好地站在這里麼?”井中正疑惑地看著這個突然跑到他家里的女孩,按理來說這應該是井中正家里最熱鬧的一天了,一天之中竟然突然擠進來這麼多人,這還真是讓井中正有些不適應。

    “我來解釋一下吧,兩位,在這之前,方靈兒和這位女僕小浮得到了一個神奇的寶物,但是呢,她許了一個不是那麼好的願望,所以...所以現在你們看到的這個方靈兒,身體里面是那個叫小浮的女僕,而這個小浮的身體里面,才是真正的大小姐方靈兒,你們明白了麼?”左飛簡化了神燈的許願功能,他只是將這個事情的起因經過和結果重新給顧行之和井中正兩人復述了一遍,不過看著這兩個人狐疑的樣子,他就知道自己沒那麼有說服力。

    “那這樣子吧,方靈兒小姐,你就說一些只有你和他們之間的事情吧,當然,最好是略帶隱私的那種,畢竟只有那樣的話語才有一點可信度,不然現在看來,這兩位可不會因為我們的一面之詞就輕易地相信我們的。”左飛對著方靈兒說道。

    “好,我明白了。”方靈兒點了點頭,她回答道。

    “你,你們別胡說八道,我才是真正的方靈兒好嘛?小浮,你難道是想錢想地位想瘋了,才會編造出這麼可笑的謊言想來陷害我?你真是開玩笑!”小浮裝出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她指著方靈兒的鼻子立刻開罵了起來。

    “開玩笑?我說小浮,你還真是會忘本,趁著我睡著了偷偷摸摸地將願望給許了,竟然這樣子,那我就說一些只有真正的方靈兒知道的事情吧?”方靈兒冷冷一笑,她插著腰,居高臨下地看著已經開始慌張起來的小浮,說道。

    “你,你說吧,我肯定是知道的,哼,任憑你怎麼狡辯都沒有用!”小浮雖然有些慌張,但她仍然還是強撐著不讓自己露出馬腳。

    這下子那邊的井中正和顧行之都停止了吵架,反而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兩個女人演繹。

    “那我說可說了哦~小浮,你知道嗎,我就問三個問題,要是你全都知道的話,那真是有鬼了。”方靈兒不屑地笑了笑,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不一樣的,小浮怎麼可能知道她的生命里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

    “第一,顧行之和我有兩重關系,是哪兩重?”方靈兒拋出了她的第一個問題,她說道。

    “妻子和丈夫!”小浮立馬回答道。

    “對的,那還有另一個呢?!”方靈兒伸出了兩個指頭,她問道。

    “這....哪有什麼第二個關系,不是只有一個關系麼?”小浮可回答不出這個問題。

    “這個我知道,他和方靈兒的第二個關系就是監護人,因為一開始方靈兒母親將監護人的權利托給了顧行之,所以他們確實有兩重關系。”井中正在旁邊說道。

    “哦?是嘛...那為什麼你會不記得這件事呢,再怎麼說,這種事情是不可能忘掉的吧。”顧行之的眼神變得危險了起來。

    “我,我只是一時間腦子出錯了而已,你繼續問吧!”小浮汗如雨下,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現在也不是退縮的時候,她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好,你果然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死小浮。”方靈兒撇了撇嘴,到了這個時候還嘴硬,小浮這家伙,應該是腦袋不正常了。

    “那麼,第二個問題,我曾經在井中正的公司里任職過什麼職業?”方靈兒問道。

    “文員?秘書?”小浮想了想,給出了兩個她認為最適合的答案。

    “錯!是模特,繪畫模特,跟你說的那兩個根本就不沾邊,我在井中正公司的畫室里,做的一直就是這個工作。”方靈兒的嘴角勾出一絲冷笑。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嬌寵小萌妻 | 嬌寵小萌妻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